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6章 要自杀的女杀手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李南方紧攥着的左拳,关节如锥,一拳打在女人左肋下要害处后,不死也得重伤。

    对这些贪婪的杀手,实在没必要客气的,要不然比尔大叔,巴菲特大爷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可就在李南方准备给她致命一击时,她忽然张嘴喷出难闻的秽物,吐了他一(胸xiong)膛,这又算怎么回事?

    只能证明这女杀手确实喝醉了,眼神也迷离的很,一点都不像傻鸟叶小刀,越喝越清醒,在不遇到苏雅琪儿的时候。

    她可能是个杀手,但不一定是来刺杀岳梓童的,李南方心里这样想着时,女人烂泥般的瘫倒在了他怀里,张大嘴巴向外吐气,还翻着白眼,一副她很难受的样子。

    大姐,你没事吧?

    李南方松开了左手,看似费力的要把她从地上抱起来时,右手飞快的从她腿上,腰上,(胸xiong)上贴(身shen)摸了一遍。

    没有武器,倒是小(身shen)段********的,摸上去很有手感。

    没没事,我没事。

    女人可没察觉出李南方在趁机搜她全(身shen),好像吃饱了那样打了个饱嗝,(胸xiong)膛一(挺ting)闭上眼,接着又睁开了,醉眼迷离的赔礼道歉: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除非像李南方这样的高手,才能在有所谋时做到心眼不一的境界,这个女杀手还没有他这么牛比,所以他能通过她的眼睛,轻易看穿她现在想什么了。

    痛苦。

    女人眼神里,唯有恨不得立即撞死的痛苦。

    还说不是故意的,哄谁呢?

    如果你不是故意撞向老子的车子,老子敢把脑袋割下来给你——李南方心里骂了句,对她的戒备心消失了一大半。

    一个因痛苦而喝醉了要撞车自杀的女杀手,是不可能杀人的。

    女人找上岳梓童的车子寻死,纯粹是巧合,可能想在死后,为家人挣一笔可观的安葬费吧,由此看来开辆好车在路上,也不是多好的事。

    她怎么样了?

    岳梓童开门下车了,看了女人一眼,皱眉捂住了鼻子。

    一个想撞咱们车上自杀的酒鬼,不用管她。

    李南方松开女人,任由她躺在地上,骂道:草,搞了我这么一(身shen),让我怎么去见丈母娘啊?

    岳梓童没理睬他后面这番话,歪着下巴的问道:你觉得,咱们真要扔下她走了,合适吗?

    华夏最不缺的就是人,国民最大的(爱ai)好,就是当街围观。

    短短几分钟内,人行道上就围满了人,一个个指指点点的,发表着他们不同意见的观点,很讨厌。

    李南方只好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岳梓童叹了口气:唉,送她去医院看看吧,腿都蹭破了呢。

    李南方可不愿送个一心求死的醉女杀手去医院,以免被她的负能量所感染,想不开一头撞死在电线杆子上,找借口说:我还得去接丈母娘呢。

    我自己也会开车。

    岳梓童很反感李南方一口一个丈母娘的,有心发脾气,看在围观者甚众的份上,语气放缓:你放心,我会向我妈解释你为什么没去接机的。给,先拿着,不够再给我打电话。

    她都把给人检查的钱拿出来了,李南方还能再说什么?

    再说了,他现在满(身shen)秽物,也确实不适合去接机了,只好扶起电动车,放在人行道旁边,走回来把好像睡着了的女人抱起来,拖到了路边。

    滴滴,岳梓童上车点了下喇叭,走了。

    幸好,现在还暂时没人敢接刺杀她的任务。

    李南方低头,看了眼坐倚在树上,耷拉着脑袋睡过去的女杀手,转(身shen)向那些围观者瞪眼,蛮横的骂道:草,都看什么呢,买票了没有?

    没事时驻足看个(热re)闹还是可以的,傻瓜才会拿钱买票。

    骂走那些思想觉悟不怎么高的围观者后,李南方开始抬手摆车。

    同样,傻瓜才会让两个满(身shen)呕吐物的男女上车呢,任由李南方把手摆断,过往的哥全然视而不见。

    不过这难不到睿智的李副总,女杀手不是还骑着一踏板电动车吗?

    刚才只是歪倒在地上而已,连轿车轮子都没蹭到,当然能骑了。

    好吧,既然非得送你去医院,那我也趁机探探你的底,好好地杀手这么大有前途的职业不做,非得寻死,看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无奈之下,李南方只好把女杀手抱在了电动车上。

    烂醉如泥下,女杀手自己还坐不住,不是向这边歪就是向那边歪,李南方只好把她放在了前面。

    踏板前面空间还是不小的,能容得她坐下,再用两根腿夹着她(身shen)子,妥妥的没有跑。

    距离这边不远,就有一家医院,不过李南方才不会把她送医院,她腿上那点小伤,也实在不够看的。

    径直驶过医院门口后,李南方看到了一家小宾馆,牌子上写有钟点房,可洗浴的字样。

    就这了,冲个凉洗洗衣服,顺便审讯这女杀手,到底是何方神圣,胆敢拿脑袋撞李大爷开的车子。

    忽然有对青年男女跑来开钟点房这种事,小宾馆前台妹子见多了,绝不会多问一句,更不会索要(身shen)份证之类的,麻利地收钱,递上了门卡:三楼,三号房。

    好像扛麻袋包那样,李南方扛着女杀手,来到了三楼三号房。

    女杀手还没醒,睡得(挺ting)香,嘴里还呢喃着一个人的名字,好像叫吕明亮。

    李南方觉得,吕明亮可能也是个杀手,与女人是一对,俩人本来像被叶小刀干掉的雌雄杀手那样,是个金牌组合的,结果姓吕的在外面泡了别的马子,让她深受刺激,这才喝多了要试试自己脑袋硬,还是骑车轮子硬。

    一心求死的女人,别说是杀手了,就算是变形金刚,这会儿也没多大威胁力了,李南方把她直接扛进浴室内,随手扔在门后,脱光衣服开始冲凉。

    夏天就是好,衣服随便洗洗后晒在窗前,(热re)风一吹,半小时就会干了。

    搞完个人卫生,李南方坐在浴缸上,拧开了凉水阀门。

    女杀手还在睡觉,秀发半遮半掩下的脸庞,很俊俏,根据李南方对美女的评分要求,足足有九十分左右。

    尤其她的皮肤很白很嫩,一点也不像其他女杀手,皮肤都是小麦色的,这让李南方怀疑自己看走眼了,又特意检查了下她的双手。

    他没看错,女人右手虎口手指上的茧子,绝对是练刀练的时间够久,才能留下的。

    但根据她肌(肉rou)的结实度来说,又不像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

    女人复杂的‘(身shen)体结构’,让李南方更加捉摸不定了,只好先把她弄醒,严加审问一番了。

    用暴力手段来折磨女人,还是个三十刚出头的妙龄少妇,是所有男人最喜欢做的事了,有的喜欢用皮鞭,有的喜欢用滴蜡——李南方喜欢把她抱起来,一下子扔在了放满了凉水的浴缸内。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正在熟睡中的女杀手,本能的打了个激灵,张嘴刚要尖叫,水就咕噜咕噜的灌了进去。

    她连忙闭嘴,挣扎着坐了起来,双手扶着浴缸,张嘴深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

    李南方伸手采住她头发,再次把她按进了水中。

    刚才任由她坐起来,那是怕她被呛死,相信现在她已经做好被淹的心理准备了,那就不妨让她在水下多呆会儿,这样有助于她能尽快清醒,顺便也尝尝死亡的味道。

    喝醉了的女杀手,在骑车撞向李南方车子时,是真想死的。

    不过李南方在给了她被淹死的机会后,她却拼命的挣扎,还真是个意志不坚定的人,鄙视她。

    为了让她尽快清醒过来,李南方特意折磨了她三四次,最后看到她再喝可能真会挂了,才松开她,顺势坐在浴缸缸沿上,慢条斯理的点上了一颗烟。

    女杀手忽地从水里冒出来时,李南方心里赞了一个:啧,啧啧,不错,(奶nai)很大嘛。现在女人都是吃什么玩意啊,才能试与(奶nai)牛比高低。

    女人不但(奶nai)大,(屁pi)股也大,很浑圆,就像一轮圆月那样。

    她趴在缸沿上,剧烈咳嗽着向外吐水时,碎花小长裙紧贴在她(身shen)上,隔着衣服,李南方就能看清她穿着什么款式的小内内。

    没想到这女人还是个闷(骚sao)形的,表面穿着不露(胸xiong)的上衣,内里却穿着男人最喜欢的小丁子裤——勾起了李南方不健康的想法,忍不住伸手放在了那轮圆月上。

    草了她!

    当优质的手感,迅速传进李南方的大脑皮层神经末梢时,潜藏在他(身shen)躯内的恶魔,苏醒了,张嘴就喊出了它最大的心声。

    你你要干什么!?

    女杀手这时候吐的也差不多了,更感受到了一只手在用力捏自己,(身shen)子再次剧颤一下,猛地回头尖声喝问。

    很凑巧,我恰好也想问你这个问题。

    李南方邪邪的笑了下,左手食指正要挑起她的下巴,女杀手(身shen)子猛地后缩,倚在了那面缸沿上,抬脚踹向他下巴:滚开!

    女杀手穿的一双细高跟黑色捆绑式皮凉鞋,所以一路上都没掉了,李南方在把她抛进冷水里时,自然也不会做这事。

    尖尖的细高跟,就像一把锥子,恶狠狠刺向李南方咽喉,角度刁钻,力气也很大——这才像个杀手,一看就是练过的。

    不过,女杀手的右脚因为是从水里钻出来的,水的阻力大大抵消了速度,李南方只需轻轻一招手,就抓住了她的脚腕,顺势向(身shen)后一拉,让那只修长的****搁在了缸沿上,再用力往下一按,女杀手就唯有惨叫的份儿了。

    李南方把那根****往下按时,疼地女杀手本能的(身shen)子往上(挺ting)起,显得她(胸xiong)更(挺ting),腰肢更细,隔着衣服都能看到她(身shen)上最主要的几个点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