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5章 又见女杀手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一个下午了,李副总的(情qing)绪都不怎么高涨,拒绝了孙大明要他玩牌的(热re)(情qing)邀请,独自窝在沙发里玩手机。

    他虽说不是什么(情qing)圣,但也不是傻瓜,当然能体会到闵柔再次邀请他,却被拒绝后的感受。

    无疑,那是相当痛苦的,有力打击了女孩子的自信心,此后再见到他时,会感到难堪,说不定还会因此而辞职。

    在李南方的帮助下,老闵连本带息追回了被坑走的家产,六百万不是个多了不起的数目,但却能给普通人家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闵家完全可以凭借这笔钱,来做个小生意,比方开个小超市什么的。

    那样,不用再拼命工作为父还债的闵柔,很有可能会辞职,帮父亲再次创业了。

    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得闵柔,李南方心里就有种奇怪的失落感。

    他能确定自己没(爱ai)上闵柔——也许,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爱ai)上过任何一个女孩子,最多是很在意,这与他从小的不寻常经历,有着很大的关系。

    但如果没(爱ai)上闵柔,为什么在想到她可能辞职后,就会有这种烦躁的失落感呢?

    李南方搞不懂,只能越来越烦躁,恰好孙大明刚收了把大的,高兴的连连狂笑,那笑声很刺耳,让他腾地坐直了(身shen)子,正要大吼一声鬼笑个鸟时,赌桌上的电话铃响了。

    小车班众司机的觉悟,还是很高的,玩牌不能忘记工作,生怕玩的太投入,就把座机放在了赌桌上,这样铃声一向响就能看到。

    立马,所有的笑声叹气声都消失了,张威伸手抓起话筒:我是小车班班长张——岳总,您好,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好,好的,我知道了,这就安排。

    大家伙在听张威尊称岳总后,神经都猛地绷了下,相互对望了眼心想,从来没用过专车司机的岳总,忽然给小车班打电话,难道知道我们上班玩牌了?

    不过看张威的脸色,不像是被训,好像很出乎意料的样子。

    张威放下电话,看了眼大家才说:岳总打电话吩咐说,要指派一个人,来做她的专车司机。

    孙大明等人,立即(挺ting)直腰板,双眼冒光,无比渴望张班能派自己去给岳总开车。

    专车司机,与秘书一起,从来都是大老板的嫡系心腹,只要是个有上进心的人,就会去努力争取这个职务的。

    张威这人也够吊的,明知道大家伙心里想什么,还一个人一个人的看过去,被他看到的人,则会立即把(胸xiong)膛昂的更高——最终却全部落选了。

    靠,我就知道你会选你自己,你是小车班的班长嘛!

    有人在心里这样骂了句时,张威目光终于落在了李南方脸上,笑道:南方,从今之后,你就是岳总的专车司机了。

    李南方早就知道会是专车司机,话说怀里揣着的驾照,还是岳总给搞到的呢,他也相信岳梓童在电话中,肯定会指名道姓的钦点他为专车司机,张威现在装((逼)),无非是卖个人(情qing)罢了。

    只在口头上感谢别人这种事,李南方还是很大方的,站起(身shen)一脸的感激神色,感谢张班能够举荐他,暗中琢磨着下次开赌时,让他输光,籍此来惩罚他的装((逼))行为。

    很快,下班时间到了,李南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别人站在小车前时,他独自悠哉悠哉的走了,必须得向大家看齐,很狗腿的竖在车前,恭候主子的大驾光临。

    如同以往那样,下班后第一个走出大厅的领导,总是岳总。

    闵柔跟在她(身shen)后,亦步亦趋。

    送岳总上车后,再去她的电动车那边,是她的职责。

    这样肯定会注意到站在车前的李南方,不过她的脸色平静,但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眉宇间的忧伤之色,更浓了。

    闵秘书,我来。

    抢在闵柔开车门之前,李南方打开了后车门,弯腰伸手恭请岳总上车。

    这小子很狗腿的模样,让岳总非常满意,冲他点头表示鼓励后,才弯腰上车。

    李南方关上车门,回头再看闵柔时,她已经快步走向了旁边。

    不知道为什么,李南方觉得她背影很孤独,很单薄,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追上去把她拥入怀中,只需紧紧拥抱一下,他心里就好受许多。

    幸好他克制住了,上车是才发现岳梓童,也在回头盯着闵柔背影看。

    她还没有原谅你?

    车子驶出停车场后,岳梓童语气平淡的问道。

    谁?

    别装傻卖呆。

    你对我的事,很感兴趣?

    鬼才感兴趣。

    岳梓童不屑的撇撇嘴,看向了车窗外,不再说话了。

    打开导航,把手机放在旁边座椅上,李南方问:等见到你妈后,我该怎么表现?

    岳梓童反问:你没吃过猪(肉rou),也没见过猪跑吗?

    你这是在暗示我,可以把你当做猪看吗?

    想死的话早点吱声,我可以免费为你提供至少十八种的无痛死亡法。

    你经常拿这句话来唬人吧?

    有时候,也会玩真的。

    就像你拿枪点着我的脑袋——咳,嗓子有些痒。

    李南方咳嗽了声,抬手揉了揉咽喉,说:最近肯定是吸烟太多。哦,对了,我听说吸烟的女人,生出来的宝宝,有缺陷的危险,是不吸烟女人的三到五倍,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岳梓童沉默了片刻,才幽幽说道:香烟,就是我生命组成的一部分。

    导致女孩子吸烟的原因,大体有三个,一个是因为好奇,一个是不学好,第三个,则是因为她曾经痛苦过。

    毫无疑问,岳梓童吸烟上瘾,应该是第三个原因,在得知她必须得嫁给一个怪物后,就绝望的自甘堕落了。

    李南方明白了她这句话的含意,笑了下不再说话了。

    他倒是有心给岳阿姨一个小建议,既然不吸烟不行,那可以试着吸水烟啊,他(身shen)上就带着一根大水烟,绿色环保,还能美容——不过考虑到现在正是下班时间,路上车来人往的,如果他真说出这个建议,铁铁的会造成车祸。

    千万不要在开车时,招惹一个女人撒泼,那是一种愚蠢的自杀行为。

    珍惜生命,远离不正常的女人。

    李南方在心里默默警告着自己,这句话仿佛还在耳边回((荡dang)dang),就有不正常的女人,往正常行驶的车子上撞来。

    卧槽!

    看到一个骑着踏板电动车的女人,忽然从人行道那边歪歪斜斜的撞过来后,李南方大吃一惊,连忙猛打方向盘,跺下了刹车。

    后面岳梓童正在无聊的翻看手机,车(身shen)猛地一晃后骤然停下,惯(性xing)促使她(身shen)子一歪,额头重重撞在了车窗玻璃上。

    李南方,你搞什么搞!?

    岳梓童抬手捂着额头,怒冲冲的叫道。

    我怎么知道!

    回头吼了一嗓子,李南方趴在副驾驶座椅上,冲车窗外骂道:想找死去找别人,老子没空理你,草!

    岳梓童这才发现,车头外侧地上歪倒了一辆电动车,有个(身shen)穿(乳ru)黄体恤,下穿碎花长裙的女人,正要从地上爬起来,一只脚还在车轮前。

    小子,你撞人了!

    岳梓童抬手刚要推门下去看看,李南方忽然低声喝道:呆着别动!

    前几天时,李南方骑着自行车曾经撞到过一个女人,结果那女人是个杀手,要不是运气好,岳阿姨这会儿肯定已经躺在冰冷的停尸间内了,哪儿还有机会在他面前吆五喝六的?

    前车之鉴,不得不防。

    李南方的厉喝声,好像也提醒岳梓童想到了什么,罕见的没有反驳,乖乖缩回了手。

    李南方跳下车子,砰地一声大力关上车门,快步绕过车头时,往车下扫了一眼,那个女人的右脚,差一点就被车轮给碾着了,晶莹的小腿皮肤上,有几道明显的擦伤。

    在跳下车子时,李南方就打定了主意,如果这个女人真是黑蝎子那样的杀手,他不会再隐藏他其实很牛比的实力,会直接痛下杀手的。

    话说这段时间总是扮吃虎的猪,面对各种挑衅都得忍气吞声,让李南方越来越担心,再这样下去,他真会变成一只猪。

    老天爷可能很喜欢李南方当猪——这是个普通的女人,充其量也就是长的漂亮些,(身shen)材(性xing)感些,好像成熟了的水蜜桃那样,还是一个喝多了的桃子。

    还没走到她面前呢,李南方就嗅到了浓烈的酒味。

    也唯有叶小刀那样的傻鸟,在执行刺杀任务时,有可能会灌上一瓶马尿,扯着嗓子狼嚎两句仰天大笑出门去——然后就去杀人了。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证明女人不是杀手,有很多杀手在接近目标时,就会刻意往自己(身shen)上洒点酒,装作喝醉了的模样。

    要想彻底确认这女人是不是杀手,还得看她的一双手。

    一个杀手,无论她外在表现的多么普通,但她握刀握枪惯了后,就会在右手(也有可能是左手)的虎口处,留下明显的茧子。

    女人的手很白很嫩很软很好看,触手温软如玉,但虎口处却有明显的茧子。

    嘴里问着女人怎么样的李南方,借着要搀扶起她的机会,抓住了她的右手,手指轻轻一扫,就确定了这是个用刀的高手。

    甚至,通过女人手里的茧子,李南方都能判断出她惯用的刀子形状,犹如古龙大侠小说中所描述的小李飞刀:薄如蝉翼,三寸七分长,出手一刀,例不虚发!

    这是你自己找死,可别怪我!

    李南方心中冷笑一声,左手攥拳,正要狠狠击向女人左肋下时,女人忽然张嘴,哇地一声吐了起来。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