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4章 再次拒绝闵柔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人在狂喜时,同样会失去理智,要不然岳梓童也不会主动献上初吻了。

    在注册成功的那一刻,她简直是(爱ai)死了李南方,献出被她视为最珍贵的东西,来报答他时,没有丝毫犹豫。

    事后,她就后悔了,是真后悔,因为很多人都说,女孩子的初吻,就像她的初夜那样重要,她已经在糊里糊涂中失去了初夜,现在又糊里糊涂中,对同一个人献上了初吻。

    幸好这家伙是爷爷为她既定的未婚夫,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两样东西早晚都得给他,所以也不用太难堪,很快就让自己(情qing)绪平静了下来,久久的盯着他看,仿佛他脸上长出了一朵花。

    李南方被她看的心里发毛,讪笑着后退了两步。

    端起水杯喝了口水,岳总腰板一(挺ting),沉声说:李南方,收起你的嬉皮笑脸,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来问你,这请帖你是怎么得到的?千万别告诉我说,你是花了八千块钱,找的天桥麻子李。真那样回答,我会让你爬着离开办公室!

    李南方傻了,才会一口咬定这就是从天桥麻子李那儿买来的,因为这借口相当没水平,会拉低他伟岸男人该有的智商。

    你还记得,前几天我曾经帮老闵,去外省要账的事吧?

    你在监狱里认识的朋友,帮你搞到的?

    岳梓童目光一闪,冷笑道:李南方,你以为袜业联盟大会的贵宾请帖,会是一些囚徒能拿到手的?还是以为,我的智商不配让你说出实话?

    李南方摇了摇头:你的智商很高,高到让我膜拜,不过你对我们这行的了解程度,还局限于拿把刀子跳出来大喊此树是我栽,此山是我开的地步。岳阿姨,相信你平时也该看那些警匪片,里面的反派大人物,基本都是手眼通天之辈吧?

    岳梓童的眼里,浮上了沉思的神色。

    看她眼神,李南方就知道已经成功把她带进沟里了,心中好笑之余,伸出右手食指,挑起了她圆润的下巴,表面很严肃的缓缓说道:岳总,千万不要小看我们这些人。因为我们能让国家那样头疼,这本(身shen)就证明我们是具备恐怖实力的。

    抬手打开李南方的手,岳梓童冷笑道:哼哼,就算有那种厉害人物,可我还是不相信,你会认识那种手眼通天之辈。李南方,你只是个下作的强——

    你看过我的刑满释放资料,就该知道我是从国外犯罪后,引渡回国的。

    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你可知道,当初我在里面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装孙子装了多久,才被那些大人物认可的?岳梓童,我不强迫你相信我认识那种人,我也不会告诉你,我为了搞到这张请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李南方的脸上,浮上了悲愤的神色,伸手就去拿她怀里的请帖:既然这样,那你把请帖还给我。我只是个卑鄙下作的强(奸jian)犯,我拿来的东西也带有一种龌龊的味道,不配让岳总使用。

    啪的一声,岳梓童再次打开他的手,腾地站起(身shen)把请帖藏在了背后,蛮不讲理的说:我才不管那些!这是你拿来孝敬我的,现在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这就对了嘛,只要请帖是真的,能让你参加那个什么袜子大会,你管老子是怎么拿来的——李南方笑了下,转(身shen)要走。

    等等。

    岳梓童犹豫了下,问道:为了拿到它,你都付出了哪些代价?

    新竹难书。怎么,你要补偿我?

    你先说说,你花了多少钱。

    岳梓童问出这个问题时,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李南方提出来的数目,不超过能她心中的底线,她就会给他。

    贺兰小新那么大本事,都没搞到的请帖,李南方竟然搞定了,岳梓童如果就这样笑纳了,一点都不付出,她会感到浑(身shen)不得劲的。

    李南方伸出右手,张开了五个手指头。

    岳梓童眉头皱起:五百万?

    李南方摇头。

    五千万!

    岳梓童的脸色开始变了,别看她是大老板,也能勉强凑得出五千万的现金,不过那样会让公司运作资金链断裂的。

    我这辈子,都没想过有一天能拥有过五千万。

    李南方叹了口气,放下手:是五万块——当然是友(情qing)折扣价了。

    五万块啊,那你稍等。

    三五万的,岳总当然不会放在眼里,松了口气坐下来,拿出支票正要大笔一挥,李南方说话了:不用给我。

    岳梓童愣了下,不解的抬头。

    李南方徐徐说道:你刚才,已经给过了。

    我刚才已经给过了?我什么时候——

    岳梓童话说到一半,忽然明白了过来,小脸一红抬手捂住了嘴。

    看着她的脸儿,李南方忍不住的说:当然了,如果你再给一次,我也不会拒绝的。

    岳梓童没犹豫:好,那你弯腰低头闭上眼。

    李南方刚弯下腰,又直起来了,看着岳梓童那只伸向印泥的手,嗤笑一声:切,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

    他虽然好像很享受被小姨亲嘴的感觉,不过却没有亲印泥的癖好,学着外国人耸耸肩,走向了门口。

    开门时,岳梓童在背后问道:你哪儿来的五万块?

    李南方回头说:高利息借的。这个你不用管,以后我有办法还回去的。

    别去犯法。

    岳梓童轻声说。

    就算是犯法,我也只会对你犯。

    李南方左眼眯了下,抛给她一个媚眼,开门走了。

    唉,做好事还要浪费那么多的口水来解释,真特么的别扭。

    来到电梯门前,李南方喃喃骂了句,背后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咔咔咔的很有韵律,回头看去,就看到闵柔快步走了过来。

    李南方走后,闵柔想了很多。

    诚然,那天她鼓起勇气,当着岳总与许多员工的面,邀请李南方却被拒绝的事实,让她感到无比的丢人,恨不得一刀捅死他——但仔细想想,李南方并没有做错什么。

    事实证明,人家确实晚上有约,总不能因为她第一次主动向男人示好,就推掉早就约好的女朋友,跟随她回家吧?

    有谁规定,李南方在遇到闵柔之前,不能有女朋友了?

    又有谁规定,李南方帮了闵柔大忙,在她对他有好感后,就必须得蹬开女朋友,跟她相处?

    李南方并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闵柔,在错误的时间发出了邀请,遭到婉拒后,又产生了错误的想法而已。

    因此而对李南方冷脸相对,这对他来说是不公平的。

    想通这个道理后,闵柔就觉得自己做得太过了,决定要向李南方认错——再次诚挚的邀请他,回家做客。

    打定主意后,闵柔把房门拉开一条缝,偷偷关注对面办公室的动静。

    等了好久,才等到满脸((贱jian)jian)笑的李南方走了出来,她马上站起(身shen),估摸着他快要走到电梯口时,开门走出了办公室。

    看到闵柔走过来后,李南方笑了下,很自觉的闪开了电梯门。

    他以为闵柔这是要乘坐电梯去办事,人家不愿意理睬他,那他还是自觉点闪开的好。

    闵柔停住了脚步,抬头看着他,嘴唇动了好几下,都没说话。

    她又忽然不好意思了,毕竟那会儿才给人冷脸看,这会儿又要邀请人家回家做客,这对一个脸皮薄的女孩子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李南方说话了,语气很正规:闵秘书,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就是向他说声对不起,不就是厚着脸皮的请他回家做客吗,也不是多大的事!

    闵柔咬了下小白牙,弯腰低头,向他深鞠一躬。

    这可是个窥探衣领下绝美风光的好机会——李南方没敢要,连忙横跨一步闪开,双手乱摇:别,别这样,闵秘书,有什么事你直说,可别吓唬我。

    李南方,对不起,那天是我不好,我给你赔礼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哪天呀?你啥时候做对不起我的事了?我怎么不知道?

    男人适当的装傻卖呆,有时候就是一种体贴,会获得女孩子很大好感的。

    果然,闵柔明显松了口气,柔柔的笑了,不再提赔礼道歉的事,说道:今晚,去我家吃饭吧。刚才,我已经给我妈打过电话了,她准备包饺子给你吃。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饺子了!

    李南方一口答应了下来。

    闵柔脸上的笑容,绽放的更加动人时,李南方却猛地想到了什么,呆了下在心里骂道:草,这是怎么说?

    看到李南方脸色有异,闵柔眉梢微微跳了下,轻声问:今晚,还有事?

    李南方不敢再看人家的眼神,无声的叹了口气。

    要去陪她吗?

    闵柔又问,她所说那个‘她’,自然是指那天骑摩托车的短发美女了。

    李南方没法解释晚上要做什么,只能委托白灵儿继续为他背黑锅,默默的点了点头。

    好啊,那你们玩的开心些,我就不打搅了。

    故做无所谓的强笑了下,闵柔转(身shen)快步向回走去。

    世上最残忍的事,莫过于一个相貌气质俱佳的女孩子,两次主动邀请一个男人回家做客,却都被拒绝了。

    闵柔,人家是有女朋友的人,不答应你的邀请这也很正常,你不要哭,千万不要哭——闵柔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着,强迫自己保持该有的微笑,但泪水就是不争气,顺着光洁的脸庞,噼里啪啦的滚落了下来。

    总算是走进了自己办公室,轻轻关上房门,倚在门板上的闵柔双手捂住脸,双肩剧烈抖动着,发出小猫儿般的低声呜咽,顺着房门慢慢蹲在了地上。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