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3章 小姨的初吻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在岳梓童的九(阴yin)白骨爪下,李南方只能屈服。

    直接撕掉外面的塑料包装,拿出请帖后,冷笑道:李南方,你先别着急走,做好双手抱头蹲下,接受酷刑的心理准备吧。敢拿这件事来开本小姨的玩笑,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靠,还(挺ting)像!

    如果是放在前些天,岳梓童还没看到袜业联盟大会召开的新闻之前,李南方就算把请帖双手奉上,岳总保准都不会用正眼看一下。

    但现在她刚与贺兰小新通过电话,得知请帖本来有机会拿到手,结果却被人半路截和后,失望之余对请帖的渴望,就更加迫切了。

    岳梓童把请帖抢到手后,才立即意识到就这人渣,怎么能拿到联盟大会的请帖?

    别忘了,贺兰小新在国外那么广的人脉,都没做到,如果他却能拿到,那还有没有公理了?

    为掩饰强烈需要的尴尬,岳梓童当然得做出冷笑,不屑的样子了。

    确实像。

    岳梓童没机会亲眼看到联盟大会的请帖,不过在打开这张请帖后,直觉就告诉她,真的请帖就该是这个样子。

    麻子李的手艺,还是很高超的嘛。呵呵,还是带编号的贵宾卡。

    岳梓童看着请帖,随口问道:你花了多少钱?

    足足八千块,是不是给报销?

    报销八十。

    岳梓童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百元钞票,扔给了李南方:剩余的二十块,就算奖励你了。虽说你愚蠢的做法,只能让我空欢喜一场,但孝心可嘉,以后务必要再接再厉。

    说着,就把请帖扔在了桌下的废纸篓里。

    麻子李制作的再精美,也是个西贝货,岳总又没有收藏请帖的(爱ai)好,不扔掉留着干嘛?

    李南方笑了下,没有再说什么,拿过那一百块钱,跳下桌子又从废纸篓内拿起那张请帖,向门口走去。

    他懒得解释了。

    如果他解释,就是对为了拿到这张请帖,付出那么大代价的叶小刀的侮辱。

    等等!

    他刚走到门口,岳梓童说话了。

    还有事?

    李南方转(身shen),问道。

    岳梓童微微眯起眼,看着李南方过了片刻,才说:把请帖给我拿过来,我再看看。

    一张假请帖,有什么好看的?

    让你拿过来,你就拿过来,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

    岳梓童开始发老板脾气了,训斥了一句,拉过键盘,在上面噼里啪啦的打了几个字。

    她在搜寻即将召开的袜业联盟大会,上面肯定有请帖的有关信息,比方总共多少张请帖,邀请的参会者又是来自哪里等等。

    总共两百张请帖,其中一百四十多张,发给了那些知名袜业集团,剩余的那些是贵宾请帖,不但可以借着本次大会寻找商机,还担负着要在众多袜业品牌中,评出金银铜三个奖项的重任。

    先看了会那些普通请帖的样板,岳梓童又放大了贵宾请帖的照片,从李南方手中夺过来,放在屏幕前对比。

    无论是请帖的色泽,还是内容排版的格式,岳梓童手拿的这张,都与照片一模一样的,唯有上面的贵宾编号不同。

    岳梓童所持请帖的编号,是200号,最后一张贵宾请帖,如果这是真品的话。

    这些做假证的简直是太可怕了,还真能以假乱真。

    岳梓童秀眉紧皱着,翻来覆去的与电脑里的请帖比划着:很可惜,假的终究是假的,永远都不会成为真——厉害,防伪层都做得相当到位。

    用秀气的手指甲,把防伪层刮开后,岳梓童看到了一个,四个数字的验证码,以及本次组委会的联系电话。

    电脑里的请帖,没被刮出防伪层,就算造假证的手段再高,也不可能知道里面有什么。

    退一步来说,造假证的能猜到防伪层下,会注明联系方式,也在网上查到组委会的电话号码,可需要登录网站的验证码呢?

    来,让我们看看,根据这个验证码,我们能看到哪些惊喜。

    看了眼端起她水杯喝水,到现在始终都没说话的李南方,岳梓童心里没来由的跳了下,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的预感,连忙故作轻松的嗤笑了下,输入了。

    第十八界世界袜业联盟大会的字样,很快就闪现在打开了的网页上,右上角的普通登录下面,赫然有特殊的贵宾注册登录口。

    岳梓童纤巧的十指飞扬,在注册账户处随便填写了开皇集团的名字,登录密码,她自己的手机号,然后在输入验证码处,敲上了那四个阿拉伯数字。

    如果我的手机能收到短信呢,那么这就是出现奇迹了。虽说我很清楚,奇迹就像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好人那样高不可攀,但我还是衷心的恳求上帝,希望他能给你一个成为好人的机会。

    搞定这一切后,岳梓童推开键盘,拿起手机在耳边晃了晃,依旧随意,不在意的样子。

    李南方仍然没说话,端起她的水杯走到了落地窗前,向远处眺望着。

    好天气下,站在窗前就能看到母亲河,就像一条银色巨龙那样,从西北方蜿蜒而来,穿过青山北郊,呼啸着奔向东南。

    看着李南方的背影,岳梓童感到有些不自然的压抑,开始反思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是不是有些过为了。

    虽说他搞一张假请帖来的做法很幼稚,可笑,不过也是为了哄她开心,出发点还是好的,她实在不该说这番刻薄的话,更不该把请帖扔进废纸篓内。

    切,不就是无意中浪费了你一番孝心嘛,至于给我脸色看?

    岳梓童不屑的撇了撇嘴时,左手拿着的手机,忽然嗡地震动了下,一条短信出现在了屏幕上,赫然是外语联盟组委会的公开号码,短信里有六个蓝颜色的数字。

    真来短信了?

    岳梓童望着手机,呆了,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一张假的请帖,怎么可能会让大会组委会发来贵宾注册所用的验证码?

    李南方终于说话了,头也不回:赶紧输入验证码吧,一分钟后就得重发,三次后,就会失效。

    哦!

    岳梓童下意识的用力点了下头,抬手在键盘上咔咔咔的敲打了六下,网页立即变了,显示尊敬的贵宾用户,您已经注册成功的字样。

    吧嗒一声,岳梓童左手里的手机,掉在了桌子上。

    就仿佛砸在了她心口,心脏砰地一声大跳,失声叫道:这,这张请帖,竟然是真的!?

    李南方很想神色漠然,就是装((逼))气势十足的,快步走出办公室,只给岳阿姨留下一个伟岸的背影,任由后人评说——不过想了想又算了,清醒过来的岳梓童,肯定会马上把他招回来的。

    竟然是真的贵宾请帖,这这怎么可能?

    明明已经在账号空间内,看到了开皇集团的字样,以及特邀贵宾才会享受的十数条权利,岳梓童还是不相信这张请帖是真的。

    假的,拿过来吧,我撕了它,也免得被你笑话。

    李南方走过来,把请帖抢了过去,作势要撕掉。

    你敢!

    岳梓童尖叫一声,伸手抱住他左手,张嘴就咬向他手腕。

    李南方只是拿腔作势,可不想因此就被她咬一口,话说上次被咬后还没有去注(射she)狂犬疫苗呢,当然连忙松手。

    这是我的请帖,我的!

    岳梓童把请帖紧紧抱在怀里,瞪着李南方的双眸中,散(射she)出母豹般的凶狠光芒,仿佛他再敢动弹一下,就会扑上去把他撕成碎片。

    李南方举起双手,做出了投降的动作,苦着脸,心里却很高兴。

    岳阿姨的反应,让他很有成就感。

    来。

    岳梓童把请帖小心放在抽屉内,上锁收好钥匙,冲李南方摆了摆手:弯腰,低头,闭上眼,给你个大大的好处。

    银行卡吗?我这人最喜欢别人送我好处了。

    李南方很开心,按照她的要求弯腰低头闭上眼,又自作主张的伸出了右手,准备接卡时,却嗅到了一股幽香,嘴唇被一个很柔软的东西,轻轻吻了下。

    那是岳梓童的嘴唇,柔软的就像不曾凝固的水晶。

    在两张嘴唇相碰的瞬间,李南方有了种错觉,就仿佛攸地飞上了云端,只是不等他看清仙境的风景,那张唇就离开了,无比的失落感鼓((荡dang)dang)起来,促使他呶起嘴巴向前伸,想去再次捕捉到。

    吧嗒一声,他真亲上了——就是感觉不对,睁开眼一看,就见俏脸有些绯红的岳梓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手里拿着按手印用的印泥盒子。

    我嘴唇的味道,怎么样?

    岳梓童轻轻的问道。

    很臭。

    李南方抬头伸手,擦了擦嘴。

    岳梓童抬脚就踢在了他腿上,(娇jiao)叱道:滚!

    李南方转(身shen)就走。

    回来!

    刚走出两步,岳梓童就拽住了他胳膊,稍稍用力——本意是想把他拉到跟前,这厮却皆是仰面躺在了桌子上,双手捂着裤裆颤声说:我我要喊非礼了。

    看到岳阿姨伸手去拿水杯后,李南方扑棱一声翻(身shen)站了起来,顺势扯过一张抽纸,在嘴上擦了起来:亲我一下,就算是我送你请帖的回报了?

    岳梓童羞恼的再次抬脚:那你想怎么样?

    给个三五万,不多吧?

    我的初吻,不值三五万?

    岳梓童话刚出口,就飞快的抬手捂住了嘴,眼里带着要死了的悔意:这,这是我的初吻!我就这样,这样送给你了?

    李南方忍不住的说:我可以还给你。

    滚。

    岳梓童双手抱住脑袋,痛苦的喃喃自语:我特么的肯定是欢喜过头了,才会把初吻给了你

    不就是初吻吗?

    李南方目光垂下时,岳梓童猛地抬起头,目光又凶狠起来,吓得他赶紧闭上了嘴。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