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2章 给大爷我笑一个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自己不舒服时,找个人威胁一下,让她更加提心吊胆,感觉就会好很多了。

    李南方就是这样认为的,走进电梯里后,他都为自己刚才的无赖嘴脸感到好笑,同时也相信隋月月在下周一上班之前,是别想把心放下来了。

    惹了惹不起的人渣,还想睡个安稳觉,那绝对是在做梦。

    走出电梯后,李南方就已经忘记威胁隋月月的这件事了,对迎面走来的几个公司中高层管理者,微笑着点头示意,坦然笑纳了他们对李副总的尊称。

    很凑巧,李南方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刚要抬脚踢门,对面的办公室门开了,抱着一叠文件的闵柔,从里面走了出来。

    王德发没有说错,短短几天过去,闵柔就憔悴了很多,眼窝下陷,显得那双眸子更大了。

    看到李南方后,闵柔稍稍愣了下,接着一言不发的转(身shen)进屋,反手关门。

    李南方及时伸脚,掩住了房门。

    找我有事吗,李副总?

    闵柔坐回到办公桌前,随便拿起一份报纸翻阅着,冷冷地问道。

    苦笑了下,李南方问:你怎么也叫我李副总?

    现在全公司的人,都尊称您为李副总了,我一个小秘书,敢不随行就市吗?

    闵柔总算是抬起了头,看着他:李副总,有事说事,如果没事的话,那么请您离开,我还有工作要忙。

    没事,你先忙吧。

    李南方收起笑容,低声说了句转(身shen),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他找闵柔,本意是想解释下那天为什么要婉拒她邀请的,让她知道他绝不是因为与白灵儿有约,而是不想邀请岳梓童吃饭的冯云亭吃舒服了。

    但话到嘴边后,李南方才发现他没法解释,总不能告诉她,他小姨岳梓童,其实是他未婚妻吧?

    如果真那样了,闵柔以后绝不会在开皇集团工作了。

    挥舞着锄头,去撬老板的墙角,那是活腻了的前奏。

    既然不能说,那就任由她一直误会下去吧,这对闵柔来说也是个好事,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就会慢慢忘记曾经对他心动过,开始属于她的新生活。

    我真伟大,总是为别人着想。

    抬脚踢开总裁办公室房门时,李南方在心里自夸了句,然后就看到了一根指着门外的白生生的手指。

    当然是直接被他无视,抬脚关上房门走到办公桌前,坐在了桌角上,伸手去拿水杯,却被岳梓童抢先拿走,从抽屉里又拿出一个,咚的一声蹲放在了桌子上。

    岳总在做这一系列动作时,头都没有抬起,勉强算得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了。

    给我去泡茶,不要茉莉花,那是娘们才喜欢喝的。

    李南方用大爷般的口气,淡淡吩咐道。

    岳梓童理都没理他,彻底把他当做了透明人,拿笔在一份文件上,刷刷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叮铃铃,桌角的白色外线电话响了起来。

    低着头的岳梓童伸手去拿,没拿到话筒,原来是李南方抢先拿起了话筒,放在耳边,用很正规的普通话说道:您好,这儿是开皇集团总裁办公室,请问您是哪位?

    你是谁?岳梓童呢?

    一个绵软慵懒几乎要瘫到男人骨子里的女人声音,从那边传来。

    我是岳总的贴(身shen)秘书,我们岳总正在工作,请问您是哪位?

    李南方抬手,挡住岳梓童伸过来拿话筒的手。

    别啰嗦,把电话交给岳梓童,赶紧的!

    电话那边的女人,再说话时的声音里,带有了明显的不耐烦,好像还小声骂了两句什么,应该是在说什么阿猫阿狗的玩意,也想知道她的名字。

    草,别让我看到你,要不然准把你给草翻。

    李南方脸皮再厚,在人家表达出不耐烦后,也不好再装秘书了,心里骂了句,把话筒递给了岳梓童。

    岳梓童冷笑着撇了撇嘴,意思是在问,小子,你怎么不装了?

    刚才那傻缺,是你秘书?

    岳梓童刚接过电话,问了句喂,那边的贺兰小新就浪笑着说道:嘿嘿,行啊,梓童,你真开窍了,都用上男秘书了。都说是有活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你这老板当的也很有滋有味嘛。

    少说这些没用的。

    看了眼侧耳细听的李南方,岳梓童脚尖点地背转(身shen),问道:那件事怎么样了?

    什么事?

    别明知故问了。

    没成。

    贺兰小新的语气,恢复了正常,还带有了一丝歉意。

    岳梓童盯着窗外的眸光,明显黯淡了下,接着笑道:你亲自出马都没成,看来这次联盟大会的规格,很高啊。

    本来是可以的。

    贺兰小新说:弗兰克那个傻缺都已经给我打包票了的,还是大会预留的贵宾请帖。可今早七点他又打电话来说,事儿黄了。组委会主席对他亲口承诺的那张贵宾请帖,前天被英国一老牌家族拿走了。

    岳梓童眉头皱了起来:既然他已经承诺了,为什么还要出尔反尔?

    很简单,他惹不起那个老牌家族。

    英国那个老牌家族,是哪一家?

    弗兰克没说,很是忌讳莫深的样子。我也没打算追问,毕竟这事已经黄了。

    贺兰小新在那边幽幽叹了口气:唉,梓童,对不起了啦。

    没事,反正我也没敢奢望,你真能搞到那请帖。

    岳梓童故作无所谓的笑了下,转变了话题:还得需要多久,才能来青山市?

    还得等几天吧,老妈的病(情qing)还不是太稳定。

    贺兰小新说:不过,下周我会先派几个商业精英赶去青山,算是给我打前站了。

    谢了。

    岳梓童笑了。

    贺兰小新既然派了商业团队过来,那么就证明她是真要在开皇集团做出一番成绩了。

    相比起背后站着庞大的岳家,却不能动用家族力量来为集团某私利的岳梓童来说,在京华顶级衙门圈内有着相当名气的贺兰小新,却不会在意这些,铁定会动用她那些人脉,来证明她这个副总的超凡工作能力。

    当然了,岳梓童也知道,贺兰小新这样不遗余力的帮她,无非是在想把发展成她的弟妹而已。

    如果贺兰小新真成了我的大姑姐,我以后的生活,事业,都会有个天翻地覆的变化——岳梓童随口与贺兰小新寒暄几句,扣掉电话时心里这样想着,眼角余光下意识的看向了李南方。

    看人用眼角,证明心里有鬼。

    已经点上一颗烟的李南方,朝天吐了个烟圈,问道:看在咱们这几天相处还算愉快的份上,就实话告诉我,想给我挖什么陷阱?

    准备把你送狗(肉rou)店,变成一锅香喷喷的红烧狗(肉rou)。

    岳梓童转(身shen),把电话放在桌子上,抬手挥了挥扇开李南方吹过来的烟雾,皱眉说:你先滚蛋,别打搅我工作。下午时再过来,我有东西要给你,还要去办事。

    送我啥好东西?趁早拿出来,也免得我心里搁搁着,吃饭不香。

    李南方伸出右手,弯起手指勾了勾。

    岳梓童抬手打开,被他顺势抓住了手腕,满脸恶心笑容的正要说什么,岳阿姨抢先低头张嘴,吓得他赶紧缩了回来。

    怎么拿回去了?知道本小姨的豆腐不好吃了吧?

    岳梓童得意洋洋的问道。

    是啊,又酸又臭,鬼才愿意吃这种豆腐。

    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这根口条割下来,放点辣子爆炒了。

    岳梓童语气(阴yin)森的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本本,扔在了他面前。

    这是一个驾照。

    一般人要想不学习就拿到驾照,应该很难,放在岳总(身shen)上,却是小菜一碟。

    拿起驾照看了眼,李南方满脸失望的说:我还以为你要给一张内存一百万的银行卡呢,搞了半天原来是这破东西。

    你脸长的好像一百万似的,没事赶紧走人。

    岳梓童其实也很享受与李副总打(情qing)骂俏的感觉,不过她现在是真心忙,只能让他赶紧滚蛋,下午还有事呢。

    李南方收起驾照,问:你还没说下午有什么事呢。

    我妈要来青山市,傍晚六点半的飞机。

    岳梓童拿起一份文件,用好像漫不经心的语气问:你不会忘记这件事了吧?我可是上周就说过的。

    靠,还真是忘了!

    李南方在心里骂了句,表面上却皱眉说:瞧你怎么说话呢,我岳母哪天要来,我这个当女婿的,又怎么会忘记?你以为,没事没非的,我跑来你办公室干嘛?

    还算你有良心,具体(情qing)况,等我们去接机路上,再仔细商量下。

    自以为很聪明的本小姨,就这样被李南方给糊弄过去了,很满意,不过马上就皱眉问:怎么还不走?

    幸亏我大人大量,不介意你如此恶劣的态度,要不然你会后悔死的。

    李南方拿出一个东西,在岳梓童脸前晃了晃:妞,给大爷我笑一个,它就是你的了。

    岳总笑了,是冷笑,伸手就抓起了杯子,举起来刚要砸向那张臭脸,李南方及时说:这是请帖。袜业联盟大会的请帖。

    什么?

    岳梓童一下子愣住,放下杯子伸手来拿。

    先给大爷笑一个。

    李南方右手抬高,躲开那只手时心里还想,叶小刀如果知道,他被灌个半死,又被扔在猪圈里与一群老母猪睡了几十个小时,才拿到的东西,就让老子换了岳梓童一个笑容,肯定会拿刀子跑来砍了我。

    就这么点小要求,李南方都没被满足,岳梓童左手作势又去抢请帖,吸引他注意力时,右手闪电般的掐住了他肋下软(肉rou),顺时针猛地一拧。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