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1章 惹不起的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一个蹲过大牢的人渣,不但有个漂亮小女警的女朋友,还被闵秘书主动追求却被婉拒的事,这几天都在开皇集团传的沸沸扬扬。

    惋惜者有之,羡慕者有之,愤怒者也有之,更多的人却是感兴趣,开始琢磨着是不是也做点人神共愤的事去坐牢,据说李南方就是这样泡上小女警的。

    李南方自然也听到过这些风言风语,不过他才不会在意,淡淡然的一笑了之,任何地方都可能缺少陈景润这样的大数学家,但绝不会缺少思想纯真的人。

    每天,他都与岳梓童一起上下班,一个开车,一个骑车子。

    四个轮的与两个轮的,几乎是同时到达目的地,那是因为岳总很享受只要一看后视镜,就能看到他在后面吐着舌头奋力蹬车的感觉,高兴了就稍稍一加油门,把他撇下老远,再减缓车速等他追上来,然后再加油门。

    岳总说这是一种游戏,游戏名字就叫遛狗,李南方是欣然同意,说他是在狗拿耗子——反正这几天,俩人玩的都很高兴,没有杀手出现,没有讨厌的求(爱ai)者,生活平淡又安享。

    好几次了,岳梓童都想以后就这样过下去,多好?

    李南方的出现,让岳总以往枯燥无味的生活,变得精彩起来。

    女人真正的枯燥,不是在白天,而是在晚上。

    无论白天被多少人簇拥,哪怕整天在镁光灯下走红地毯,只要晚上孤(身shen)一人,那么她的生活就是枯燥无味的。

    今天是周末,被狗追了一路的小耗子,回头看了眼舌头吐出老长的李南方,得意的笑了下,在王德发殷勤的拉开车门后,笑容收敛,重新变回那个冷艳高傲的老总,对他点了下头,咔咔地快步走上了台阶。

    小耗子窈窕的背影已经消失在大厅门后了,李南方把舌头缩了进去,抬手擦了擦嘴角,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喜欢犯((贱jian)jian)了,要不然不可能为了讨女人高兴,就把这高难度动作做一路了。

    李南方,等等。

    李南方放好车子刚要去小车值班室,王德发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个白色快递信封,跑过来后左右看了几眼,压低声音问:李中尉,又有新的任务了吧?这快递是国外来的,搞不好你要出国了啊。

    怎么,你也想去?

    李南方接过快递,看了眼夹在了腋下。

    我还是算了,不会说外语啊。

    王德发摇了摇头,满脸遗憾的神色证明,他确实想到国外开开眼界。

    那就利用业余时间好好学外语,以后说不定我会真带你去国外。

    李南方拍了拍他肩膀,转(身shen)要走时却又想起了什么:哦,对了,以后多注意下那些来咱们公司的外国人,无论是男女老少,也别管他们是跟谁一起来的,都要及时告诉我。

    上次黑蝎子假装成英国雅萍集团特派员来暗杀岳梓童时,王德发就没做出任何反应,幸亏李南方无意中遇到了她,及时把她解决掉,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可不觉得,就小耗子那点三脚猫的本事,能抗得住职业二流杀手的暗袭。

    行,没问题。

    王德发拍着(胸xiong)脯保证过后,又神秘兮兮的说:李中尉,闵秘书这几天可是憔悴的厉害,我觉得你是不是——咳,那边有人叫我了,我先去忙。

    他在提到闵秘书后,李中尉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

    你懂个(屁pi),我这是为她好。

    望着王德发匆匆离开的背影,李南方小声骂了句时,心里突然烦躁起来,连忙深吸了一口气,撕开了快递。

    快递内有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张大红请帖。

    前几天的早上,叶小刀曾经打来过电话,李南方刚接通,他就像疯子似的破口大骂,骂了足足五分钟,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出现频率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小婊砸。

    据叶小刀说,为了去找苏雅琪儿,他可是带着帮手去的,来自西非的马刺,一个酒界的传奇少年,据说连喝三瓶高度伏特加后,仍能持刀杀人后从容离去。

    再加上号称公斤不倒的叶小刀,与马刺联手超水平发挥下,俩人应该能在一小时内喝八斤烈酒。

    一小时内,两个人就能喝八斤烈酒,那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一般人想都不敢去想的,叶小刀在见到苏雅琪儿之前,只担心她不让俩人联手,从没想过会输。

    结果呢?

    叶小刀与马刺联手对阵苏雅琪儿,一个小时内喝了足足八斤半高度烈酒,可还是输了,等他们醒过来时才发现,他们是睡在农场的猪圈里,与十几头老母猪同眠了整整三十个小时!

    穿着(性xing)感的年轻女郎,倚在猪圈外面的跑车上,双手环抱(胸xiong)前浪兮兮的笑看着他们——这对心高气傲的叶小刀来说,绝对是个比宰了他还要难受的耻辱,抬脚踹醒还处于懵((逼))状态中的马刺,掏出刀子就扑了出去,发誓要把这小婊砸碎尸万段!

    叶小刀,我数三下,你如果不乖乖站好,那么下次再喝醉了后,我会让你与一群老((妓ji)ji)女同眠三十个小时。

    苏雅琪儿还没开数,叶小刀就扔掉刀子,接着飞起一脚,把亮出手枪的马刺踹了个跟头,然后满脸阿谀的笑容,开始盛赞她是多么的光彩照人。

    就算她站在那儿被叶小刀随便收拾,他也不敢动她半根毫毛的,据说自从六年前有个不长眼的杀手刺杀她失败,杀手的家人——沾亲带故总共十七八口人,连带三只小猫,四只小狗都被剁成(肉rou)泥后,就再也没有谁敢打她的主意了。

    满世界招惹这小婊砸却安然无恙的人,唯有李南方而已。

    告诉我,李南方现在哪儿?

    苏雅琪儿的话音未落,叶小刀马上问道:你准备把我扔在哪个((妓ji)ji)院中?趁着现在天色尚早,我们快点上路吧。

    你告诉他,我早晚会找到她,用铁链子把他拴在我(床chuang)腿上的。

    苏雅琪儿冷冷说完这句话,从车里拿出个信封,砸在了叶小刀怀中,跳上车子一溜烟的跑走了。

    哈,哈哈,老李,我相信那小婊砸绝对是敢说敢做的,你以后最好是小心些。还有啊,千万不要让她知道,你忽然从她(身shen)边消失,就是为了你小姨。要不然,嘿嘿,你小姨是死定了,而且还是死的很惨!

    叶小刀狂笑着扣掉了电话。

    这个鸟人就是这个鸟德(性xing),只要能看到李南方比他还要倒霉,他就会立即忘记曾经与十几头老母猪,同眠几十个小时的奇耻大辱了。

    别人也许会把叶小刀的警告,当做一个(屁pi)放掉,李南方不会。

    因为他很清楚苏雅琪儿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那就是个有着滔天势力的女疯子,视人命如草芥这个成语,就是专门形容她的,但她遇到喜欢的男人时,不用男人说什么,就会自动施展出各种各样让资深色狼都害羞的本事,让他爽个够。

    想到这儿后,李南方脑海中浮上了苏雅琪儿那惹火的(身shen)躯,耳边传来那仿佛能把男人魂儿勾走的叫声,下面立即起了强烈的雄(性xing)反应。

    那个年方二十岁的女疯子,就连李南方(身shen)躯内恶魔也惧怕,每次被她八爪鱼般紧紧缠住时,恶魔都会很快哀嚎着逃走。

    特么的,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不要脸的女人?岳梓童与她相比起来,就是个纯洁无比的仙子。

    李南方骂了句,左手伸进裤子口袋里,安抚了下那个不安份的小东西,吹着口哨走向了大厅门口。

    李副总,早上好。

    李南方进门时,与销售处的一个家伙走了个对面,他马上点头哈腰的问好,面带崇敬之色。

    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李南方是小车班司机了,但他们却称呼他为李副总——不用问,这与前台客服小妹隋月月有关,除了她之外,李副总可从没对谁自称过是副总了。

    正在低头整理来客登记表格的隋月月,感觉到有人站在台前后,头也不抬的柔声说道:请稍等,我马上就忙完了。

    李南方倚在前台上,点上了一颗烟。

    无论是不是在开皇集团内,李南方在把妹时,始终遵守不影响人家工作的原则。

    好了。

    隋月月敲打了下回车键,保存好资料抬起头,才发现是李南方,双眸中迅速闪过一抹慌乱,躲开与他对视的眼神,强笑着问:李,李南方,有事吗?

    李南方吐了个烟圈,慢悠悠的说:你是不是该叫我李副总?

    隋月月眼角跳了下,垂下眼帘没说话。

    她很后悔,上周四在餐厅用餐时,怎么就那么嘴欠,把李南方刚来公司时自称是公司副总的事,当笑话说给别人听。

    结果周五,李南方就大耳光抽了区领导,拍了岳总的桌子,随后闵秘书开始主动追求他,他婉拒是因为有个当女警的女朋友等事,就相继发生了。

    就算脑水再不够用的人,这时候也能看出李南方绝不是以往那样的人渣,就算非得说他是人渣,也是那种惹不起的。

    怎么不说话?

    就在隋月月保持带有尴尬,还有惧意的沉默时,李南方又问话了。

    隋月月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低声说:对,对不起。

    对不起?呵呵,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你胡说八道下对我造成的名誉损失了?

    李南方无声的冷笑了声,淡淡地说:后天礼拜天晚上八点,希望能接到你从酒店(套tao)房内给我打来的电话。当然了,你也可以不打。不过,我劝你最好是考虑清楚,想不想以后继续在青山市过下去。

    隋月月的脸立马就白了,噌地抬起头要说什么,李南方已经走向了电梯那边。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