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0章 你已经是女人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张嘴向白灵儿索要三百块,那是该要的。

    同样,把范湘君给的银行卡给她,李南方也认为那是她应该得的。

    是自己的东西就不能放手,不是自己的东西就不要,这是李南方为人处事的原则,唯有有原则有底线的人,才能担任重担做大事,这是师母从小就教导的。

    这么多年来,李南方从来都没忘记过,时刻执行着自己的原则。

    他知道,自己在走到路边,挥手摆住一辆出租车时,白灵儿肯定会用相当复杂的目光看着他,琢磨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哥们只会留给你一个潇洒的背影,让你牙齿掉光时,都会觉得认识我,是你一生中最大的荣幸——车子停在花园别墅区37号门前时,李南方还在考虑自己的背影,有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潇洒。

    心(情qing)不错时,李南方从来都很大方,扔给的哥一张钞票,淡淡地说了句不用找了,再次留给了别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当然了,至于把一张五块的当做一百扔出去,被司机喊住索要剩余的二十多块钱,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出租车司机不懂欣赏潇洒背影的愚蠢行为,并没有对李南方的好心(情qing),造成很大的影响,反倒是小姨岳梓童那张冰箱脸,让他看到后,连忙收敛了脸上的淡然笑意。

    岳总不高兴,大大地不高兴,一点淑女形象也没有,穿着白色小蓝碎花睡袍,斜斜的倚在沙发上,秀气的玉足搁在案几上,睡袍裙摆从小腿上垂到地下,露出凝脂(奶nai)油般的皮肤。

    右手端着高脚玻璃杯,左手夹着一支腾着袅袅青烟的香烟,案几上烟灰缸内,已经有十几颗被掐灭的半截烟卷了。

    有这样一张零下八十度的脸摆在这儿,客厅再偌大,还有开空调的必要吗?

    老头曾经深有体会的说过,在长辈(师母)生气时,最好是别招惹她。

    岳梓童不是师母,却是师母的小妹,那么也算是长辈了,要不然李南方凭什么喊她小姨啊?

    小姨您还没吃饭吧?稍等,我去做饭。

    李南方乖巧的问候了句,拎着纸袋刚要走向厨房,岳梓童说话了,声音好像冷处理过似的,嗖嗖的冒着冷气:等等。

    李南方回头,陪着笑脸的说:很多东西都是趁新鲜才好吃。

    我不饿。

    岳梓童把香烟按在烟灰缸内,昂首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抬起右手,食指勾了勾,示意李南方近前说话。

    只好把东西放进冰箱内,坐在她对面沙发上,假装桌案几上有水渍,把烟灰缸酒酒杯都放在了下面后,李南方才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的看着她。

    你今晚去灰姑娘西餐厅吃饭,就是故意坑冯云亭去的吧?

    岳梓童没有放下腿,秀气的小脚就在他下巴下,来回轻轻晃动着:他结账时,我就在他(身shen)边,你们两个人,花费了足足两万块。

    靠,才两万块?

    李南方满脸的失望:我还以为得四五万呢,点了两支最贵的红酒——小姨,下次那孙子再请你时,能不能找家最昂贵的酒店,看我不吃死他!

    砰地一声,岳梓童那涂了嫣红指甲油的右脚,在他肩膀上重重蹬了下。

    算了,看在这只小脚很秀气的份上,李南方决定忍了。

    岳梓童咬了下嘴唇,冷冷问道:李南方,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小姨啊,我今晚不是一口一个小姨的喊着吗?

    李南方看向了岳总的耳朵,满眼都是你耳朵不管用了的怀疑。

    岳梓童再也忍不住了,腾地蹦起来,抬手就拧住了他耳朵,咬着牙的骂道:你特么的真男人,表面上任由别的男人请你老婆去酒店吃饭,连个(屁pi)都不放,暗地里却在耍花招,给我的丢人现眼!

    李南方抬手推搡着她,反驳道:别说的这样亲近了,咱俩还不是两口子!

    岳梓童更怒,叫道:好,姓李的,这可是你说的!我现在就去找冯云亭,同他去酒店开房!

    李南方马上回答: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去?

    你——

    岳梓童实在是无话可说了,被气得脸色开始发青,高耸的(胸xiong)脯剧烈起伏,让李南方忍不住想伸手按住,免得爆炸了。

    小姨,这事也不能怪我。

    李南方挣开她的手,忿忿不平的问道:你既然明知道,你是我未来的老婆,那你为什么还答应那个孙子,陪他去吃饭?

    那都是你气得我!

    这样说起来,你很在乎我了?

    是!

    岳梓童脱口说出这个字后,呆愣了下,随即冷笑,双手环抱在(胸xiong)前倚在沙发上:切,谁会在乎你这人渣?

    你竟然真在乎我?灾难啊,灾难。

    李南方嘴角抽了好多下,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把岳梓童刺激的不行,弯腰伸手去拿案几下的烟灰缸,酒杯等东西。

    却拿了个空,李南方抢先拿走了。

    最后,她只好把沙发靠垫举起来,狠狠砸在了他脸上。

    对这种没任何伤害力的东西,李南方从来都不在乎的,但为了让他小姨息怒,必须得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抱住靠垫歪倒在了沙发上,就像被大石头砸中那样。

    如果是别的女人,看到李南方都不顾男人尊严的认输,也就得饶人处且饶人了,可岳阿姨不是别的女人啊,只会趁机跳过案几,骑跨在他(身shen)上,好像打虎武松那样,举起拳头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

    不揍他个鼻青脸肿,实在是不足以平民愤,但你只往枕头上砸,这又算什么呢?

    一点也不如人家白灵儿,在骑在李南方(身shen)上时,敢动真格的。

    既然岳梓童‘舍不得’动真格的,李南方自然也不好动‘真格’的,老早就提醒她:别乱来,要不然我就会起反应了!

    起什么狗(屁pi)的反应?

    岳梓童骂了句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看去,才看到自己两条光溜溜的大长腿,都露出了睡袍,猛地一看仿佛俩人在玩男下女上那样。

    人渣,畜生!

    幸亏岳梓童的智商还有待提高,没有从这个姿势上,联想到李南方当初在市局时,为什么尿了裤子,白灵儿又是为什么掏出枪来把他当场毙掉。

    要不然,她绝不会在羞恼下赶紧跳起来,恶狠狠踹了他(屁pi)股一脚就拉倒了,铁定会顺手拿过烟灰缸,直接把他那玩意给砸烂了。

    你在家,一点都不像个高质量的冷傲总裁,表里不如一的伪伪淑女。

    李南方爬起来,反手揉着(屁pi)股抱怨道。

    不想死,就闭嘴!

    岳梓童恶狠狠的说。

    李南方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拿过香烟又点上一颗,深吸一口后,岳梓童才觉得(胸xiong)腹中的闷气小了些,问:那个女的是谁?

    李南方满脸不明所以的样子,反问:哪个?

    看来,岳阿姨的如刀目光,很有剥离虚伪只存真善美的功能,让李南方讪笑一声:哦,你说的是白灵儿哪个傻妞啊?小姨,看来你眼睛真出问题了,竟然没认出她。

    那是白灵儿?

    岳梓童自动过滤了李南方话中的废话,秀眉微微皱起想了下,缓缓点头:嗯,果然是她。她不穿警服后,好像变了个人。

    变美了吧?

    有我美吗?

    当然不如您美!

    在岳阿姨那刀子般犀利的目光注视下,李南方语气铿锵的说道:这全世界六十亿人,再加上数万亿的苍蝇蚊子臭虫蟑螂,都不及您万分之一的——

    岳梓童打断了他的如潮阿谀:她怎么会陪你去吃饭?

    是她请我,不是我让她陪。

    李南方伸手,从口袋里拿出几百块钱,放在了桌子上。

    岳梓童问:怎么,孝敬我的?

    李南方赶紧一把抢回那些钱,点了两遍才说:我浑(身shen)上下,就这几百块钱,请她去路边撸串还行,哪敢去西餐厅那烧钱的地方?

    她为什么要请你?

    岳梓童接着明白了:是为了上次把你揍尿裤子那件事,赔礼道歉。

    其实李南方也不知道,白灵儿到底为什么要请他吃饭,不过他绝不会告诉岳阿姨的,免得再被问东问西,顺势点了点头:对,就是为这事。为了让她的道歉显得更有诚意,我替她选择了灰姑娘西餐厅。不过这孩子运气好,碰到冯公子这样的好人了,一分钱都没花。

    岳梓童不再追问了,冷哼一声警告道:哼,以后不喜欢我被别的男人邀请,就明说,少来这些歪门邪道的,让我丢人现眼。

    李南方认真的说:我没说不喜欢你被别的男人邀请啊,真得。为了能让我去那些烧钱地方开眼,我建议你最好是主动邀请别的男人。

    滚!

    岳梓童实在不愿意再跟这不要脸的说什么了,抬手摆了摆。

    我去做饭。

    李南方也没在意她的恶劣态度,爬起来走向了冰箱那边。

    拿着纸袋走到厨房门口时,忽然又听岳梓童说:闵柔,是真喜欢你了。但你,也伤了她的心。以后,她是不会再给你好脸色看了。

    李南方沉默了片刻,才头也不回的说道:闵柔是个好女孩,就该找个优秀的男人,我不能把她祸害了。

    那我呢?

    岳梓童冷冷的问:我就是个坏女孩,就该被你祸害了?

    记住啊,你不再是女孩了,你是女人,还是那种不怎么样的女人。

    李南方回过头,笑得无比灿烂:所以,祸害你,我没有任何的负罪感,说不定老天爷还会感谢我,让我长命百岁。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