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9章 习惯把别人的客气当真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老范在临走前,曾经厉声嘱咐女儿俩人,让他们务必求得李南方原谅。

    范湘君再怎么(娇jiao)纵跋扈,这次也从父亲的怒气中,感受到了惧意,知道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闯大祸了。

    如果老范失去当前的权势,她以后哪儿还会有骄傲的资格?

    范湘君恨不得狂抽自己的脸,更恨李杰,觉得如果不是他,她就会与白灵儿始终保持良好的朋友关系,那么白灵儿有个很牛叉的男朋友后,她岂不是也会水涨船高?

    只是大错已经铸成,悔之晚矣,当前必须得求的人家原谅才行,范湘君几次走上三楼,又退了回来,她实在抹不下面子,去包厢里认错。

    她觉得,守在楼梯口等着白灵儿最好。

    (身shen)为白灵儿曾经最好的朋友,范湘君比谁都清楚她是个外刚内柔的(性xing)格,只需用泪水,就能轻易攻破她的冷酷。

    白灵儿在她苦苦哀求下,刚走进旁边房间,泪水就从她脸上滚滚滑落,泣声请她原谅自己的愚蠢,无知。

    果然,白灵儿的心软了:唉,别哭了,我也没把刚才那事放心里去。你放心,我会与李南方说的,没必要为这点小事,就影响范伯伯的前途。

    谢谢,谢谢灵儿,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范湘君破涕为笑,擦了擦脸的泪水,小声问:李南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打死范湘君也不相信,敢不给梁厅面子的李南方,会是某集团的一小车班司机,所以她很想知道这家伙的真实(身shen)份,刚被白灵儿原谅后,心思就开始活了:如果,我能接近他——

    白灵儿这些年在刑警队的历练,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个大咧咧的女孩子了,男朋友被闺蜜撬走后,还把她当做最好的朋友。

    范湘君心思一活泛,白灵儿就知道她想什么了,暗中冷笑一声淡淡说道:他是来自京华那边的。对不起,我得走了,他还在等我。

    忽悠人的最高境界,就是抛出一句话来让对方自动脑补。

    白灵儿相信,范家父女肯定能因为她这句话,充分发挥他们的想像力,把李南方想象成一个为了泡她,而来到青山市当小司机的京华豪门大少。

    那个人渣不犯病时,好好打扮打扮,还真有几分豪门衙内的嘴脸——白灵儿想到这儿时,眼前浮上了李南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下。

    她的讥笑,在范湘君看来,那是相当神秘莫测的。

    扔下这句话后,白灵儿没有再理睬范湘君,开门走了出去。

    侯在外面的李杰,正倚在走廊墙壁上,面朝天花板的喃喃自语,看到白灵儿出来后,连忙笑道:灵儿——

    啪的一个耳光,白灵儿抬手把他脑袋抽的扭向了一边,冷笑道:灵儿这个名字,也是你这种垃圾叫的?

    白灵儿早就想抽这垃圾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现在夙愿得偿后,心(情qing)大悦,转(身shen)快步走下楼梯时的脚步,轻快的要飞起来。

    不过看到收银台后,她的脑袋又疼了起来。

    在楼梯口踌躇了老大会儿,白灵儿才咬了下牙,快走过去,给我看一下,307号房消费了多少。

    表面上,白灵儿一副淡淡然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做好了人家报出一个天文数字后,她会假装没带钱的假象,然后躲到一边去给局座打电话求救了。

    小姐,307号房已经结账了。

    收银台后的服务生,在查看了下账单后,很客气的回答道。

    什么,结账了?

    白灵儿一呆,脱口说道:可我没有来买单啊。

    是308号的冯先生,为您买单的。

    冯先生?哪个冯先生?

    白灵儿更加不明白了。

    服务生回答:是青山云世界集团的少东家。您同伴说过,冯先生是你们的老板——他刚结账不久,已经与同伴离开了。

    白灵儿倒是认识冯云亭,可这老板又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她莫名其妙时,李南方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手里还拎着几个纸袋,范湘君俩人腆着笑脸,跟在后面:灵儿,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呢,原来你在这儿。

    李先生刚洗完手,就看到服务生推着餐车,去对面包厢内收拾东西,才知道岳梓童俩人已经走了,点好了的菜都没动一下。

    浪费食物是可耻的,李南方当然不会(允yun)许这种(情qing)况出现,马上就对服务生说,他老板临走时,曾经明确嘱咐过他别忘了打包带走。

    至于老板点了酒菜却没动,那就不是服务生该((操cao)cao)心的了,人家故意这样炫富不行啊,又不是不给钱。

    西餐味道虽说不怎么样,不过食材都是好东西,李南方带回去后,只需稍稍施展他的易牙神技,就能变成一顿美餐,让肯定没吃饭的岳阿姨食指大动。

    李南方拎着纸袋来到二楼时,遇到了范湘君俩人。

    相比起白灵儿来说,李南方察言观色的眼力,忽悠人的水平,绝对是她拍马也追不上的,面对范湘君小心翼翼的(套tao)问,三言两语就让她笃定李先生能左右老范的命运了。

    为了表示无意冒犯的歉意,范湘君很世故的双手奉上一张银行卡,害的李先生拒绝再三后,才勉为其难的收下,并请她回家后,代他像老范问好。

    既然范湘君误以为李南方是白灵儿的男朋友了,他又不想解释误会,当然得装出一副我们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样子,亲切的称呼白警官为灵儿了。

    被他称呼灵儿,白灵儿也很别扭,不过当前却不会说破,只是点了点头。

    想结账啊?嗨,我老板早就答应说要帮我买单的,走吧,走吧,时候不早了,也该回去安歇了——去看电影怎么样,我听说老谋子刚拍了部大片,很差劲,咱们也去被虐一下?

    不由分说,李南方挽住了白灵儿的胳膊,拉着她向门口走了几步,又回头对范湘君说:小范啊,千万别忘了,回家后代我向你父母问好。

    被李先生原谅的小范俩人,自然是满口答应,点头哈腰的等他们走出大厅后,才长长松了口气。

    走下餐厅台阶后,白灵儿就挣开了李南方的手,快步走向了摩托车那边。

    轰,轰轰!

    摩托车排气筒发出低沉有力的吼叫声中,李南方抬脚跨了上去,右手拎着纸袋,左手搂住了她的小蛮腰,动作相当自然。

    嗡地一声,摩托车猛地向前一蹿,外倾四十五角的大转弯,擦着一辆黑色轿车,驶出了停车场。

    灵儿,你骑车太猛了,很危险,以后你得准备个头盔才行。

    李南方搂着她的腰,嘴巴贴在她耳边大声喊道。

    白灵儿没理他,(身shen)子前倾,就像一只随时扑出去捕杀猎物的母豹,再次加大了油门,迅速提高的车速,把李南方的声音,撕成了碎片。

    李南方只好闭嘴,车速太快,刚一张嘴就被风灌满了,那样会影响他帅气的面部形象。

    十几分钟后,吱嘎一声尖叫,摩托车猛地停,稍稍甩了下后尾,熄火了。

    这是一家公园的门口,里面虽说有很多晚饭后出来消化食的游人,但相比起车水马龙的闹市区,环境还是很不错的。

    左脚脚尖点地的白灵儿回头,问道:你想抱多久?

    啊?哦。

    李南方这才假装刚意识到车子已经停下来的样子,讪笑了声松开她,从后座上跳了下来:灵儿,你的小腰肢也就二尺九的吧?

    这是明显睁着大眼说瞎话了,怀孕好几个月的孕妇,才会有二尺九的腰。

    以后,别叫我灵儿。

    白灵儿也没理睬他的胡说八道,下车后双手抱着膀子抬头看着夜空,淡淡地说。

    好的,灵儿。

    李南方是从善如流。

    白灵儿不想再纠正他的‘错误’,低头看着他问:冯云亭,怎么会帮我买单?还有,他什么时候成你老板了?

    李南方一脸烦恼的说:我就随口喊了他一声老板,就把他感动的不行,哭着喊着的非得替我们买单,不让就翻脸,我能有什么办法?

    白灵儿盯着他,看了足足半分钟都没说话。

    灵儿,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非分之想,所以才带我来这人烟稀少的地方?

    李南方回头看了眼公园内,邪邪的笑了下:其实,最好的地方是在小河边——我们去那边?我保证,到时候绝不会反抗,任由你收拾。

    滚!

    白灵儿小脸一红,接着就想到他犯病时的样子了,下意识后退几步,抬脚上车:李南方,我已经给你赔礼道歉了,今晚也请你吃西餐了,虽说不是我买单,但这也是我的心意。所以,以后都请你不要来打搅我,我也不想再看到你。再见。

    我有病才会去打搅一母老虎。

    李南方可不知道白灵儿这样说的意思,低低骂了句又说:等等。

    正准备点火启动的白灵儿,看着他:怎么,想让我送你回去?

    我宁可学乌龟爬回去,也不想再坐你的车子。

    李南方罕见的说了句实话,又说:给三百块钱。

    今晚他应白灵儿邀请去西餐厅吃饭,不小心大发慈悲施舍了陈大力三百块,这笔账当然得算在她的头上了。

    白灵儿没有任何犹豫,马上就拿出三百块,拍在了他伸出来的右手中。

    三百块能来西餐厅撮一顿,绝对是物有所值的。

    等等。

    还有什么事?

    白灵儿有些不耐烦了,一个大男人唧唧歪歪个没完没了,要不是怕他犯病,早就一脚跺翻了。

    喏,给你的。

    李南方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了车子后座上:密码在卡后面,里面的钱,是我对上次把你吓坏了的赔偿。警告你啊,别跟我客气,我这人习惯把别人的客气当真。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