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8章 横扫千军如卷席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可能是老天爷也看不惯李南方痛宰别人时的嘴脸,让他吃饱喝足后,就感觉肚子不适应,走出包厢后就夹着腿,一路小跑的跑进了洗手间内。

    人有三急,内急,(性xing)急,心急。

    心急(性xing)急时,只要能咬牙坚持,基本都能忍住,唯有如厕时的内急,就算咬牙也无法忍耐——所以,当李南方从马桶上站起来提起裤子后,倍感幸福的叹了口气,觉得人生最美享受,不过于内急时能找到厕所了。

    就是右边厕所内那位在便秘时急得用力哼哼的声音,听在耳朵里有些扫兴,无形中拉低了不少的幸福指数。

    现代社会,随着人们越来越注重个人**权,很多高档场合下的洗手间内,基本都会不间断播放优美的音乐声,在能陶冶人(情qing)((操cao)cao)的同时,也顺便遮掩某些便秘者入厕时搞出的不雅声音。

    所以说,也就是李南方能听到旁边也有人在入厕,别人应该听不到他曾经来过,完事后要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的要走了。

    刚要开门,厕门却被人从外面拉开了。

    人在内急跑来洗手间蹲马桶时,开门发现里面有人是很正常的事,最多也就是尴尬的笑一下,连忙再关上去下一个罢了。

    所以当这个(身shen)穿黑衬衣的年轻人,拉开李南方占据的厕门时,他也没多想,为避免尴尬,还抢先笑了下,正要客气的说我已经拉完了,你继续,这个马桶蹲着很舒服呢,笑容就僵在了嘴角。

    开错门很正常,但开门的人发现里面有人后,不但没及时退出去,反而迅速闪(身shen)进来,右手一翻间,有锋刃森寒的军刀,恶狠狠扎向李南方心口,这就不正常了。

    草,拉个屎都有人来刺杀,这还让人活不活了?

    李南方心中大骂,腰(身shen)迅速半拧,那把疾刺向他心口的军刀,擦着他(胸xiong)膛戳了过去,在衬衣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以前有个笑话,说一个吝啬鬼被狗咬伤了脚腕后,忽然哈哈大笑,说幸亏今天没穿袜子。

    李南方还不至于吝啬到那种境界,不过好好一件衬衣被划出道大口子后,还是怒不可遏,抬手抓住那人手腕的同时,左手掐住了他后脖子,接着他疾刺而来的惯(性xing),猛地向前一推。

    砰地一声闷响,那个人的额头,狠狠撞在了贴着白瓷片的墙壁上。

    这人肯定没练过铁头功之类的功夫,要不然也不会立即就被撞了个头破血流,好像在白墙上绘出数多梅花那样,红黑相映下很有艺术感。

    同样,这也证明试图刺杀李南方的人,是个不怎么如流的家伙,放在杀手界也就是最低水准。

    这是李南方来青山市短短十数天内,第二次莫名被不入流杀手刺杀了,上次是刚见过岳梓童之后,这次又是与她同在一家西餐厅用餐。

    本能的,李南方就把两次莫名的刺杀,联合在了一起:又是岳梓童在捣鬼?

    不过他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通过与岳梓童相处的这些天内,李南方能看出她有这样那样的不好,更能肯定她绝不会买凶来试图干掉自己。

    这次,李南方不打算像上次那样,轻易放过杀手了,抬脚把厕门关上,抓着那人右手手腕在马桶上用力一磕,军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音乐声依旧那样悠扬,正如旁边厕所里便秘的哥们,还在吭哧吭哧的用力,没有丝毫察觉,李南方正在大打出手。

    一把就将杀手的脑袋按进了马桶内,按下水阀,呼噜噜的一阵响,清水淹没了他的脑袋,让他拼命挣扎,试图抬起头。

    脑袋堵住了马桶的下水道,刚被水淹没时,杀手在猝不及防下大喝几口水,那是免不了的。

    李南方抬脚踩住了他的脚腕,死死按着他脖子,眼神森冷。

    等那人挣扎的幅度,从急促逐渐变弱后,李南方左手采住他衣领,把他从马桶内揪了起来,脑袋按在了马桶边上,踏上一只脚,让他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等他吐出几大口水,李南方淡淡地问:说,是谁派你来杀我的?

    那人艰难的转动眼球,看到李南方的脸后,明显凝滞了下,咳嗽着哑声说道:错错了。

    什么错了?

    李南方问出这句话后,明白了:你找错了目标。

    那个人艰难的连连点头。

    李南方看出他没有在撒谎,有些哭笑不得,抬脚松开了他。

    那人刚要站起来,李南方说话了:跪着,别动,要不然你会死。

    那人马上停止了动作,很乖巧的再次趴在了马桶上,这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在猝不及防下刺杀李南方,却在瞬间遭到反制的现实告诉他,他面对的是个高手,最好不要有什么想法,以免惹来杀(身shen)之祸。

    你要杀的人是谁?

    李南方擦了下鼻子,说:这个问题,应该不会让你违反界内的规矩。

    那人沉默了片刻,才低声问:你您也是界内的同行?

    李南方笑了下,慢悠悠的说:我没必要故意小视杀手这个行业,不过我能肯定如果我去当职业杀手,绝对是祖宗级别的。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不会让你为难,回答我这个问题后,你马上滚蛋,以后做事时擦亮招子,免得死得不清不白。

    那人再次沉默了会,才说:我叫陈大力,道上人称宇内无敌横扫千军如卷席无敌小霸王——

    打住,就不用亮你的金字招牌了,把我吓尿裤子那得多丢人?说,你想杀的人是谁!

    李南方忽然有些欣赏这个杀手,盖因他不要脸的程度,与自己很有一拼,都喝几口厕水了,还特么的显摆他是横扫千军如卷席呢。

    有人出资三十万,让我来杀冯云亭。

    陈大力又吐了口水,总算是说到了重点。

    冯云亭?

    对,青山市最大房地产商云世界的少东家。

    草,冯云亭只价值三十万?

    李南方很有些吃惊,在他看来,为钱要干掉冯公子,至少也得千百万的,这陈大力为了三十万,就敢接下这活,不是脑袋被门夹了,就是穷疯了。

    陈大力郁闷的解释道:本来是一千万的,不过我是刚入门的,人家给打了个零点三折。你别看不起我,我宇内无敌横扫千军——我也不是滥杀无辜的人,我杀人也是很有原则的,非为富不仁穷凶极恶之辈不杀。小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锄强扶弱的侠客你听说过楚留香吗?

    李南方实在没兴趣,与一脑子不正常的刚入门小杀手在厕所里,讨论他儿时最大的梦想,在好笑之余,只是觉得他很可怜。

    咳!

    一声重重的咳嗽声,从门外传来。

    李南方回头,顺着门缝向外看去,就看到一个人满脸幸福的样子,快步走过,不是云世界房产集团的少东家冯云亭,又是哪一个?

    卧槽,走错门了!

    陈大力也看到了,痛苦的闭上眼,喃喃地说:这混蛋命真好,据介绍人说,十数天之前,三个超级无敌的职业杀手,在一洗浴城内刺杀他时,也是走错了门——结果遇到了更超级无敌的主,任务失败后,雇主被迫把他们给灭口了。

    他麻了隔壁的,这傻比有何德何能,让老子两次为他挡枪?

    李南方这才恍然大悟,郁闷之(情qing)溢于言表,开始后悔自己点菜时,怎么就那么小家子气,只点了几万块钱的?

    他不想知道是谁要干掉冯云亭,也有狠心能确定,就算杀手当着他的面要干掉冯公子,他也会袖手旁观——谁让这傻比不自量力,非得追求岳梓童了?

    陈大力,算你命好,这次刺杀任务失败后,没有被雇主发现,不用被灭口。三十万,草,很多吗?为了三十万就杀人,你丫的肯定缺根筋。

    李南方骂了句,问:很缺钱?

    陈大力立即重重点头:很缺。

    以前杀几个人了?

    这是第一次。

    实话?

    李南方看向了地上那把刀子,市场上常见的军刀,几十块钱一把,没开刃。

    跪在地上的陈大力,举起右手伸出两根手指头,(情qing)绪激动的赌咒发誓:我宇内无敌横扫千军——我陈大力若有半分虚言,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是三百块,钱不多,先凑合着吧。别干这行了,你实在不是吃这碗饭的料,还是去找份正当工作吧。

    李南方拿出几张钞票,扔在陈大力脸上,转(身shen)开门走了出去。

    背后传来陈大力的叫声:大侠,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李南方有个习惯,那就是做好事从来都不留名的。

    李南方头也不回的摆摆手,扬长而去。

    出了洗手间后,他才想起还没有洗手——算了,免得再看到那傻缺,心一软再给他几百块钱,却只换来一个没啥(屁pi)用的大侠称呼。

    幸亏包厢内也有洗手间,只不过当着白警官的面洗手,差不多会影响她进餐的好胃口,但为了多省下几百块钱,别人的胃口怎么样,李南方顾不得了。

    白灵儿不在包厢内。

    李南方刚走进洗手间,她就站起(身shen)脚步匆匆的走向大厅。

    她想去下面问问这顿饭花了多少钱,再给局座打电话求援——刚走到二楼拐角处,范湘君就立即腆着笑脸的迎了上来:灵儿!

    白灵儿不想理睬她,尤其是李杰在她(身shen)边时,不过还是停住了脚步,冷冷地问:有事吗?

    灵儿,我们我们能不能去房间里说话?

    范湘君伸手牵起白灵儿的手,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哀求之色,小声说:看在我们以前是好朋友的份上,给我个机会。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