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6章 扮猪吃老虎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范湘君这样(热re)(情qing),白灵儿心中很清楚,无非是当着李杰的面,来尽可能的打击她罢了。

    你夺走我的男友,我都忍气吞声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如果不是范湘君的父母在场,白灵儿真有可能给她一耳光,再大声告诉她,姑(奶nai)(奶nai)才不稀罕这个孙子货!

    当前唯有忍着,敷衍着,低头看向楼梯,心里埋怨李南方怎么还没有上来,那样就有借口离开了。

    白灵儿,在这儿等我呢?不好意思啊,刚才遇到了一熟人。

    就在范湘君第三次关心的询问她时,李南方总算姗姗来迟。

    看到白灵儿被一妆扮精致的女人牵着手,李南方笑了下,正要说先去包厢等她时,范湘君忽然说话了:灵儿,这就你男朋友吧?

    问就问吧,她还故意好大声,让鼻孔朝天看走廊天花板的老范,也看向了他,不过只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目光。

    李南方穿的倒是很整齐,却是一(身shen)地摊货,一眼就能看出超不过一百块钱。

    什么时候,穿地摊货的,也能来这种档次的西餐厅吃饭了?

    范湘君撇撇嘴,抢先道:帅哥,稍等,认识一下。

    看在她喊帅哥的份上,李南方当然得给她个面子,走到白灵儿(身shen)边笑道:能够认识美女,是我的荣幸。我叫李南方,木子李,北燕飞南方的南方,目前在开皇集团小车班工作。

    李先生又开始考虑等有空去印一盒名片了,总是这样自我介绍,有些麻烦。

    他以为,他这番自我介绍,已经很得体了,绝对会给白灵儿长脸,让人说,你看看,白警官的朋友多有礼貌啊,绅士范儿十足。

    小车班司机啊?

    范湘君拉长了腔调重复了句,就不再理他了。

    看着白灵儿,她叹了口气:唉,灵儿,当年你在警校时,也是响当当的校花了。就算找不到我家李杰那样的优秀男人,可也不能自暴自弃,找个开车的凑合啊。不行,我绝不能眼睁睁看着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你马上踢了他,我保证会给你介绍个不次于——

    草,我说怎么要认识我呢,原来是把老子当****踩,来彰显你的崇高啊。

    李南方马上就明白了,这是遇到了网络小说中才会出现的装比桥段,被这浅薄女人给利用了,正要发怒,白灵儿伸手挽住了他胳膊,转(身shen)就走:湘君,你误会了,我与李南方只是刚认识不久的普通朋友,我们去吃饭了,以后有时间再聊。

    此时白灵儿比李南方还要愤怒,可她绝不会把他借机拉过来做挡箭牌,一来那是对他的不尊重,二来她才不屑找挡箭牌:姑(奶nai)(奶nai)喜欢单(身shen),那又怎么样?

    哎,灵儿,别走啊,咱好好聊聊,我还没告诉你,下个月我就要李杰举办婚礼了呢。

    范湘君蹬着鼻子上脸,伸手去拉白灵儿时,站在她背后鼻孔朝天的老范,忽然快步走向楼梯口,所有的威严都烟消云散,堆满了很有内涵的恭敬笑容:梁厅,您也来了?

    梁云清在女儿女婿的陪同下,刚走上楼梯,就看到李南方被一短发美女挽着胳膊呢,眉头登时皱了下,还没说什么,就看到老范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了,老远就伸出了右手。

    南方,你稍等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先对李南方说了句,等老范快步走到面前后,老梁才抬手右手,任由他(热re)烈且有力的双手攥住,猛地摇晃了片刻,缩回手淡淡笑道:呵呵,小雯非得带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老头子来吃西餐,拗不过她,只好来了。

    哈,哈,我也是如此啊!

    老范一副惊为同道人的荣幸模样,回头介绍道:来,来,都过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梁厅——梁厅,这是内人,小女,女婿。我们一家四口,都在警界工作的。

    是吗?这可是东省警界的美谈了。范处,我就不打搅你们一家安享下班时间了。

    老梁与老范内人女儿女婿礼节(性xing)的握了下手,淡然说道。

    好,好,梁厅您先忙。

    老范马上点头,给家人使了个眼色,退到了一旁。

    老梁也没再管他,到背着双手走到李南方俩人面前,眼神有些不悦的落在了白灵儿脸上,还没说话呢,白警官就啪地立正,抬手敬礼,声音清脆的说道:青山刑警队副队长白灵儿,向梁厅长报道,请指示!

    白灵儿被发配到交警队去时,老梁走马上任,她当时正在机场那边执勤,后来又在内部任职通知上,看到了他的照片简历等资料,所以当老梁忽然出现在面前后,她第一反应就是抬手敬礼。

    其实,在不穿警服的(情qing)况下,是没必要挥手敬礼的,不过白灵儿给敬礼了,老梁也得还礼。

    放下手后,老梁看向了李南方,目光中的不悦神色更加浓了,明显是在质问:你与这小女警是什么关系?

    李南方有些不高兴了,心说就算你是老岳家派来,帮我一起保护岳梓童的强大后盾,但你总不能干涉我的交友自由吧?

    这人最烦的,就是被男人威胁了——李南方伸手,就把刚放下手的白灵儿胳膊挽住了,笑道:梁叔叔,我就不打搅您跟家人用餐了。等会儿,如果有空,我再去给您敬酒。

    说完,也不等老梁说什么,半拖半拽挽着发懵的白灵儿,转(身shen)走上了楼梯,留给大家一个潇洒的背影。

    从没在背后骂过谁的老梁,有些傻眼:我靠,就这样走了?牛,你小子还真牛,当着我的面与别的女孩子乱来不说,还敢不给我面子!

    但随后,老梁就意识到李南方为什么这样了,(情qing)不自(禁jin)的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还真是有个(性xing)——小雯,我们走吧。

    梁厅长带着女儿女婿走了,现场只留下了老范一家四口,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楼梯,足足半分钟后,老范才猛地回头,盯着女儿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蠢才!

    爸,那个人是谁啊?

    范湘君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问道。

    你耳朵聋了吗,那是省厅刚来的主要领导。哼,我都不知道你们两个整天在单位做什么,竟然连主要领导都不认识!

    老范又狠狠瞪了女婿一眼:李杰,你与湘君留下来,找机会向白灵儿道歉,尤其是那个叫李南方的,务必要获取他的原谅。

    什么?让我向他们道歉?

    (娇jiao)纵惯了的范湘君,想都没想就尖着嗓子的反抗:他们算什么东西——

    话还没说完,老范忽地抬起了右手,吓得她双手捂住耳朵,闭上了眼。

    到底是自己亲女儿,舍不得打,老范放下右手,恨恨的低声说:如果你不想让你老子在这个位子上继续坐下去,那你就别去!

    望着父亲快步离去的背影,范湘君终于明白过来了,她在挤兑白灵儿时,不小心得罪了一个能影响她老子乌纱帽的家伙。不但喊梁厅叔叔,还敢守着有人在旁边时,给了梁厅一个大大的没脸。

    而梁厅的反应呢,则是一脸无奈的苦笑。

    这证明什么呀,只能证明白灵儿的男朋友,是个很牛比的存在。

    这个该杀的混蛋,扮猪吃老虎的装比呢!

    范湘君痛苦的呻吟了声,看向了李杰,满腔的怒火,担心害怕无处发泄,抬脚就狠狠踢在了他(身shen)上。

    白灵儿可没听到李杰吃痛后发出的闷哼声,做梦那样被李南方挽着胳膊,脚步踉跄的来到了307号包厢前时,还直勾勾的盯着他,好像他脸上长出一朵花来那样。

    吱呀一声,带路的服务生推开包厢房门时,对面的包厢门也开了,推着餐车的服务生恰好出门,屋里的人,外面走廊中的李南方,都下意识的向对方看去。

    李南方?

    他怎么也来这儿了?

    哟,胳膊上还挽着个美女,这谁呀?

    岳阿姨楞了下后,进来后就对冯云亭不冷不(热re)的脸色,刷地就沉了下来,腾起一股子无名怒火:怪不得不在乎我与冯公子共进晚餐,怪不得拒绝闵柔的邀请,原来你是佳人有约啊。哈,哈哈,李南方,你还真有一(套tao),瞧这小手臂把的,多亲密啊。

    岳总,您也在啊。哎呀呀,这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连吃个饭都能凑到一起,只能说有缘,相当有缘啊。不行,得好好喝一杯。

    李南方满脸他乡遇故知的惊喜,松开白灵儿快步走进来后,才像刚看到冯云亭那样,立马伸出双手:冯公子?你是冯公子!嘿嘿,幸会,幸会!

    李南方有个好习惯,那就是对待宰的人,格外(热re)(情qing)客气。

    冯云亭也认出李南方来了,脸色一沉,守着岳梓童在场,却又不好发火,唯有任由李南方双手握住他右手,猛烈摇晃了起来,(热re)(情qing)态度天地可鉴。

    看了眼门外站着的白灵儿,岳梓童银牙咬了下,忽然伸手挽住了冯云亭的胳膊,淡淡地说:李南方,我与云亭在这儿进餐,你来掺和什么?

    上帝,梓童不但挽住我胳膊,还亲(热re)的称呼我为云亭了。

    岳梓童出乎意料的糖衣炮弹,一下子就把冯公子给砸晕了,如在天上飞时,就听李南方说:岳总,我可不是掺和什么,我是想帮你买单的。您是我老板,我好不容易找到巴结您的机会了,怎么能放过呢?

    听李南方这样说后,冯公子立即感觉被侮辱了,想都没想脱口问道:我请梓童吃饭,会让你买单?

    那你给我买单?

    李南方马上反问。

    切,不就是买单吗,多大的事。

    冯公子淡然一笑,自以为很潇洒的模样,却没注意到他脸上浮上了三个大字:冤大头。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