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4章 拉风的女朋友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岳总是李南方的小姨,而且还曾经说过要成全他们的话,所以闵柔决定把要请李南方今晚回家做客的事,向她汇报一下。

    怪不得他不在乎我与谁去吃饭,原来是佳人有约啊——岳梓童心中的无名嫉火又开始燃烧,看着闵柔的眼神冷了很多,不过表面上却是一副淡然样子,拿出长辈的嘴脸,嘱咐她别让李南方喝多了,免得失礼,让老人看笑话。

    闵柔很清楚,邀请李南方回家做客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当然会有些害羞了,小心肝儿砰砰的跳,不敢看岳梓童,当然也没发现她的目光变冷了,只是唯唯诺诺,保证绝不会让他喝多了丢岳总的脸。

    所以闵柔走出大厅后,才没有避讳任何人,邀请李南方去自家做客。

    在她想来,她当着岳总以及好多人的面邀请李南方,这家伙得有多么的荣幸啊,肯定会惊喜莫名,继而骄傲,说不定还会显摆,想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被温柔可人的闵秘书邀请回家做客了。

    可让闵柔做梦也没想到,李南方竟然婉拒了她的亲口邀请,说他晚上有约!

    你晚上有约?

    你晚上能有什么约?

    谁能约你?

    无论谁约你,比得上我约你重要吗?

    从没有邀请过任何人,尤其是年轻男人去自家做客的闵秘书,第一次鼓足勇气邀请李南方却遭到了婉拒,顿时就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小脸涨的通红,只想转(身shen)就逃,却必须故作没事的淡然说道:哦,既然李先生晚上有约,那就算我没说。

    李南方在江湖上鬼混那么久了,怎么能不知道闵柔邀请他的行为中,所包含着的重大意义?

    只是他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要招惹这单纯善良的女孩子,要不然上午闵柔去保安值班室偷吻他时,也不会假装做梦醒来了。

    既然上午已经拒绝,现在现在也必须拒绝。

    更何况,他今晚确实有事,实在顾不上佳人有约了,唯有无视她的脸色,干笑一声说:闵秘书,对不起啊,今晚实在没空,改天,你看改天——

    你以为,我闵柔没男人要了是吧!

    感觉受到羞辱的闵柔,不知道为什么,双眸中攸地浮上泪水,冲动下尖叫一声,打断李南方的话,接着呆住:要死了,要死了,我怎么会对他喊出这句话?

    就算是傻瓜,在听到闵秘书这声尖叫后,也会立即明白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了,还会耻笑她,哟,平时在公司高高在上的闵秘书,主动追求一人渣,却被人拒绝了!

    李南方也没想到,闵柔在羞愤之极下竟然会喊出这句话,呆了下连忙说:闵秘书,你听我解释——

    闵柔羞愧的要死,这会儿怎么可能再听他的解释,想都没想就抬脚,标准的撩(阴yin)脚啊,一下就踢了李南方两腿之间。

    人在愤怒时出脚的力度,速度,都会有成倍的提高,李南方又着急解释,想破脑袋也没想到她会忽然动脚,猝不及防下当场命中,夸张的惨叫一声,双手捂着裤裆弯下了腰。

    哈,哈哈!

    该,活该,你怎么没有被一脚踢死呢,哈!

    坐在车里的岳梓童,看到这一幕后,顿时就龙颜大悦,差点不顾形象的狂笑出声,真怕自己憋不住了,赶紧一踩油门,驾车跑了。

    岳总倒是及时驱车闪人,去一边偷着狂笑去了,但闵柔,张威等人还在场啊,此时又是下班时间段,大批员工放羊般的从大厅内涌出来,至少得有三十几个人,亲眼目睹了闵秘书要踢爆李南方的凶残动作。

    大家都呆住了,全都满脸不信的望着闵柔,怀疑自己眼睛出问题了,这还是闵秘书吗,对男人竟然这样狠。

    李南方,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闵柔傻楞片刻后,总算清醒了过来,连忙伸手正要去搀扶李南方,赔礼道歉时,就听背后传来轰轰的响声。

    下意识的回头看去,闵柔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太子摩托车,从停车场东南角急速驶来,灵巧的在车行间穿行,就像一条逆流而上的大黑鱼。

    威猛霸气的黑色太子摩托车,本来就很吸引人眼球的,尤其骑车的还是个(身shen)穿白色小西装的都市女郎,脸上戴着个大墨镜,短发被风吹起时的样子,怎是一个‘酷’字了得?

    轰,轰轰!

    摩托车穿过呆立当场的众多员工,径直扑向李南方那边,就在闵柔本能的要闪避,吱嘎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车头往下一沉,车尾急促后甩,原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拐弯,一只穿着细高跟小皮鞋秀足下探,点在了地上。

    哇靠,这酷到不行的美女,又是何方神圣?

    不会也是找李南方的吧?

    就在围观众人心中浮上这个想法时,就看到骑车美女对李南方抬手,动作潇洒的打了个响指,淡淡说道:上车。

    嚓,果然是找李南方的!

    围观众人这会儿,真想抄起刀子把李南方砍成狗(肉rou)之酱,凭什么你一个人渣,能先后有温柔可人的闵秘书英姿飒爽的短发美女邀请,而比你要优秀一百倍的哥们,到现在还是一只单(身shen)汪啊?

    一时半会的,闵柔可没认出大换装的骑车美女,就是白灵儿,只是满心的悲苦:哦,我知道了,这就是李南方的那个短发女友啊,果然帅气。呵呵,可笑我还自以为是的当众向人抛媚眼呢。闵柔啊闵柔,你不赶紧的掩面疾奔,还留在这儿丢人现眼吗?

    恨恨跺了下脚,闵柔转(身shen)抬手捂着火辣辣的脸庞,小跑着狼狈离去,跑到电动车面前时,脚下一个踉跄,崴了下右脚,也顾不上疼痛了,跳上车子一拧车把,走了。

    唉,今天幸亏没下雨,要不然老天爷肯定会打雷劈了我。

    望着迅速逃离的闵柔,李南方心中低低的叹了口气,有心想追上去解释清楚,但又想起女孩子在这种(情qing)况下如果还能听他解释,那可是比老天爷打雷劈了他还要难的事,只能苦笑了下,走到摩托车前,假装小兄弟不再疼痛的问:我来骑车?

    你有驾照吗?

    听白灵儿这样问后,李南方闭上了嘴,抬脚上车。

    轰!

    他刚跨上摩托,车子就轰的一声响,离弦之箭般的向前冲出,强大的后推力,让他(身shen)子猛地后仰,本能的伸手,一把就抱住了白灵儿那结实的小蛮腰。

    这小子在趁机吃姑(奶nai)(奶nai)的豆腐!

    罢,罢罢,反正都被他脱光蹂躏过,被搂着腰也算不得什么大事——白灵儿心中这样恼怒的想着,丝毫没有意识到她骑车的习惯,会给坐车的人造成极大的危机感,必须得搂住她小蛮腰,只是一咬牙,再次加了下油门,摩托车像一股黑色狂风那样,呼啸着冲出了停车场。

    只留下,开皇集团众多员工跌落眼球的啪嗒声。

    很凑巧,白灵儿请李南方吃饭的地方,与闵柔回家的方向暂时一致。

    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被一个人渣搂着腰的白灵儿,恨不得一加油门到西餐厅那边才好,车速当然飞开了,几乎是擦着闵柔的小踏板电动车飞驰而过的。

    摩托飞驶中,李南方匆匆回头看向了闵柔。

    闵柔也恰好抬头看过来,俩人四目相对时,李南方能看到她脸上还有泪水在淌,心中猛地揪了下,赶紧转过了头,脸贴在了白灵儿的左肩上。

    有个拉风的女朋友,就了不起吗!?

    闵柔再也忍不住了,哭着尖声叫道。

    特么的,这叫什么事!

    第一次,李南方有了手足无措感,满心都是烦躁的愧疚。

    不过这件事也不能怪他,自从看出闵柔是个好女孩后,他从没有要伤害过她的想法,但伤害一个善良女孩子的‘机会’,却总能在不知不觉就来临了,这让他无比痛恨某位请客的公子。

    就在李南方胡思乱想时,摩托车吱嘎一声停住了,抬头问道:先到了?

    等着,我去取款机搞点钞票。

    白灵儿淡淡说了句,脚尖一挑落下斜撑,下车快步走向了路边的某银行。

    当警察的说话就是霸气,取钱不叫取钱,叫搞点钞票,这要是让人听到了,还以为你要抢银行呢。

    望着白灵儿一闪消失在玻璃门后的背影,李南方甩了甩头,把那些烦躁甩掉,抬脚下车,拿出一颗烟叼在嘴上,点燃后深吸一口,心中的郁闷松缓了许多。

    今天无意伤了闵柔这事,说起来谁也不能怪,用老头的话来说就是,关门夹住鸟,实在是凑巧了。

    如果放在平时,就算李南方应邀去闵家做客,他也能较好的把握分寸,既能让闵家父女感受到他真挚的‘施恩不图报’的伟大(情qing)((操cao)cao),有能让闵柔察觉出他只是把她当好朋友的真诚。

    可今天傍晚——李南方觉得,就算换成当世最睿智的智者,也无法避免伤害闵柔那颗纯洁的小心肝儿。

    唉,今晚,老子非得大吃一顿,来安抚我这颗不安的心。

    李南方幽幽叹了口气,抬头向燕山路看去,仿佛一眼看到站在门口,手捧一朵蓝色妖姬的冯公子了。

    岳梓童的车子刚停下,满脸含笑的冯云亭就快步走过去,替她打开了车门,弯腰抬起了右手,让注意到这边的人们,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绅士。

    (身shen)穿浅灰色职业(套tao)裙的岳梓童,款款迈下一只精致的捆绑式细高跟小皮鞋,就像高傲的女王那样,姿势优雅的伸出左手,放在了冯云亭的右手中。

    梓童,你真漂亮。

    冯云亭发自内心的说着,把那朵蓝色妖姬递了过去。

    谢谢。

    岳梓童淡然笑了下,莲步轻抬,走上了西餐厅门口的台阶。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