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3章 我今晚有约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冯云亭。就是手捧鲜花向我求(爱ai),被你把花儿都糟蹋了的那个人。

    岳梓童当然不会无视李南方的问题,淡淡地说:他邀请我十数次了,都被我拒绝了。这次再拒绝,实在过意不去了。

    哦,原来是那个土鳖啊,人长的还不错。

    李南方这才恍然,又笑嘻嘻的问:我听说,西餐不怎么好吃,却死贵死贵的?

    还行吧,一般就要花个数百上千块的。

    岳梓童的语气,更加平淡:不过,冯公子请我吃饭时,点的红酒,估计最低也得好几千吧。

    哇靠,这么贼贵?

    李南方满脸惊讶土鳖样子,极大满足了岳阿姨的虚荣心,还馋的咽了口口水,接着转(身shen)开门走了。

    他就这样走了?

    岳梓童抬手揉了揉眼睛,再看向门口,李南方确实已经走了,并没有像她所希望的那样,找借口阻止她去,或者死皮赖脸的缠着一起去,再不就拿出‘未婚夫’的嘴脸,严(禁jin)她与别的男人单独吃饭。

    他都没说,摆明了才不在乎她跟谁吃饭。

    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相信她,绝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不过这种可能(性xing)很小,因为这家伙的度量,好像没有这么大。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根本不在乎,别说是跟冯云亭吃饭了,就算是去酒店开房——估计他也不会在乎,因为他喜欢闵柔,要不然昨天也不会帮闵父跨省要债。

    他留在她(身shen)边,仅仅是因为大姐要求他这样做而已。

    李南方,既然你这样对我,那可就别怪我走极端了!

    怒火,嫉火在岳总心头熊熊燃起,眼眸中浮上乖戾之色,拿起签字笔狠狠刺在了桌子上,喀嚓一声笔尖折断。

    上周五刷足了存在感后,李南方在开皇集团的地位,有了明显的提高。

    现在小车班可没谁敢喊他尿裤大侠了,见到他进来后,都一口一个南方的叫,亲(热re)的不行,顺势麻烦他能不能给闵秘书打个电话,探听一下大老板当前心(情qing)怎么样。

    这么多天了不能玩几把,实在是憋出鸟来了。

    对大羊牯的请求,李南方自然是满口答应,去外面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给闵柔打了个电话,推门再进来时,则瞪眼大喝:有谁,敢与老子大战三百回合?

    从者云集。

    五块十块的钞票,好像树叶那样,纷纷落在桌子上。

    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一把牌又收了三五百后,李南方暗中惬意的叹了口气,觉得这辈子就这样混吃等死也不错,至于老头子说他担负着拯救全人类的伟大任务,还是交给别人去做吧,他能完美逆生长,就像现在玩牌没有出老千,纯粹是靠走了****运。

    草,孙大明,再借我三百!我还就不信了,一上午就只输不赢了!

    就在大家伙激战正酣时,房门被人推开了,来人刚想进来,就抬手捂住嘴巴后退,连声咳嗽了起来。

    赌博时大家都(爱ai)抽烟,一根接着一根,门被打开后,混浊的烟雾忽地就冲了出去,带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威猛气势。

    看到站在门外的那个人后,刚才还脸红脖子粗的众人,立即都僵立当场,尤其是孙大明,眼角更是一个劲的跳。

    估计这哥们到老的没牙了,也不会忘记他被白灵儿狠狠来了个过肩摔这事了。

    尤其白灵儿今天是穿了警服的,英姿飒爽正气凛然的让众赌徒心中发怵。生怕她会亮出警官证,一个也不能少的都带回去,以聚众赌博的罪名。

    张威眼珠子一转,小声问:李南方,原来你女朋友是警察啊,她不会抓我们吧?

    她敢,老子敲不死她。

    李南方满脸的狰狞凶狠样子,倒不完全是装起来的,正所谓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白灵儿真要抓赌,那他以后的零花钱找谁去要?

    是啊,这小女警再怎么公正无私,好像也不会抓他男朋友。

    听李南方这样说后,大家都明显松了口气,有机灵的就收起扑克牌,拿起饭盒吆喝:走,走,去餐厅吃饭。

    走,吃饭去。南方,要不要帮你打饭回来?

    大家伙呼啦啦向外走去时,还有人这样关心的问,都像没看到白灵儿就在门口那样,说说笑笑的扬长而去,心中那个爽:当着警察的面赌博,却(屁pi)事都没有,哥们就是如此的牛。

    玩多大的底?

    等门口不再向外冒烟后,白灵儿才故作镇定的,到背着双手走进了屋子里。

    五块的底,两百元封顶。小打小闹的怡(情qing)而已,不算犯法吧?

    李南方也没隐瞒什么,那是因为他很清楚白灵儿来找他,绝不是来抓赌的。

    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一款规定,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五千元以上,赌资数额累计五万元以上,参赌人数累计二十人以上的,才会触犯法律,会被处罚三到十年的有期徒刑。

    白灵儿不愧是此中行家,张嘴就说出了相关律法的规定:就你们,撑破天也就输赢个万儿八千的,还不至于让我这个刑警关注你们。

    白警官最后这句话,才是她今天来找李南方的真正原因,这是在‘委婉’的告诉他,老娘已经官复原职了,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靠,我还以为你来找我,是在我给你打电话时,听出是我声音了呢,原来是怕我再揪住你不放啊,老子有那么小气吗?

    李南方心里松了口气,马上说:白警官,我觉得您天生就是干刑警的料。这(身shen)衣服才配您的英姿,穿片警的衣服,看着就是不顺眼。

    白灵儿当然不会告诉他,刑警与片警的警服款式,都是一个样的,她只在乎这小子的态度,还不错,算是通(情qing)达理的,没有因一己之私,就让她这个人民财产保护神终老档案室。

    在派出所档案室呆了才短短数天,白灵儿就快被无聊给折磨的差点发疯,一心盼着早点官复原职,早就忘记李南方曾经猥亵过她的事了。

    看了眼她曾经被李南方推倒后的沙发,白灵儿嘴角一勾,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我今天来呢,纯粹是路过,就是想问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如果有的话呢,我请你吃饭,算是解开咱们之间的梁子。

    我两次冒犯她,尤其是在这儿时,差点把她吓死,她会好心请我吃饭?

    李南方眼珠一转,表面上笑道:嘿嘿,我这人最大的特点呢,就是别人请客吃饭时,从来都不会拒绝的。

    那好,等你下午下班时,我来接你。

    白灵儿没想到这小子还算知趣,没有这事那事的找借口拒绝,很高兴,点了点头后转(身shen)就走。

    等等。

    李南方喊住了她:白警官,晚上我们去吃什么?

    你最喜欢吃什么?

    吃西餐吧。

    李南方装模作样的想了想,说:我听说,燕山路那边有家西餐厅,味道不错。

    吃西餐?

    尼玛,你还真敢说啊,知道吃西餐得花多少钱吗?

    姑(奶nai)(奶nai)上次赔偿你三万块,就已经把存款都提出来了,你这是((逼))着我去借钱啊。

    唉,好吧,只要你能别让我做恶梦,就算吃西餐那又怎么样?

    白灵儿暗中叹了口气,咬着牙的笑了下:好啊,那就去燕山路吃西餐。傍晚见。

    白警官慢走,不送。

    望着白灵儿急匆匆离开的背影,李南方心中多少有些愧疚,觉得很是对不起人家,希望她晚上能算计他,比方找人埋伏好了,摔杯为号,要不就以(身shen)为饵,玩个仙人跳之类的,那样他就不会因良心受到谴责而烦躁了。

    很快,下班时间在李南方把上午赢得那些钱,都输出去后姗姗来迟。

    在暂时不缺钱时,李南方实在没必要耍老千,充分享受凭手气赌博才会带来的乐趣,这让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干净了许多。

    张威是赢家,不过赢得也不多,也就两千块钱的样子,但大家伙玩的开心啊,看了眼墙上的电子表,收起扑克牌撵着大家外出打扫卫生去了。

    没谁攀比李南方,知道这是大爷,蹲过大牢,后台是闵秘书,还有个当女警的女朋友,人家来这儿就是养老的,没见别人出车,唯独他没有任何职务吗?

    洗了把脸,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表——毕竟哥们今晚得去西餐厅吃饭了,自凡是去那的,都是绅士,不穿西装也就罢了,总得让衣服整齐些吧?

    对着镜子再三观察自己,除了头发短点,别处都帅的掉渣后,李南方才满意的打了个响指,走出了值班室。

    在他‘梳洗打扮’时,张威等人已经收拾好卫生了,正站在自己小车前,等待主子的光临。

    最先出来的领导,永远是大老板,她不走,别人怎么好意思提前离开?

    闵柔尾随岳梓童,一起走下台阶后,低声说了句什么,快步走了过来。

    岳梓童走向她的车子,回头向这边看了眼。

    李南方,晚上去我家吃饭吧,我爸说要与你好好喝两杯。

    闵柔走过来后,故做很自然的语气说道。

    反正昨天李南方帮她把闵父从大厅抱走时,大家伙可都看到了,为这事请他去家里吃顿晚餐,也是很正常的,实在没必要遮遮掩掩,别人只会羡慕他,能被闵秘书有请,绝对是荣幸。

    李南方却愣了下,面露难色:这个——

    闵柔的俏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怎么,李先生不赏脸吗?

    李南方苦笑:我不是这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今晚,有约。

    李南方叹了口气:唉,改天,行吧?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