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2章 我保证咬不死你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房门刚关上,李南方就走到桌前,习惯(性xing)的抬腿坐在了桌角上,伸手去拿水杯。

    一路上抛了太多媚眼,有些口渴。

    岳梓童抬手,打开了他的手,从抽屉里拿出个水杯,咚的一声蹲放在了桌子上,示意他用这杯子就是给他准备的,想喝水,自己去接。

    为他准备杯子,也是岳梓童的无奈之举。

    李南方却不怎么买账,再次端起岳总的杯子,把里面的水倒进自己杯子里,一口喝干,才说:听说,你找我?

    岳梓童也懒得再跟他计较喝水的问题,站起(身shen)端着两个杯子,都接满水走回来。坐下淡淡地说:就是想知道,你昨天去干什么了,彻夜不归,手机怎么又关机。

    李南方问;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以前我曾经养过一只小狗,后来走丢了,我也找了好几天。

    那只狗是公的,还是母的——岳阿姨,咱们必须得再加一条规定,别动不动就对我动手动脚的,我也是有人权的。

    李南方抬手抓住了岳梓童的手腕,见她左手去抓水杯,抢先又把两个水杯拿走,得意的笑了下正要吹嘘时,他小姨低头张嘴,吭哧一口,咬住了他手腕。

    啊,我靠,松口,松口,你属狗的吗?

    疼地李南方惨叫,吼问:信不信我扯开嗓子大喊,岳总要咬死人了?

    岳梓童还真怕他扯开嗓子大喊,要是让员工们知道她竟然咬他,那她两年来辛苦积攒的冷傲总裁形象,势必会毁于一旦。

    再敢和我胡说八道,我保证咬不死你!

    岳梓童抬起头,伸出舌尖((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嘴角鲜血的动作,很是撩人。

    这女人真狠,愣是把李南方手腕给咬破了,一圈的牙印都在向外渗血。

    李南方很是愤怒:岳梓童,别以为我不敢把你——

    把我强(奸jian)?

    岳梓童冷笑,打断了他的话:有本事你就试试,咱们去(套tao)间内。房门关紧,就算闹出人命来,别人也听不到的。

    李南方没脾气了。

    遇到这种在说这两个让所有好女生都心悸的字眼时,说的如此坦然镇定的女人,最正确的办法就是吃个闷亏拉倒。

    男人不要脸的最高境界,能让人呕吐,女人却能毁灭全世界。

    为了全世界人民的幸福,李南方忍了。

    啪的一声,就在李南方对着伤口不住吹冷气时,一盒创可贴扔在了桌子上,岳阿姨淡淡地说:自己包上,然后如实交代,昨晚都去干嘛了。

    李南方叹了口气,决定彻底的屈服,贴了几个创可贴后,乖乖把昨天帮老闵要债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他没必要隐瞒什么,这件事岳梓童早晚都能知道。

    等他说完后,岳梓童满脸的不信,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就你那点三脚猫的本事,也能帮闵柔父亲远涉外省,找到那个姓赵的,要回数百万后,还能安然回来?

    小姨,你别小看人。

    李南方冷笑:你忘记我来公司之前,是在哪儿工作的了。

    在来公司之前,李南方的工作单位是监狱——人们总是说,有两个地方是人类精英所在之处,一个是官场,一个就是监狱了。

    别以为监狱那么好进,像那些被人踩后只敢在心里骂,表面上却连个(屁pi)都不敢放的良民,是没资格去那地方接受升级培训的。

    那就是个大熔炉,诚然能感化一些穷凶极恶之辈,但也能让更多人渣,变得更加不在乎生死,拥有在外面混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人脉。

    岳梓童觉得,李南方这次要账,就是动用了那些‘战友’的人脉,找几个比赵松更厉害的狠人,不怕收拾不了他。

    这种唯有在黑暗中才能发生的事,当然放不了岳总眼里,她在乎的是,李南方竟然为了闵柔这样拼命,让她感觉很不爽,仿佛她辛苦饲养的牛马,被别人拉去无偿使用,自(身shen)却捞不到一点好处。

    不过她是不会说出来的,冷笑着问:都说是无事献殷勤,非(奸jian)即盗,闵父肯定给你回扣了吧?按照当前不成文的规矩,你抽20,就是上百万。这笔买卖不错,交出来吧,就当你在我那儿的生活费了。

    李南方就像不认识她那样,瞪大眼睛看着她:小姨,你也太黑了吧?给你百万生活费,你就让我住那种破屋子。

    岳梓童心(情qing)好了起来,摇头晃脑的说:你怎么不说,你整天还能看到我这个大美女呢?谁家的美女,总是无偿被臭男人免费参观的?不但陪你说话聊天,还要陪你喝酒吃饭。我这都快赶上********了,依着我这个档次的,收你百万还算贵么?

    不贵,一点都不贵,听你这么一说。

    李南方傻了片刻,才重重点了点头。

    岳梓童立即伸出白嫩的小手,放在了他眼前,手指勾了勾,示意他把银行卡交公。

    李南方低头,对那只小手心里吐了口吐沫——

    很奇怪,本小姨这次没有发怒,只是冷冷看着他。

    被她看得心里发毛,李南方讪笑着拿出一张抽纸,把她手心擦干净:小姨,您真是多想了。我李南方是什么人啊,帮朋友要债还收回扣,那不是我的作风。

    岳梓童冷冷地说:继续给自己脸上贴金,等会儿我一起揭下来,省事。

    唉,我真没有收取任何的好处费,不信你可以去问闵秘书。

    你这么帮她,总得有个理由。可千万别拿朋友二字,来搪塞我。

    咳,那个啥。

    李南方干咳了声,有些羞涩的低下头:老闵喝多了时,曾经说谁帮他要回债来,就把谁当做女婿。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信了。

    岳梓童的眼神,忽地变了下,缩回手时顺势拿起一份文件,开始埋头工作:滚蛋吧,去当闵家的女婿好了,以后也不用上班了。六百万,还是足够你们折腾两年了。

    小姨,你这是在侮辱我!

    李南方的声音,明显激动了。

    岳梓童霍然抬起头,狠狠瞪着他:你说说,我哪儿侮辱你了?

    你就是在侮辱我。

    李南方梗着脖子说:你以为我傻吗?放着你这个亿万小富婆不泡,却偏偏去泡六百万土鳖的闺女。这不是在侮辱我智商,是在干什么?哼,我早就知道,你想让我去追闵柔,那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接受贺兰扶苏了——

    看着唾沫星子乱飞的李南方,岳梓童有了种深深的无力感,如果桌子上放着一把刀,她绝对会抄起来,不管三七二十四的,一刀把他砍死,再同归于尽,也比活着跟他在一起好很多。

    李大爷,我求求你,闭上你的嘴,别再下雨了,现在马上消失,消失!

    岳梓童忍得很辛苦,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指着门口,满脸痛苦之色的请他滚蛋。

    本来,她找李南方,除了问问他为什么彻夜不归之外,还想说说黑蝎子死在大楼天台上那件事的。

    昨晚回去后,除了生气李南方夜不归宿之外,就是在琢磨黑蝎子为什么要出现了。

    岳梓童虽说总是高看自己——但她的智商很正常,前些天有两个职业杀手,死在她别墅对面远处的小山坡上时,她就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在南美那边很是凶残的黑蝎子,昨天又被黑幽灵杀死在总部大楼的天台上,前后三个职业杀手被干掉的现实,如果岳梓童还想不到人家就是冲她来的,那么她可以隐姓埋名,这辈子都别在阳光下生活了。

    为此,昨晚深夜她给爷爷打了电话,把这些天所经历的,都详细汇报了一遍,最后问老岳,那个帮他杀掉黑蝎子等人,还帮他弄残金百勇的黑幽灵,是不是老爷子派来保护她的?

    老岳的回答很干脆,他也不知道,并劝她别担心自己的安危,因为他到现在为止,都没察觉出有任何邪恶势力,想对付她,要不然早就派专人来保护她了。

    对老岳的回答,岳梓童是将信将疑,可她实在又想不出,就凭她折腾的本事,有什么资格值得职业杀手来对付她。

    这些事就像一团乱麻,纠结的让岳梓童心烦,真想找个人好好说说,可惜李南方这人渣,连当她倾诉心事的垃圾箱的资格都没有。

    叮铃铃,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岳梓童看都没看来电显示,一把抓起话筒:我是岳梓童。

    梓童,我是冯云亭啊。

    冯公子的声音,从花筒内传来,带着阳光般的亲切,问岳总肯不肯赏脸,今晚去灰姑娘西餐厅吃饭。

    就在前两天,岳梓童去医院给金少赔礼道歉时,曾经遇到个冯公子。

    那次,冯公子也(热re)(情qing)邀请岳总去吃西餐来着,不过后来想到她满(身shen)的麻烦,立即就改口说有事,急匆匆的走了。

    现在金百勇已经落马,岳梓童可谓是毫发无伤,冯公子又耐不住心里的小寂寞,邀请她去吃西餐了。

    岳梓童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尼玛,在本小姨麻烦缠(身shen)时,你躲得比兔子都快,现在我一刀把老金斩于马下了,你又腆着脸的凑上来,这不是犯((贱jian)jian),自取其辱吗?

    不过,拒绝的话刚要出口,她又看到李南方了。

    这厮好像没事人那样,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其实岳梓童能看出他耳朵已经竖起来了,心中冷笑一声,语气温柔的说道:今晚去燕山路吃西餐呀?我先想想,今晚有没有约会——没有,几点去?你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开车过去。好的,再见。

    扣掉电话后,岳总正襟危坐开始工作,心里却在默念;三,二,一。

    李南方说话了:今晚,谁请你去吃西餐?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