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1章 要不要我帮你穿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大清早的,岳总脸色就不怎么好看,来到办公室内后,咚的一声就把小包砸在了桌子上,把正在整理文件的闵柔给吓了一跳。

    岳总,您喝水。

    闵柔把泡好的茉莉花茶,放在了桌子上,小心的问道:您,是在担心昨天那件事吧?

    不是。

    岳梓童可能也察觉出自己(情qing)绪有些不对劲了,深吸一口气后,脸色缓和了许多,端起水杯喝水。

    岳总心(情qing)不好,是因为李南方昨晚竟然彻夜不归,打他电话都打不通。

    这种(情qing)况是以前从没有过的,就好像新婚不久的小媳妇,老公忽然失踪了那样,一个晚上心里都空落落的,总是担心他会出什么事,或者想象他正与哪个小狐狸精鬼混。

    偏偏她还无法把这种心(情qing)告诉别人,唯有自己生闷气,喝了几口水后,这种烦躁感才稍稍轻了些,故作漫不经心的问:李南方今天有没有来上班?昨天市局张局可是想找他了解(情qing)况的。

    我这就马上打电话问问。

    闵柔其实早就知道李南方来公司了,但不能告诉岳总。

    岳总,小车班没人接电话,可能是在外面打扫卫生。要不,我下去看看?

    拿着话筒等了片刻,闵柔低声请示道。

    岳梓童看似有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

    获得岳总的(允yun)许后,闵柔悄悄退出了办公室,刚关上房门,就快步走向了电梯那边,心里想着事,都没注意到有人跟她打招呼。

    闵柔没有去小车班。

    早上她来上班时,恰好碰到保安队长王德发,向他询问李南方有没有来公司,老王说来了,来的还很早,天刚蒙蒙亮呢,正在保安值班室沙发上躺着睡觉呢。

    听说李南方在睡觉后,闵柔没有去打搅他。

    父亲说,李南方陪着他从昨天到今天早上,来回奔波了好几千里路呢,能不累啊,大清早的打搅他休息,那也太不厚道了。

    不过现在岳总要找他,闵柔当然顾不上他是不是在休息了。

    有老王这个队长的关照,没有谁留在值班室内,李南方仰面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也不知道。

    关上房门,闵柔轻轻咳嗽了一声。

    李南方没有任何的反应,呼噜好像更响了。

    李南方,醒醒,醒醒。

    闵柔走过去,弯腰伸手在他(身shen)上轻拍了几下。

    李南方还没睁开眼,倒是嘴皮子动了几下,含糊不清的说了句什么。

    看着这张睡着时,明显帅气了很多的脸,闵柔鬼使神差般的低头,嘟起唇儿慢慢凑向他的嘴唇——就在即将碰到时,李南方忽然睁开了眼。

    啊!

    闵柔被吓的一哆嗦,低声尖叫着直起腰来,迅速转(身shen)抬手捂住了脸,心跳的几乎要从(胸xiong)腔里蹦出来,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叫:闵柔,你发花痴了啊,偷着吻男人!现在好了,被人发现了,丢不丢人啊?

    谁,谁在鬼叫?

    就在闵柔羞得要夺门而逃时,李南方腾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你是——你是闵秘书?

    原来他刚才并没有看到我想亲他,忽然睁开眼,可能是感觉到什么的本能反应,其实那时候他是什么也看不到的。臭人渣,睡觉就睡觉呗,你忽然睁开眼,算怎么回事呀,可把我吓死了。

    闵秘书在心里恨恨骂了几句,心中大定,转(身shen)抬脚,就踢在了李南方腿上:说谁在鬼叫呢?我只是咳嗽了一声而已!

    哦,原来是我耳朵出毛病了。也可能是做梦产生的幻觉,嘿嘿,闵秘书,我刚才做了个梦,竟然梦到有个很可怕的丑八怪,嘟着香肠嘴要强行亲吻我,可把我吓坏了——哎哟,闵秘书,早饭吃的辣椒吗,这么大火气,动不动就拿脚踹人。

    又被闵秘书踹了一脚的李南方,连忙爬到沙发另一头去了。

    再敢胡说八道,我踹死你!

    小模样凶狠的骂了句,闵柔咳嗽一声转移了话题,双手抱着膀子问:李南方,现在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把你昨天怎么帮我爸要债的事,仔细说一遍。

    李南方满脸都是不信的神色:三分钟的时间,你就让我仔细把全过程说一遍,真以为我是喜剧之王里的周星驰呢?

    闵柔也意识到自己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了,不过她才不打算改,双眸一瞪:让你说,你就说。再唧唧歪歪,小心我踹死你。

    担心真会被闵秘书那小高跟鞋给踹死,李南方连忙把他怎么帮老闵要账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李南方说的这些,与闵父说的差不多,这种事没什么可隐瞒的,唯有傻瓜才会放弃被女孩子感激的机会呢,当然得大说特说要债时的危险。

    什么赵松手下有八大金刚,十三太保,一声令下都高举着砍刀扑过来,李南方唯有使出江湖上失传已久的降龙十八掌,以一敌百,浴血拼杀后,最终才战胜邪恶,维护了正义。

    虽说知道这小子是在吹嘘,不过闵柔也知道事实相当凶险的,毕竟赵松等人可不是啥好人,别人打上门来时,绝不会乖乖的俯首帖耳。

    还有呢?

    闵柔坐在了沙发上,伸出葱白似的右手食指,对李南方勾了勾,示意他坐过来,别躲得那么远,本秘书又不吃人。

    还有什么啊,该说的,我都说完了。

    李南方嘴里说着,倒是乖乖坐在了她面前。

    转(身shen)。

    闵柔低声说。

    干嘛?

    李南方不明所以,刚转过(身shen),一只小手就揪住了他背后衬衣下摆,掀了起来。

    就像触电般的,李南方噌地就蹦了起来,双手抱在(胸xiong)前怕怕的叫道:你你想非礼我?

    你想得美!

    闵柔小脸涨红,羞恼成怒下抬脚踹去,小高跟鞋嗖的飞门口那边了。

    她掀起李南方的衣服后摆,是想看看他有没有受伤,却被这人渣误以为要非礼他,闵秘书能不生气吗?

    幸好,她只看到了满(身shen)花花绿绿的纹(身shen),并没有看到最怕看到的刀口。

    李南方当然知道闵柔是要干什么,嘿嘿一笑,刚要口花花几句,就见她一瞪眼:还不赶紧的,把我鞋子拿过来?

    帮美女拣鞋子这种事,对李南方来说不算事——他更盼着能帮闵秘书拣衣服,全(身shen)的都行。

    要不要我帮你穿上?

    李南方拿过鞋子,看向那只秀足的眼神里,带有了明显的邪恶龌龊。

    闵柔抬脚,他没打算躲,那只小脚在他腿上轻轻蹭了下,就放下了,轻声说:李南方,谢谢你。

    闵柔认真道谢了,李南方如果再没正形,那就是不尊重人了,摇了摇头:没什么,咱们是朋友。

    嗯,咱们是朋友。

    闵柔垂下眼帘,轻声说:我爸说,他叫你女婿了。如果你觉得我——

    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哈,我知道那是闵叔叔酒后之言,当不得真的,才没有放心里去。

    闵柔眼角猛地一跳,抬眼看着他:你没放心里去?

    是啊。

    李南方大咧咧的说:以前我喝醉了后,还说要帮人砍谁呢,别人也当真了,却不知道等我酒醒后,早就把那些话当(屁pi)放了。

    你过来一些。

    闵柔看着他,过了很久,让他很是有些不自然,嘿嘿笑着走过去,刚要问什么,女孩子抬脚又踢了过来,这次却是撩(阴yin)脚,幸亏她没穿鞋子,要不然还真够他受的。

    我靠,闵秘书,不用这么狠吧,想废了我!

    李南方满俩痛苦,双手捂着裤裆慢慢蹲在了地上。

    我就是要废了你!

    闵柔恶狠狠的说着,穿上鞋子站起(身shen)快步走向门口,开门后又转(身shen)说:岳总找你。看样子是要问你,昨天上班期间你去哪儿的事了。该怎么回答,不用我教你吧?

    不等李南方说什么,闵柔就大力关上门,走了。

    我好像有些没用啊,竟然害怕她的追求。难道说,老子良心发现,不想去祸害她?

    李南方喃喃地自言自语着,走到桌前,也没管是谁的杯子,随便抓起一个来,把里面的凉茶一饮而尽,(胸xiong)腹间那股子烦躁,才慢慢消沉了下去。

    他每次良心发现时,总是烦的要命。

    幸好,现在他多少掌握了一些能控制(身shen)躯内恶魔的诀窍了,那就是在有嗜血机会时,只要在心里默念我这是在做好事,就能避免自己失去理智。

    唉,有机会能享受(娇jiao)滴滴的小美女,却非得装傻卖呆的憋着,真特么的命苦。

    重重叹了口气后,李南方用凉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用手拉着嘴角,扯出个笑的样子后,吹着口哨走出了值班室。

    闵柔临走前说得很清楚,岳总还在办公室等着他呢,这是要让他说清楚昨晚彻夜不归是干嘛去了。

    一路上,只要认识李南方的人,都会主动向他含笑打招呼,看来他在上周五时展现出的人渣风采,帮他刷足了存在感,知道这是动不动就抽人嘴巴拍岳总桌子后,都没被开除的猛人了。

    李南方很享受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一路上不知道向人抛了多少个媚眼,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前,才兴犹未尽的抬脚,踢开了房门。

    办公室内,正有几个下属在向岳梓童汇报工作,听到踢门声后都回头看了过来,看清是他后,眼里的诧异立即消失了:连岳总桌子都敢拍的人渣,就该这样进门。

    好,就按照计划的去做。

    岳梓童却像没看到他那样,脸色淡然的对几个属下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