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79章 当良民就是辛苦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李南方在来帮闵父兴师问罪的不假,却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被警方注意,那样他小姨肯定又会训斥他的。

    当看到那几个战友关上门,又很体贴的拉上窗帘后,李南方开心的几乎要笑出声来,这几个人渣简直是太特么懂老子的心思了。

    等确定饭店内没有监控录像后,李南方最后一丝顾虑也消失了,抬脚就把要教训他怎么做人的孙老二,踹飞了出去。

    当良民就是辛苦,无论做什么,都得顾忌这顾忌那的,唉。

    李南方幽幽叹了口气后,拧(身shen)飞起一脚,踹在了还没有明白咋回事来的一个战友下巴上,又把同样呆住的闵父,推到了门后。

    背靠在门板上的闵父,这会儿彻底傻眼,看着李南方好像顽童在耍稻草人那样,把孙老二那几个朋友,一脚一个都踹飞出去,开始强烈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念在凡事留一线,(日ri)后好相见的原则上,李南方在收拾孙老二这几个朋友时,还是稍稍脚下留(情qing)的,只是把他们干脆踢昏了拉倒。

    至于孙老二嘛,当然不能就这样轻易放过了,话说‘未来岳父’,还在门后傻愣愣的看着呢。

    你你特么的是谁?

    孙老二脸色惨白,左手抱着肚子,右手撑着地,嘶声吼问李南方。

    啪的一个耳光抽了过去,李南方骂道:草,你特么的聋了吗,没听到闵叔叔是怎么介绍我的?

    一巴掌,李南方就把孙老二左边后槽牙抽了出来。

    不过这厮到底是三进宫的狠人,被抽掉半嘴牙后,还没忍怂,嘶吼着:朋友,有种你今天把我弄死,要不然老闵以后就别想好过!

    弄死你,也算不了什么大事。

    李南方最喜欢牙硬的朋友了,冷笑着抓起一把椅子,狠狠砸向了孙老二伸着的右腿。

    咔嚓一声大响,椅子碎裂,孙老二张嘴正要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李南方及时一脚踢在了他下巴上,把他惨叫声给憋了回去。

    他不想让孙老二的惨叫声,惊动门外有可能走过的行人。

    幸好今天孙老二宴请战友,没有对外营业,饭店内就他们几个人,也算免了李南方清场的麻烦。

    一椅子,就把孙老二右腿小腿骨砸断了。

    李南方还没罢休,就像对付金少那样,又举起椅子腿,砸在了他左腿上。

    他曾经答应闵父,要超额完成任务的,要孙老二两条腿子,也算是勉强应付差事了。

    孙老二接连遭受两次毁灭(性xing)的重击,肯定会翻着白眼昏过去。

    昏过去的人,是没法说话的,李南方还得从他嘴里问出,那个与他合伙坑骗老闵的外省人是谁呢。

    从桌子上抄起一瓶啤酒,随手就爆在了孙老二脑袋上,冰镇啤酒确实有着醒神的作用,孙老二(身shen)子立即一哆嗦,幽幽醒来。

    李南方把犬牙交错的啤酒瓶子,放在了他眼前,脸上依旧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孙老二,你说我敢不敢费了你这双招子?

    放在以前,孙老二肯定会梗着脖子的说不敢。

    以前他在蹲监狱时,就是靠这股子亡命徒的劲,成为牢房老大的。

    因为他很清楚,越是穷凶极恶的人,就越怕死,只要你能比他更亡命,就能震住他。

    但现在他真不敢说不敢,他能从李南方好像开始发红的眼睛里,看出要弄死他的暴戾,万分肯定自己哪怕摇摇头,酒瓶子也会迅速刺进他眼里。

    敢,敢,你敢!

    孙老二嘶声大叫着,从没有过的惧意,让他连腿断的剧痛,都忽略了,眼泪鼻涕的一起向外流。

    李南方收起了笑容,淡淡地问:那你说,该怎么办?

    还钱,我还钱!

    孙老二挣扎着,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钱包,找出一张银行卡,哭道:这里面,还有八十万——

    李南方打断了他的话:闵叔叔可是告诉我,你们合伙坑了他不到四百万的。

    我只分了一百万,其他的都是赵松拿走了。

    孙老二抬手擦了擦眼泪,连忙说出了那个外省人的确切地址,以及联系方式。

    看在他认罪态度较好的份上,李南方也没心思计较被他化掉的二十万。

    再说了,二十万买他两根腿,这价格还是很厚道的。

    不过还是得再给他一巴掌的,真以为老子不懂拿银行卡去银行提钱,有可能会惹上麻烦?

    现代人谁不会玩网上转账啊,手机点巴几下,一切就办妥了。

    满嘴牙都被抽掉的孙老二,再也不敢耍任何小心思了,强忍着剧痛的,把银行卡里的八十万,转到了李南方指定的账户中,完事后嚎啕大哭,死了老子娘那样。

    记住,我的名字叫李南方,木子李,北燕飞南方的南方,欢迎你随时来找我麻烦。

    李南方拍了拍孙老二的腮帮子时,开始琢磨是不是印一批鎏金名片了,那样再对人自我介绍时,也免得浪费口水。

    被李南方拉出饭店时,闵父眼里还在有无数小圈圈在转,半张着的嘴巴里,哈喇子留下来了,也没有任何知觉。

    直到李南方把他请上出租车后,他才猛地打了个酣战:咱们去去哪儿?

    北省啊,姓赵的那个人渣不是还欠你几百万吗,如果顺利的话,应该不会耽误我明天上班。

    李南方拿出手机看了眼,觉得直接关机更好,那样会省下很多麻烦的。

    打不通这小子的手机,岳梓童很气愤:天都黑了,还不回家做饭,难道让本小姨再吃泡面吗?

    闵柔却无比的担心,怕他会被父亲拉着去找孙老二算账,真闯出什么大乱子来,下班后直接打车,回到了父母的租住房,也没看到父亲。

    她不敢对母亲说,父亲曾经去公司找过她,又拉着李南方不知道去了哪儿的事,(身shen)体状况本来就不怎么样的母亲,这两年衰老的很厉害。

    子夜时分了,闵柔都没敢合上眼,最怕警笛呼啸声响起,然后有警察来敲门,问她认不认识李南方与父亲,再跟他们走一趟,说那俩人杀人了

    东半球群星璀璨时,西半球那边正艳阳高照。

    一对三旬左右的男女,坐在飞机场门前露天冷饮吧的椅子上,桌子上摆着一张地图,正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在外人眼里,这就是一对感(情qing)不错的夫妇,桌下放着的行囊,证明他们正要远游,两个人在商量着到达地点后,先去哪儿。

    男的风度翩翩,女的虽说不是那种祸水级美女,(身shen)材却相当出色,这是不间断锻炼才会有的成绩。

    他们确实是一对夫妻,也正要出远门,却不是旅游,而是去杀人。

    区区三十万美金,还不值得雌雄杀手远赴东方,刺杀那个叫岳梓童的女孩子,更何况,据说还有传说中的黑幽灵,守在目标(身shen)边,那无异于火中取栗。

    但他们还是会去。

    他们仔细推断过了,正因为黑幽灵的存在,前往华夏刺杀目标的同行们,才会相继失败,目标的悬赏花红也会一路攀高。

    (身shen)为一年不出手,出手就能吃一年的雌雄杀手,有的是时间可以等,等目标的悬赏花红,逐渐涨到让他们动心的价位。

    相信等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早就已经在目标(身shen)边潜伏太久,策划出了精密的刺杀计划,绝对能一击得手,抢在黑幽灵出现之前,迅速远遁。

    如果始终没机会出手,或者被同行抢先了也不要紧,就当是去东方旅游了,他们可是很早就向往在那个古老神秘的国度了,只是一直没时间去罢了。

    他们在商量这些时,并没有忌讳什么,因为他们很清楚,越是在人来人往的场合,就越没有谁会对他们在谈论什么感兴趣,最多也就是把声音压低罢了。

    酒店已经定好了,就是青山酒店——

    雌雄杀手中的先生,拿笔在地图上点了一下时,就听背后有人淡淡地问:世界上好玩的地方那么多,为什么非得去自找死路呢?

    先生(身shen)子僵硬了一下,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只穿着花格子马甲的年轻男人,古铜色的皮肤紧绷着,就像一只蓄满爆发力的豹子,脸上戴着副大茶色墨镜,左手拖着饮料杯,向远处观望。

    请问,先生,您是在跟我们说话吗?

    先生脸上依旧带着亲和的笑容,眼神却像寒芒那样(阴yin)冷。

    年轻人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叹了口气(身shen)子前倾,看着先生的眼睛,说:给你五秒钟的机会,否定这次东方之行。

    眼角扫了下已经从桌子底下拿出手枪的妻子,先生稍稍沉默了会,再次笑道:先生,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很快就明白了。

    年轻人(身shen)子后仰时,右手猛地一划,左手按住了先生的额头——这样,就能让咽喉被利刃割断的先生,鲜血顺着气管淌到肚子里,而不用喷溅到地上,弄脏了地面。

    先生的眼珠子,一下子就凸了出来,竟然能看到妻子的舌头,也猛地伸出来,一个黑人站在她背后,摘下头上的帽子扣在她头上,让她缓缓趴在了桌子上。

    等先生急促颤动的双手,无力的垂下去后,叶小刀才松开手,让他和妻子那样,都趴在了桌子上,拿起笔在地图上,噌噌地画了个骷髅头。

    马刺,走吧。希望你小子的酒量,能让那个小婊砸满意。

    叶小刀淡淡地说了句,抬手扶了下脸上的墨镜,迈开大步的向候机大厅那边走去。

    看上去最多十七八岁的马刺,笑了下弯腰伸手,拿起那对夫妻的行囊,背在了肩膀上,追上叶小刀用蹩脚的英文问道:如果咱们合伙,也不能让她满意呢?

    叶小刀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冷地说:那就等着被她玩死吧。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