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78章 胆小怕事的女婿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四十块钱一瓶的三十六度趵突泉,放在闵父以前生意红火时,绝对算不了什么。

    现在不行了啊,他背负数百万的外债,别说是四十块钱一瓶的了,就是四块钱一瓶的,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诱you)惑。

    也是,他是小柔的男朋友,我是他未来的岳父,还有必要跟女婿客气吗?

    听李南方搬出他与闵柔的关系后,闵父立即就‘受之无愧’了,主动拿过酒瓶子拧开,先给女婿倒满后,自己才满上,端起来一口闷。

    足足两年了,我都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啊。

    等舌头上的味蕾,充分享受到美酒的滋味后,眼睛有些湿润的闵父才慢慢咽了下去,立即双眼冒光,吸了口冷气,摇头晃脑的说好酒,好酒。

    慢说备受打击的闵父,现在是个渴望借酒消愁的酒鬼了,就算是两年前,李南方要想把他忽悠的不知东南西北,那也是小菜一碟。

    一整瓶白酒下去后,都没吃几筷子菜的闵父,抬手拍着李南方的花胳膊,眼含(热re)泪的喃喃道:南方,南方,叔叔我心里苦哇,是真得苦!

    还不到一个小时,闵父就被李南方给忽悠的,亲切称呼他南方了,更是声音哽咽着,把他以前的美好生活,仔细回味了一遍。

    李南方只是面带微笑的静静听着,又给他要了一瓶白酒。

    我对不起小柔,真对不起小柔啊。

    口口声声说对不起自己女儿的闵父,又来了个一口干后,擦了擦腮帮子上的泪水:像她这么好的女孩子,本该有个幸福的家庭,不用为我这个无能的老爸担心,为了帮我还债,每个月只留下一千块的生活费——

    闵父越说,越伤心,最后趴在桌子上呜咽起来:南方啊,你是不知道,有很多次,我都想自杀啊,实在不忍心拖累小柔了。

    闵叔叔,可不能有那想法,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小柔肯定更伤心。

    李南方缓缓地说:只要有你们夫妻在,无论遭遇多大的事,也是一个完整的家。有父母疼的孩子,才是真正幸福的。

    我知道,我知道。

    闵父并没有注意到李南方在说这番话时,眼神里浮上了明显的哀伤,只是拍着他的手,含糊不清的说:所所以呢,你以后才要好好,好好的对待小柔,不不要辜负她。那样,我死死也死的瞑目了,呃!酒不错。

    如果我也有个这样疼(爱ai)我的父亲,多好?

    这个念头在李南方心里升起时,接着又失笑出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有把我当亲儿子对待的师母,我又何必去想这些?虽说老头不是个好东西,可如果他想让老子喊他一声爹,我肯定会喊的。

    闵叔叔,先别睡着,你能确定那个孙老二,就是伙同外省人坑害你的吗?

    李南方刚问出这个问题,快要睡着了的闵父,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大猩猩般的捶打着自己心口,仰天发出一声哭泣的长嚎:以前只是怀疑,不敢确定,但他今天亲口说了,说就算伙同外省人坑了我,那又怎么样?

    好!

    李南方也站起来:那你敢不敢带我去找他?

    有什么不敢!

    闵父眼珠子都开始发红了,鼻孔扩张着:李南方,你敢为了小柔,打断那个畜生一条腿吗?

    李南方傲然道:我说过,那绝对是小菜一碟,保证超额完成任务。

    那就走,走!

    闵父抬手抓住李南方的胳膊,借着酒劲向门口拉去。

    孙老二,官方称呼是孙飞扬,一个相当超凡脱俗的名字。

    不过他的人,尤其是(性xing)格,却大大违背了当初他父母在给他起这个拉风名字的初衷,四五年前就已经是三进宫了,最后一次出来后,才在父母苦苦的哀求下,开始干买卖。

    三次蹲过大牢,这人脉也是相当广的,靠着‘战友’的关系,孙老二开始做海鲜生意,并在当年取得了不俗的利润。

    原本,老天爷曾经给过孙老二重新做人的机会,只是他没珍惜——在与闵父接触后,就盘算着该怎么坑害他了。

    闵父也是生意场上翻过浪花的人物,不过再精明,也不是职业人渣的对手,三番两次的顺利合作后,就放松了警惕心,结果被人坑了个倾家((荡dang)dang)产。

    孙老二发财后,开了家不大的饭馆。

    李南方在闵父的带领下,乘车杀来时,孙老二正为几个刚出狱的战友接风洗尘,高举着酒杯,大声吆喝着要做出一番大事业来,让那些看不起他们的人,都去****吧——

    哟,老闵,你怎么又来了?

    看到闵父带着个年轻人进来后,孙老二就像从没拿酒瓶子夯破他脑袋那样,笑着站了起来,客气的寒暄道:来,来来,快坐下,我给你介绍几个哥们,以后有机会一起做生意发大财——

    孙老二,少来这一(套tao)!

    借着酒劲,闵父脑门筋都崩起来的大吼道:今天,你得给我个说法!

    草,出去一趟长脾气了啊。

    孙老二脸上的笑容收敛,看了眼进来后就躲在闵父后面的李南方,冷笑道:嚯嚯,还特么的带了个帮手来。怎么地,想打架啊,那就过来。

    他那个几个战友,也都站了起来,伸手挠着青虚虚的脑袋,脚踩在椅子上,斜着眼的看着闵父。

    被几道(阴yin)森的目光一瞪,闵父胆怯了,声音低了很多:孙老二,你承认与姓赵的外省人,一起坑了我吗?

    老子承认,就是老子与赵松一起坑的你,那又怎么样?

    当着战友的面,孙老二也不像以前那样掩饰什么了,狞笑几声:有本事,你过来咬我啊?特么的,老子弄不你。

    你你不能这样不讲道理。

    孙老二亮出真实嘴脸后,闵父更胆怯了:我我就是想问问,能不能还我一部分,三分之一就行。

    哈,哈哈!

    孙老二大笑起来,对几个战友说:草了,你们有没有听到这么好笑的笑话?他竟然让老子把吃进去的,都吐出来。

    真特么的天真。

    战友们都配合的狂笑起来,有的还抄起酒瓶子,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

    老闵,其实还你一部分,也不是不行。

    孙老二笑声一收,(淫yin)笑着说:但你得让你女儿来要。话说,我可是很欣赏小柔那个孩子的。以后要是跟了我,我保管她——

    孙老二,你会遭报应的!

    听他提到女儿后,闵父男人气又上来了,厉喝着打断了他的话。

    嘿嘿,老子从来都特么的不信报应。

    孙老二嗤笑一声,说:如果真有报应,老子现在怎么没像你这样,倾家((荡dang)dang)产?

    你你——

    气得老闵拿手点着孙老二,话都说出来时,猛地想起李南方了,反手把他从背后扯过来,声势强壮了不少:孙老二,你也别太嚣张!你可知道我女婿是干什么的吗?他可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

    说着,老闵还特意挽起李南方的衬衣袖子,高举着他的花胳膊:看,我没骗你们吧?真要惹恼了我女婿,会把你腿打断的!

    哟,小子,你也进去过?

    孙老二用玩味的语气,问进来后就满脸紧张,这会儿都开始打哆嗦的李南方。

    李南方连忙点头:进进去过。刚刚出来没多久。

    孙老二拿出前辈的高姿态,又问:犯什么错误了?

    看出李南方好像很怕的样子,闵父有些不愿意了,晃着他胳膊:快告诉他,你是杀人进去的!

    真特么的扯淡,杀人进去的,这么年轻就能放出来?

    一个战友嗤笑几声,给同伴使了个眼色,一起走到门口,关门,刺啦一声拉上了窗帘。

    大家伙今天应邀来喝孙老二的洗尘酒,恰好遇到有人来闹事,如果不帮忙把这麻烦给解决了,实在对不起朋友啊。

    李南方,快告诉他们,你是怎么进去的!

    闵父有些着急。

    李南方犹豫了下,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

    闵父立即高声喊道:孙老二,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女婿是强(奸jian)犯!

    啊?哈,哈哈!

    孙老二等人一愣,随即捧腹大笑。

    特么的,(身shen)为全社会人渣的强(奸jian)犯,什么时候也敢在大爷们面前,站直(身shen)子了?今天不好好修理下这人渣,怎么向社会表明要重新做人的决心?

    特么的,老闵啊老闵,你真够可以的,找个强(奸jian)犯来当女婿,还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身shen)为闵柔而感到不平的孙老二,拎起个酒瓶子,缓步走了过去。

    你别过来别过来!

    李南方拽着这时候也清醒过来的闵父,向门口退去。

    闵父这时候后悔的想拿脑袋撞桌子,因为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哪有吹嘘的那么厉害,原来是个胆小怕事的,亏他还一口一个女婿的叫着。

    李南方退了没几步,就被两个战友拦住了去路,语气惊慌的喊道:我可要报警了——监控录像里,会忠实记录你们打人的过程,就不怕再进去吗?

    放心,人渣,老子这饭馆里,是没有监控录像的。

    孙老二嘿嘿冷笑,走到李南方面前,用酒瓶子点着他的鼻子说:今天,就算打残了你,也不会——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肚子上猛地剧痛,(身shen)子风筝般的向后飞了出去。

    刚才还满脸怯懦的李南方,放下右脚,晃了晃脖子笑道:特么的,早点说没有那玩意,老子又何必装孙子?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