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77章 就凭我与小柔的关系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白灵儿不奢望能在死者眼里,提取到凶杀的样子,黑幽灵做案那么多起,还从没有留下过任何能让人追踪他的蛛丝马迹。

    咔咔的拍照声中,白灵儿拽住死者的胳膊,让她(身shen)子侧翻,看向了她背后下面,果然看到了一只小孩巴掌般大小的黑蝎子刺青。

    死尸歪倒后,白灵儿还发现了一把锋利无比的短刀,一把黑色勃朗宁手枪,左手拿着一个白色水果手机。

    这三个东西,应该是死者的,她的致命伤,则是黑幽灵的独门兵器,三棱军刺所造成。

    哒哒的急促脚步声,从天台门口那边传来,白灵儿回头看去,就看到小王带着岳梓童,还有她那个小秘书,快步走了过来。

    啊,是她!?

    跟在岳梓童后面的闵柔,刚看到侧躺在地上的女人那张脸,就立即惊叫出声。

    她是谁?

    岳梓童马上回头问道。

    她她——呕!

    闵柔刚要说出死者是谁,就看到她下巴上那个血口了,再也受不了这极度血腥的场面,弯腰抬手捂着嘴干呕起来。

    小柔,你先下去吧。

    闵柔有这样的反应,是很正常的,她终究是个普通女孩子,哪能像岳总这样,见过多次大场面,在国安受训时,还曾经亲手解剖过——青蛙。

    不用岳总吩咐,闵柔也不敢在这儿呆了,捂着嘴的转(身shen)跑了下去。

    同样,不用她再说死者是谁,岳梓童也从她刚才那句惊叫声中,确定死者就是前来洽谈业务的戴米斯小姐了。

    代表雅萍集团前来洽谈业务的戴米斯小姐,却死在了天台上,死相还是如此的触目惊心,岳梓童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停住脚步看向别处,脑子飞快转动着,开始考虑该怎么应付接下来的麻烦。

    无论戴米斯小姐是被谁杀害的,只要她死在公司总部大楼上,岳梓童就逃不了关系,势必会闹得沸沸扬扬,给公司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特么的,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刚刚摆平金百勇,现在又有雅萍集团的人死在我公司,老天爷这是瞎眼了么?

    岳梓童在心里这样恨恨的骂着时,白灵儿快步走了过来:岳总,能不能聊聊?

    岳总能说不行吗?

    现在我已经初步确定,死者是来自南美某国的独行杀手黑蝎子,为国际刑警组织的s级通缉要犯——

    白灵儿毫不客气的,把黑幽灵告诉她的那些,当做了她的‘初步确定’,能够在最短时间内确定死者(身shen)份,这足以说明她是多么有资格,重返刑警队,战斗在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第一线上。

    什么?

    岳梓童却是一楞:这是个杀手?

    对,就是个杀手。

    白灵儿肯定的点头,接着反问:岳总,那你以为她是什么(身shen)份?

    刚才,白灵儿也同样听到了闵柔的那声惊呼,迅速判断出岳梓童应该知道黑蝎子的存在。

    我以为,她是英国雅萍集团派来与我洽谈业务的工作人员。

    望着死不瞑目的黑蝎子,岳梓童提起的心,也落了下来:既然她是杀手,那么无论她是不是雅萍集团的员工,这都无所谓了。只是,她为什么要来我公司,又死在这儿的呢?

    这会儿,岳梓童也认出黑蝎子,正是早上被李南方撞了的那个外国女人。

    她记得很清楚,在黑蝎子骑着小踏板经过她车前时,她还为李南方撞了人家,而含笑点头致歉来着。

    隐隐地,岳梓童察觉出了不对劲:看样子,黑蝎子这个雅萍集团特派员的(身shen)份,应该不怎么真实,那么她为什么要假冒业务人员,来找我洽谈生意呢,难道说,她要对我不利?

    在岳总的强烈要求下,警方在带走黑蝎子尸体时,绝不能惊扰到任何一个员工。

    岳梓童不希望让员工们,知道有个女杀手,死在了公司大楼天台上,那样势必会造成不良的影响。

    对岳总的这个要求,白灵儿自然是满口答应,马上就给出了完美的掩饰方式:防恐演习。

    她带几个民警火急火燎冲进开皇集团时,可是很多员工都亲眼所见,相信现在大家伙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瞒是瞒不过去的。

    不过如果由岳总来宣布,这是一场防恐演习,就算不上多大的事了,警方就可以用尸袋装起黑蝎子,从容离去。

    到时候,岳总再派个心腹之人,跑来天台上清理现场鲜血就是了。

    对白灵儿的建议,岳梓童自然是连连说好。

    半个小时后,数辆警车呼啸着来到了开皇集团大楼门前,十数个全副武装的刑警,双手握枪势如猛虎般的扑进了大厅

    就在大厅内所有人都吓得躲在墙角时,有个中年警官拿着小喇叭走了进来,喊道:请大家不要惊慌,市局正在执行防恐演习行动,请配合,不要乱跑乱叫。

    靠,吓死宝宝了,原来是防恐演习,我还以为昨晚偷着与芳芳鬼混的事败露了呢——听中年警告这样说后,大家伙才如释重负,该干嘛就干嘛去了。

    接到白灵儿的电话,局座听说在开皇集团大楼天台上,发现了被国际刑警组织定位s级通缉犯的黑蝎子尸体后,那绝对是大吃一惊的。

    为非作歹那么多年,都没伏法的黑蝎子,绝对是反派中的重量级人物,现在竟然死在了青山市,这可是了不起的大事件了。

    嗯,自然也是大功劳,最先确定黑蝎子(身shen)份的白灵儿,是首功。

    亲自带队赶来的局座大人,勘察完现场后,立即吩咐收下装好尸体,按照防恐演习的正常步骤,火速撤离开皇集团。

    他本人,则在白灵儿老马俩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黑蝎子死了是好事,但她怎么死的,又是怎么来开皇集团的,目的何在等等,这可得调查清楚,都说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可没谁以为黑蝎子是来观光旅游的。

    岳总,现在市局已经完全确定,死者就是职业杀手黑蝎子了。

    局座紧急赶来时,带来了专门的刑侦人员,现场验证死者指纹后,就确定了她与资料库内的黑蝎子,完全相符了。

    对端过茶杯来的闵柔说了声谢,局座发现她脸色苍白,全(身shen)还在打颤,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张嘴刚要说什么时,白灵儿及时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哦,原来是被吓得啊,很正常,我差点就以为她是黑幽灵了,正要来个饿虎扑食把她就地逮捕呢——局座点了点头,给了闵柔一个‘有我在,不要怕’的和蔼眼神,开始向岳梓童询问(情qing)况。

    对这件事,岳总当然没必要有丝毫的隐瞒,绝对是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过她所知道的东西并不多,反倒是闵柔在黑蝎子死之前,曾经接触过。

    感受到局座大人散发出的安全气息后,闵柔脸色好转了很多,就把她怎么与黑蝎子接触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末了才说:本来,我带着她都来到九楼了,李南方忽然出现,说是我爸来了——对不起,岳总,我爸他喝多了,不是故意的。

    这会儿,就算闵父是故意的,岳梓童也顾不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闵柔就把李南方出现,帮她把闵父送到小车班,安顿好了后才问戴米斯小姐一事,结果李南方却说戴米斯小姐忽然接了个电话,并没有去办公室来找岳总的全过程,详细说了一遍。

    代替闵柔恭送当时被以为是雅萍集团特派人员去总裁办公室的李南方,在黑蝎子忽然接到电话转(身shen)就走时,当然不能阻拦,这也很正常。

    所以李南方在本案中,算不上什么重点,不过鉴于是他是最后一个与黑蝎子接触的人,局座当然得亲自询问他了。

    岳梓童说道:闵柔,马上给李南方打电话,让他速来办公室。

    闵柔点头,拿出手机拨通了李南方的手机:岳总让你现在马上来办公室——什么,你不在公司?

    嗯,不在啊。

    看了眼坐在(身shen)边的闵父,李南方笑问:闵秘书,我正在与闵叔叔在外面呢,准爸找个地方喝两杯。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他喝多的——让我回去?哎哟,不行啊,我们跑出老远了,还堵车了,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疏通。

    李南方在干掉黑蝎子后,用她的手机给白灵儿打了电话,处理好现场的指纹脚印后,又趁着闵父在下面大厅闹腾,值班人员去看(热re)闹时,潜入监控室把他一拳打昏黑蝎子后,拖去大楼天台上的那些录像抹掉。

    他有足够的把握,能确定警方无法在此案中,查出他的蛛丝马迹,也能确定警方不会非得找他面谈,他在本案中,就是个微不足道的见证人而已。

    果然,在他扣掉闵秘书的电话后,手机就没有再响起过。

    闵叔叔,这家饭馆怎么样?

    出租车停下后,李南方笑着问闵父。

    行,只要有酒喝,蹲在马路牙子上也行。

    闵父没多高的要求,一个劲的望着玻璃窗后面的酒柜咽口水。

    倾家((荡dang)dang)产的打击,彻底摧毁了闵父的上进心,只想到死都泡在酒缸内,来逃避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的现实。

    两瓶三十六度趵突泉,再来四个招牌菜,要实惠点的。

    李南方掏出几张钞票,拍在了桌子上,对服务生吩咐道。

    闵父稍稍愣了下,扭捏着问:不用喝那么好的酒吧?来那种八块钱一瓶的家园酒就不错了。

    李南方笑道:闵叔叔,就凭我与小柔的关系,你用得着跟我客气吗?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