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75章 杀人是家常便饭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如果天底下真有‘乌鸦嘴大奖赛’这个赛事,李南方肯定能拿到金奖。

    前些天他无证驾驶时,说可能在路上遇到交警查证,就果然遇到了白灵儿。

    今天为了骗闵柔离开黑蝎子,他又说下面大厅有个满脸是血的人来闹事,口口声声的说要找她——等闵柔乘坐另外一部电梯,急吼吼的跑到大厅内后,果然发现王德发几个,正架着个脸上带血的老男人,向门口那边拉拽。

    那位喝大了,鞋子都跑没一只的老男人,不是她老爸是谁?

    看到自己老爸如此的狼狈样,嘴里还大叫着找他的小柔,要五千块去雇人把东城孙老二的腿子打断,闵柔就想捂着脸,无助的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一场。

    闵柔在上大学之前,家庭本来很和睦的,做生意的父母从小就把她当小公主看,疼她(爱ai)她,但自从她快大学毕业那年后,一切都变了。

    做海鲜生意的父亲,被外省合伙人给坑大了,欠下了数百万元的外债,原先的房子车子都被抵押还债了,一家人租房子住,就这还几乎每天都有债主登门,搞得家里没法正常过(日ri)子。

    为不耽误上班,能早点为父还债,闵柔只得搬出来另外租房。

    被人坑了的闵父,也(性xing)(情qing)大变,酗酒后就大骂无良合伙者,四处闹事。

    这两年来,闵柔为父亲惹祸买单所花的,也得有三四万了,现在最怕就是听到父亲又喝酒惹祸了。

    看着衣衫不整,满脸是血还跳着脚大骂的父亲,闵柔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快步走过去,声音里带着哭腔的喊道:爸,你怎么来我公司了啊!不要闹了,好不好?

    小柔,你来的正好,赶紧给我拿钱,我去找人砸断孙老二的两条腿!

    见到女儿的闵父大喜,奋力挣开几个保安,跑到了她面前。

    王德发等人,还真没想到这个老酒鬼,竟然真是闵秘书的父亲,有心按照保安条例把他架出去,却又害怕得罪闵秘书,唯有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喝醉酒的人,才不管别人怎么劝他,非得认定自己那个理,拽着闵柔要钱,雇人砍死孙老二那个龟孙子,敢特么的拿酒瓶子夯他脑袋,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当着那么多同事面,父亲如此的闹腾,急得闵柔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抱着父亲要把他从地上拖起来,想拉外面去再说,只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拽动闵父?

    王德发他们想帮忙,闵父却又踢又骂,拒绝他们靠前。

    爸,咱别闹了,好不好!

    抱着父亲的闵柔,就在他真想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一场时,有人帮她抱住了闵父。

    放开我,放开我,要不然我削你!

    闵父本能的挣扎,只是刚挣了几下,肋下就一疼,四肢无力了,唯有口头反抗。

    李南方才不管他怎么威胁自己,双臂稍稍用力就把他扛在了肩膀上,快步走出了大厅门口,直接来到小车班值班室门口,抬脚开门走了进去:哥几个,先麻烦去外面晒晒太阳,我有事要用屋子。

    今天也没敢打牌赌博的张威等人,正纳闷呢,就看到哭的稀里哗啦的闵秘书跟着走了进来,立即意识到出去晒晒太阳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了。

    您先喝口水休息下,等有力气了再嚷嚷好吧?

    李南方把闵父放在沙发上,顺势挨着他坐了下来,一只手搂住他脖子,冲闵柔说:闵秘书,拿那个蓝色杯子,是我的,给叔叔倒点水喝。

    哦,哦。

    看到平时喝醉酒谁都治不了的父亲,此时竟然乖乖坐在沙发上,闵柔心中有些惊讶,但绝不去考虑怎么回事,拿起李南方的杯子去接水。

    闵叔叔,先喝水,别客气,杯子很干净的,我每天都刷洗。

    李南方接过水杯,放在闵父嘴上。

    闵父很有骨气,紧闭着嘴的不喝,不喝不行,李南方帮他,借着他腮帮子掩护,左手一捏下巴,他就乖乖张开了嘴巴。

    哎,这才乖嘛——哇靠,闵秘书,这不是你亲爸爸吗,搞这么烫的水!

    烫的闵父想大叫,李南方及时合上了他的嘴巴,还很孝顺模样的替他捶背,关心的说:叔叔,你慢点喝,小心烫,别呛着。

    闵父的脸,好像大红虾那样涨红,又慢慢发白,酒劲消掉了一大半,立即意识到这小子是在故意整自己了,张嘴刚要大骂,却听他附耳说道:不怕烫坏嘴巴,就骂我试试!

    没谁愿意被烫伤嘴巴的,闵父只能哑巴吃黄连。

    闵秘书,你也别哭了,去那边洗把脸,听闵叔叔说说怎么回事。

    闵柔很为李南方能让自己父亲安静下来而高兴,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去那边洗脸了。

    等她拿袖子擦了把脸回来时,闵父嘴上已经叼上一颗烟,用好像求救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接着低下了头。

    爸,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闵柔坐在椅子上,看着父亲问到,丝毫没注意到李南方还端着水杯,搂着父亲的脖子。

    其实闵父也没遇到多大不了的事,就是今天又去找孙老二,讨要个说法了。

    那个孙老二,也是干海鲜生意的,与闵父认识好多年了,就是他在其中牵线搭桥,闵父认识了外省的合作伙伴,结果却被坑了个倾家((荡dang)dang)产。

    闵父怀疑孙老二与外省人合伙坑他,就总去找人家。

    每次去找,孙老二都很客气,摆上酒菜,还赌咒发誓的拍着(胸xiong)膛,说一定会找到那个孙子,把他碎尸万段,追回闵父的血汗钱。

    然后俩人就开始喝酒。

    闵父现在是一喝酒就喝多,喝多了就闹,就哭,就要钱——孙老二就劝,劝着劝着,闵父又绕到那件事上了,就开始说被他合伙坑了,要求给个说法。

    孙老二是个好脾气的——每次闵父采着他衣领子骂他是没良心时,他都会忍着,好脾气的善良人嘛,不过人再善良也有够了的时候,今天孙老二就够了,竟然瞪着眼的说,就是他与外省人合伙坑了闵父,又能怎么样?

    闵父当然是抄起酒瓶子就砸过去了,还能怎么样?

    再然后,闵父就被人拿酒瓶子夯的满脸鲜血的跑来找闵柔,要钱想雇人砍了孙老二了。

    爸,你傻呀,你有证据证明孙老二坑咱吗?你真要雇人去砍他,那是要背负法律责任的!你要真出了事,我妈怎么过?

    闵柔又开始哔哔哒哒的掉眼泪了,一个劲的劝老爸,一定要冷静。

    我能冷静吗?姓孙的毁了我全家!

    闵父悲愤的瞪眼怒吼了句,刚要站起来,被李南方又搂着脖子按下了:叔叔,你说说那个姓孙的住哪儿,又叫什么名字。

    李南方,这件事不用你管!

    闵父还没说什么呢,闵柔就连忙说道:你刚从监狱里出来没多久,还在观察期间,真要惹事再进去了,会被重罚的!

    你你是从里面出来的?

    闵父眨着眼的看着李南方,心说,怪不得敢把(热re)水往我嘴里倒呢,原来是刚放出来的啊。

    李南方伸手挽起袖子,露出花花绿绿的刺青,微笑不语。

    闵父眼睛一亮:杀过人?

    家常便饭。

    李南方傲然道。

    那,你敢帮我去砍人不?

    小菜一碟。

    李南方冷笑:闵叔叔,你说,要那个孙老二那只手,我绝对会超额完成任务。

    看着这俩男人,闵柔有了种深深的无力感。

    你跟我家小柔,是什么关系?

    闵父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李南方的回答颇为狡猾:你猜呢。

    男女朋友,对不对?

    闵父大喜时,闵柔羞愤的叫道:爸,你胡说什么呢你,谁,谁跟他是男女朋友了啊,我们只是好朋友,一般的好朋友而已!

    而已就行。小子,敢不敢帮我做掉孙老二?如果敢,你就有可能会成为我的女婿哦。

    闵父才不管那么多,满心想找人教训孙老二,现在碰到了刚放出来的狠人,瞬间就决定只要他能帮忙,就把宝贝女儿也舍得了的念头。

    再说了,小柔不是自己也承认,她与这花胳膊是好朋友吗?

    爸,你你——哎,李南方,你给我出来!

    闵柔又羞又怒,再也坐不住了,跺跺脚站起(身shen)跑出了值班室。

    外面小风一吹,闵柔清醒了很多,想到岳总那边还有贵客需要自己招待了。

    过了足足五分钟,李南方才走出了值班室。

    来不及埋怨他这么久才出来,又跟父亲说了些什么,闵柔问道:戴米斯小姐见到岳总了吧?

    李南方一楞:什么戴米斯小姐?

    就是那个由我陪着一起坐电梯的外国女士啊。

    哦,是她啊。嗨,我正要告诉你呢。

    李南方这才明白过来,解释道:她没去见岳总——闵秘书,你别着急,先听我说完。我带着那位女士去了十二层,刚走出电梯,她忽然接了个电话,完事后就说暂时不见岳总了,也不等我说什么,就坐电梯下来了,我也只好跟着下来,忙着帮你劝说闵叔叔了,也没注意她去了哪儿。

    闵柔一听有些傻眼,搞了半天戴米斯小姐还没有见着岳总呢。

    唉,你怎么不先通知岳总呢?她肯定还等着呢。不行,我得先去告诉岳总。李南方,帮我看着我爸点!

    闵柔暂时也顾不上父亲了,转(身shen)刚要走时,就听到路边有警笛声传来,向那边看去,一辆警车呼啸着冲进了停车场内。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