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74章 白银黑蝎子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琪琪,是个外国女孩的昵称,音译全名为苏雅琪儿·奥里斯。

    奥里斯家族的创始人,曾经是世界船王,以做烟草生意起家,跃入世界航运业,据说当年他为了与另一位希腊船王互相斗富,并娶了美国某总统的遗孀摆阔。

    可能是老奥里斯的嚣张引起了上帝的不满,让他三个孙子都壮年早逝,只留下了一个孙女,就是这位苏雅琪儿了。

    这位国际超级大财阀的唯一继承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从十八岁开始,就拒绝了祖父为她精挑细选的三任男友,非得要嫁给有缘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前苏雅琪儿终于遇到有缘人,一个半夜突破层层防御众多保镖守护的黑衣人,出现在了她的绣(床chuang)前,用军刺((逼))住了她脖子,索要她上周才采购到的一条时尚丁字裤。

    这就握了个草了,这家伙冒着一旦被发现,铁定会被剁碎了去喂狗的生命危险,潜入苏雅琪儿的绣楼,视她卧室内价值数千万美金的油画能迷死全世界男人的(娇jiao)美(身shen)躯而不见,就为了索要她曾经穿过的一条小丁字裤?

    还信誓旦旦的保证,只要苏雅琪儿小姐能乖乖脱下来,再亲笔签名,让他交给某西方豪门公子,换取三百万美金的劳务费,他绝不会伤害苏雅小姐的半根毫毛。

    那位豪门公子,之所以索要苏雅小姐的小裤,是因为与别人打赌,赌注只有一万美金——为了一万美金,公子辗转反侧的花费三百万美金,才请动了凶名昭著的黑幽灵来做这事,也算是相当有个(性xing)的了。

    李南方酷(爱ai)这种为了赌博就率(性xing)而为的金主,不但能让他挣钱,还不用杀人,为此破例给他打了个八折,希望能保持长久的合作伙伴关系。

    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在李南方语气诚恳的向人解释他为什么会来心里讥笑某公子是个傻鸟时,却不知道苏雅琪儿也在用这种眼神,看着他发呆。

    难道他不知道墙上的随便一副油画架子上摆的那些古董,包括绑架她本人后索要的赎金,都会是三百万美金的若干倍吗,怎么就一根筋的就要那条小裤?

    这才是上帝为派来的白马王子啊,我等了你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心(情qing)激动的苏雅琪儿,立马掀开毯子,媚眼如丝的有请李大侠亲自脱下她穿在(身shen)上的小裤。

    李大侠秉着恭敬不如从命的想法,放下军刺去脱时,被人一把勾住脖子,在耳边说如果不给她点甜头尝尝,她是宁死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李南方这个来自东方的亚当,在(身shen)躯内恶魔的大力蛊惑下,最终没顶得住西方夏娃的(诱you)惑,提枪上马成就了好事。

    李南方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那条小裤,苏雅琪儿小姐,也找到了属于她的白马王子,并发誓要给他生至少三个孩子云云。

    总之,自打那之后,尘世间少了个守(身shen)如玉的处男,多了个越加卑鄙无耻的小人,两年后被迫来到青山市,贴(身shen)保护他小姨,还不敢告诉苏雅琪儿。

    依着琪琪相当独特的个(性xing),如果知道李南方要娶别的女人后,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所以打死李南方,都不敢让她知道自己当前在做什么,要不是看在岳阿姨为了一张破请帖抽的头发都快白了,他才不会打这个电话。

    草,为什么每次你找她,总是要说成是我找她?

    叶小刀听李南方说完后,愤怒的骂道:特么的,你可知道每次见到那个小不要脸的,老子总是会被她灌个半死?

    苏雅琪儿的酒量相当大,喝酒比喝凉水都容易,号称公斤不倒的叶小刀在她面前,只要一端起酒杯腿子就打哆嗦,不喝还不行,要不然就会让她(身shen)边那些保镖招呼他。

    你是想让我害死我小姨吗?

    李南方理直气壮的反问道。

    叶小刀在那边,扯着嗓子悲愤的大叫:尼玛,老子是服了。李南方,我警告你,这真是最后一次了!

    肯定是今天最后一次。

    李南方说完,笑眯眯的扣掉了电话,开门走进电梯内时,还感慨的叹了口气:唉,有个肯为你当沙袋的兄弟,就是好啊。

    叮当一声轻响,电梯到了下面大厅内,门开了。

    闵柔很客气的笑着,带着一位穿着得体的外国女郎,走向了电梯这边。

    还没走进电梯呢,就一个劲的给李南方使眼色,让他赶紧低头,别做出瞪着贵宾看的无礼举动,免得给整个开皇集团都丢人。

    在作风方面犯过重大错误的人渣嘛,对白种女人的猎奇心是相当高的,才不会管她长的怎么样,一双眼睛就像扫描器那样,在人(胸xiong)前腿上扫落扫去,刷刷作响。

    被闵秘书狠狠瞪了一眼后,在心里为贵宾****长腿打了八分的李南方,当然不好意思再端详人脸蛋了,连忙谄媚的笑了下,低头快步走出了电梯,闪到一旁。

    戴米斯小姐,请。

    闵柔抬手,恭请贵宾先进电梯。

    穿着一(身shen)浅灰色(套tao)裙的贵宾,在李南方盯着她那双长腿评分时,也看到了他,微微有些惊讶,走进电梯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注意到脚下高跟鞋,在电梯门槛上绊了下,(身shen)子往前一扑,差点摔倒,幸亏及时伸手扶助了电梯门。

    戴米斯小姐,不要紧吧?

    闵柔连忙跟了进去,关心的问道。

    没事,刚才不小心。

    戴米斯小姐笑了下,电梯门缓缓合上。

    草,我说(胸xiong)前那么有料呢,原来是她啊。

    李南方望着电梯门,笑了下摇头转(身shen)刚要走,眼角却又猛地一跳:黑蝎子!

    尊贵的戴米斯小姐,正是李南方早上来上班路上,撞倒在地上的那个外国女人。

    刚才在闵柔用目光的严厉提醒下,李南方没好意思看那张脸,却在戴米斯进电梯差点被绊倒(身shen)子前弓露出股沟上方那个黑蝎子时,想到她原来是个被他撞过的倒霉女人了。

    倒霉女人现在与李南方刚见到她时的穿着,完全不一样,早上她穿的是黑色牛仔裤,现在却是一(身shen)职业(套tao)裙,发型更是有了较大的变化,摇(身shen)成了一职场女(性xing)。

    所以李南方当时没认出她来,直到看到她股沟上面那只黑蝎子后,才猛地想到她就是那个倒霉女人,也是很正常的。

    但又不正常。

    可能是刚跟叶小刀通过电话的缘故,唧唧歪歪的声音还在李南方耳边回((荡dang)dang),让他想到了叶小刀很早之前就跟他说起过的一个女杀手:黑蝎子。

    黑蝎子,是活跃在南美的独行杀手,of平台的白银级会员,因为‘业务’原因,曾经与叶小刀有过一次愉快的合作。

    功夫高强,心狠手辣,残忍嗜血,这十二个字是叶小刀对她的评价。

    叶小刀还很遗憾的说,如果不是亲眼见证过黑蝎子杀人的手段,让他感觉胃部不适应,他肯定能忽略这女人的长相,而看在她那具火爆的躯体上,跟她在(爱ai)河里畅游一番。

    尤其是她股沟上方那只栩栩如生的黑蝎子,是那样的邪魅动人,绝对能给男人带来另类的视觉享受的。

    并不是所有在股沟上面纹了只黑蝎子的女人,就是残忍嗜血的杀手黑蝎子,但只要岳梓童被挂上了of平台,这只黑蝎子忽然出现在了开皇集团,那么就证明了——戴米斯小姐,差不多就是白银级杀手了。

    草,我竟然眼睁睁看着一个大嫌疑杀手,从我眼前走过去见岳梓童?

    冷汗,刷地一声就从李南方额头冒了出来,抬手就去怕电梯。

    来不及了,他转(身shen)就冲上了楼梯,用最快的速度向上狂奔。

    幸亏现在的楼梯都是封闭式的,下个二楼都习惯了乘坐电梯的员工们,也没谁走楼梯,要不然在看到李南方猿猴般腾(身shen)跃起,一手勾着栏杆就翻上三楼后,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戴米斯小姐,您的汉语真不错。

    乘坐电梯期间,闵柔不能默不作声,那样会让贵宾感觉受到了怠慢,当然得找个话题来聊了,尽管戴米斯小姐的汉语,听上去相当蹩脚。

    不苟言笑的戴米斯小姐,嘴角微微挑了下:闵秘书,你过奖了,我的汉语还不是太好,毕竟——

    叮当一声,电梯停在了九楼,这是有人要乘坐电梯了,戴米斯小姐本能的闭上了嘴巴。

    谢天谢地,闵秘书,总算追上你了。

    气喘吁吁的李南方,撩起衬衣下摆擦着脸,一步走进电梯内:下面大厅有人找你,满脸是血,还大喊着你的名字。

    啊?

    闵柔脸色一变,失声叫道:我爸?

    对,对,就是你爸,你快点下去看看吧。

    李南方连连点头。

    哎呀,我爸他又惹什么麻烦了,我——

    闵柔心急老爸,完全忽略了李南方怎么会忽然出现在九楼了,刚才他可是在大厅里的。

    闵秘书,你赶紧去看看吧,保安处的老王他们想动手呢。

    李南方抬手就把闵柔拽出了电梯:别担心,我会带这位女士去见岳总的。

    听说老王他们要动手打自己老爸,闵柔彻底晃了,哪还顾得上贵宾不贵宾,转(身shen)就跑向了另外一栋电梯。

    呼,总算是赶得上了,差点累死老子。

    在电梯门关上后,李南方长长松了一口气,转(身shen)看着外国女人,很有礼貌的笑问:黑蝎子,为了区区三十万美金,就劳动你这个白银级杀手赶来青山市,至于吗?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外国女人双眼瞳孔骤然猛缩,嘴上说着听不懂,右手一翻,一道寒芒凶狠异常的抹向李南方的咽喉。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