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73章 要钱,还是要我的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给个三五千的,马上就走,(屁pi)都不带放一个的。

    人渣就是人渣,在美女面前说话也是张嘴闭嘴(屁pi)啊(屁pi)的,就不怕熏臭了嘴巴?

    要钱干嘛?

    越看这张臭脸,越觉得与贺兰扶苏相差太大,岳梓童的心(情qing)就越糟糕,全然忘记今早她还主动对人家宽衣解带的事了,冷冷问了句,低头工作。

    李南方脚后很一挑,关上了房门,走到桌前很自然的抬腿,坐在了桌角上:买个手机啊。来时路上你也看到了,我被一瞎了眼的外国女人撞了,人虽然没事,手机屏幕摔坏了,得买个新的,免得你以后想我时,打电话找不到我。

    怎么就没摔死你呢?

    岳梓童拿笔在一份文件上蹭蹭写了几行字,才抬头刚要说什么,却见这家伙正瞪大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脖子下面衣领内。

    信不信,我戳瞎你的狗眼?

    岳梓童羞恼的抬手捂住领口,右手中的签字笔向李南方眼上刺去。

    看也看过了,摸都摸过了,有必要这般贞洁烈妇不可侵犯的嘴脸?

    李南方赶紧从桌子上跳下来,嘴里还啧啧有声:啧啧,不过现在好像比早上更大了啊,难道经过我神手一摸,就有了质的改变?

    李南方,你给我滚!

    岳梓童更加羞恼,随手抄起桌子上那摞文件砸了过来。

    李南方抬手打开文件,哗啦啦的落了一地,看她噌地站起(身shen),作势要搬电脑,连忙举手投降:岳阿姨,别闹了,万一来下属向你汇报工作,看到咱们两个在这儿打(情qing)骂俏的,传扬出去会对你名声不好听的。

    混蛋。

    岳梓童一想也是这么个事,只好恨恨骂了句,坐了下来:早晚,我都会被你给气死。

    能被我气死,那是你的福气。

    李南方最喜欢与美女斗嘴了,无论是来荤的还是素的,生的熟的都行。

    不过外面走廊中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他可不敢真耽误岳总的工作,连忙抬手竖在嘴边做了个噤声动作,蹲下来飞快收拾散落了一地的文件。

    敲门进来的人,是财务处的张处长,相貌算是中等略微靠上,不过那双穿着黑丝的****却很(诱you)人心馋。

    进来后,张处长才看到李南方坐在沙发上,正眉头微皱的翻阅着一摞文件,很费心的样子,心里就觉得奇怪:这个李南方不是被开除了吗,怎么又来岳总办公室了,还做闵秘书该做的工作。

    张处长向岳总汇报说,区联合调查小组把昨天带走的账本,刚才都丝毫不差的送了回来,请问岳总要不要打个电话发几句牢(骚sao),借机要点好处。

    嗯,这个张处长算是个一心为公司的人才,懂得打蛇随棍上的道理,大有重点培养的资格——李南方心里赞了一个时,就听岳梓童淡淡地说:不用管他们,我相信区里应该懂得该怎么做。

    张处长点了点头后,又向岳总请示了其它几个方面的工作后,才告辞退了出去。

    看了眼还在看文件的李南方,岳梓童心里骂了句真会装,拉开了办公桌最下面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这是一款国内最大品牌最新上市的智能手机,岳梓童买来后本想自己用的,现在为了打发李人渣赶紧从眼前消失,也就只能便宜他了:喏,拿走,五秒钟内立即消失!

    白壳的,只适合女人用。

    李南方自动过滤了五秒钟消失的话,走过来打开盒子拿起手机,翻来覆去看了几眼,皱眉说道。

    要饭还嫌糠,不要拉倒。

    岳总满脑门的黑线,伸手来夺。

    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

    李南方抬手躲开那只手,低头嘟起嘴巴去亲。

    吓得岳梓童慌忙缩手,一跺脚怒道:李南方,你还有完没完!

    两件事,说完就完了。

    快说。

    第一件事呢,就是我的工作——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开皇集团的终(身shen)员工了,干活不干活的都拿工资,ok?

    还要不要召开中高层紧急会议,郑重宣布,顺便恢复下我无端被开除的名誉,并当众给我赔礼道歉,做出深刻的检讨?

    李大爷,我求求您,赶紧滚蛋,行吗?

    岳梓童头非常疼,呻吟一声趴在了桌子上,连连挥手。

    好吧,等我说完第二件事。

    李南方终于良心发现,不再奢望岳总为无端开除他一事做什么了,拿着那张剪报问道:看你用笔在上面划了很多线线,这证明你非常渴望能去参加袜业联盟大会,对不对?

    岳梓童有气无力的回答:是,那又怎么样?

    我认识一个人。

    李南方缓缓的说。

    你认识一个人?

    岳梓童一愣,坐直了(身shen)子,满脸都是不相信的样子:你认识谁?

    李南方俯(身shen)趴在桌子上,神秘兮兮的说:岳阿姨,我能从你画的那些线线的力度上,看出你非常渴望能收到一张袜业联盟大会的邀请函。而我呢,恰好认识天桥区的麻子李,估计他有办法搞到一张邀请函。

    天桥区的麻子李?

    岳梓童眨巴下双眼: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号人物,他凭什么能搞到联盟大会的邀请函?

    李南方不答反问:你先说,想不想去墨西哥参加这次大会。

    想,非常想!

    岳梓童郑重的点了点头。

    她十六岁刚加入国安时,理论教官就曾经告诉她,千万不要小看那些不起眼的小人物,因为事实证明,很多重大历史的改变,都是由小人物来完成的。

    教官还打了个比喻,说是宋末元初时,蒙古大汗蒙哥率军进攻南宋襄阳时,被一个小兵用土炮击落马下,不治(身shen)亡,他的死,不但让南宋多苟延残喘了二十多年,更让西征的忽必烈等蒙古王子,为争夺汗位放弃了西征,欧洲这才逃过了最大的劫难。

    一个小兵就能改变整个欧洲的历史,那么李南方所说的麻子李,还真有可能会搞到一张袜业联盟大会的邀请函。

    李南方也严肃了起来:但你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要钱,还是要我的人,你直接说!

    爽快,我就喜欢小姨你这股子爽快劲了!

    李南方啪地打了个响指,杀气腾腾的说:他敢要你的人,我就敢要他的命——给钱吧,一万块就能填满他贪婪的胃口。

    要钱好说,你先告诉我,那个麻子李是做什么的?

    他是办假证的。我曾经照顾过他,知道他的手艺很精湛,绝对能以假乱真——哎,哎,疼,松手!再拧,耳朵就要掉下来了!

    正要抬手敲门的闵秘书,听到办公室内传来李南方的惨叫声后,稍稍愣了下,随即醒悟,转(身shen)快步走回自己办公室,低声骂道:活该,把你耳朵拧下来都是轻的,害的岳总差点被老混蛋玷污了。

    叮铃铃,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闵柔伸手拿起话筒:我是闵柔。

    前台客服小妹的声音传来:闵秘书,有位来自英国的女客人,想要见岳总。

    来自英国的女客人?

    闵柔问道:叫什么名字,又是做什么的?

    她叫戴米斯,是英国雅萍化妆集团驻华分公司经理,这次来我们公司,是奉总部指示,前来洽谈能否合作的初步意向工作。

    英国雅萍化妆品集团,那可是全世界最知名的化妆品公司,绝对的大腕级,早在十余年前就已经进驻华夏开工厂了,不过都是在一线大城市。

    闵柔听完后一呆,脱口说道:还有这种好事?

    开皇集团与人家雅萍集团相比起来,那就纯粹是大象与小蚂蚁的区别,照当前势头发展,再努力个三五十年的,也不一定具备与人家合作的资格。

    没想到,今天人家竟然主动派人来联络开皇集团了,闵柔怎么能不震惊?

    小隋,请那位女士稍等,我马上就告诉岳总!

    闵柔急忙忙的扣掉电话,也顾不得岳阿姨在办公室内教训外甥了,连忙敲响了房门。

    办公室内,左耳通红的李南方,腮帮子不断抽抽着,正翻弄着一部新手机,岳总在老板桌后面正襟危坐,神色淡然没有丝毫异常。

    岳总,刚才前台打电话来说,英国雅萍集团派了个特派员,前来我公司洽谈合作意向工作。

    闵柔在向岳总汇报这个消息时,小脸都激动的发红了。

    岳梓童同样也很惊讶,颇有几分被天上掉馅饼砸到脑袋的幸运,站起(身shen)正要亲自出迎时,却又想到自己孬好不说是一堂堂总裁,该摆架子时就得摆,要不然会被人看轻的,唯有连声吩咐闵柔,赶紧下去有请那位戴米斯女士。

    你还不赶紧滚,等着在这儿丢人现眼吗?

    等闵柔快步走出办公室后,岳梓童毫不客气的对李南方训斥。

    切,一个小小的雅萍集团特派员来访,就把你激动成这样,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扔下这句话,抢在岳总发怒之前,李南方溜溜的跑出了办公室。

    别看他嘴上说的轻巧,其实心里还是分得出轻重,也很为岳梓童能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而高兴,要不然也不会走出办公室后,就用新手机拨通了叶小刀的电话。

    叶小刀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卧槽,你这是催命呢,真以为老子是无所不能的超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搞清楚是谁想干掉你小姨?

    这次找你是为了别的事。

    李南方走到电梯门口,向后看了眼,压低声音说:你去找琪琪,就说你有事请她帮忙。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