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71章 女人身上有只黑蝎子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砰地一声,自行车的前轮,撞在了踏板摩托车的侧面。

    有女人的惊叫声响起时,李南方结结实实摔倒在了地上。

    其实依着李南方的(身shen)手,完全可以在撞车之前,腾(身shen)而起一个鹞子翻(身shen),潇洒的落在地上,实在没必要这么狼狈,差点来个狗啃屎,把下巴磕破。

    可不这样不行啊,他相信前面不远处车子里的岳阿姨,正从后视镜内看着他呢,如果表现的像超人那样,岂不是自找麻烦?

    再说了,他车子都把人骑小踏板的女人给撞翻了,他如果(屁pi)事也没有,人家不把他讹死才怪。

    哎哟,摔死我了,脖子断了,你别跑,赶紧送我上医院——

    对付这种突发意外,李南方还是很有经验的,暂且不管那个女人怎么样,他自己先连声惨叫一副快要挂了的吓人样子,就算他再不占理,别人伤的再重,也不敢对他太过为了。

    哎哟声中,李南方偷偷看向摔倒在地上的女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小半截白花花的的(屁pi)股吧,是上半截,现在女人穿的裤子都是低腰裤,只要一蹲下就能把股沟露出来,不以为耻,反以为美。

    股沟向上的部位,赫然刺着一只张牙舞爪的蝎子,黑色的,栩栩如生,差不多有小孩巴掌那样大,就像活的趴在皮肤上,透着让男人心动的妖邪。

    根据李南方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真纹(身shen),不像他(身shen)上的那些,都是贴上去的。

    现代社会,纹(身shen)几乎是成了年轻女人的专利,仿佛不来个纹(身shen)就不是女人那样,而且所纹的部位,越私密了越好,李南方曾经与那地方刺了个眼镜蛇脑袋的美女嘿咻过,总给他一种如果不赶紧拔出来跑路,就会被一口咬掉的危机感。

    所以被他撞翻在地上的女人,股沟上面纹个黑蝎子,也没啥奇怪的。

    法科有!

    右腿被踏板砸在下面的女人,爬起来后回头就骂了句英文,语气很凶狠,一点女(性xing)该有的温柔都没有。

    李南方这才看到,被他撞翻在地上的女人,竟然是个高鼻子灰眼睛的白种人,模样一点都不俊不说,目光还特凶狠,就像老鹰那样。

    草,怪不得皮肤那样白,原来是个国际友人。

    看到是个外国人后,李南方也不再假装脖子断了,赶紧爬起来陪着笑的问: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很多公知现在总是鼓吹,外国人素质特别高,单纯善良(热re)(爱ai)和平,就算你睡了他老婆,他也只会问你有没有品尝到********的滋味——所以李南方如果再拿出反咬一口的痞子嘴脸,那就太有损我华夏礼仪之邦的美誉了。

    女人没有理他,嘴里小声咒骂着什么,抬头向东边看了一眼,不耐烦的摆摆手,扶起了摩托车。

    她咒骂的声音虽然低,语速又快,李南方还是听懂了,这是在骂他是愚蠢的支那猪,眉头皱了下,正要以纯正的伦敦腔,问候她全家女(性xing)时,女人跳上车子,加油门走了。

    滴滴,有过路口的车子,不耐烦的按了几下喇叭,提醒李南方赶紧滚粗,没看到马上就要亮红灯了,耽误哥们上班迟到被扣钱找你报销吗?

    再催,我一头撞你挡风玻璃上!

    李南方瞪眼威胁了那哥们一下,竖起车子推过了路口。

    别看是二手车,质量硬是要的,刚才撞的那样狠,也就是车把歪了,在街灯杆子上一别就正当了,继续驰骋个三五年的还没问题。

    岳梓童果然看到李南方撞车了,车子已经贴在路边了,正胳膊搭在车窗上,满脸幸灾乐祸的向回看呢。

    骑踏板摩托的女人,驶到她车前时,稍稍停顿了下。

    因为亲眼看到她被李南方撞了,潜意识内早就把他当自己人的本小姨,在外国女人骑车过来后,本能的冲她微笑着点了下头,算做是赔礼道歉了。

    女人愣了下,也没说什么,接着加油门走了。

    没摔断胳膊腿的吧?

    等李南方骑车子过来后,岳梓童满脸遗憾的叹了口气:唉,还真是苍天没眼啊。

    李南方认真的说:不过,我兄弟可能受伤了,你要不要看看?

    什么你兄弟?

    岳梓童一呆,随即明白过来,顿时红霞满面:混蛋,有这么跟小姨说话的吗?

    李南方低声说了句什么,接着脚尖一点地,飞一般的向前冲去。

    岳梓童,你是不是特喜欢我叫你小姨啊,那以后咱们真成了两口子,我趴在你肚皮上动一下时,就喊一声小姨,怎么样?

    李南方都跑出老远了,岳梓童还在回味他说的这句话,心儿忽然砰砰大跳起来时,下面也有了异样的感觉,随即就是让她颤栗的邪恶涌上,抬手捂住了脸,低声吼道:李南方,你这个不要脸的人渣,我要杀了你!

    李南方可能也觉得那句话太邪恶了,哪敢让岳梓童追上,边拼命蹬车,边向后看,直到车子拐进开皇集团的停车场内后,他才松了口气。

    再给岳梓童两个胆子,她也不敢在公司员工面前,追杀他的。

    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忽然说出那句话了。

    难道说,他心里一直期盼着那样做?

    看来,他的骨子深处,除了储藏了大批的犯((贱jian)jian)因子之外,还有一些邪恶因子,把藏在(身shen)躯内的恶魔都惊动了,不安份的咆哮起来。

    这可是以前从没有过的现象,李南方有些害怕,紧蹬几下风一般的冲到了王德发面前。

    王德发正拿着水管冲地,听到车子响声刚要转(身shen),水管就被人劈手夺走。

    老王傻了般的看着李南方,拿着凉水从他自己脑袋上浇下,喃喃地说:李李南方,你也太夸张了吧,大清早的就这么(热re)?

    凉水不但解渴,还有驱魔的作用,浑(身shen)打了个激灵后,浑(身shen)都无比的舒畅,蠢蠢(欲yu)动的恶魔也消停了下来。

    李南方抬手擦了把脸,长松一口气:呼,没办法,怕迟到啊,这不紧赶慢赶的差点中暑。

    王德发正要再说什么,却看到岳总的车子驶进了停车场,连忙(屁pi)颠(屁pi)颠的跑过去开门了——为岳总开车门,是他的荣幸。

    岳总下车时,小脸好像还红扑扑的,看都不敢看李南方一眼,脚步急促的走上了台阶。

    虽说她与李南方早就有了那种关系,在来之前,也曾经自动宽衣解带坦诚以对,但那些对年轻男女来说很正常的,远远没有某人渣所说的那句话邪恶。

    岳总,您来了!

    早就侯在办公室门口的闵柔,看到岳总从电梯里走出来后,双眸中忽地有水雾浮上,快步迎上来,一把就抱住了她胳膊,忍不住的低头,嘤嘤哭泣起来。

    闵秘书担心岳总之(情qing),天地可鉴。

    没事,都过去了。

    岳梓童也深受感动,某些龌龊想法都被闵柔真挚的泪水所冲走,把她拥入怀中,抬手在她后背上轻轻拍打了几下:别哭了,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闵柔这才松开她,抬手用力擦了擦泪水,抬头笑了下。

    梨花带雨的样子,相当美,岳梓童忍不住地说:小柔,我要是男人,我就追你。

    岳总——

    闵柔小脸立即涨红。

    等她醒悟过来时,岳梓童已经快步走进了办公室内。

    端坐着宽大的老板桌后面,岳梓童又换上了昔(日ri)高不可攀的嘴脸,拿起摞在桌上的文件,翻阅了起来。

    闵柔为她泡上一杯茶,轻轻放在桌子上,小声说:岳总,刚才我接到区办公室的电话通知,说联合调查小组经过连夜彻查后,并没有发现咱们公司财务上的任何问题,很快就会把账本送回来的。

    嗯。

    岳梓童头也不抬的嗯了声,漫不经心的样子,这当然是因为她早就知道结果了。

    闵柔又说:昨天下午,我听说金区长好像突发脑溢血住院了,好不容易才抢救过来,但要想继续当官为非作歹,是完全没戏了——这种人渣,怎么就不让他直接挂掉呢?

    岳梓童嗤笑一声:人渣嘛,当然不能就这样轻易死掉,得活着受罪才行。

    岳总说的是。

    闵柔连连点头,拿起刚倒上水的杯子,又要去接水。

    岳梓童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她:小柔,别忙了。有什么事,直接说。你那个(爱ai)酗酒的老爹,又给你惹祸了,需要你拿钱去摆平?

    闵柔慌忙否认:没,没有,我爸这些天可都是滴酒不沾的。

    那就是别的事,赶紧说。

    岳梓童接过杯子时,忽然问道:不是为了李南方的事吧?

    是是。

    闵柔扭捏了起来,垂下眼帘双手搅着衣角,不好意思的说:岳总,我知道你对他很不满,这次给你惹了这么大的祸——他又是您外甥,其实就算我不为他求(情qing),请您再给他一个混饭吃的机会,您也会妥善安排他的。但但昨天下午,我答应他,要替他在您面前说好话的。

    看着吞吞吐吐的闵柔,岳梓童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别扭,眼神也冷淡了下来,猝不及防的问:小柔,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啊?

    闵柔眨巴了下眼,连忙磕磕绊绊的说:没,没有,我怎么会喜喜欢他呢?我就是

    就是喜欢他也没事,你们俩人男未婚女未嫁的,相互来电也是很正常。

    岳梓童满脸的关心:如果真是这样,你不用管他怎么样,我就可以做主的,毕竟我是他小姨嘛。

    提到‘小姨’这个词时,岳梓童的心儿,又咚地大跳了下。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