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70章 强扭的瓜不甜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第二天早上,岳梓童扶着栏杆走下楼梯时,李南方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就仿佛俩人从没有闹过任何矛盾,看到她下来后,李南方依旧殷勤的笑着,为她拉开椅子,口称小姨请坐。

    不过岳梓童却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漠然的疏远,他当前表现出的殷勤,仅仅是因为在扮演岳家孙女婿的角色罢了。

    他脸上还带着假笑都遮不住的疲倦,这证明他昨晚没睡好。

    岳梓童有些后悔。

    后悔昨晚不该说那句话,来伤害李南方的男人尊严。

    但那是实话啊,无论前些天相处的有多轻松惬意,甚至还想真与他结为夫妻,她从没有把他当做真正的心上人。

    (身shen)为一个极品美女,既没有单(身shen)过一辈子的打算,当然得有心上人了,说给‘合约伙伴’听,也是再也正常不过。

    可为什么,感受到李南方的漠然疏远后,她会后悔,觉得自己有些残忍,忍不住想给他赔礼道歉呢?

    岳梓童心乱如麻中,不知不觉的吃完了早餐。

    李南方又主动去刷锅洗碗,看来他已经把呆在岳梓童(身shen)边,当作是一种工作了。

    仅仅是工作而已,不掺杂丝毫的个人感(情qing),尽管他表面还是快乐的哼着小曲。

    周末,我妈就会来了。

    李南方收拾好卫生,擦着手走出厨房后,坐在沙发上的岳梓童,放下了手机说道。

    稍稍愣了下,李南方笑道:好啊,那我会提前一天采购,等她老人家来了后,让她尝尝我的手艺。

    你会——

    岳梓童抿了下嘴角,接着笑道:呵呵,算了,不说了。

    这个你放心,只要我答应过你的事,肯定会做到的。到时候,我会让她老人家看到我们两个,有多么的恩(爱ai)。小姨,请相信我,我演戏的水平,一般人还真——

    李南方刚说到这儿,岳梓童猛地尖叫一声:别提演戏这个词!

    看着(胸xiong)脯急促起伏的岳梓童,李南方笑了下,没吭声。

    对不起。

    岳梓童盯着他过了很久,才沮丧的坐了下来:我的(情qing)绪很不正常,我给你赔礼道歉。

    不用,你没做错什么。

    李南方摇了摇头,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七点了,你该换衣服去上班了。

    李南方,我可以给你保证,我绝不会嫁给贺兰扶苏!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李南方快要走进客房中时,岳梓童大声说道。

    你嫁谁不嫁谁,对我来说有区别吗?

    李南方回头,笑着问道。

    岳梓童又无话可说了。

    无论是她嫁给贺兰扶苏,还是嫁给李扶苏秦扶苏,但只要不是真心嫁给李南方,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样的,他只能扮演他的合约男友而已。

    那我就真嫁给你好了!

    尤其在想到李南方那看她时的漠然眼神后,岳梓童浑(身shen)(热re)血忽然沸腾起来,冲动的不行。

    豁出去了,女人这辈子不就那么一回事吗,也就是现代社会了,女人能挑挑拣拣的找婆家,要是放在以往封建社会,女人唯有在洞房花烛夜那个晚上,才知道丈夫长什么样的,不管是瘸子还是瞎子,不也是为他生儿育女?

    最起码,李南方人渣不人渣的,要比瘸子瞎子好很多。

    岳梓童快步走过去,抬脚踢开了房门,看着满脸诧异的李南方,一字一顿的说:我,嫁给你。

    什么?

    李南方吓了一跳。

    我说,我嫁给你,做你的媳妇,给你生孩子。你要是不信,现在你就可以要了我,完事后就去民政局领证。

    岳梓童说着,抬手就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扣子,肩膀一沉,素白色棉纱家居服就滑落在了地上,再反手一勾黑色小罩,随手往旁边一扔,两座傲人的雪峰,就颤巍巍的出现在了李南方视线中。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玻璃洒在她(身shen)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金色,让这具酮体看上去更加的迷人,神圣。

    望着缓缓褪下衣裙的岳梓童,李南方喉结不住上下滚动着,腮帮子更是一鼓一鼓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双眼开始慢慢地变红。

    以前曾经在李南方面前脱过衣服了,俩人还实质(性xing)的发生过那种关系,所以岳梓童在脱衣服时,竟然没有丝毫的难堪,动作自然,就仿佛本来就该这样。

    把水晶小拖鞋也甩到一旁,岳梓童慢慢走到李南方面前,左手勾住他脖子,右手牵起了他的左手,放在了自己(胸xiong)上,声音有些发颤的说:现现在,我是你的了。随便,随便你对我做什么。

    李南方的嗓子里,发出极力压抑的呼噜声,岳梓童闭上了眼。

    很奇怪,在她闭上眼后,眼前却浮现上了一个男人的影子,既像贺兰扶苏,又像昨晚刚认识的黑幽灵,还有些像李南方。

    她知道,她这是把具备完美男人风度的贺兰扶苏,神秘诡异且又强大可怕的黑幽灵,做得一手好菜的李南方三个人,揉和成了一个人。

    把三个人柔和在一起后,就变成了一个完美的男人。

    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这种‘复合型’的男人,但很明显,岳梓童不可能同时拥有这三个人,唯有选择能做得一手好饭的李南方。

    这是她的宿命,就算没有岳老爷子的高压,老天爷也早就安排他们在美国时,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

    既然是这样,那么岳梓童还又何必与命运抗衡呢?

    倒不如快刀斩乱麻,干脆结纳李南方拉倒,也算免去了违抗爷爷的麻烦。

    唉,其实这辈子我都没有资格,像别的女孩子那样,去追求自己的(爱ai)(情qing)——感受到李南方发颤的右手,抱住自己的腰肢后,岳梓童心中叹了口气,脸上却浮上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脑子里,又浮上另外一幕画面,狂风暴雨中,一朵(娇jiao)艳(欲yu)滴的花儿,被摧残的凋零,她就是那朵花,李南方就是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她除了苦苦煎熬之外,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她被李南方抱在了(床chuang)上。

    木板(床chuang)很硬,躺在上面很不舒服,不过相比起马上到来的更不舒服,这实在算不了什么,为了证明自己毫不在乎,闭着眼的岳梓童还笑问: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姿势?

    我最喜欢滚的。

    李南方的声音很古怪,就像不是他在说话那样。

    怎么滚?

    岳梓童心中不解,刚要睁开眼,她就滚了起来——被李南方用被单卷起,包的好像个大粽子那样,只露出一个脑袋,一双雪白的秀足。

    以后,不要在男人面前,动不动就脱光(屁pi)股。再这样,我会抽死你!

    李南方背对着(床chuang)铺,抬手用力搓着脸,快步走向门口。

    混蛋,除了在你面前,我什么时候就动不动脱光了?

    岳梓童呆愣片刻,接着叫道:李南方,你这是什么意思?

    强扭的瓜不甜。

    李南方丢下这句话,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强扭的瓜不甜?这个混蛋,什么时候也这样讲究了?

    岳梓童又傻楞半晌后,费力的坐了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喃喃自语:送上门的(肉rou)骨头都不吃,他还是条是个男人吗?

    岳阿姨走出客厅时,已经恢复了她高高在上冷艳总裁的样子了。

    李南方蹲在东墙根下,拿着板子在收拾一辆半新的山地车。

    岳梓童昨晚回家时,竟然没注意到那边多了辆山地车,忍不住地问:你要骑车子去上班?

    是啊,我又没有驾照,还不能让你这个大老板给我当马夫,所以骑车子是最好的选择了,绿色环保,又锻炼(身shen)体。

    李南方回头笑道,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

    (爱ai)骑车子,就骑车子好了。

    岳梓童好像此时才发现这厮竟然有口好牙那样,稍稍呆了下,故作不屑的轻哼一声,转(身shen)上车,点火驶出了别墅。

    小子,你以为本小姨搞个驾照很难吗?想骑车子,来逃避你当马夫的命运,那是在做梦呢。

    从后视镜内看了眼骑车跟上来的李南方,故意放慢车速的本小姨,冷笑一声,心(情qing)忽然无限好。

    在她主动自荐枕席被拒后,俩人再见面时,都没有任何的尴尬,就仿佛刚才只是握了握手那样,实在没必要放在心上。

    关键问题是,在李人渣回头一笑时,本小姨没有发现他眼里的漠然——两个人的关系,重新回到了没有闹矛盾之前。

    岳总敢肯定,等晚上吃完饭后,李南方绝对会要求抛硬币。

    抛就抛呗,本小姨会怕你?

    再次看了眼后视镜,岳梓童轻点了下油门,车速立即提了起来。

    李南方也跟着提速,两只脚就像踩风火轮那样,嘴里还大呼小叫着什么,肯定是在吆喝她慢点开,岳梓童伸出左手,竖起一根好看的中指,狂笑声中再加油门,很快就把他给甩没影了。

    敢对我竖中指,你有那功能吗?

    李南方嗤笑一声,弯腰撅起(屁pi)股,玩命狂蹬。

    买辆二手自行车骑着上下班,一来是可以避免(身shen)体因安享生活而退化,二来能够吊在她后面,观察她周围随时会出现的特殊(情qing)况。

    在市区内,汽车速度快不起自行车多少,李南方狂蹬几分钟后,再次看到了那辆粗牢笨壮的车子。

    岳梓童的车子刚驶过路口,李南方就拍马杀到,绿灯也变成了红灯。

    他没打算停下,路口没有交警,不怕被拍照,完全可以像箭那样,刷地一声——我靠,这谁啊,骑辆破摩托还这样快,着急去投胎吗?

    就在李南方只顾去看岳阿姨车子时,一辆踏板小摩托车,好像从平地里冒出来那样,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连让他使闸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在心里大骂一声卧槽,睁着眼的撞了上去。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