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69章 可以当你们孩子的父亲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不用这样绝(情qing)吧?

    李南方脸上的笑容发僵,把盘子放在了橱柜上。

    我们之间有(情qing)吗?

    岳梓童心里涌起无比的委屈:你跟我谈(情qing)?呵呵,如果不是你故意给我惹麻烦,金区长怎么会对付我,又怎么会害的我昨晚被人脱光衣服,吓得都哭了?

    李南方无言以对,稍稍沉默片刻,摘下头上的纸帽子,解下(身shen)上的花围裙,抬头强笑了下走向门口。

    岳梓童后退,闪开了房门。

    擦着她的肩膀,李南方走到东边客房内开灯,收拾铺在(床chuang)上的东西,也就是一条毯子,几件换洗的衣服罢了,很快就塞进了帆布包内,挎在肩膀上走了出来。

    客厅里没开灯,不过别墅大门外面的街灯光芒照了过来,投在他(身shen)上,显得他背影很是孤独,透着无家可归的可怜,岳梓童心中一软,忍不住的说道:站住。

    抬脚正要迈出客厅的李南方,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她。

    天色已晚了,明天再走吧。

    岳梓童说完,转(身shen)快步走上了楼梯。

    关上卧室的房门后,岳梓童倚在门板上,双手用力搓了下脸,喃喃地说:岳梓童,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以后得改。

    她嘴上说让李南方明天再走,其实已经原谅了他,(允yun)许他可以死皮赖脸的住下来了,相信那个家伙也能从她这句话中,听出她的言不由衷之意,还不得感恩戴德?

    哼,那个家伙肯定是马(屁pi)如潮,对我尽可能的阿谀奉承,不过我才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得让他知道我能让他留下来,是他莫大的荣幸,以后再也不敢对我那样甩脸子了——洗了个澡,换上一(身shen)舒服的家居服,岳梓童在开门时心里这样想到。

    正如她所料的那样,下面客厅内已经灯火通明,李南方就像一只辛勤的小蜜蜂那样,正拿着抹布哼着小曲擦拭家具,听到脚步声响后,抬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自然会被高傲的岳总无视,左手扶着楼梯,缓步走了下来。

    李南方也很乖巧,没有再说什么,替她拉开了餐桌前的椅子。

    望着那几个精致的菜肴,岳梓童心中幸福的叹了口气:唉,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嘛。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岳总姿势优雅的细嚼慢咽,李南方毫无风度的狼吞虎咽,尤其是在吃辣子鸡块时,把骨头咬得嘎巴嘎巴直响,也不见他吐出来。

    这要是搁在俩人没闹矛盾之前,岳梓童肯定会讥笑他是在喂猪。

    就在她放下筷子,拿起餐纸动作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时,李南方也吃饱了,也不敢问要不要抛硬币了,很自觉的端起盘子,去刷锅洗碗了。

    等他忙活完了走出厨房,岳梓童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夹着香烟,正在看电视。

    给了岳阿姨一个大大的笑脸,李南方正准备去他的陋室,就听她淡淡地说:等等,我有话要对你说。

    您尽管吩咐。

    李南方站在原地,点头哈腰的说。

    岳梓童很满意他现在奴颜婢膝的态度,眉头却微微皱了下:从来,我都不习惯抬着脸的跟人说话。

    李南方马上盘膝坐在了地板上,毫无男人风骨的媚笑:这样,可以了吧?

    岳梓童本意是让这家伙坐在她对面沙发上的,不过既然他愿意坐在地上,那也就随他了,人渣嘛,就该有人渣的习惯:鉴于某些你知我知的原因,我可以原谅你上周五时,曾经对我的无礼。就当从没发生过,不过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多谢小姨的宽宏大量。

    李南方赶紧谢主隆恩:那,我明天不用走了吧?

    不走也行,但是——

    岳梓童说到这儿后,故意停顿了下吸烟,眼角余光却在看着那边。

    李南方的脸上,立即浮上了明显的紧张神色,这是怕她提出太苛刻的要求。

    徐徐吐出一口烟雾,岳梓童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但是,你要告诉我,你的女朋友是谁。

    打心眼里,她从来都没把李南方当做是丈夫,不过却绝不(允yun)许在没有她的许可下,让他在外面泡妞,要泡,也只能去泡闵柔。

    李南方愣了下,反问道:我哪有女朋友了?

    岳梓童的脸色,立马(阴yin)沉了下来:要不要我打电话,给小车班的其他司机,让他们连夜赶来对质?闵柔都知道了,是个短发女孩子,听说长的还很漂亮,(性xing)子特泼辣,因为孙大明喊你尿裤大侠,就把他痛扁了一顿。

    啊,我知道了。嘿嘿,我是有这么个泼辣的女朋友。

    李南方这才恍然大悟的样子,刚得意的嘿嘿笑了几声,岳总的目光,一下子就冷森森的了,连忙收起笑容解释道:不过是假的,闵秘书他们都误会了。

    三言两语的,李南方就把白灵儿去找他赔礼道歉,结果听到孙大明喊他尿裤大侠后,还以为这是在暗讽她母老虎,就凶(性xing)大发给了他个过肩摔的事说清楚了。

    哦,原来是白灵儿啊,我说他来青山市没几天,怎么就有女朋友了呢——岳梓童这才恍然大悟,目光温和了许多,表面却冷冰冰的:哼,你是不忿孙大明他们喊你尿裤大侠,才在白灵儿去给你赔礼道歉时,故意混淆视听,挑拨她为你教训那些嘴欠的吧?

    小姨明鉴,真乃诸葛亮重生,刘伯温转世啊,一猜就猜对了。

    李南方竖起双手大拇指,满脸佩服到倾倒的样子。

    岳梓童撇了撇嘴,强压着心中的得意,故作不屑的说:少来。你才是真正的(阴yin)险之辈,表面上不在意别人称呼你尿裤大侠,其实早就等着白灵儿来给你赔礼道歉,借她来教训那些嘴欠的。

    李南方满脸的得意,吹嘘道:其实我还是很聪明的,偶尔玩玩借刀杀人之计——当然了,我那点小聪明,在小姨您面前,那就是萤火虫与太阳神之间的区别,实在是不值一提的。

    岳梓童没理睬他阿谀如潮,把烟卷掐灭在烟灰缸内,微微转动着酒杯,几次想说什么,却总是(欲yu)言又止。

    李南方也没问什么,盘膝坐在地板上,静静的望着她。

    李南方,有件事我必须得跟你说清楚。

    又犹豫了会儿,岳梓童终于狠下心来,快速说道:我我心里有人了。无论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也不管我爷爷大姐有多么希望我们能在一起,我都觉得咱们两个,确实不合适。

    李南方眉梢微微一挑,淡淡地问:是那个贺兰公子吗?

    你知道贺兰扶苏?

    岳梓童有些惊讶,随即恍然:呵呵,这是我大姐夫告诉你的吧?

    是。

    李南方也没隐瞒什么:前些天,我师父给我打电话过来,特意说过这件事。

    岳梓童立马追问:那你是怎么想的?

    李南方反问:无论我怎么想,你会在意吗?

    当然不会。

    岳梓童脱口说出这句话后,才意识到自己这态度貌似有些太霸道了,李南方再怎么人渣,可他终究是个男人,还是有一定自尊心的。

    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李南方看出她有些难为(情qing)了,无所谓的笑了下:说实在的,我也从没打算过,要与你生活一辈子。我来找你,死皮赖脸的留下来,就是不想让师母对我失望。

    刚对他生起的愧疚之心,马上就因为他这番话消失殆尽,岳梓童脸色又不好看了:那你是怎么个意思?

    很简单。你要敷衍你家老爷子,我要敷衍师母,为了让他们安心,我们就按照当初所说的那样,把这场戏演下去就是了。表面上,我们可以是夫妻,领证,举办婚礼都行。

    李南方反手撑地,站起来拍了拍(屁pi)股:私下里呢,却是各有各自的生活,你钓你的凯子,我泡我的马子,互不干涉。只要别露出破绽,被他们看穿就是了。甚至——

    岳梓童冷冷地问:甚至怎么样?

    甚至,我可以当你们孩子的父亲。

    李南方淡淡地说:在你们幽会时,可以效仿房遗(爱ai),为你们把门。

    房遗(爱ai),是唐代名臣房玄龄次子,唐太宗十七女高阳公主的驸马。

    高阳公主骄傲专横,曾与著名僧人辩机(玄奘高徒)私通,房遗(爱ai)非但连个(屁pi)都不敢放,还在公主与辩机幽会时,为他们把门望风,因此被誉为千古绿帽王。

    他的话音未落,岳梓童手里的酒杯就飞了过来。

    李南方没有躲,任由酒杯砸在他额头上,砰地炸开,碎玻璃溅了一地,他却像没事人那样,伸出舌头((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脸上的酒水,笑道:嗯,至少七年的库藏品,味道醇正。

    岳梓童本想接着扑过来,对他拳打脚踢的:该死的,你竟然把我比做成历史上最大的(淫yin)妇高阳公主,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她噌地一声站起来后,却又呆楞当场了。

    她既然口口声声的说,她心里早就有人了,是绝不会与李南方生活在一起,可偏偏碍于岳老爷子的严令,又必须在一起,他还不能对人说。

    那么,俩人的关系,不是房遗(爱ai)与高阳公主,又是什么呢?

    我现在对你来说,就是个你追求真(爱ai)的挡箭牌而已,你有义务负责我的吃穿住行。以后别再把我当孙子那样,吆来喝去的,因为我们两个是平等的。希望,你能牢记这一点。

    李南方抬手擦了把脸,转(身shen)快步走进了客房内。

    砰地大力关门声,让岳梓童浑(身shen)一哆嗦。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