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68章 小心你的皮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闵柔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在众目睽睽下,抽别人嘴巴。

    但还在火辣辣疼的右手告诉她:你刚才在怒极之下,真抽李南方大嘴巴了。

    她确实愤怒的不行:哦,你惹祸后一走了之,害的岳总牺牲清白(身shen)躯去挡灾时,打电话让你回来,你这事那事的不回来,现在岳总都陪完那个老混蛋,你却又满脸忠心耿耿的样子,要以你的痞子手段去解决问题。

    你能解决得了吗?

    我敢说,你不去还好,真要去了,岳总的牺牲不能说白费,但肯定还得为你的冲动,付出更多的代价。

    看着(挺ting)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儿却比猪还要蠢了呢?

    我呸,把你形容为猪,那是对猪的侮辱!

    再让我听到你在外面喊岳总小姨,我抽死你!

    闵柔小模样凶狠的低声训斥了句,转(身shen)扫了眼远处向这边看的员工们,淡淡地说:跟我来。

    闵秘书(身shen)为岳总跟前的红人,在公司还是很有几分威慑力的,看(热re)闹的那些员工,被她扫了一眼后,都赶紧低下了头,心里却在啧啧称奇:看不出啊,(娇jiao)滴滴的闵秘书,敢当众抽一蹲过大牢的人渣。

    关键是人渣被抽后,也没敢发脾气,耷拉着脑袋乖乖跟在闵秘书背后,走进了秘书办公室内。

    站好!

    闵柔一瞪眼,抬腿刚要坐在桌角上的李南方,赶紧放下腿,脸上堆起谄媚的笑容:闵秘书,能不能别对我凶巴巴的?我有些害怕呢。

    你怕个——怕个大头鬼。

    闵柔的眼圈,忽然就红了:你可知道,昨晚岳总就已经去青山酒店陪那个老混蛋了?都是你惹得祸,害得岳总被欺负。

    我有罪,我该死。

    李南方语气诚恳的连连点头,满脸沉痛的哀悼之色,却在为自己狡辩:昨天下午接到你电话后,我嘴上说的轻巧,可我马上去打车连夜向这边狂奔而来。唉,八千里路云和月,我足足跑了十五六个小时啊。一路上换了四辆出租车,你瞧我这风尘仆仆的样子,就知道我有多关心小姨的安危了。

    闵柔这才看到,李南方确实满脸的疲倦,眼里还有血红丝,一看就知道昨晚没睡好。

    她可不知道,李先生已经连续两个晚上,都睡在野外的大树上了。

    大树不如(床chuang)铺舒服还在其次,关键是他每睡一小会,就得睁眼看看,生怕会有杀手出现,跑别墅里去伤害岳梓童。

    精神再怎么旺盛的人,连续两个晚上睡不好后,不疲倦才奇怪呢。

    闵柔相信了他说的,生硬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些,叹了口气刚要说什么时,手机嗡嗡震动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后,她一把就抄了起来,急切的问道:岳总,您现在怎么样了?

    我没事。

    岳梓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顿了顿又说:昨晚,也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正在市局处理一些事(情qing)。明天再去上班,今天有什么重要工作,去找齐副总他们汇报。

    岳总昨晚,也没事?

    望着黑下来的手机屏幕,闵柔仔细琢磨了老大会儿,才猛地醒悟过来:啊,昨晚岳总并没有让那个老混蛋得逞!要不然,她也没必要刻意重复昨晚没事了!

    是吗,你给我仔细说说呢。

    李南方也是精神一振,趴在桌子上凑了过来。

    起开!

    心(情qing)大好之下,闵柔抬手把那张脸推开,快步走向门口:乖乖呆在屋子里,别乱跑,更别乱翻我的东西。要不然,哼哼,小心你的皮。

    尊娘娘懿旨!回来时,能不能给买点吃的啊,肚子饿。

    听到李南方捏着嗓子的声音传来后,闵柔头也不回的淬道:饿死活该!

    市局,小型会议室内。

    还穿着那(身shen)廉价运动服的岳梓童,在白灵儿的陪同下,刚用完早餐,很接地气的豆浆油条,比那些洋快餐好吃了不知多少倍。

    昨晚岳梓童就被白灵儿带来了市局,没办法,黑幽灵的出现,警方实在不敢让岳总回家的。

    周末还说要在外面开半个月会议的张局,接到白灵儿的汇报后,据说是乘坐宇宙飞船赶回市局的——至于老马等刑警队员,那更是别管正在干什么,都用最快速度滚来,违者会被直接开除警察队伍,以儆效尤。

    岳梓童前脚刚来到市局,局座后脚就赶到了,随即就接到了另外一个让全体警务人员震惊的消息:市中区的某主要领导,在被青山酒店被人用凶残的手段打残了,生命垂危,院方正在尽力抢救。

    最先赶到现场的韩军说,某主要领导昏迷之前,曾经举报是岳梓童打伤了他。

    这事可就奇怪了,因为在某领导受伤时,白灵儿就在岳梓童(身shen)边,现场搜查黑幽灵有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呢,而且还有十数个会所工作人员作证。

    难道她会分(身shen)术,一边呆在白灵儿(身shen)边,一边去酒店凶残打伤某领导?

    当然不会,白灵儿就敢确定,那个打伤某领导的凶手,就是假扮假扮岳梓童的黑幽灵!

    两个岳梓童一案,说起来有些麻烦,其实简单的很,那就是黑幽灵假扮她的样子,去了青山酒店弄残了某领导。

    至于在西方就以凶名昭著而闻名的黑幽灵,怎么会来到华夏,帮岳梓童收拾某老不死的这件事,才是白灵儿最关心的。

    岳梓童也同样不知道,标准的一问三不知。

    会议室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十几个人从外面走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个相貌清廉的男(性xing)老者,紧随其后的,则是个面目姣好的妙龄少妇,进来后就看了岳梓童一眼。

    (身shen)为市局的‘东道主’,张洪刚走在最后面,由此可见前面那些人官职,都在他之上。

    小张。

    为首老者对站起来的白灵儿岳梓童微微颔首,居中而坐后,直接开门见山的对局座说:你来把警方当前所调查到的(情qing)况,详细说说。

    是。

    张洪刚态度恭敬的点头答应了声,开始讲述所知道的(情qing)况。

    期间,还不时的由白灵儿来补充。

    最后,又在局座的要求下,岳梓童从头至尾,把她怎么与金百勇结下梁子,一直说到昨晚被白灵儿带来市局的全过程,详细叙说了一遍。

    下午时,刑警队老马送来了会所酒店昨晚的监控录像,还有金少的笔录。

    看似复杂的案(情qing),在多方有力证据下,变得简单明了,那就是因金百勇之子金六福,因在蓝天酒吧酒后闹事,被岳梓童路见不平收拾一顿后,他花钱雇佣了一批社会混子,企图抱负岳总时,却被岳总(身shen)边的司机打断了双腿。

    金百勇为了给儿子讨还公道,不但以权谋私刁难开皇集团,还提出了让所有正派官员蒙羞的条件,试图来个人财两得,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黑幽灵却出面了,假扮岳梓童,用酒瓶子把他弄成了太监。

    会议整整开了一天,最后清廉老者气愤的拍了桌子,声称金百勇是青山官场的耻辱,就算没有黑幽灵的插手,他也会遭受正义的惩罚——

    在座的都相信,无论金百勇能不能抢救过来,他的官场生涯都结束了。

    假如还有人试图包庇他,那么他与某职业女子的艳照,就会出现在网上。

    散会时,天已经黑了。

    岳梓童带着青山市领导的郑重承诺,在市局几个刑警的护送下,去歌力思会所取了车子,返回了自己别墅。

    相比起黑幽灵给青山警方带来的震惊相比,岳梓童受惊尤甚:黑幽灵啊,那可是西方传说中的人物,怎么就跑来青山,为她排忧解难呢?

    而且手法是那么卑鄙无耻,看光了岳总的清白(身shen)躯。

    幸好岳总神经够坚韧,这要是放在古代,还不得羞得投河自尽?

    如果,能够嫁给这样一个强大,还又可怕的男人,多好?

    车子停在别墅院子里时,岳梓童心里忽然浮上了这个荒唐的念头,接着脸儿就是一红,抬手轻轻给了一嘴巴,低声骂道:岳梓童,你还要不要脸啊,他都摸过你了呢!

    点上一颗烟,狠狠吸了几口,岳梓童鼓((荡dang)dang)的(情qing)绪,才慢慢平息了下来,开门下车。

    南边清凉的夜风吹来,让岳梓童彻底从激动中清醒过来,望着黑漆漆好像坟墓般的客厅内,(情qing)绪又低落了下来。

    她不想承认,她还是很享受某个人渣住在家里的那种感觉,有说有笑,有打有闹,有哭有叫——那才是生动的生活。

    但很可惜,人渣已经滚了。

    更重要的是,岳总心里好像多了个黑色的幽灵。

    呵呵,他们两个与我,都不在同一个层次,想他们干嘛?

    甩甩头,岳梓童自嘲的笑了下,开门走进了客厅内。

    正要抬手开灯时,岳梓童抬起的右手僵住,看向了厨房那边。

    关着的厨房门,闪下了一道细细的缝隙,有柔和的灯光透出,还有让她食指大动的炒菜香。

    岳梓童心中一动,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慢慢把缝隙推大,向里看去。

    厨房里,一个头上戴着纸帽子,腰里系着小花围裙的男人,正忘(情qing)的哼着小曲,端着炒勺炒菜。

    李南方可不知道岳阿姨就站在门口,从门缝里看着他炒菜,铁勺一颠,里面的菜准确的颠在旁边盘子里,用勺子稍稍拨拉了下,端起来转(身shen)——浑(身shen)就猛地一哆嗦,差点把盘子扔地上,尖叫道:啊,鬼啊!

    鬼你个头!

    岳梓童抬手,砰地一声把房门推开,抬手指着外面,冷冷地说:李南方,你给我出去。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