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67章 手感不对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金区长,你这样做,就不怕违反纪律吗?

    岳梓童慢慢地关上房门,冷冷地问道。

    你可以去纪委告我。

    金百勇把两个高脚杯都倒满后,才坐下来抬头看着岳梓童,神色淡然的说:不过,就算是你告我,也没谁会相信的,哪怕你现在可能在偷着录音。因为在你下午去看望我儿子时,我就已经赴京,去为儿子求医了。我的秘书,全程陪同,他可以作证。

    他的神色淡然,看向岳梓童的目光,却像两只无形的小手,刷刷作响,仿佛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她(身shen)上的衣服剥光了。

    到底是历经大风大浪的老油子,金百勇在今晚来到青山酒店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被岳梓童反噬的各种准备。

    亲眼看到她一人来到酒店后,他才来到包厢内的。

    如果有一点不正常,他就会立即消失。

    呵呵,我真佩服你的严谨,但我更佩服你的卑鄙。

    岳梓童轻笑了声,缓步走到沙发前,慢慢坐在了他对面:金百勇,你不怕违反纪律,也不怕遭到报应吗?

    我这个人,从来都不信报应的。我只相信,付出了,就肯定能得到回报。

    金百勇淡然道:你打残了我的儿子,这就是我的付出。得到你,这就是我的回报。从来,我都不会拿不属于我的东西。只要是我想拿的,那肯定是我已经付出了相等的代价。

    你儿子的一双腿,能与市值上百亿的开皇集团对等?

    暂时不对等,以后我会让你感受到,我儿子那双腿,有多么值钱。

    你只是一个区长,能给予开皇集团多大的方便?

    沉默片刻,岳梓童端起酒杯,在手里轻轻旋转着。

    你可能还不知道,年后换届,我就会因为工作出色,位置要动一动了。

    金百勇说着,伸过酒杯,叮当一声轻碰了下:岳总,我可以再给你三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你不同意呢,你可以转(身shen)就走,就当我们今晚没见过面。如果同意呢,那就共饮此杯。从此之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让你品尝到当我女人的甜头。不管是事业上的,还是(身shen)体上的。

    是么?

    岳梓童抬头,妩媚的笑了下,举杯一饮而尽。

    鲜红的酒水,就像一条小赤练蛇那样,从她嘴角慢慢淌下,让她看上去更加的迷人。

    今晚,我会让你先尝试(身shen)体上的甜头。

    金百勇笑了,满脸的威严烟消云散,也一口喝干了杯中酒。

    岳梓童认命了,拿起酒瓶开始满酒。

    金百勇站起(身shen),绕过案几坐在了她(身shen)边,右手一把就搂着了她的腰肢,左手从衣服下摆伸了上去,很是轻车熟路的样子,直奔重点。

    你的杯子里,应该有蓝色小药丸吧?

    岳梓童假模假样的扭了下(身shen)子,侧脸看着他的眼神,忽然邪魅了起来,吃吃(娇jiao)笑道:没有那玩意,你别说让我尝到你(身shen)体上的甜头了,恐怕你就是碰一碰我,你也会呲了吧?

    你——

    抓住一个重点的金百勇,全(身shen)的神经末梢,忽然猛缩,手感不对啊,特么的,软绵绵的,怎么像灌了水的气球?

    你小点力气捏嘛,人家这儿不(禁jin)捏的,一捏就爆了呢。

    就在金百勇意识到不对劲时,岳梓童的声音,变得更加甜腻腻的了。

    你你是谁!?

    金百勇大惊,厉喝一声缩手就要站起来。

    刚站起来,就被岳梓童拽倒在了沙发上,抬手拿过红酒瓶子,咣的一声爆在了他脑袋上。

    看着翻着白眼昏过去的金百勇,岳梓童冷笑道:傻比,这时候问我是谁了,你以为老子会告诉你,我就是李南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金百勇才慢慢有了意识。

    最先听到的,是门外传来的急促脚步声。

    最先感觉到的,则是下面撕裂般的疼痛。

    这次我是在做好事,你别出来。

    他的耳边,好像还回((荡dang)dang)着岳梓童的声音。

    啊!

    当房门被人踹开后,一声女人受惊吓后的尖叫声,从他耳边响起。

    他艰难的睁开眼,就看到一个浑(身shen)光光的女人,双手捂着脸跳了起来,接着有人在房门被人踹开,有人大喝:别动,警察查房!

    今晚值班,正在研究两个杀手被干掉案子的韩军,忽然接到了陌生人的报警电话,说是青山酒店的1101号房间内,有个资深公务员((嫖piao)piao)娼时,被人搞成了严重伤残,需要市局刑警队亲自出马处理。

    资深公务员去酒店((嫖piao)piao),这不算什么稀奇事,刑警也不愿意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关键是‘严重伤残’这四个字,就必须得慎重对待了。

    他马上就召集人手,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青山酒店,直扑1101号客房,抬脚踹开房门后,一眼就看到有个男人,全(身shen)光光的躺在沙发上,下面有一团鲜血,还有个光光的女人,尖叫着向沙发后面躲。

    是金金——

    干刑警的,都是手眼通天之辈,人脉关系相当广,跟随韩军扑进来的一个手下,一眼就认出沙发上的男人是谁了。

    别乱嚷!

    韩军抬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巴,快步走了过去,喝令躲在沙发后的女人:穿上衣服!

    救,救我是是开皇集团的岳梓童干的。

    金百勇有气无力的说出这句话后,双眼一翻,再次昏迷了过去。

    只看了金百勇下面一眼,韩军就打了个哆嗦。

    资深公务员的那个玩意,这下是彻底废掉了,是被破碎酒瓶子给狠刺的,血(肉rou)模糊的,就算及时抢救过来,以后也别想再做男人最(爱ai)做的事了。

    做案的人,得有多么的凶残,才能做到这一点?

    开皇集团的岳梓童?

    可能吗?

    但也不排除,毕竟老金现在正发狠要治她呢。

    叫救护车,快,快!

    韩军不忍再看老金的受创部位,转(身shen)冲几个手下低声吼道。

    看到在警方酒店人员的帮助下,护士把金百勇抬上救护车,呼啸而去后,躲在不远处黑暗中的李南方,才冷笑了几声,转(身shen)踩着高跟鞋,扭着(屁pi)股走了。

    为了给金百勇增添光彩,他可是花了足足两万块,才请动一个职业妹子来酒店。

    李南方特别佩服那妹子的敬业精神,尤其是她良好的记忆力,在被带回局里后,肯定能把李南方教给她的那些话,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李南方决定,下次再有这种事,还会去找她,就是出场费贵了点。

    不过这没什么,这笔账以后得从岳梓童(身shen)上找回来,还有那(身shen)运动服,虽说是地摊货,但也足足花掉了李南方一百多块钱呢,被她暂时穿过后,应该是会被扔垃圾箱里的下场。

    唉,真可惜了这(身shen)衣服啊。

    望着熊熊燃烧的大火,李南方叹了口气,把小包也扔了进去,在拿起丝袜时,多少有些不舍,忍不住犯((贱jian)jian)的凑到鼻子上闻了下,好像还残留着小姨的味道。

    价值好几万的行头,舍不得也得扔,也算警告那个败家娘们,以后别再穿这么贵的衣服,这么贵的包包了。

    等高跟鞋也被烧成灰烬后,又换上一(身shen)宽松运动服的李南方,抬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想到今晚还得去小山坡大树上去睡觉,就有些头疼。

    还不到七点呢,闵柔就戴着俩黑眼圈,出现在了开皇集团大厅内门前。

    正在打扫卫生的王德发,(屁pi)颠(屁pi)颠的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问:闵秘书,早啊。请您稍候片刻,我给您去开门。

    不到七点二十,总部大楼大厅门是不会开的。

    不用,我就在这儿等等好了,你去忙吧。

    闵柔强笑了下,转(身shen)又看向岳总上班来时的方向。

    闵柔,是开皇集团上千员工中,唯一知道岳总昨晚要去做什么的人。

    想到冰山雪莲般高傲纯洁的岳总,为了全体员工的幸福,要含羞带辱的去服侍老金,闵秘书的小心肝儿,就像是被针扎那样难受,一个晚上都没睡着,可偏偏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老早的跑来公司,希望能给岳总一点点的安慰。

    她很清楚,如果换做是她,她也只能像岳总那样做。

    而岳总之所以遭受当前的噩运,都是那个人渣一手惹出来的。

    现在他拍拍(屁pi)股滚蛋了,岳总却要为他忍辱负重——老天爷,怎么不来个霹雳,把他给劈了拉倒呢?

    就像望夫石那样,闵柔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八点多了,也没看到岳总的车子出现,倒是有一辆出租车,风驰电掣般的驶进了停车场。

    难道岳总坐出租车来的?

    闵柔眼睛一亮,连忙快步走下了台阶。

    车门打开,一个男人从车里跳了下来,满脸的急躁:闵秘书,我小姨她怎么样了?

    来者,竟然是前两天才滚回老家的李南方。

    岳总昨晚就已经去陪那个老混蛋了,你今晚才来,老天爷怎么没打雷——闵柔用力咬了下嘴唇,抬头看天,满脸不甘的悲愤。

    姓金的那个老混蛋,还没有放我小姨出来?

    李南方脸色一变,伸手挽起衬衣袖子,露出满胳膊的刺青纹(身shen):草,我这就去拿刀剁了他!

    给我站住!

    闵柔及时厉喝一声,伸手抓住了要上车的李南方。

    你松开,我要去救我小姨,我——

    李南方挣扎着,低声咆哮时,眼前白影一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靠了,老子演戏演的太投入了,竟然没有看到这丫头给我大嘴巴。

    李南方抬手捂住腮帮子,望着闵柔的眼里,全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