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66章 她看到了她自己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戴面具的恶魔没走,就在洗手间里,可能是在洗澡。

    只是,他拿走岳梓童的衣服干什么,难道当搓澡巾用吗?

    就在岳梓童又怕又好奇时,洗手间的门开了,面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身shen)湿漉漉的衣服。

    岳梓童眼睛,一下子睁大,带着满满地不可思议:面具人,竟然穿上了她那(身shen)普拉达女装,还有她的黑丝袜,长长的黑发垂下来,脚下踩着一双白色细高跟皮鞋。

    岳梓童穿的那双皮鞋,还在沙发前,面具人穿着的那双,以及戴着的那头假发,都是他带来的。

    这算怎么个意思?

    他干嘛要穿我的衣服?

    岳梓童懵了,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面具人到底想干什么。

    他把我迷倒后,不该扑上来做男人最(爱ai)做的事吗,怎么就打扮成女人——想到‘女人’这个词后,岳梓童脑海中灵光一闪,猛地明白了:他,在假扮我的样子!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像不像你?

    面具人把拎着的那团衣服,搭在沙发上,左手掐腰,扭着腰肢晃着(屁pi)股,就像走猫步的模特那样,咔咔的走到窗前,半转(身shen)回头问道。

    他的声音也变了,不再是刚才那个冰冷(淫yin)邪的男人声音,而是女声,与岳梓童几乎是一模一样。

    岳梓童呆呆地望着他,脑水不够用了。

    你再看看脸呢,觉得哪儿不像,给个意见。

    面具人说着,抬手取下了孙悟空的面具——看到那张脸后,浑(身shen)无力的岳梓童,猛地打了个激灵。

    她看到了她自己。

    她敢发誓,那张脸就是她的,如果她是开皇集团的员工,在看到此时的面具人后,肯定会点头哈腰的问岳总好。

    好了,你不用回答了,我已经从你无比崇拜的眼神中,得到了我想得到的答案。唉,为了制作你的脸型面具,我可是花了好几百块钱呢,以后找机会得让你给我报销。

    面具人学着岳梓童的声音,幽幽叹了口气后,声音又变回了冷漠的男声。

    我知道,你很想知道我是谁,为什么要假扮成你的样子。

    面具人拿起沙发上的小包,拉开拉链,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挑出口红走到岳梓童面前,在她光滑的额头上画了几笔。

    画完后,他把口红装进了小包内,又扭着(屁pi)股款款走向了门口。

    在开门时,他回头对岳梓童甜甜笑了下,说:不要问我是谁,我已经在你额头上留下了我的独特标记。也不要奢望从我留下的衣服上,取到我的指纹,都已经见水了,我留在这屋子里的所有指痕,也都清楚干净了。

    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恶意。等会儿,药(性xing)就会消失,也会有人来找你。放心,那是个缺根筋的女警,她会带你离开的。

    面具人说完这番话后,开门走了出去。

    咔,咔咔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在了门外的走廊中。

    仅仅从脚步声响起的旋律,岳梓童就能判断出他在走路时,是可劲儿的扭(屁pi)股,浪兮兮的样子,令人作呕

    更让她愤怒,忍不住的叫道:混蛋,我走路时的动作,有那样夸张吗?

    话音未落,她猛地惊醒过来:啊,我我竟然能说话了?

    面具人没有说错,岳梓童所中的药(性xing),正在逐步消退,等她勉强从沙发上坐起来时,门外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会所服务人员的惊叫声。

    砰地一声,七号房门被人一脚大力踹开,一个小母豹般的短发女孩子,(身shen)形矫健的扑了进来,手里拎着一根警棍。

    白灵儿扑进来后,一眼就看到了岳梓童,稍稍愣了下,头也不回的反脚把房门踢上,双手攥着警棍原地迅速转了一圈,没有发现第三者后,才一个健步扑向洗手间那边。

    洗手间内也没有人,她反(身shen)退出,正准备去(套tao)间休息室内时,岳梓童说话了:别找了,他已经走了。

    他是谁?

    白灵儿霍然转(身shen),看向岳梓童。

    我也不知道。

    岳梓童摇了摇头时,就看到白灵儿脸色一变,低声喝道:别别动!

    听出她的声音里,带有明显的激动后,岳梓童果然不敢乱动了,就看到她慢慢走过来,拿出手机对着自己咔咔一顿乱拍,嘴里还念念有词:不会是他吧?真是他?

    岳梓童忍不住地问道:他是谁?

    黑幽灵,传说中的黑幽灵!

    白灵儿双眼放光说出这句话时,门外走廊中传来纷沓的脚步声。

    这是会所保安,得到有人硬闯七号房的消息后,立马拍马赶来了。

    岳总当前模样不雅,白灵儿当然不敢让他们闯进来,随手把沙发罩盖在她(身shen)上后,才快步走到门前,开门亮出了警官证,对跑来的会所保安冷冷说道:警察办案,无关人员闪避!

    一看是警察办案后,那伙人立马没脾气了,相互对望了一眼,转(身shen)走了。

    (身shen)为华夏最顶级的特工,代号白牡丹的岳总——实在没理由没听说黑幽灵的大名,知道那就是个纵横在西方发达国家的鬼魅,据说到现在为止,已经做案三十七起,还都是重量级的大案。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人见过黑幽灵的真面目,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就更别提他长什么样子了。

    不过岳梓童却知道,黑幽灵在做案后,都会在现场留下一个独特的明显标记:骷髅头。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骷髅头,所以他才被人称之为黑幽灵吧?

    从来都是活跃在西方的黑幽灵,会来到华夏青山市?

    还在今晚闯进包厢内,把岳总给迷倒,脱光了她的衣服,却啥事也没做,假扮成她的样子就走了?

    望着白灵儿拍下来的照片,额头上那个用口红画的骷髅头,岳梓童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

    白灵儿却是满脸崇拜的样子,好像猎犬那样,仔细搜索房间里的东西,希望能找到黑幽灵留下的东西。

    看她找的很辛苦,岳梓童忍不住提醒她:别找了,他在临走前就告诉我说,他已经抹掉了他来过的所有痕迹。

    也是,堂堂的黑幽灵做案,怎么可能会留下蛛丝马迹,让我捕捉到?

    白灵儿连连点头,问:他长什么样子?为什么要侵犯——岳总,还请你能如实相告,唯有这样,警方才能有希望查明他的真实(身shen)份,把他绳之以法。

    他戴了个孙悟空的面具,声音忽男忽女。他,他并没有侵犯我,只是

    鉴于黑幽灵的出现原因,确实诡异的要命,岳梓童不敢有丝毫的隐瞒,把亲(身shen)所经历的一切,都详细叙述了一遍。

    白灵儿打开手机录音功能,录制下来,算是现场调查的一手材料了。

    他在把你迷倒后,只是脱光了你的衣服,再化妆你的样子,就走了?

    等岳梓童说完后,白灵儿满脸都是不信的疑惑,上下打量着她。

    她实在不相信,就连她在面对岳总这具完美(娇jiao)躯时,都能心动不已了,传说中的黑幽灵,竟然没有做别的事(情qing)。

    此时力气恢复个差不多的岳梓童,有些生气: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我有必要瞒你吗?

    白灵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只是她从来都不屑对人道歉,眉头皱了下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他这样对你的用意何在。你可能不知道,黑幽灵每次出现,都会有大案发生的。

    我怎么知道,他这样做的用意?

    拿起那(身shen)湿衣服开始穿的岳梓童,好像明白了什么,抬头看向了窗外。

    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路对面青山酒店,镶嵌在大楼主体的四个大字,在夜色中不断变换着七彩颜色。

    白灵儿也看向了窗外:岳总,你想到什么了?

    没有。

    岳梓童摇了摇头,开始飞快的穿衣服:白警官,是那个人给你打电话的吗?

    ——

    十点刚过不久,青山酒店三楼走廊窗口,就站了个(身shen)穿黑色风衣,头上还戴着棒球帽的男人,右手里夹着香烟,密切注视着下面的大厅门口。

    现在是夏天,金区长穿成这样,确实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不过没谁会多事的走过来询问,人家就算夏天穿羽绒服,也是自己的(爱ai)好,就像女孩子冬天穿裙子,谁也管不着。

    当金区长看到一个头戴白色贝雷帽穿着黑色(套tao)裙的都市女郎,踩着高跟鞋款款走上大厅门前的台阶后,得意的笑了下,抬起左手。

    手表上的时针,恰好十点半整。

    今晚,会是一个终生难忘的夜晚,出道两年就被誉为青山市第一美女的岳梓童,将会携同她的亿万(身shen)价,成为我老金的地下夫人。呵呵,儿子,说起来老爸还得感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受苦受累,我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得到她?

    金百勇无声的笑了下,转(身shen)快步走向了电梯那边。

    青山酒店十一楼的一号房间内,是他用开皇集团的名义定下的,里面早就准备了几道精致的菜肴,一瓶九四年的拉菲红酒,在灯光下泛着它不凡的品位。

    咔咔的清脆脚步声,从虚掩着的房门外走廊中传来,越走越近,停住时房门被人敲响。

    进来。

    已经脱掉风衣,摘下帽子的金百勇,淡淡说了句,拿起了开瓶器。

    房门开了,一股醉人的香风,随着流动的空气飘了过来,美女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他。

    关门。

    金百勇打开酒,头也不抬的淡淡说道:岳总,你也不希望别人看到我们在一起吧?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