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65章 多希望是场恶梦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明晃晃的月亮挂在窗外,眼看就要十点了。

    搁在以往,在没有任务,不值班的(情qing)况下,白灵儿早就休息了,话说漂亮女孩子都是睡出来的,唯有那些过了三十就开始长皱纹女人,才会后悔当年不该熬夜的。

    她现在被发配到街道派出所干片警,专管档案,当然没什么任务,不用值班,现在却没有休息,坐在(床chuang)上靠在墙上,双手搂着屈起的双膝,瞪大眼睛望着窗外,眼角嘴角的不时跳一下,或者不时地打个冷颤。

    这是标准的受惊吓过度后遗症,也像是中邪了。

    她不是不想早点休息,是不敢早休息,真怕睡到半夜后,她会再次尖叫着从(床chuang)上翻(身shen)坐起,满头大汗,心儿砰砰跳得厉害。

    甚至,她都不敢闭上眼,只要一闭眼,李南方那可怕的样子,就会浮现在眼前,比她能想到的恶魔,还要可怕。

    在梦中,她被恶魔强暴了,还怀了他的孩子,十月分娩后,生下了个人(身shen)鬼头的怪胎,翻着可怕的獠牙,尖声细气的喊妈妈——

    换谁,总是做这样的噩梦,谁不害怕?

    下午时,她专门去医院内咨询了心理医生,找了个差不多的借口,就是出任务时差点被歹徒那个啥了,这对女警来说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心理医生告诉她,要想解决当前所面临的恐怖压力,唯一的办法,就是与那个歹徒坐下来仔细聊聊,试着发现他比较善良的一面,那样心结就能逐渐解开了。

    李南方那个人渣,会有善良的一面吗?

    他卑鄙,下流,无耻,可怕——叮叮咚咚的手机铃声忽然爆响,吓得白灵儿的心儿,又是砰地一声大跳,差点从(床chuang)上蹦起来。

    来电显示,是本市的公用电话。

    她没考虑是谁打来的电话,只是出于职业习惯,一把就抄起了手机,接通:喂,我是白灵儿,你是哪位?

    白警官,现在请马上赶来顺景路青山酒店对过的歌力思会所。

    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没有丝毫感(情qing)的从话筒中传来:据我所知,现在会所二楼七号房间,正在发生一起猥亵妇女案。

    什么?你是谁?

    听对方这样说后,白灵儿早就忘记她已经不再是刑警了,当前所工作的街道派出所,也管不到那一块,不过她还是出于职业习惯,接到陌生报警电话后,立即追问对方是谁。

    抓紧来,用最快的速度,晚了,就来不及了!

    男人没有理睬白灵儿的问题,冷冷说完这句话后,立即就扣掉了电话。

    喂,喂!

    对着手机又喂喂了两下,白灵儿披上衣服穿蹬上鞋子,一跃下地,冲出了房门。

    小区单元门前的停车场内,停着一辆太子摩托车,这是她在干刑警时,局里特意为她配置的,可能是因为疏忽大意,局座在把她发配到街道派出所后,并没有把摩托车收回去。

    轰,轰轰!

    摩托车排气管发出低沉有力的轰鸣声,刺眼的车灯亮起时,已经豹子般的蹿了出去。

    接到那个陌生电话后,白灵儿没想到她已经不再是刑警了,更没有打电话通知当地派出所的想法,一心只想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十几公里之外的歌力思会所。

    她最恨的,就是糟蹋妇女的歹徒了,落在她手里的结果,一般不死也得被打残。

    歌力思会所,是一家刚开业没多久的小型会所,空气中,仿佛还残留着装饰材料的特殊味道,这让进惯了大型会所的岳梓童,很有些不适应。

    不过这地方却是最合适的,站在七号房间阳台窗前,就能看到对面青山酒店的大厅门口,依着岳梓童的良好视力,能看清每一个出入酒店的人。

    她在等金百勇。

    用卑鄙手段敢打京华岳家大小姐的主意不说,还想人财两得,放眼全华夏也没谁敢这样做,偏偏金百勇鬼迷心窍了,这不是自找残废吗?

    点上一颗香烟后,岳梓童走进了洗手间内,站在镜子面前打量着里面的美女,双手掐腰弓起右膝,摆了个风(情qing)万种的pose,微微一笑,差点把自己给倾倒了。

    美女,就是美女啊,我要是个男人,也会用尽手段的得到你。

    都说越漂亮的女人,就越是自恋,这句话很正确,现在岳总不就是这样吗?

    不过那个金百勇算什么玩意啊,也想打你的主意,真是不知所谓。

    岳梓童吸了口香烟,无声的冷笑了下,转(身shen)走到门前,开门——门外,站着个(身shen)穿蓝黑色运动服,脸上扣着个孙悟空面具的人,一双眼睛从面具后面闪闪发光,带着几分邪魅。

    你是谁?

    忽然有个人出现在门外,岳梓童呆了下,本能的问出这句话时,抬起右脚就向这个人的胯下踢去。

    无论这个戴着面具的人是谁,忽然出现在她要的包厢内,就足以证明他的来意不善,不是劫财的就是劫色的,那还客气个什么,直接开揍就是了,不用征求他意见。

    岳梓童的动手功夫,虽说没有她自以为的那样强大,但对付一般人,三五个的还是不在话下,踢出去的这一脚相当凶狠,有力。

    先让这个人丧失动手能力后,再仔细审问他是谁,到底想干什么,是岳梓童最惯用的方式了。

    砰地一声,她狠狠踢出去的一脚,并没有奏效,被人家一手打开,顺势抓住了脚腕,猛地向上一提,她(身shen)子失去平衡,本能的伸手去抓门框时,一只手捂在了她张开刚要尖叫的嘴巴上。

    那个人的手上,拿着一块白色棉纱,散发着浓郁的甜香——在那只手捂住嘴后,岳梓童就闻到了这个味道,心思电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迷药!

    果然是迷药,几乎是在口鼻被捂住的同时,岳梓童正要攥拳打出去的左手,就无力的垂了下来,浑(身shen)的力气,也在一瞬间消失了,软软的往下瘫倒。

    面具人及时伸手,揽住了她的小蛮腰,把她横抱在了怀里。

    岳梓童在国安混了那么多年,因为职业原因当然会接触迷药这种东西,平时外出执行任务时,有时候也会专门携带,对付目标时省时又省力,确实是特工绑人时酷(爱ai)的必需品。

    不过她从没有接触过这种带有甜香的迷药,竟然能让她在一瞬间就丧失了反抗能力,偏偏还没有昏迷过去,思维清晰,能看到面具人接下来要做什么。

    忽然出现的面具人,用药物把她迷倒后,除了要绑架她,或者是夺走她清白的(身shen)躯,还能要做什么?

    而且从面具人抬手抓住她脚腕的那个动作中,岳梓童也能看出人家比她厉害了太多,就算不用药物,搞定她也是分分秒秒的事。

    绝望的恐惧,就像大山那样当头压下来,岳梓童张嘴想尖叫,大喊救命,却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只能任由面具人把她放在外面的沙发上。

    正如她最害怕的那样,面具人开始动手脱她的衣服了,动作娴熟毫不生涩,一看就是给女人脱衣服的老手了,三下五除二就让她全(身shen)只有三块黑色小布片了,就连黑丝袜也脱了下来,搭在了沙发上。

    我就这样,被人强行玷污了?

    望着开始脱衣服的面具人,岳梓童想喊,想哭,想自杀也不想被玷污——可无论她想做什么,除了眼泪哗哗地向外流淌外,什么都做不了。

    很快,面具人就脱的只剩下一条短裤了,面具后面那双眼睛,(淫yin)邪的盯着她。

    面具人的(身shen)体,看起来不魁梧,却是标准的到三角形,肩膀宽,腰细,皮肤是亚铜色的,布满了横七竖八的伤痕,就仿佛曾经被人拿刀子凿子的,在上面胡乱刻了好几天那样。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男人?

    男人扔掉长裤后,双臂弯起,就像健(身shen)教练那样,有小疙瘩(肉rou)鼓起,青蛙那样的一蹦一跳的,冰冷还又沙哑的声音,透着邪魅的得意:如果与你相结合,生出来的孩子,肯定是最完美的。孩子会继承你的美貌,我的强壮。

    前面已经说过了,岳梓童不喜欢冯公子那种自以为很潇洒的娘炮,她喜欢贺兰扶苏那样的男人,平时儒雅有风度,动手时就会变成一头强壮的雄狮。

    毫无疑问,面具人就具备了让岳梓童欣赏的强壮体魄,但他不是贺兰扶苏啊,甚至——他也不是李南方!

    岳梓童不懂怎么在这时候还能想到李南方,可她就这样想了,觉得自己被那个人渣给欺负了,也比面具人欺负了要好一万倍。

    可能是因为李南方曾经得到过她,也是岳家老爷子所中意的‘东(床chuang)快婿’原因吧?

    滚,你滚开!

    岳梓童很想用这四个字回答面具人的问题,嘴巴动了动,只发出了绝望的鼻音,泪水更急。

    别哭,我不喜欢女人哭。

    面具人冷冷说了句,弯腰伸手,魔爪在她光滑的(身shen)躯上缓缓抚过。

    有粉红色的小鸡皮疙瘩,随着那只魔爪所到之地生起,在停在她黑色的小蕾丝短裤时,她闭上了眼睛。

    她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暴起反抗了,唯有屈辱的承受。

    岳梓童希望自己是做梦,等她再睁开眼时,恶魔已经不见了。

    恶魔,果然不见了,在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再睁开眼时。

    难道,刚才那一切,真是一场恶梦?

    岳梓童傻愣愣的盯着窗口,片刻后刚松懈的神经就再次绷紧。

    这是现实,她还躺在沙发上,光着(身shen)子,被面具人脱下来的衣服却不见了,洗手间那边传来轻轻的口哨声。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