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64章 你确实是个人渣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除了以后永远不理李南方,闵柔还真没有别的依仗,来威胁他了。

    就坐在开皇集团对面茶馆内喝茶的李南方,很想笑。

    不过他不敢,没听到闵秘书的声音里,都带着浓浓的哭腔啊,真要忍不住笑了,以后都别想被她原谅了。

    他唯有假装慎重的问道:闵秘书,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岳总,岳总——

    闵柔又开始忍不住的掉泪,断断续续的,把岳梓童刚才说的那番话,简单叙述了一遍,除了岳总要撮合他们两个的那些。

    哦,我知道了。

    李南方脸上的笑容,早就消失了,语气却依旧平淡,带着满不在乎。

    闵柔问:那你赶紧回来,拍马!

    李南方反问:就算我回去,能做什么呢?是痛扁老金一顿,还是代替我小姨,主动向人家自荐枕席?

    闵柔一下子噎住了。

    是啊,李南方及时赶回来,又有什么用?

    拿出他的人渣风采,露出满(身shen)的刺青去威吓老金?

    那肯定不行,依着老金丰富的社会经验,不可能不考虑到这一点,李南方不露面还倒罢了,一露面,铁定会被警方带走,话说康局还躺在医院里等着动手术呢。

    李南方抽的他第二巴掌,把他后槽牙给抽活动了,需要手术巩固一下。

    李南方,现在我才正式承认,你确实是个人渣。

    闵柔在那边沉默良久后,扣掉了电话。

    我以前就是个人渣好不好?

    李南方摸了摸自己的耳垂,自言自语说了句,端起茶杯开始喝茶。

    在听王德发说出打探到的那些(情qing)报后,李南方还以为老金就是纯粹的打击报复呢,这是很正常的反应,毕竟人家父子连心,无论金少是个什么货色,被他打残后,老金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所以李南方在决定让他后悔时,也仅仅是让他后悔不该招惹岳梓童罢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老金的抱负会如此的远大,拿儿子来做交易奢望得到岳梓童也还罢了,关键是还垂涎开皇集团,想通过与岳阿姨的既定关系,做集团的幕后大老板。

    无数的事实证明,当一个人的野心,膨胀到他根本无法承受的地步时,他的末(日ri)也就来到了。

    金区长当前的想法,很符合动漫片《果宝特攻》里的那句经典台词:上帝要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

    慢慢地放下茶杯,李南方望着自己那只修长干净的右手,沉默很久才说:我这是要做好事,希望,你别出来烦我。

    下班时间到了,听到门外传来清脆的高跟鞋踏地声后,闵柔快步走了出去。

    岳梓童精心妆扮过了,画了点眼线,涂了点口红,一(身shen)普拉达女裙,修长的****被黑丝裹着,也能看出皮肤很有弹(性xing),脚下踩着一双细高跟白色小皮鞋,整个人看上去要比平时多了几分妩媚,少了几分冷淡。

    别担心,其实很多事看开了,也就那个样。

    岳梓童看着闵柔,笑着安慰她。

    如果岳总没有所倚,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保持当前的淡定自若。

    岳总,我我给李南方打过电话了。

    闵柔垂下眼帘,低声说道。

    岳梓童的眉梢微微一挑,淡然问道:他说什么?

    他说,说——

    闵柔咬了下牙,如实说道:就算他回来,有能有什么用?是痛扁老金一顿,还是代替您去自荐枕席?

    他说的是实话。

    岳梓童拿着钱包的右手指关节,猛地白了下,转(身shen)哒哒的走了。

    如果是放在平时,开皇集团的员工们,看到平时素面朝天的岳总,今儿竟然精心妆扮过后,肯定双眼冒光,心里涌上无数个版本的八卦,来表达对她的(爱ai)慕之(情qing)。

    现在没谁敢有这想法,人人自危时,就会忽略很多美景的。

    金少不会,注定这辈子都得坐轮椅,也不会放弃欣赏美人儿的任何机会,这就是老百姓常说的比虫子了。

    哎哟,这不是岳总吗?

    斜躺在病(床chuang)上的金少,眼前一亮,双手撑(床chuang)坐了起来,哈哈大笑: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杀人的风。

    岳梓童在心里默默回了句后,好不容易才挤出个笑脸:金少,我这次是来,是专门对你说声对不起——

    岳梓童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陪在金少旁边的那个中年妇女,就噌地站起(身shen),伸手就向她脸上抓了过来,尖声叫道:小狐狸精,谁稀罕你的对不起?你陪我儿子的腿!

    这个中年妇女,就是金少老妈金夫人了,正守着儿子痛骂某个狐狸精勾引她儿子,害的她儿子变成残废呢,狐狸精就来了。

    啧,啧啧,你看看这小狐狸精浓妆艳抹的,领口下那对鼓囊囊都快要撑破衣服了,一双修长精致的****,走路时那小蛮腰左摇右摆的,好像要折断那样,一看就不是处子了,后面再安上一尾巴,活脱脱的就是个狐狸精啊。

    话说老娘今天要不把这张狐狸脸给抓瞎,把她腿子打断,誓不罢休!

    如果岳梓童只是一般女孩子,肯定躲不过金夫人的九(阴yin)白骨爪。

    岳总是谁啊,平时自诩是华夏顶级王牌特工号称白牡丹是也,这辈子最得意的,就是这张冷起来像冰笑起来像狐狸精——的俏脸呢,这要是被抓花了,以后还怎么活啊?

    岳梓童抬脚,就跺在了金夫人肚子上,把她踹倒在了地上,凤眼一瞪就要发火:尼玛,一个臭娘们也敢来招呼本小姨,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好,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呱呱叫!

    看到岳梓童一脚把自己老妈踹倒在地上后,坐在病(床chuang)上的金少,不但没有暴怒,反而鼓掌大赞:岳梓童,有本事你把我妈打死,那我才服了你!

    金少这番话,就像一盆冷水当头浇在头上,扑灭了岳总的怒火,冷哼一声转(身shen)就走。

    金区长要求她来给儿子道歉,岳总来了,该说的话也说了,至于一脚把金夫人踹在地上,杀猪般的在地上乱滚乱叫,这纯粹就是一点小意外,相信老金会原谅她的。

    岳梓童,你敢走?行,你走,你这就走!哈,本少爷发誓,以后有你跪在我面前唱征服的时候!

    背后传来金少愤怒的咆哮声,岳梓童只当是狗叫唤:还真以为你是李南方了,惹我生那么大气,我都能宽宏大量的原谅他。既然你喜欢听征服,我会让你唱个够的。

    不知道为什么,岳梓童又想到了那个人渣,心里莫名的揪了下,开始烦躁起来,快步走出住院部大楼,来到车前后也没上去,从小包里拿出一颗烟叼上,深吸了一口后,才感觉好了点。

    我以往对那个人渣,简直是他大度了,以后如果有机会,我非得让他知道本小姨的厉害——岳梓童刚想到这儿,就听旁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岳总,你怎么会在这儿?

    岳梓童抬头看去,一个(身shen)穿米黄衬衣,灰色西裤的年轻人,脸上带着绅士般的笑容,快步走了过来。

    把香烟掐灭扔在车下,岳梓童好像笑了下:冯公子,幸会。

    绅士般的年轻人,正是青山市最大房地产商云世界集团的少东家,自从两年前偶然的机会认识岳梓童后,就惊为天人,只要有时间,动不动捧着一束鲜花去开皇集团,表达对岳总的(爱ai)慕之心。

    说实在的,冯公子无论是长相,(身shen)高还是自(身shen)的贵族气质,在男人中都是上上之选,倘若与岳梓童在一起,那绝对是金童玉女的超级组合。

    只是岳梓童对他却一点也不感冒,哪怕没有李南方的存在,她也不喜欢冯云亭。

    岳总喜欢的,是那种刚健有力,笑起来像阳光般明媚,双臂一叫劲,就会有疙瘩(肉rou)坟起的那种,就像——就像贺兰扶苏。

    也唯有那种英华内敛,上了训练场却像一头猛狮般的男人,才有资格配得上花儿般的岳总,冯云亭这种表面好看实则是银样蜡枪头的(奶nai)油小生,又算是什么东西了?

    不过心里这样想归这样想,碍于该遵守的总裁礼仪,岳梓童对他还是很客气的。

    岳总,你来医院看望病人?

    冯云亭走过来,下意识的抬手拢了下三七分发型。

    这是男人彰显我很帅气的本能动作,他却不知道岳梓童最恶心这种娘娘腔了,好像又笑了下:嗯,已经看过了,正准备回家。

    晚上回家有事吗?

    冯云亭马上问道: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可否赏格脸,去顺景路吃西餐?

    可否你个鸟,前面还拽文言文呢,后面就变西餐了。

    岳总也知道,骂人很不对,尽管是在心里骂,但就是忍不住啊——摇了摇头时,忽然想起了什么:晚上还有事,去见金区长。冯公子,你姑父在市委工作是吧?

    啊?是啊,是啊。

    冯云亭在听岳梓童提到金区长后,就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市中区大张旗鼓的彻查开皇集团,这在官商两场上算不得秘密,个中原因也都心里有数,只是碍于老金的理由很冠冕堂皇,金少下场又确实惨了些,所以才没人愿意站出来,为了一个商人去开罪老金。

    其中就包括冯公子的姑父,这几天他没去开皇集团,也是怕惹麻烦,担心岳梓童会籍着追求她的借口,请他从中帮忙化解恩怨。

    真要那样,冯公子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肯定不能,也不敢答应,所以不等岳梓童再说什么,冯公子就猛地一拍后脑勺,豁然省悟的样子:哎呀呀,你瞧瞧我这记(性xing),竟然忘了今晚得陪护病人了。岳总,改天吧,改天我再请你。

    望着脚步匆匆离去的冯公子背影,岳梓童微微冷笑,开门上车。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