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63章 今晚十点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下午四点,岳梓童再次拨通了区单位办公室的电话。

    她能肯定,老金一直在等她这个电话呢。

    果然,话筒里刚传来几声嘟嘟声,老金威严的声音就传来了:我是金百勇,你是哪一位?

    他明明能从来电显示上看出是岳梓童的电话,还摆出这副嘴脸,分明是在拿捏。

    金区长,我考虑好了,我答应你的要求。

    岳梓童淡淡地说:时间,地点由你来定。

    我正在工作期间,一切私事等我下班后,再联系你吧。

    老金说完,很干脆的扣掉了电话。

    岳梓童笑了下,放下了话筒,有人敲响了房门。

    进来的闵柔,快要下班了,她得汇报今天的工作总结,以及明天岳总的某些重要工作安排。

    岳总,调查小组撤离了,带走了许多账本。

    闵柔先汇报调查小组的事(情qing),当前开皇集团正处于风头浪尖上,全体员工人心惶惶的,这可是重中之重:虽说我们能确定,我们的账本是真实清白的,但只要他们想在鸡蛋里挑骨头,肯定会——

    岳梓童抬手,打断了她的话: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今天他们抱走的账本,明天就会还回来的。

    闵柔愣住,实在想不通岳总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把握。

    岳梓童本来不想跟她多说什么的,但看她满眼里都是担忧的样子,心里一暖:小柔,来,坐下,我们说说心里话。

    闵柔又楞了下,在她印象中,岳总可从没有用这种温柔的态度,要与她说心里话的,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哦了一声坐在了沙发上。

    就像个大姐姐似的,岳梓童走过来坐在她(身shen)边,还牵起她一只手放在手心,在她手背上轻拍了下时,闵柔(身shen)子就是一哆嗦。

    看来我就不能流露出我其实很温柔的一面!

    岳总有些恼怒,松开闵柔的小手,脸上又浮上了淡淡然的表(情qing)。

    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岳总,刚才好吓人——闵柔心里松了口气时,忽然听岳总问:你觉得,李南方这个人怎么样?

    闵柔第三次愣住,她实在搞不懂岳总,怎么会问她这个问题。

    说实话,无论你夸他好也罢,说他坏也行,我都不会怪罪你。

    岳梓童的眼眸中,带有了鼓励的色彩。

    受到鼓励的小秘书,低下头犹豫片刻,才蚊子哼哼似的:我觉得,他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并不像表面上那样让人讨厌,其实很懂得尊敬女孩子——岳总,这只是我个人对他的看法。

    就他,会懂得尊敬女孩子?

    哼,我知道你这样说,无非是看在他帮你揍过人的份上。如果让你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你肯定就不会这样说了。

    心中冷哼一声后,岳梓童失去了继续探讨某人好不好的兴趣,索(性xing)干脆的说道:其实,我本意是想撮合你们两个在一起的。

    啊?

    闵柔的小嘴,长成了o形,满眼里小星星乱蹦。

    我知道,你之所以觉得他还不错,那也是他帮过你的缘故,是一种错觉。其实,他就是个人渣,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咳,有水吗?

    闵柔赶紧起(身shen),帮岳总倒了杯水。

    大口喝了几口后,岳梓童才强压下忍不住要破口大骂李人渣的冲动,语气正常起来:不过那时候,我还以为我能把他调教成一个正常人,准备给他一些公司股份,让他能安份的过(日ri)子,帮他找个好女孩,也算是尽到我当小姨的责任了。

    闵柔不说话,睁大纯洁的双眸,看着岳总脸上慢慢浮上了一心为人的神圣光辉。

    我是这样打算的,只要你能接受他,那我就会拿出10的公司股份,来作为你们的新婚贺礼,来祝福你们能百年好合,白头偕老,白发苍苍也不抛弃。

    确定自己的祝福,是相当感人后,岳总话锋一转: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混蛋他就扶不上墙的烂泥,无论我怎么用心感化他,引导他,甚至都甘心原谅他的无礼——咳,还有水吗?

    闵柔满头都是雾水,开始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患了白内障之类的疾病,要不然怎么可能没看到岳总用心去感化引导李南方的行为呢?

    至于李南方对岳总无礼后获得原谅,又是从何说起?

    当然了,这些疑问她是不会问出来的,只需能感受到岳总真挚的祝福就好了:岳总,多谢您能为我着想。不过,我现在还没有交男友的打算。而且而且李南方也有女朋友了,呵呵。

    岳梓童这才想起,周五时,李南方的女朋友来找过他。

    也正是因为听说他有女朋友后,她才拿着保护他的借口,把他开除了。

    经闵柔无意中提醒后,岳总立即有了深深的无力感,心(情qing)更是复杂的要命,端起水杯猛喝水,也不嫌烫。

    算了,不提他了,反正他都滚蛋了,再说还有什么用?

    放下杯子,岳梓童自嘲的笑了下,改变了话题:知道金区长为什么要为难我们吗?那是因为——

    岳总刚说了不再提李南方,可接下来说的事,还是得围绕着他来。

    没办法,李南方是金区长报复岳总的主线啊,无论怎么绕,都绕不过去,从蓝天酒吧开始说起,一直说到金少被打残,老金提出那个要求为止。

    肯定的,岳总在讲述这些事时,某些地方得经过小小的艺术加工,比方她不会让闵柔知道李南方就住在她家,而是说李南方被金少收拾时,给她打电话求救,她与警方一起,及时赶到这才避免他被人砸成烂泥的噩运。

    经过她的艺术加工后,一个关心外甥的伟大小姨形象,就在闵柔眼前冉冉浮起,尤其是听说为了保护乖外甥,小姨不得不把责任一肩挑,为了他为了整个开皇集团上千名员工的幸福,她被迫接受了金区长的卑鄙要求,今晚就得去陪他。

    至于其中的破绽,闵柔哪儿还顾得上啊,大张着小嘴傻楞半晌,才一把抱住岳总的胳膊,低声叫道:岳总,你不能去,绝不能答应那个老流流氓的无耻要求!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岳阿姨缓缓抬起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悲壮样子,惨笑道:小柔,你不用再劝我了,你也该知道我除了这样做外,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我个人的荣辱,与上千员工的安定幸福相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的。

    唉,我跟你说这些,也不是想借助你的嘴传扬出去,让员工们为我感恩戴德,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我就是憋得难受,找个人倾诉一下,就好多了。

    岳梓童倒不是在完全撒谎,无论她怎么对待老金,都没打算让别人知道,纯粹是心里憋得难受,想找个人倾诉一下罢了。

    现在该说的都说完了,心(情qing)敞亮了很多,推开抱着她胳膊的闵柔,正要说什么时,电话铃响了起来。

    是老金打来的电话,还不到下班时间,他就迫不及待了。

    今晚十点半,青山酒店1101号总统(套tao)房,是以开皇集团的名义定下的。

    另外,他还无比希望,岳总能在下班后,亲自去医院看望下他儿子,当面赔礼道歉,希望能获得金少的原谅。

    岳梓童知道,老金让她去酒店给金少赔礼道歉,其实就是在走过场,这是预防他的卑鄙行为一旦曝光,别人也会说是岳梓童为获得他的原谅,主动自荐枕席的。

    果然是官场老油子,走一步看三步,在干坏事之前,先把退路都找好了。

    对老金的要求,岳梓童自然是满口答应。

    闵柔这才醒悟岳总那会儿为什么说,公司危机明天就能解决了,原来是需要她付出受辱的代价。

    岳总,您绝不能去!

    岳梓童刚放下电话,闵柔就再次抱住她胳膊,小脸激动的涨红,又开始结巴:我我敢保证,那个老流流氓不仅仅是垂涎您的人,还在打开皇集团的主意!卑鄙,无耻,为了达到目的,他连儿子都能利用!

    岳梓童倒是没想到,闵柔的眼神还很毒辣,竟然能看穿老金的最终目的了。

    不过她当然不会说,今晚搞不好就是老金的死期,只能继续惨笑:呵呵,事已至此,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岳总,我去!

    闵柔脑子一(热re),这句话脱口而出。

    你去?

    岳梓童愣住,还真没想到这小秘书会如此忠心耿耿,嗯,以后得多多培养。

    我去。

    话一出口,闵柔也不能反悔了,唯有硬着头皮说:反正,反正我长的也很漂亮,他会满意的。

    傻瓜,人家要的不仅仅是人,还有开皇集团啊。

    岳梓童抬手,在闵柔额头上点了下,轻声说:出去吧,我想单独静静。

    闵柔是眼含(热re)泪退出总裁办公室的,回到自己屋子里后,就忍不住的趴在桌子上低声呜咽了起来,实在不忍心天山雪莲般的岳总,会被一卑鄙小人玷污。

    可岳总说得很对,老金所求的不仅仅是人,更是市值庞大的开皇集团,这么大的胃口,难道就不怕被撑死?

    不行,这事我得告诉李南方,他凭什么惹事后一走了之,却让岳总为他抗锅啊?

    哭着哭着,闵柔忽然想到了李南方,泪水都顾不得擦,拿起手机就拨通了李南方的手机号:李南方,你现在哪儿?

    在老家墙根下晒太阳呢。

    李南方懒洋洋的声音传来:闵秘书,中午吃辣椒了吧,说话语气这么冲。

    你现在立马给我滚回青山市来,是立即!

    闵柔几乎是在用吼的方式,冲着电话说:要不然,我我永远都不理睬你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