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62章 官场就是江湖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康局长被打之后,联合调查小组爆发出了从没有过的工作(热re)(情qing),岳梓童都下班了,他们还在如山的账本里翻腾着,大有挑灯夜战的趋势。

    岳梓童也不管,吩咐了张处长让她好好招待查账人员,径自上车驶出了停车场。

    不知道为什么,车子驶到路口这边的站牌下时,岳梓童放缓了车速,看向了车窗外,心中很期待有个该死的家伙,满脸贼兮兮的靠上来,说美女,打个顺风车可好。

    站牌下很多人,十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都比李南方穿的有品位,也都看到她向车外看,脸上带着找人的样子了,却没有谁敢上来搭讪,反而在与她对视一眼后,慌忙挪开了目光。

    挤公交一族很清楚,他们与开大奔的都市女郎之间,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呢,充其量,也就是等车子走远后,才在心里嘀咕两句老子要是有这么个女人多好。

    回家的一路上,岳梓童车子开的都很慢,比平时多用了一半的时间,直到车子拐上那条通往别墅区的小公路后,车速才忽然提了起来。

    莫名其妙的,她有了一种预感,当她把车子停在院子里后,有个脑袋上戴着纸帽子腰上系着花围裙的家伙,会从客厅里跑出来,满脸讨好的笑容,说她辛苦了。

    车子停在了院子里,熄火,岳梓童看向了客厅门口。

    没人出来。

    她等了足足五分钟,也没人出来。

    刚有点振奋的(情qing)绪,再次低落了下来,岳梓童后仰靠在椅背上闭上眼,过了很久后才自嘲的笑了下,喃喃地说:岳梓童,你这是怎么了?心(情qing)竟然被他给左右了,难道说,你是(爱ai)上他了?

    不可能,我怎么会(爱ai)上一个怪物,一个人渣?岳梓童,振作起来,地球离了谁也照样转,你离了谁也照样活!

    挥拳虚空挥舞了几下,岳梓童开门下车。

    客厅内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东边客房的房门敞开着,一眼就能看到很干净的木板(床chuang)。

    (床chuang)上的被单,换洗的衣服已经不见了,这证明李南方回来过,收拾了他那些东西后,又走了。

    走了好,不就是走了吗,算不得什么大事!

    岳梓童嗤笑一声,抬脚把鞋子甩掉,走到沙发前坐下,雪白的秀足搁在案几上,从下面拿出一盒烟,叼一颗在嘴上。

    透过袅袅腾起的青虚虚烟雾,岳梓童看到了那双被她随意踢在地板上的高跟鞋,沉默片刻站起(身shen)走过去,把鞋子放在了门后的鞋架上。

    她已经连续三个傍晚都吃泡面了,每次吃面时,都会很凑巧的卡在李南方刚做好晚餐时——什么叫个(性xing)?

    所谓的个(性xing),就是守着一桌美餐不看,却在独自吃泡面!

    泡面能有多好吃?

    守着那桌美餐,岳总愣是吃出了佛跳墙的滋味,话说这境界也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可今晚的泡面,怎么就那么食难下咽呢?

    原来,美味之所以是美味,那是由心(情qing)来决定的。

    心(情qing)好时,吃糠咽菜都是佛跳墙,心(情qing)不好时,佛跳墙都是吃糠咽菜。

    把吃了几口的泡面推到一旁,岳梓童又点上一颗烟,懒懒的蜷缩在沙发里,望着门外发呆。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她没有起来开灯,一动不动的慢慢融进了黑暗中。

    可能是受金钱的刺激,也可能是把自己当做了警匪片中的线人,晚上九点左右时,王德发给李南方打来了电话,语气依旧是那样兴奋,几乎每句话都得重复一遍,唯恐李中尉听不懂的样子。

    据财务处的小李说,区里这次派联合调查小组入驻开皇集团,是金区长在单位重要会议上提出来的。

    本来,作为区里的利税大户,任何一个官员要想摆出这阵势来,都得仔细考虑考虑,毕竟仅凭着几个消费者的举报,就做出如此大动作,还是很不理智的。

    不过金区长却力排众议,坚持这样做,说什么我们官员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既然开皇集团的某些行为,已经为人民造成了不可忽视的伤害,那么我们官员就得为他们做主,绝不能因为某集团是利税大户,就纵容,忽视某些不道德行为。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这八个字,就是金区长为那次会议下的最终结论。

    我还听小李说,是他听在区税务部门的表姐说的,不管是市里还是区里,几个主要领导都不同意派调查组入驻我们集团的,可金区长站在为人民服务的高度上,非得一意孤行。

    最后,王德发说:其实,小李他表姐说,是岳总得罪了金区长。至于是怎么得罪的,忌讳莫深啊,小李追问了好几遍都没说——我可是打算在酒店请他表姐一局的,人家不来,我只好买了两条好烟送小李了。

    老王说半天,最后这句话才是他想表达的重点。

    意思是在告诉李南方,他可不是光拿钱不办事的,必要时也得花钱。

    好。老王,你做得不错,等这件事过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李南方明白老王为什么这样说,也没在意,笑着说了两句闲话,扣掉了电话。

    老王在提到金区长后,李南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说起来,这都是他惹下的祸,当初在蓝天酒吧时,如果不嘴欠,那么岳梓童也不会有这些麻烦了。

    这个姓金的,还真特么的敢惹事。

    李南方嗤笑着摇了摇头,很佩服金区长竟然敢招惹岳家大小姐。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想起了今天在公司看到的那些事,财务处有人在查账,总裁办公室内也有人拿着照片,需要岳梓童给个解释等等,这些貌似很正常。

    又不正常。

    依着岳梓童的臭脾气,她怎么可能会任由这些小官员,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

    她只需一个电话,胆敢以权来报复她的金区长,休说派调查小组进驻公司查账了,就算他刚露出这样的苗头,也会被一撸到底的。

    还真以为京华岳家,是任人欺负不敢吭声之辈了?

    事实上,调查小组真进驻开皇集团了,而岳梓童也不像是大局在握的样子,从她故作冷淡不在乎的态度中,就能确定这一点。

    有意思,难道说,她已经被岳家抛弃了?

    琢磨过味儿来的李南方,觉得最好给老头打个电话问问。

    打死他也不相信,老头会不知道开皇集团在被人刁难。

    果不其然,当李南方用比师父还师父的口吻,向老头打听这事后,得到的回答让他很生气:小子,你们小两口惹下的麻烦,就该由你们自己来解决。是事不是事的就求助大人,你们以后还怎么能茁壮成长?都说小鹰在满月后,就会被老鹰推出巢(穴xue),不再管了。你们小两口就是小鹰啊,总不能一辈子都庇护在我们的翅膀——

    李南方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你就明说,岳家是故意不管这件事,对不对?

    然也。

    老头在那边拽了句。

    为什么不管?

    这是在促进你们小两口的感(情qing),为你们创造风雨同舟的磨练机会。

    草了。

    李南方骂了句,说:岳梓童被挂上of平台时,你们可以不管,我就能搞定,那是我的老本行。可问题是,现在牵扯到了官场,你总不能让我用江湖上的手段,来对付官员吧?

    怎么就不行?你师母这些年的辛苦教导,我看都喂狗了吧?哼,没听说过殊途同归这个成语?官场怎么了?官场就是江湖!

    老头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恨铁不成钢:我老人家还一直以为,你在江湖上摔打那么多年,早就该懂得这个道理了,没想到你还不开化,真是人头猪脑子。我算高看你了,你其实连梓童也不如。别不服气,梓童在处理这件事的手段,要比你小子强很多,亏我老人家多年心血——

    李南方扣掉了电话,就觉得脸上有些发烧。

    这么多年了,他是第一次被老头痛骂后,连个(屁pi)都不敢放。

    丢人啊。

    堂堂的黑幽灵,全人类的救世主——在遇到这点小事后,最先反应竟然是希望岳家,能用权势来解决问题,而没有想到他完全可以以江湖手段对付老金。

    诚然,老金是官场上的人物,李南方要用江湖手段对付他,未免有些‘不合规矩’,可问题是老金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官员能做出来的了。

    最先不守规矩的人,就是金区长。

    可笑李南方还守着规矩,给老头打电话兴师问罪呢,这就好比背着金山满街去要饭,被骂个狗血淋头也是自找的。

    尤其老头最后说,岳梓童处理这件事的手段,都会比他强很多,李南方就想把脑袋钻到裤裆里去,实在没脸见人。

    幸好晚上没谁会来山坡的大树下,满脸嘲笑的盯着他看。

    哼,岳梓童能有什么本事了?无非是趁夜化装成一蒙面人,去威吓老金而已。

    擦了擦还在发烫的腮帮子,李南方抬头看向了远处的别墅。

    别墅内黑漆漆的,没开灯,就像没有人。

    李南方却知道,岳梓童回家后就没再出来,这会儿肯定是坐在沙发上,望着外面咒骂他呢。

    听不到别人骂自己时,李南方从来都不在意,舒服的躺在树杈上,望着星光点点的夜空,笑眯眯的自言自语:老金,老子敢保证,你下半辈子都会生活在后悔之中。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