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60章 人渣风采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鸡蛋里挑骨头。

    这六个字,就完全可以代表康局长这次来开皇集团检查工作的主要目的。

    康局长,绝对是金区长心腹中的心腹,嫡系中的嫡系。

    据说,得知金少被打残的消息后,康局长的反应,比金区长都要激烈,要不是有人拉着,可能当晚就会带人找岳梓童家里去——让人忍不住的纳闷,他与金区长到底谁才是金少的老子。

    依着康局长的意思,是直接把岳梓童告上法庭,要让她与打人凶手一起,遭受正义,与公证的严惩。

    不过却被金区长拦住了。

    没有谁比金区长更清楚,他那个宝贝儿子是个什么货色,真要把岳梓童告上法庭,官司能不能打赢先别说,估计他儿子以前那些破事,也得都被抖落出来,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希望,这件事能私了,只要岳梓童能给一笔可观的赔偿,比方三五千万——大老板吗,这点钱还叫钱吗?

    他也就既往不咎了,反正儿子已经残废是定了的,就算把打人凶手给弄死,那又怎么样?

    倒不如多要点钱,算是金少下半辈子的生活费。

    不得不说,金区长能够这样处理问题,还是很现实,理智的,所以才主动给岳梓童打了电话,委婉的讨要个说法。

    可让金区长很气愤的是,岳梓童的反应竟然那样强硬,不但拒不承认错误,反而说他儿子就是欠揍,下次再犯到她手里,就会让他变成太监!

    这就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啊,你一个小商人哪来这么大胆子,敢跟所在辖区的实权领导对着干?

    还真以为有两个臭钱,就是没人敢惹的大爷了啊?

    行,咱们走着瞧!

    就因为岳梓童的强硬,所以当天下午,区相关部门的电话通知,就打到了开皇集团,又经过几天的细致谋划,准备后,康局长才亲自带队,前来查账了。

    李南方进来时,康局长正在为开皇集团干净的账面而苦恼呢,他还在那边唧唧歪歪的,真是没眼力,这才拍桌子让他滚蛋。

    直到腮帮子生疼,眼前金星直冒,康局长还不相信有人竟然抽他耳光,在他正执行工作期间。

    反了,反了,你特么的敢打我!

    康局长傻楞半晌后,才瞪眼扯着嗓子怒吼。

    啪,就是一记凶狠的耳光,直接把他抽的原地转了三圈,噗通一声坐在了椅子上。

    财务处内的所有人,全部傻掉,就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李南方,觉得这人疯了。

    要不然,他怎么敢当众殴打康局长?

    嘴里再不干不净的,我弄死你!

    刺啦一声,李南方扯开了衬衣扣子,露出了(胸xiong)口的刺青,脸上带着吓人的狞笑,就像一只恶狼那样,死死盯着嘴角出血的康局长。

    李南方露出的刺青,清晰的告诉大家:老子是个亡命徒,说到做到,才不管你丫的是谁呢。

    跟随康局长来财务处的区相关部门人员,至少得有十几个,但现在没有谁敢站出来,与李南方对阵,都傻呆呆的看着他,默不作声。

    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康局长也是在大风大浪中历练过的,很清楚这个道理,强忍着要把整个世界都毁灭的怒火,抬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脸色奇迹般的恢复了平静,回头看着那些工作人员,淡淡地说:都看什么呢,不工作了?

    大家伙这才如梦初醒,赶紧继续工作。

    但很明显,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账本上了。

    这样才对嘛,有话好好说。

    李南方满意的笑了下,问发呆的眼镜妹子:妹子,帮忙查一下,看看这个月有没有我的薪水。

    啊,哦,你您稍等。

    眼镜妹子连连点头,拿过工资发放表,颤声问:请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李南方,木子李,北燕飞南方的南方,公司特招的刑满释放人员。

    李南方不在意重复一遍自己叫什么,自己的来头与公司职务:小车班的司机,这个月一号才来公司上班的。

    听他自我介绍是刑满释放人员后,康局长的嘴角抽抽了好几下,其他人也恍然大悟:哦,怪不得这样生猛呢,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原来是刚放出来的人渣啊。

    眼镜妹子倒没觉得李南方有多人渣,要不是他(胸xiong)口的刺青看上去很吓人,说不定还会看他很顺眼,打心眼里佩服他敢狂抽康局长的嘴巴,姓康的也太欠揍了些,来查个账还吆五喝六的,仿佛他才是岳总那样。

    李先生隶属小车班,按说应该很好找才对。

    不过眼镜妹子找了好几遍,也没找到他的名字,抬头刚要说什么,却见李南方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吓得又低头仔细的找。

    李南方说话了:怎么,没有我的名字?

    没没有。

    眼镜妹子慌忙点了点头,才想起什么,解释道:你您本月一号才来上班的,工资表——

    她刚说到这儿,财务处的(套tao)间办公室内,走出了一个妙龄少妇:小王,别查了,李李先生已经不再是本公司员工了。

    什么?

    李南方愣了下,抬头看去。

    张处长生怕这小子会冲她撒泼,连忙垂下眼帘低声说:这件事我知道,上周五下午岳总召开中高层会议时,特别嘱咐人事部门解除了与你的用工合同。

    搞了半天,老子在上周五时,就已经被开除了?

    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很有些难为(情qing)。

    他可没觉得张处长在撒谎,因为依着他小姨那个臭脾气,在被他大爷老子的骂一通后,把他开除也是很正常的,可笑他还(屁pi)颠(屁pi)颠的跑来财务处要工资,借钱呢。

    丢人啊,这下可丢大了。

    那那你们继续忙,我走了。特么的,敢不声不响的开除我,还真是活腻歪了。

    李南方丢下两句狠话,转(身shen)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笑道:别送了,都别送,我这人特烦生离死别时的舍不得。

    有谁会舍不得你吗?

    张处长等人对望一眼后,又用同(情qing)的目光看向了康局长:康哥,您这耳光呀,怕是白挨了。

    都干活!

    李南方走到电梯口时,还能听到康局长愤怒的咆哮声。

    不过他才不关心,他得去找岳梓童,凭什么不声不响的把他开除了啊,害的他丢了个大人,以后还有脸见诸位同事吗?

    总裁办公室内也有人,好几个(身shen)穿制服的人呢,正拿着一叠照片,表(情qing)严肃的解释,说这是使用开皇集团化妆品后起了不良反应的消费者,他们代表人民群众,要求岳总给个说法。

    岳梓童一脸公事公办的平淡,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标准的外交辞令,什么我们会重视的,如果是产品质量的问题,将会重金赔偿受害者,直至满意等等。

    闵柔站在办公桌前,秀眉微皱很犯愁的样子。

    有人在这时候推门进来,很可能是向岳总汇报紧急工作的,这没什么奇怪的,几个工作人员也没在意,暂时停止了交谈。

    可那个人接下来的行为,却让大家伙呆住了,因为他竟然抬手指着门外,硬邦邦的说:除了岳梓童之外,其他人都给我滚蛋!哦,闵秘书是暂请回避。

    这人是谁啊,敢让我们滚蛋?

    片刻后,几个工作人员才明白过来,为首的那个抬手正要拍桌子,大喝一声放肆呢,李南方却抢先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红木打造的老板桌啊,上面的水杯被震得哗啦啦作响,台式电脑直接断电重启——够牛比了吧?

    这还没算完,来人猛地扯开蓝色衬衣,露出满(身shen)的刺青,怒吼道:谁特么的敢放个(屁pi),给老子试试!实话跟你们说,老子上个月刚从监狱里放出来。刚才就在财务处,抽了个大胖子耳光了!

    李南方,你搞什么搞?

    不等大家伙明白咋回事来,岳梓童腾地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俏脸含霜,厉声呵斥道。

    搞什么搞?哼哼,岳梓童,你心里明白。

    李南方冷笑道:上周五,你就把我开除了吧?

    岳总斩钉截铁的回答:是,那又怎么样?

    就是要问问,你凭什么要把我开除?

    李南方反手脱下衬衣,举起来用力摔在了沙发上,举起双臂亮了下满(身shen)的疙瘩(肉rou),顺势让人看清楚背后纹着的太阳神,斜着眼的拿手指着岳梓童:今天,你要不给老子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别想工作了。

    反正老子刚放出来,还很怀念不花钱的牢饭滋味,正犯愁该怎么回去呢。

    李南方又看向那几位脸色大变的工作人员,极端可恶的模样: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不知道哪位好心人行行好,赏我个回去的机会?

    没谁当好心人,在看到李南方露出他彪悍的人渣风采后,几个工作人员就打定主意绝不插手这件事了。

    大家来开皇集团是鸡蛋里挑骨头的,可不是来招惹亡命徒的,这一点必须得分清,工作是为了国家,(身shen)体受疼却得自己受。

    没听这人渣说,他已经在财务处抽了某大胖子大嘴巴了吗?

    岳总,我们先暂时回避下。

    为首的工作人员,不等岳梓童说什么,就带着几个手下脚步匆匆的走了出去。

    闵柔看了看风目圆睁的岳总,再看看满脸痞气的李南方,觉得自己最好也回避。

    房门刚关上,李南方脸上痞气就不见了,堆满了谄媚的笑意:小姨,我刚才的表现,还算精彩吧?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