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59章 国安特工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星期一,上午十点,李南方才乘坐出租车来到了公司。

    刚下车,他就发现停车场内,停了很多辆机关单位的专车。

    不过他没在意,抬头四处扫视了一圈后,冲正在打扫卫生的老王摆了摆手。

    咋,有事?

    王德发(屁pi)颠(屁pi)颠的跑了过来,满脸讨好笑容的模样,让人很难相信就在一周前,他曾经用轻蔑的眼神,拒绝李南方递烟的贿赂。

    事也不是很大,就是麻烦你帮个小忙。

    李南方想了想,指着停车场东南角:走,咱们去那边说。

    保安在开皇集团的地位,仅比打扫卫生的大嫂高那么一点,毕竟在公司底层员工中,地位的高低,取决于他们的收入。

    不过保安的作用却是不可或缺,比方有陌生人试图在公司内接近岳梓童时,最先经过的就是他们这一关。

    鉴于岳阿姨对李南方的态度很不友好,让他在上班期间,无法对她形成贴(身shen)保护,那么要想从来公司接近她的客户中,筛选有可能对她不利的人,就得借助保安的力量。

    什么,你让我密切观察每一个前来求见岳总的陌生人,并在发现某些不对劲时,及时向你汇报?

    听李南方把话说完后,王德发脸上带有了明显的惊讶,还有警惕。

    李南方没说话,拿出一卷钞票,大概三千块钱左右,塞进了王德发的口袋里。

    老王再看向他时的眼神,立马就变了,表面上却义正词严的说:李南方,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自己人。

    李南方也没啰嗦,又拿出一个小红本本,低声说:你应该认字吧?

    我可是差点考上大学的——

    王德发接过小红本本,只看了一眼,虎躯就一哆嗦:靠,国安局的工作证?

    李南方这个点才来公司,就是为了搞这个证去了,话说随着执法机关的严打,假证贩子的生存空间也得到了极大限制,害的他费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用三百块的高价,拿到了这个小红本本。

    国安十三局第七海外(情qing)报处,就是李南方的具体工作单位,保密级别为s级,职务是上尉。

    王德发有些懵((逼)),实在搞不懂,李南方这个刑满释放人员,怎么就变成国安特工了?

    我以那种(身shen)份出现在开皇集团,那都是工作需要。据我们得到可靠消息,有一伙境外不法分子,试图绑架岳总,来赚取天价赎金。但我们暂时还没搞清他们的具体(身shen)份,所以局里才派我来,对岳总提供全方位的保护。

    李南方收起笑容,看着老王的眼神,犀利了很多:不过我来之后才发现,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还无法做到尽善尽美,所以我就想请你帮忙留意一下。

    王德发的眼里开始有圈圈在转了。

    以前他可是从很多电影里看到过,某警官在执行某个秘密任务时,会花钱找一些线人之类的人来帮忙,却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也会遇到同样的事。

    李南方不像在撒谎。

    如果他是撒谎,逗着老王玩的话,口袋里的钞票会嘲笑他的。

    钞票就是钞票,从来都不会开玩笑,无论在谁的手里,都会忠心耿耿的为主人服务。

    这只是订金,如果你能为我提供有价值的(情qing)报,我会拿一万块来酬谢。

    李南方拍了拍他肩膀,淡淡地问:想不想做,最好是想清楚再回答,我不会强((逼))你的。

    不不用想!这任务,我接了!

    没有半秒钟的犹豫,老王马上就瞪着眼的回答。

    有钱可拿,不用占用自己的下班时间,关键是还能为大老板的安全着想,傻瓜才不会接这种活呢。

    好。

    李南方欣慰的笑了:那你该懂得——

    老王抢先说道:必须保密,绝不会把你的真实(身shen)份,告诉任何人。

    草,这货警匪片看多了,我本想提醒他在拿走我这么多钱后,中午是不是该请我吃饭呢——望着转(身shen)快步走开的老王背影,李南方在心里骂了句,开始后悔不该把钱都给他了,最起码得留点吃饭,赌博吧?

    其实他还有三万块的,那是白灵儿给他的补偿费,不过放在家里没有带来,没事没非的,谁会整天揣着着那么多现金出门,路上一旦碰到可怜的叫花子,善心大发下都扔出去咋办?

    闵柔那儿是不用想了,幸好今天是发薪水的(日ri)子,就算这个月没有李南方的事,去财务处预支个三五百的,应该问题不大。

    李南方决定先去小车班找人借点钱,来当赌本,相信孙大明他们会给面子的,要不然就别指望李先生会对他们手下留(情qing)了。

    出乎意料,这些大羊牯今天竟然开赌,外面风和(日ri)丽的不赌博,却围着桌子排排坐,抽烟喝水聊天,这算什么?

    怎么,都金盆洗手了?

    李南方走进来,笑着问道:还是输的不敢来了啊?

    靠,谁输得不敢来了啊?

    孙大明白了他一眼,解释道:是不能玩了,估计在近几天内,不能玩了。

    李南方很奇怪:怎么就不能玩了?有人举报咱们这边玩牌了?

    你没看到外面那些车子?

    张威把话接了过去,脸色有些(阴yin)沉。

    在座的诸位,绝对是开皇集团最幸福的一群人,工作轻松不说,薪水待遇还很高——他们可以对天发誓,没有谁比他们更希望公司能越来越富强的了。

    所以,当区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今天一早就进驻开皇集团后,小车班全体同僚,就成了最最关心公司的主人翁。

    傻瓜也能看出,联合调查小组入驻开皇集团,就是抱着鸡蛋里挑骨头的想法而来,不把公司查个底掉,弄出点有损公司名誉的破事来,他们是绝不会罢休的。

    像开皇集团这等规模的民营大企业,就算做得再好,也会存在一些不可避免的瑕疵,这就是联合调查小组最希望找到的。

    只要找到那些东西,他们就会立即上纲上线,无限倍的放大,通过新闻媒体来通报,那样公司名誉就会严重受损。

    名誉对于民营企业来说,绝对是至关重要的,一旦被曝光,这就意味着当前的大好局势会烟消云散,公司各方面的状况,都会遭受重大影响。

    这样一来,势必会影响到大家伙的收入,甚至会威胁到工作——在这种严峻的局势下,谁还有心(情qing)打牌?

    就算是有,一旦被举报,心(情qing)肯定不怎么样的岳总,会不会把某股怒气,撒在他们头上?

    昨晚我跟表哥喝酒时,还听说有消费者举报了公司的几款拳头产品。

    张威狠狠吸了口烟,骂道:草,据说,这是岳总得罪了某个大人物,人家特意给咱们穿小鞋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

    听完张威的解释后,李南方心里有些遗憾。

    他可没把岳总得罪区里某大人物大人物要报复公司这种琐事放在心里,甚至他还盼着公司明天就关门大吉最好,那样岳梓童就只能乖乖呆在家里,当家庭主妇了。

    反正这种破事在商场上,一点都不稀奇,最多他也就是有些奇怪,区里哪个老大,敢特么的不长眼,来挑逗岳家大小姐啊,不知道岳家只需动动嘴皮子,就能把你一撸到底?

    他遗憾的是,在大羊牯们发薪水的(日ri)子里,他早就磨好了刀子,却不能痛下杀手。

    看出张威他们确实没有赌博的意思后,李南方有些失望的走出值班室,去财务处预支个三五百的吧,先保证中午不饿肚子再说,傍晚下班后还得买点菜。

    来到九楼财务处的这一路上,李南方明显察觉出了周遭气氛,与以往大不相同了,所有人都神色严峻,脚步匆匆的。

    尤其财务处内,坐了很多(身shen)穿制服的人。

    要是换个正儿八经的员工,脑子进水了才会在这时候提出借钱,那是找着挨训呢,不过李南方不在乎,敞开几个衬衣扣子,露出(胸xiong)膛上的青色纹(身shen),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没谁会不长眼的呵斥他。

    人渣难惹,老头子说的很正确。

    请问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一个戴近视镜的妹子,最先看到李南方,小声的询问。

    看来哥们在公司的知名度不怎么高啊,以后得找个机会,刷刷存在感。

    李南方微微一笑,亲切的语气说道:妹子,我是新来的小车班司机,我叫李南方。来找你们呢,是想问问这个月发薪水有没有我的。如果没有呢,能不能先预支个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一个查账的男人打断了,态度恶劣的训斥道:出去,出去,没看到这边忙着吗?

    这谁呀?

    李南方看了他一眼,问眼镜妹子:看他穿的这(身shen)皮,不像咱们公司的吧?

    妹子是个善良的,小声回答:是区审计部门的领导,正在工作呢。李李南方是吧,你先出去,等午后再来,我帮你解决下问题。

    那可不行,我中午饭还没有着落呢,必须得现在解决。

    李南方摇头,说:他们工作他们的,我又不干涉——

    中年男人第二次打断了他的话:出去,赶紧的,别打搅我们工作!

    李南方是真没打算惹事,也打心里希望这些人能把开皇集团搅和黄了,可这男人的态度也太恶劣了,眼又不瞎,没看到哥们(身shen)上的刺青纹(身shen)?

    看着方头大耳的男人,李南方很有礼貌的说:请您再说一遍。

    给我出去!

    中年男人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shen)抬手指着门外。

    啪!

    他的话音未落,胖脸上就挨了狠狠一巴掌。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