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57章 老金的报复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下午上班时间到了,闵柔敲门走进总裁办公室后,才发现案几上的饭菜纹丝没动,岳总坐在椅子上,背对着门口看着窗外发呆。

    岳总,我去外面饭店给您要两个菜?

    闵柔收拾好饭盒后,轻声问道。

    不用,我不饿。

    岳梓童淡淡地回答。

    本来李南方就把她气得不行,再加上金区长那件事,她如果还有心(情qing)吃饭才怪。

    闵柔倒是很想问一下怎么回事,可她不敢啊,只能默默的把文件放在案几上,坐下来逐一分类。

    其实当老板的也不容易,每天总会有事等着她拍板,签字,那些知道她今儿心(情qing)不好的下属,都不来拿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来烦她,只能委托闵秘书,把这些文件转交给岳总。

    善良的闵秘书,除了大包大揽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看到夹在文件中的一张纸条后,闵柔秀眉皱了起来。

    这是财务处送来的,上面记载着一个重要信息,必须得立即向岳总汇报才行。

    咳,岳总。

    闵柔小心的轻咳一声,打破了办公室内的死一般的沉寂:财务处的张处长,今天中午接到了区税务审计等部门的通知,说是下周一,将会有联合工作小组,入驻开皇集团查账审计,希望我们做好接待准备。

    主动缴纳应交的税款,这是开皇集团创建之初,就定下的硬(性xing)规定。

    所以这些年来,开皇集团从来都没在这方面引发过什么丑闻,而且还尽可能的回报社会,帮国家解决下岗失业等人员。

    (身shen)为总裁秘书,闵柔可以拍着(胸xiong)脯的说,开皇集团就是一家有良心的私营企业,但现在区相关部门,却要大张旗鼓的入驻检查。

    张处长还说,听某领导的话音,这波检查过后,还会有消防质量监督部门,接连进驻集团,展开无限期的检查工作,只因接到消费者举报,说几款拳头产品,都有质量问题,已经对消费者造成了损失等等。

    如果没有听到岳总用那种口气,与金区长打电话,闵柔可不敢相信,区里敢拿最大利税大户开刀。

    人家这是在报复呢。

    岳梓童听后,沉默半晌脚一蹬地,椅子转了过来冷笑道:哼哼,随便他们怎么查,本小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可那样,势必会对咱们集团,造成不好的影响。

    闵柔低声说:尤其是消费者举报这一条,我个人觉得,他们会在这方面大做文章。

    随便。

    岳梓童依旧无所谓的样子,拿起签字笔,又开始在那张白纸上乱划。

    大老板都这态度了,闵柔还能说什么?

    仔细整理好文件后,闵柔站起(身shen)把文件放在了岳总案头,转(身shen)走时看似很随意的说:快午饭时,李南方的女朋友来找他了。

    李南方的女朋友?

    岳梓童一愣,下意识的抬头问道:他有女朋友?是谁?

    闵柔犹豫了下,垂下眼帘轻声说:我是听小车班的人说的,张威他们都见过,很漂亮的短发美女。他们说,两个人的感(情qing)很好,不过那女孩子脾气好像有些泼辣,李南方很怵头她的样子——我去过小车值班室,女孩子没在,李南方在睡觉。

    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嘴唇,随即淡淡地说:嗯,我知道了。

    闵柔主动向岳总汇报这些,除了知道她是李南方小姨之外,还因为她画的那幅画,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不过却不敢往深处想,汇报完毕后,就退出了办公室。

    如果她还在,岳总绝不会咬着牙的笑了笑,喃喃自语:姓李的,原来,原来你有女朋友了,怪不得那样对我。

    李南方的‘女朋友’走后很久,他才慢慢睁开眼,盯着天花板出了半晌的神,吐出一口闷气,从沙发上坐起来,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走到了洗脸盆前。

    拿脑袋碰墙时的青肿已经消退,碰破的地方也已经结疤,这对他来说完全不是事,用凉水冲洗干净后,精神大震,又是生龙活虎的好汉一条。

    外面,传来了张威安排大家清扫卫生区的声音,眼看就要下班了。

    整个下午,都没谁敢在值班室内大声说话,毕竟某人渣不但有闵柔这个强硬后台,还有个看起来很老虎的女朋友,真要惹怒了他——后果,不堪设想啊。

    凑合着解决完个人卫生后,李南方重新坐在了沙发上,弯腰拣起了地上那个信封,里面是三万块钱,白灵儿送来的‘精神损失费’。

    李南方很有些受之有愧的意思,不过有愧就有愧吧,他是不会再把钱还回去了。

    收下白灵儿的一番拳拳之心,李南方觉得自己这是在做好事,相信得到深刻教训的白灵儿,以后再做事时,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冲动了,这对她的成长,有着莫大的好处啊。

    男人就这样,总能为自己的卑鄙行为,找到合适的借口。

    再说李先生为规劝白警官能懂得文明执法,也付出了血的代价不是?

    额头上的伤疤就是有力证明,收她三万块就当营养费了,多买点鸡蛋啥的补补血。

    我终究是个善良人,在那种(情qing)况下都能约束自己没犯错误。

    自我称赞了一句后,李先生站起(身shen)走出了值班室。

    张威等人已经打扫完卫生了,正站在各自的小车面前,恭候主子大驾光临。

    看了眼那辆粗牢笨壮的大奔,李南方慢悠悠的走出了停车场。

    在车站牌下报亭内拿起一份报纸,倚在街灯杆子上,远远看到岳梓童从大厅内走出来后,他才放下向西走去。

    卖报的老板娘不愿意了:哎,你,就是说你呢,给我回来。

    李南方转(身shen)看着她,满脸人畜无害的笑问:有事?

    你说呢?看大半天报纸了,不拿钱,你还是个男人吗?

    老板娘走出报亭,双手掐腰,做好了要与李南方大战三百回合的准备。

    李南方没说话,只是解开衬衣扣子,露出了满(身shen)的纹(身shen)。

    老板娘马上蔫了,(屁pi)都不放一个,就缩回了报亭内。

    老头说得没错,这社会就当官的与人渣两种人,最能吃得开了。

    人渣看个报纸还得拿七毛钱,真特么的开玩笑,吓不死你?

    李南方得意的撇撇嘴,第一次感觉当个人渣,真好。

    岳梓童的车子过来了,恰好是路口红灯,从这儿上车应该不算违反交通法规的。

    李南方脸上浮上了谄媚的笑容,走到车前抬手敲了下车门,示意岳阿姨开门。

    不过岳总看都没看他,绝对的无视,等绿灯一亮,就加油门冲过了路口,看那架势,李南方如果敢拦在车前,也肯定挡不住她前进的车轮。

    还真以为不坐你的车子,本大爷就回不到花园别墅区?

    满大街的出租车司机,都用殷勤的目光,注视着本大爷这只高高抬起的右手呢。

    几乎是前后脚,岳梓童的车子刚开进别墅内,出租车就停在了路边。

    很大方的赏给的哥四块钱的小费后,李南方挥挥手婉拒了他如潮的阿谀感谢,心中叹气:唉,这就是现代社会啊,为了区区四块钱就这么没尊严不负责的感谢我。

    走到客厅门口后,有尊严的李先生,才隐隐感觉出了不对劲:从开皇集团到这边,打车需要十六块钱的车费,他以为是递给司机一张二十的钞票,这才想起好像是递出的是一张红彤彤的。

    怪不得那哥们连声道谢,赞美我呢,搞了半天我是在琢磨该怎么哄好小姨时,走神了,结果把一百当二十的看了。

    算你跑的快,又赶上哥们心(情qing)不错了,多给点就多给点吧,不过下次你可别让我再坐你车子,不给钱是肯定的了。

    李南方回想了下出租车司机是啥样子后,才迈步走进了客厅内。

    就像以往那样,岳梓童下班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脸色平静,目不斜视。

    下班了?

    李南方问了句废话。

    岳梓童就像没听到,弯腰伸手拿出一盒烟,叼上一颗点燃。

    今晚,想吃什么?

    李南方又问。

    岳梓童张嘴喷了口烟雾,拿起遥控换台。

    女孩子,最好是别吸烟,那样会老得快。哦,对了,今晚我给你做辣椒炒猪血吧,那玩意有洗肺,清理血管功能。

    李南方就像对空气说话那样,也没奢望会有人理他,跑进餐厅系上围裙,戴上纸帽子,开始择菜做饭。

    在回家的一路上,李南方就深刻反省过了,早上对岳梓童的态度,好像真有些过了,不就是她看不惯他那样对待白灵儿的嘴脸吗,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这是所有自以为很高傲的女孩子,常见的通病。

    其实,当时李南方只需施展他的不要脸,与她插科打诨,或者干脆闷声发大财,就能避免这次矛盾的。

    但他的反应很不正常,可能是因为前天他做了那个决定很有关吧?

    李南方始终以为,无论犯了哪些错误,开展自我批评是应该的,但寻求弥补或者赎罪,争取受害者的宽容,才是最重要的。

    就像现在,为了讨好岳梓童,李南方这顿晚餐可是施展出了浑(身shen)本事,精心烹制了四菜一汤,自己看着都流口水了。

    开饭喽!

    李南方端着一盘尖椒炒猪血,嘹亮的喊了一嗓子走出了厨房,才发现岳梓童正在吃饭。

    她吃的是泡面,坐在客厅沙发上,边吃边看电视,神色淡然。

    李南方把菜放在餐桌上时,岳梓童也吃完了最后一口,拿餐纸擦了擦嘴角,站起(身shen)快步走上了楼梯。

    望着关上的卧室房门,再低头看看桌子上的菜,李南方苦笑一声:这么多菜,幸好我饭量大。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