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56章 自己惹得自己摆平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岳总今天的(情qing)绪很不正常啊,动不动就发火,好像更年期提前来临似的。

    后勤处的老刘,前来汇报工作时,说一批年前进的扫把被老鼠咬了,是不是报废重新进货——就这点小事,岳梓童竟然拿手点着他鼻子呵斥,问后勤处是干什么吃的,仓库里怎么会有老鼠

    老天爷,堆放清洁用品的仓库里有老鼠,这是多稀奇的事吗?

    如果这种仓库里也没老鼠,那些可怜的小生物,还能去哪儿藏(身shen)?

    闵柔看着不住抬手擦汗,在被扣罚当月奖金后还得自我批评的老刘,觉得他很可怜,还不如去当一只老鼠呢。

    老刘的遭遇,给大家提了个醒,那些该来不该来汇报工作的下属,全部都决定有事下午再说,免得会被岳总训斥。

    闵柔也不敢说话,更不敢逃到自己办公室内,如果岳总真有点啥事找她,却没看到她,可能会大发雷霆的,所以还是乖乖坐在沙发上,帮忙整理文件吧。

    叮铃铃,就在闵柔看了下时间,想提醒岳总午饭时间到了时,电话响了起来。

    闵柔快步走过去,拿起话筒轻声说了句什么,接着左手捂住话筒,小声汇报:岳总,是市中区的金区长,他找您又要事相谈。

    正拿着签字笔,在一张白纸上又涂又画,还又咬牙切齿的岳总,听闻后当地一声把笔扔在桌子上,站起(身shen)时才意识到自己(情qing)绪很不对劲,连忙深吸了几口气,脸色总算正常了一些。

    把话筒递给岳总后,闵柔很知趣的后退几步,眼角余光看向了桌子上。

    那张白纸上,画着一个很抽象的人,大头大脑袋,(身shen)子一点点——胳膊腿子的就是四根线,额头上写着三个大字:李南方!

    尤其是三个字后面的那个惊叹号,就像一根打棍子那样,看上去很有些触目惊心感。

    岳总画的这个人,是李南方?

    闵柔眨巴了下眼睛,有看到小人左右脸上都写着‘人渣’两个字,后面也有感叹号,旁边还写了一大圈的‘去死吧’,右上角画了把手枪,子弹都出膛了,左下角则是一把大砍刀,刀锋上还滴着鲜血。

    不用问,手枪子弹是冲小人去的,大砍刀上的鲜血,也是砍的他。

    原来,是李南方惹岳总生气了。

    怪不得昨天他和岳总都没来上班啊,只是,他到底做错什么了,惹得岳总今天还大发雷霆——就在闵柔想到这儿时,忽然听正在打电话的岳总,语气冰冷的说:金区长,就算你不给我电话,我也要找你讨要个说法的。

    呀,岳总敢用这口气与金区长说话?

    闵柔吓了一跳,再也没心思去考虑李南方到底做错什么的事了,觉得自己最好是赶紧出去,有些事不是她能够听的。

    闵秘书悄无声息的退到门口时,就听岳总又说:金区长,我再一次回答你,你那个儿子就是该揍!这次,他只是被打断了双膝,下次如果还犯在我手里,我会让他变成太监!

    哇噻,岳总也太威猛些了吧?

    你再厉害,但你终究是个商人啊,古人员商不与官斗,别看你在商场上混得很风光,可当官的要想整治你,那绝对是小菜一碟啊,君不见明朝时期的沈万三,那是个多么牛哄哄的存在啊,还不是被朱元璋给抄家了?

    听到岳总敢向金区长叫板后,闵柔就停住了脚步,觉得她最好‘冒着生命危险’,来提醒岳总千万别自以为是了。

    这不管李南方的事,是我指使他打残你儿子的,有什么不服气,直接冲我来就好了!

    岳梓童的声音猛地提高,接着喀嚓一声扣掉了电话,很没总裁范的骂道:草了,什么狗(屁pi)东西,真以为当个小破区长,就能骑在我头上耀武扬威的了?

    听她这样骂后,闵柔觉得还是赶紧闪人最好。

    岳阿姨来上班的路上,被李人渣给大爷老子的骂了一通后,愤怒的想要毁掉全世界,这会儿还一肚子气没处撒呢,一个小破区长,为了他那个垃圾儿子被打残的事儿,竟然也叫嚣着要个说法。

    金区长在闵柔眼里,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但放在岳总面前,确实不够看的。

    什么狗(屁pi)说法呀,惹恼了本小姨,把你一撸到底!

    虽说本小姨现在把李人渣恨得都出油了,但她绝不会在金区长叫嚣着讨要说法时,推卸责任让他去找李南方。

    一码归一码,岳总还是很有原则的,才不屑假借别人的手,去整治李人渣。

    不过就算岳总当前深处愤怒中,也没像闵柔所担心的那样,忘掉商不与官斗的现实,喘了几口恶气后,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固话号。

    她得把这件事向老爷子如实汇报,毕竟青山市除了市局的局座之外,别的官员就不知道岳总是岳家大小姐了,所以要想对付金区长,还得走上层路线。

    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把李南方打残金六福的前因后果,详细叙述了一遍后,岳梓童心里就这样想:老爷子肯定会冷笑几声,让她不用管了,这种小事也就是他老人家一句话就能搞定的,怎么是人不是人的,就想欺负岳家的乖孙女啊?

    可是,现实却打破了岳梓童的美梦,老家伙竟然淡淡地说:这件事,我是不会插手的,而且也不会让任何人,通过官场途径向那个区长施压。

    什么什么,你不管?

    岳梓童登时懵呆,刚要说什么,老头子又语气生硬的说道:谁惹的,谁去摆平就是了。以后,少拿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我。

    听着话筒中传来的忙音,岳梓童想抓狂:让我去摆平?没有岳家的帮助,我怎么能摆平!

    岳总抓狂时,闵柔已经来到了食堂。

    打饭时,她就四处寻找李南方的影子,想问问他到底怎么招惹岳总了,害的她都担惊受怕的。

    没看到李南方,不过却看到小车班那伙人,正在餐厅一角用餐,边吃边谈笑着什么。

    大明,这下你该知道大嘴巴的害处了吧?

    嘿嘿,要我说啊,还就得大嘴巴,能让美女来个过肩摔啊。大明,美女把你扛起来时,有没有感觉到她滑溜溜的细皮?

    啧,啧啧,真没想到,蹲过监狱的李南方,竟然能有个极品美眉的女朋友,还真是杀人放火美女在怀,修桥补路娶个丑八怪,实在是没有天理啊。

    草了,有胆子,你们也再喊李南方一声尿裤大侠啊?

    孙大明闷声骂了句时,听到清脆的高跟鞋踏地声传来,回头一看,就见小闵秘书端着托盘,款款走了过来。

    大家伙立即聪明的闭嘴,不再谈论此事了。

    闵秘书,有事吗?

    张威是小车班的老大,由他来出面招呼闵柔,是合(情qing)合理的。

    我就想问问,李南方今天有没有来上班。

    反正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李南方能来开皇集团上班,走的就是她的关系,所以问起他的事时,闵柔完全可以落落大方的。

    张威连忙回答:哦,来了。

    那他怎么没来用餐?

    他女朋友也来了。

    孙大明还是改不了大嘴巴的毛病,嘿嘿笑道:现在,人家小两口正在值班室谈(情qing)——咳,今天的鱼刺真多。

    闵柔眉梢一挑:什么?李南方的女朋友来找他了?

    闵秘书可没听说李南方有啥女朋友,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人渣也会有人(爱ai)不是?

    张威就把白灵儿找李南方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当然他不会说孙大明被扁这件事,只说大家伙为了给那对(爱ai)侣营造单独空间,这才提前来餐厅用餐的。

    李南方会有女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小闵秘书的心里忽然有些失落,但也没太在意,打听清楚后,决定先去小车班值班室看看。

    她又不是去当电灯泡的,就是想问问,李南方怎么惹岳总生气了。

    问完就走,绝不停留,免得会被他女朋友误会,我对他有那种意思——闵柔来到小车班值班室门前时,心里还这样想着,自嘲的笑了下推开了房门。

    一帮大男人混的值班室内,空气很不好闻,臭鞋烟气味道中,还夹杂着一丝血腥气息。

    闵柔没看到张威他们说的那个短发美女,只看到李南方一个人,死猪般的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白墙上的血渍已经凝固了,闵柔当然没注意,走到沙发前,倒是看到地上有个信封了,也没在意,拿脚踢了下沙发:李南方,醒醒,醒醒,外面下雪了。

    嗯?

    李南方微微睁开眼,接着闭上了,喃喃地说:那你就去堆雪人玩儿呗,别烦我,我要睡觉。

    我烦你?

    咦,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对我这个大美女都这样说话!

    闵柔双眸一睁,很不高兴,转(身shen)就走。

    走了几步,又停住了,她得问问李南方怎么就得罪岳总了,轻哼一声:哼,问你个事,问完后我就走。

    李南方的鼾声,回答了她。

    这小子也太没礼貌了吧?

    闵柔真想给他一脚,忍住了:你怎么惹岳总了,她现在很生气。

    她生气,管我什么事?

    李南方含糊不清的回答:烦不烦啊,我在睡觉。

    好。你睡,睡死你!

    小闵秘书脾气再好,也受不了他这态度了,转(身shen)拧了个花,快步走出了值班室,砰地一声把门关的山响。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