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55章 帮我穿好裤子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在白灵儿看来,李南方就是一只小蚂蚁,她就是食蚁兽,只需动动舌头,嗖地一声就把他给吸进嘴里去了。

    上次在市局审讯室内被他猥亵,纯粹是她一时大意,李南方又太狡猾罢了,现在她绝不会再给他丝毫的机会,拼着被开除警察队伍,也得把他变成太监!

    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就在她下定决心时,李南方却轻易掐住了她的脖子,急促后退把她按在了墙上,还威胁她再敢撒泼,就把她当场——

    她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得,臭人渣竟然能掐住她脖子,本能的抬脚狠狠撩向他胯间,没有丝毫的留(情qing)。

    这要是被她踹实在了,估计李南方以后还真得去泰国站街了。

    李南方当然不想干那种没尊严的工作,就在她右脚刚撩起时,双腿张开啪的一声,夹住了她的脚腕。

    就像钳子那样,任由她拼命挣扎都纹丝不动。

    人渣,松开我!

    白灵儿有些慌,尖声大叫着伸手,抓向他的脸。

    抓脸可不行,李南方还得仗着它去泡妞呢,抬手打开再次低声喝道:你特么的冷静一点,要不然我真不客气了!

    掐着白警官的脖子,夹着白警官的腿,这就叫客气了?

    去死!

    白灵儿又是一声尖叫,凶悍异常的猛地低头,狠狠撞向李南方面门。

    靠,不给她来点真格的,她就不老实。

    李南方真烦了,抢先低头用后脑抵住她下巴,迫使她仰面朝天,嘴里啊啊的大叫着,左手揪住她体恤下摆,猛地向上一推——黑色的蕾丝小罩罩,就被推到了脖子上,女孩子那结实丰满,且又傲然(挺ting)拔的两座雪山,就颤巍巍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尤其是那两点红艳艳,对男人的视觉冲击力,不是一般的大,更像一把勾子,顺着李南方的双眼,把他(身shen)躯内那个恶魔给勾了上来,兴奋的咆哮着:咬住,咬住,快咬住!

    白灵儿仰面朝天,看不到李南方的双眼,已经在瞬间就充血变红,只能感受到(胸xiong)前的凉意,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本能的嘶声尖叫:臭人渣,松开我,要不然我杀

    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左边那团雪白猛地一疼,全(身shen)过电般的哆嗦了下,所有反抗的力气,瞬间被抽走那样,叫声也嘎然而止。

    资深色狼界前辈说得好,小媳妇怕抱,大姑娘怕啃。

    品尝到男人是个好东西的小媳妇,只要被抱住,立马就会变成一滩烂泥,双眼水汪汪的任由人家折腾,而从没经历过那种事的大姑娘,要是被男人捉住嘴巴或者别的敏感部位猛啃,就会茫然不知所措了。

    白灵儿当前就是这种(情qing)况,明明那儿很疼很疼,可偏偏夹杂着让她无法抗拒的异样,本能的发出一声痛苦的鼻音后,全(身shen)就筛糠般的哆嗦起来。

    放放开我!

    白灵儿无力的挣扎着,拿手去推李南方的脑袋时,就觉得下面一凉,宝蓝色的短裤被褪了下去,一只魔爪在那儿用力掐了一把,疼得她惨叫出声。

    女孩子的惨叫声,就像在火头上泼了一盆汽油,让李南方彻底失去了理智,(身shen)躯内的恶魔却在欢呼雀跃,连连吼叫着,指使着他猛地把白灵儿抱起来,转(身shen)顺势按倒在了沙发上,烦躁的拽掉短裤,把她的两条腿扛在了肩膀上。

    然后开始解他自己的腰带——恐惧到极点的白灵儿,很清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她想反抗,浑(身shen)却没有一丝力气,她想尖声大叫,张大的嘴巴,只发出了无声的呜咽,唯有拼命抬起头,看向李南方的双眸中,全是苦苦的哀求。

    抬起头的白灵儿,看到了一个狰狞丑陋的东西,更看到李南方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赤红色,好像来自地狱的血魔,残忍的狞笑着。

    妈!

    就在整个人已经被恶魔所控制的李南方,准备猛地沉腰(挺ting)(身shen)时,白灵儿总算发出了声音,凄厉,清晰,带着绝望的嘶哑。

    人在遭遇绝望的恐惧时,总会本能的喊妈妈,这是一种本能,同时再次证明了母亲是所有孩子保护神的事实。

    已经要准备长驱直入的李南方,动作忽然僵硬,血红的双眼也呆滞了下。

    李南方没有母亲,师母却给了他完整的母(爱ai),白灵儿绝望到极点时喊出的这声妈,就好比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把正在咆哮的恶魔淋了个湿透。

    我在干什么?

    脸色扭曲,双眼血红的李南方,能清晰感受到冰冷的深渊深处,有个声音这样问道。

    你要干了她!

    上,快上!

    干了她,我们就会逐步强大——(身shen)躯内的恶魔,疯狂的,烦躁的咆哮着。

    妈——呜呜。

    白灵儿无助的哭泣声,又传进了李南方的耳朵里,眼前浮现出师母那和蔼的样子,温柔的声音:南方。

    滚!

    李南方松开了白灵儿,跌跌撞撞的后退,仰面栽倒在了沙发上,双手掐住自己的咽喉,哑声嘶吼:你滚——我不会听你的,绝不会听你的!

    李南方,你还是个男人吗,废物,人渣!

    恶魔又在大吼。

    李南方眼前浮现出的师母,眼神温和的看着他,轻抚着他的头发,就像十年前那样,语气无比的祥和:这辈子,师母有南方就好了。

    即将遭受****的白灵儿,不知道李南方为什么忽然放开了她,这时候她当然也不会去考虑这些,唯有惊恐的滚下沙发,慌忙穿上短裤,放下衣服,双手抱在(胸xiong)前,蜷缩在墙角,低声哭泣着看着那个男人。

    她看到,仰面躺在沙发上的李南方,忽然跳起来,拿头狠撞墙壁,咚咚有声。

    他怎么了,羊癫疯发作了?

    惊恐的白灵儿,这会完全忘记了她是个武力值还算强大的现实,脱(身shen)后应该抄起一把椅子,狠狠砸在那个人渣脑袋上。

    她没有想到她其实很厉害,只像普通女孩子那样,躲在墙角瑟瑟发抖,那是因为她潜意识内能清晰感觉到,如果她真那样做,那个人渣铁定会把她就地正法。

    砰地又是一声大响,白墙上有鲜血溅上,发疯的李南方(身shen)子一僵,又软软跌倒在了沙发上,大张着嘴巴剧烈喘着粗气,就像一条离开水的鱼,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那根丑陋的东西,也软软的塌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两个人都没说话,唯有剧烈的喘声,牙齿格格打颤的响声,交杂在一起,很诡异,偏偏又很默契。

    终于,白灵儿的牙齿不再格格作响,李南方的呼吸,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带有明显惊悸的眼睛,死死盯着沙发上的李南方,左手扶着墙,小心翼翼地向门口走。

    她发誓,只要一出门,她就用最快的速度逃跑,以后,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他!

    这次,她是被彻底的吓坏了。

    等等等。

    就在白灵儿艰难的挪到门口时,闭着眼的李南方忽然说话了。

    他的声音不高,更透着脱力的疲倦,可听在白灵儿耳朵里,却像惊雷在轰鸣,吓得她浑(身shen)一哆嗦,声音里带着哭腔的问道:你你想干嘛?

    帮我,穿上裤子。

    李南方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她。

    帮帮你穿上裤子?

    白灵儿一愣,脱口问道:你自己,不会穿?

    我没力气。

    李南方又闭上了眼,声音沙哑的厉害:算了,不麻烦你了。出去后,帮忙把门关好,如果被人看到了,会对你的名声有所影响。

    他没有力气穿裤子?

    他现在,连穿裤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灵儿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用力咬了下嘴唇,慢慢走了过去:你你有病。

    她亲眼见证了李南方刚才发疯似的自残行为,也能从他沙哑的声音中,听出他现在是疲倦异常,说不定只需一脚就能踩死他。

    但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qing)况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有病,就在她最绝望时,他犯病了,类似于羊癫疯之类的,病发时耗尽了他全(身shen)的力气,让他现在变得虚弱不堪。

    嗯,我是有病,你现在一只脚就能踩死我。

    李南方依旧闭着眼,声音沙哑的说:要想杀我,就快点。不想杀我,就给老子穿上裤子,免得被别人看到,丢人现眼。

    白灵儿是真想一只脚就踩死他,眉梢剧烈跳动了几下后,她却乖乖地,开始帮他穿裤子。

    她不敢看那个丑陋的东西,所以歪着头看向别处,更不想碰到——手哆嗦的厉害,真碰到了那玩意,就像被电烙铁烫了一下那样,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鼻音。

    嗨,不就是帮忙穿个裤子嘛,也不是多大的事,有必要搞得**了似的?

    李南方明明虚弱的不堪,那跟舌头却很毒。

    白灵儿不敢反驳,事后连她自己都惊讶,她怎么这么胆小怕事了,只是紧咬着嘴唇,抱起李南方的腿,帮他提上了裤子。

    累出一声大汗后,她还很‘殷勤’的问:还,还让我帮你做什么?

    帮忙把门关好,我要睡觉。

    李南方喃喃说出这句话后,就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刚才与恶魔的那番搏斗,确实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没有三五个小时,是别想恢复过来的。

    哦,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白灵儿望着他傻楞很久,回着头的慢慢走向门口,她是真怕这人渣会猛地从背后扑上来。

    砰地一声,她后脑撞在了门板上,这证明她安全走到了门口,立即伸手拉开门,刚要一个箭步冲出去,却又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扔到了沙发前的地上。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