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54章 李南方的女朋友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刚生下来就被抛弃的李南方,无疑是不幸的,从小就让他被人当做怪物看,过早品尝到了尘世间的冷漠。

    但他又是幸运的。

    他没有母亲,师母却给了他完整的母(爱ai),还在婴孩时期时,就仿佛知道师母的怀抱,是最安全的避风港。

    到死,李南方都不会忘记,当年他偷看岳梓童洗澡后,被老头拿着棍子狂扁时,就是师母扑在他(身shen)上,为他承受了最狠的一棍子。

    那一棍子,不仅打伤了师母的脊椎,还打没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导致她终生不育。

    不过师母从没有因此怨过他,在他跪在病(床chuang)前,把额头都磕出血时,也只是心疼的把他搂在怀中,轻声说这辈子只要有南方就好了。

    这次给师母打电话,李南方本想委婉的提出,要离开岳梓童的要求。

    但当他听到师母那声轻轻的叹息后,却想拿鞋底很抽自己的嘴。

    师母从没有要求李南方为她做过什么,这次让他来保护岳梓童,主要也是为了他的终(身shen)大事着想,假如他再唧唧歪歪岳梓童的各种不是,那他还是个人吗?

    休说岳梓童还是个(爱ai)耍大小姐脾气的白富美了,就算是个(性xing)格乖戾的丑八怪,李南方也得娶她。

    做个没有尊严的老公,那又怎么样?

    如果能让师母少受哪怕只一天病痛的折磨,李南方就宁愿去当一辈子的狗奴才。

    所有的烦躁,都被师母那声轻轻的叹息声化掉,李南方扣掉电话再看周围环境时,发现这个城市乃至整个世界,都是那样的美丽。

    哈,尿裤大侠,昨天怎么没来上班啊?

    李南方刚走进小车班值班室,正冲着门口发牌的孙大明,就高声问道。

    看这家伙红光满面的,肯定是赢钱了。

    李南方决定杀富济贫——痛宰赢钱后都不知道低调的羊牯时,总能轻易博得输者的好感,没看到张威在李南方又狠咬了孙大明一把后,笑着拍了拍他肩膀,搞得俩人关系多亲近那样?

    卧槽,李南方,擦(屁pi)股没用纸吧,这么手壮?哈,哈哈。

    孙大明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故作潇洒大笑的样子,其实比哭还要难看。

    心(情qing)好时,李南方从来都不会计较别人说他什么,笑眯眯的开始点钞票。

    看到李南方把厚厚一叠钞票装口袋里后,刚才还恨不得孙大明把裤子也输掉的张威等人,才意识到就算他赢再多的钱,也不会拿出来分掉。

    而且刚才为了‘配合’孙大明输钱,大家伙或多或少都输了一些,成就了李南方这个唯一的赢家。

    看到这些羊牯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李南方连忙说:哥几个,今天中午我请客,想吃什么随便点!

    他的话音未落,背后房门就被人一脚踢开,咣当一声碰在了墙上,又反弹回来,把大家伙吓了一跳。

    先赢后输的孙大明正烦着呢,瞪眼就向门口吼道:这谁呀,还没吃午饭就这么横!踢坏了门——

    训到一半,他闭上了嘴巴。

    门口出现了个女孩子,(身shen)穿白色短袖体恤,宝石蓝色短裤,白底黑面的网球鞋,短发,小麦肤色,(身shen)材********,浑(身shen)都散发出一股子野(性xing)的魅力,很容易引起男人对她的征服(欲yu)。

    不过,这美女却是寒着一张脸,看向孙大明的眼神,就像两把小刀子似的,嗖嗖的还带响声。

    绝对是出于心虚,认出这美女是谁后,李南方马上低下了头。

    用目光把孙大明给看的心里发怵后,白灵儿才放过了他,冷冷地问:李南方呢?

    靠,这美女原来是找李南方的。

    男人就这样,当美女指名道姓的说要找别人时,就恨不得让她立即知道,那个小子不值得美女去关注,因为他是——孙大明讪笑了声:嘿,原来你找尿裤大侠啊。

    白灵儿一愣:什么尿裤大侠?我找的是李南方。

    李南方就是尿裤大侠啊,这可是众所周知的。

    就仿佛把李南方贬的一文不值,美女就会找自己那样,孙大明脑袋一晃,大声说:美女,你还不知道吧?据说,他可是被市局的某个母老虎,给揍得连裤子都尿了,这才博得尿裤大侠美名扬。哈,哈哈,大家伙说是不——哎,你干什么!

    孙大明刚开始说时,白灵儿还真不明白尿裤大侠是什么意思。

    不过,当听他说到,李南方在市局被一母老虎揍得尿裤子后,才猛地醒悟是咋回事了。

    如果事实真像孙大明所说的那样,李南方只是被白灵儿揍尿了裤子,她肯定会洋洋得意,说不定还会拱起双拳,歪着头的说惭愧,惭愧。

    可问题是,李南方那是被她揍得尿裤子吗?

    他裤子湿——白灵儿如果还能装傻卖呆不在意,那么她就不是白灵儿了,就在孙大明准备详细描述下李南方的狼狈样时,霸王花就发出一声母豹般的低吼,抬手抓住他肩膀,咣的来了个背摔。

    摔得那叫一个漂亮,实在!

    孙大明就像个沙袋那样,砰地一声重重砸在了地板上,疼的妈呀一声惨叫。

    就这,白灵儿还没放过他,抬脚就踢了过去:特么的,怎么现在是人不是人的,就想欺负姑(奶nai)(奶nai)啊,我可真是够了!

    住手,你干什么?

    虽说先前孙大明赢钱时的嘴脸,确实很可恶,不过大家伙终究是同事,现在忽然有一美女杀上门来,二话不说就开揍,假如大家袖手旁观,于(情qing)于理都说不过去。

    张威这会儿,总算发扬了他领导的风采,抬手拦住白灵儿,厉声喝道:再敢动手,休怪我们不客气!

    对!美女就了不起啊,就能乱打人?

    报警,喊保安来!

    其他人也都个个满脸的义愤填膺,挽胳膊撸袖子,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女孩子,早就一拥而上了,真以为你是尿裤大侠,能把整个小车班司机都放倒?

    白灵儿这时候才意识到她有些鲁莽了,不过她可不在乎,冷笑着反驳张威:哼,谁让他说李南方是是尿裤大侠了?

    他说李南方是尿裤大侠,管你什么事?

    张威问出这个问题后,也好像明白了什么:你是——李南方的女朋友?

    人家白灵儿说的很清楚,揍孙大明就因为他说李南方是尿裤大侠。

    这就证明,美女不喜欢别人用这个带有明显侮辱(性xing)的外号,来称呼李南方。

    她凭什么不喜欢啊?

    除非她是李南方的女朋友。

    对,就是女朋友,要不是女朋友,有必要这么气急败坏吗?

    老天爷敢保证,白灵儿绝不是李南方的女朋友,她痛扁孙大明,仅仅是因为他那些话,被她当做是在故意羞辱她而已。

    我才不是那个混——

    白灵儿本能的解释什么时,就听背后有人叹了口气:唉,灵儿,我说过你多少次了,最好是改改这冲动的臭脾气。孙大明是我的同事,同事之间开个玩笑,你有必要这样认真吗?

    灵儿?

    他叫我灵儿?

    白灵儿霍然转(身shen),就看到李南方满脸都是无奈的愧疚样子,快步走过来把孙大明从地上搀扶起来,一个劲的赔礼道歉:大明啊,对不起。她就这脾气,其实人还是不错的,没打伤你吧,上医院看看?

    他这是把我当做了他女朋友?

    臭人渣,可恶!

    明白过咋回事的白灵儿,银牙紧咬,正要暴走时,李南方抢先喝道:白灵儿,你今天是为什么来找我的?

    白灵儿脱口说道:我来找你,是为了给你赔礼道歉,可——

    好,我原谅你了。

    李南方抬手打断她的话,皱眉说:不是我说你,就你这臭脾气,还真没几个男人能受得了的。以后,得改。

    什么什么什么吗?

    白灵儿有些懵,刚张嘴,李南方又说话了:怎么,不服气,还是不想给我赔礼道歉?是不是,要我把咱们之间的矛盾,拿出来摆给同事们说说啊?

    李南方真敢说,白灵儿真敢杀人的。

    可他不说,就会被大家伙误以为他们是小(情qing)侣。

    那么,到底是让他说,还是不让他说?

    就在白警官发懵时,李南方已经拿出一叠钞票,足有两千块钱的样子,塞到了孙大明口袋中:大明啊,这点钱,算是我为她赔偿给你的,去医院检查一下。放心,真有个什么筋断骨折的,我会负全责。不过以后可别再叫我尿裤大侠了,我倒是平易近人的好脾气,可她不愿意啊。

    都是我这张臭嘴惹得祸,对不起,哥们。

    孙大明抬手,给了自己一嘴巴:还真是欠抽啊,谁让你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喊人家带有侮辱(性xing)的外号了?

    幸好这顿揍也不是白挨,最起码还赚了两千块钱。

    没事,没事,都是同事嘛。

    好脾气的李南方,双手抱拳冲大伙抱歉的笑了下:哥几个,麻烦大家提前去餐厅,给我们留点单独的空间?

    就算白灵儿没有撒泼,只要她来了,大家伙也会主动外出的,话说没谁喜欢当电灯泡的。

    在李南方的感谢声中,张威等人都快步走出了值班室。

    人渣,今天你非得给我说清楚,谁是你女朋友?

    房门刚关上,极力压制怒气的白灵儿,就低吼一声扑过来,抬手采住了李南方的肩膀,就要把像摔孙大明那样,把他摔出去。

    李南方拧(身shen)躲过,抬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急步前行几步,砰地一声把她按在了墙上,五指稍稍缩紧,冷笑道:白灵儿,再敢跟我撒泼,信不信我就地草了你?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