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53章 大爷我不干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根据交通法规,第九十九条的相关规定,无证驾驶者,将会被处以二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的罚款,还要十五(日ri)以下的拘留。

    最高两千块钱的罚款,只要是个开大奔的就不拿着当回事,白灵儿也没打算用罚款来惩罚某人渣,她看重的是后一点。

    拘留啊,可以长达十五天的拘留啊!

    白灵儿发誓,在李南方被拘留期间,她会通过所有的关系,来为他提供‘最高等’的拘留服务。

    诚然,区区十五天的拘留,无论白灵儿怎么折腾这家伙,都不能太出格了,更远远不能平息她被猥亵的怒火——但只要能够合(情qing)合法的,让这个人渣吃苦,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

    只要你还活着,只要你还在青山市,我就会变着法的,让你活得无比精彩!

    看着李南方那张懵了的臭脸,白灵儿忍不住地想仰天狂笑,但得忍住,千万不能让人看出她是心存以权谋私的报复心理,那样可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务人员。

    白白警官,别来无恙——

    少(套tao)近乎,请出示你的驾照。

    没有。

    很干脆的回了句,李南方回头看向了岳梓童,低声抱怨:都说我不想开车了,你非得装大老板的让我当马夫,这下好了吧?

    我怎么知道下雨天,还有交警执勤?

    岳梓童瞪眼,理直气壮的反问,好像交警同志下雨天出来执勤,是一种可耻的犯罪行为那样。

    你还跟我说,她是去当片警了呢!

    李南方继续埋怨:哼,早知道她当马路橛子了,我就算步行也不会开车的。

    砰,砰砰,站在外面的白灵儿,又在敲车门,催促李南方赶紧下车,跟随她回局里接受正义的处罚。

    等着!

    李南方不耐烦的说道。

    白灵儿没生气:嘿嘿,等着就等着呗,我就不信你能等处个驾照来!

    很明显,岳梓童也从白灵儿闪着兴奋光芒的脸上,看出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了,当然不希望她(阴yin)谋得逞,不过人家现在站在了法律的高度上,总不能用强硬手段来反抗吧,那样会犯下更大的错误。

    (情qing)急生智,这个词就是在说岳总了,拿出手机拨通了市局张局的电话:张局,我岳梓童。有件事我想问一下,当初你去公司找我协商,就白警官对我员工滥用私刑一事时,好像说她被降为片警了。不过,她现在是交警,还查住了我的车子。说起来,这事也怪我——

    三言两语间,岳总就把事(情qing)说明白了,无非是她不小心扭了脚,临时让没有驾照的李南方驾车,送她去医院,由她在旁边亲自指导,却不料在路上碰到了交警查证。

    她还一再自我批评,说自己脚腕扭伤后,本该疼死——也不该让某无证驾驶人员开车的,所以甘愿接受法律的严惩,不管是罚款也好,还是拘留李南方也罢,保证没有任何意见。

    最后却话锋一转,请问局座,青山市的片警同志们,啥时候也能像交警那样查车了?

    姑(奶nai)(奶nai),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吗?

    听岳梓童这样问后,局座很有些生气:要不是老马他们讲(情qing),我会让你去交警部门吗?你可倒好,反而抓住要算账的机会了,这是故意给我添麻烦呢。

    说实话,无证驾驶在普通人看来,那是关乎到生命安全的大事,但在局座眼里,严重不严重的,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无证驾驶,说起来就像无证非法同居那样,真要认真起来,小半个青山市都得改为拘留所才行。

    快点,墨迹什么呢,后面都堵车了,要让我对你实施强硬手段吗?

    白灵儿冷笑着,作势刚要呼叫支援,手机响了起来,局座来电。

    局座的声音很高,很冲:白灵儿,你要搞什么?现在我宣布,你已经不再是交警了,立即回原街道派出所去干片警!

    白灵儿一呆:张局,我——

    你什么你?听不懂我说话啊?立即,马上!另外,别忘了去找李南方赔礼道歉。不去也行,那就自己辞职吧!

    局座在那边训孙子似的,狠狠训了白灵儿一顿,不等她再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局座打电话时的声音那么高,趴在车窗上的李南方,想听不到都难。

    看到她嘴角一个劲的抽抽,却不敢说出不干就不干,姑(奶nai)(奶nai)还不伺候你们这些孙子了的话来,李南方就觉得无比痛快,故作(阴yin)险的笑了下:白警官啊,现在该叫你白片警了。别忘了去找我赔礼道歉哦,我会恭迎你的大驾光临。嘿,嘿嘿!

    李南方小人得志的样子,让白灵儿恨不得拿脚猛踹车门,右脚都抬起来了,又放下了——她从李南方的脸上,看出了渴望的神色。

    我会弄死你的,你等着!

    望着远去的车子,白灵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岳梓童也看不惯李南方当前的嘴脸,尤其在听到他吹起开心的口哨后,忍不住淡淡地说:说实话,我现在特别后悔打那个电话。真该让你被带走拘留,那样就不会让我感到恶心

    吱嘎一声,正在正常行驶的车子,停在了路中间,幸亏后面司机眼疾手快,紧跟着刹车才没有造成追尾,却从车窗里探出脑袋,大骂着什么。

    你有病啊,忽然间就停车!

    紧急刹车后,坐在后座的岳总,(身shen)子因惯(性xing)向前扑去,额头撞在了座椅后背上,猛地抬头,愤怒的问道。

    让我无证驾驶的是你,遇到交警查车后找关系的人也是你,现在却返回头来说,我该被拘留。嘿嘿,岳梓童,白灵儿不敢对她顶头上司说不干了,我李南方敢。

    李南方冷笑着,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大爷我不干了,你另请高明来当你未来老公吧。说实话,老子受够了你这臭脾气,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都是惯的你!

    望着快步走向人行道的李南方,岳梓童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他竟然敢对她说这番话。

    这还是那个对她唯唯诺诺奴颜婢膝的李南方吗?

    猛然间,岳梓童鼻子发酸很想哭。

    她觉得,她已经很对得起这个人渣了,连续两个晚上,都用卑鄙的手段来折腾她,她不也仅仅踹了他一脚拉倒了?

    凭什么,就因为她看不惯他小人得志的嘴脸,埋怨了他两句,他就敢自称大爷老子的,还说早就受够了她的臭脾气,这都他惯的啊?

    到底是谁在惯谁,谁在竭力忍让谁啊?

    后面开车的那哥们,等了半天没等到前面车子挪动,气呼呼的跑过来,从前面车窗内探头骂道:喂,你到底是走不走啊,占着茅房不——

    滚!

    岳梓童猛地一嗓子,吓得那哥们一哆嗦,刚要瞪眼,却忽地感受到了凛然的杀意,就仿佛车里坐着的不是个美女,而是一只随时都会扑出来咬断他喉咙的母豹,哪敢再说半个字。

    李南方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这是因为昨晚他想清楚了:就算是委屈自己,也不能辜负了师母的一番好意,让她失望,决定试着真心去接受岳梓童。

    既然这样,那么就不能再把岳梓童当小姨看,而是要当做老婆来对待。

    一个好男人,可以听老婆的话,甘心为老婆做饭,在她不开心时哄她开心,在她开心时故意惹她生气,((贱jian)jian)人般的甘心被她打击,让她从中品尝到征服男人的快乐——都行,这没啥丢人的,只能说是闺房(情qing)趣而已,还是很高雅的。

    可李南方绝不能忍受,在夫妻俩人一致对外成功后,她没有夫唱妇随的,与他狼狈为(奸jian)一起嘲笑敌人也倒罢了,却偏偏拿捏出正义的嘴脸,来指责他得意的样子很恶心了。

    这不是惯的是什么?

    如果就这样下去,李南方在她面前,还有没有尊严了?

    就算不要男人的尊严,可她势必一辈子都看不起他,以后也许做那种事儿,都会像前晚那样,怀着尽义务的态度,毫无夫妻恩(爱ai)的(情qing)调。

    那是对男人最大的羞辱,不再是丈夫了,而是奴才,狗奴才,李南方还远远没有那么高的觉悟,给她做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奴才。

    李南方脸色(阴yin)冷的走到候车亭下,拿出手机犹豫了老大会儿,才拨通了一个手机号。

    嘟嘟的声音,几乎是刚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就仿佛,那边的人始终侯在电话跟前,等待他拨打那样。

    温和的声音传来,就像一股子看不见的暖流,化解了李南方心中的怨气:南方。

    李南方用力抿了下嘴角,双手捧着手机坐了下来。

    南方,是你吗?

    师母的声音,听起来比以往要苍老了好多,这可能是李南方的错觉。

    师母,是我。

    李南方吸了下鼻子,轻声笑道:您,还好吧?

    好,我很好。

    现在是雨季,您的腰还疼吗?

    还是老样子,这辈子就这样了啊。

    师母在沉默片刻,才说:南方,你不会怪师母私自给你做决定吧?

    哪能呢?我很清楚,师母这样做都是为了我好。

    就算有人拿鞋底狠抽李南方的脸,((逼))着他责怪师母,那是休想。

    南方,我知道,你早就想给我打电话了,唉。

    师母在那边轻轻叹了口气:如果实在处不下去,那就别委屈自己。不过,除了梓童外,我实在不知道还有哪个女子,能配得上我的南方了。

    泪水,忽然就从眼角滑落,李南方却爽朗的笑道:哈,师母,您误会我给您打电话的意思了。我这是要亲口对您说一声谢谢呢,您说得不错,除了岳梓童之外,还真没谁能配得上我李南方!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