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51章 最美女教授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张局是真不知道岳梓童住在这栋别墅内,他站在铁栅栏前,也只是想搜集一下凶杀案的证据,问问这户主人,昨晚深夜时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两个(身shen)份不明的外国人,忽然死在了别墅区对面的山坡上,这放在任何一个安定国家,都是不得了的大事,警方自然得全力以赴调查清楚。

    岳梓童的别墅,恰好正对着小山坡,距离两个死者也就是数百米,已经确定是昨晚深夜时分才死亡的两个外国人,死前应该会发出喊救命的动静吧?

    什么?

    听张局说,自家对面山坡上死了两个外国人后,岳梓童明显吓了一跳,接着摇头说道:没有,昨晚我睡觉倒是很晚,但却没听到任何的动静。

    岳梓童的回答,也早就在张局意料之中,向院子里看了眼,又随口问道:岳总,你与谁住在这儿呢?

    其实张局问这个问题,可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吧,岳总没听到啥动静,但别人也许会听到什么啊。

    岳梓童却是没来由的心里跳了下,她可不想让任何认识她的人,知道她家还住了个李南方,秀眉微微皱起,语气有些生硬的回答:没有人了,就我自己。

    堪称老油条的张局,哪能看不出岳总不高兴了,笑了下正要解释他没别的意思时,一个警察从那边绿化带后面跑了出来:局座,两个死者的(身shen)份查出来了,是来自境外的两个职业杀手——

    岳总,打搅了。

    张局脸色一遍,抱歉的对岳梓童笑了下,转(身shen)快步走了过去。

    两个来自境外的职业杀手,会死在我家门前山坡上?

    也听到那个警察在说什么的岳梓童,心中深处好像有警铃声大作,有心想跟着过去看看,可又想起自己已经不再是特工了,而是良民一个,实在没必要掺乎这么血腥的事。

    青山市局还是有几个破案好手的,不但用最快的速度,确定了两个死者的杀手(身shen)份,还能肯定他们都是死于军刺下。

    也唯有号称兵器之王的军刺,才能留下这么明显的三棱形创口。

    从致命的创口,鲜血喷溅时洒下的轨道来看,凶手杀人的手段相当到家,绝对的一刺致命,而且还是在两个死者清醒的状态下。

    杀手,本来就是专门杀人的人,他们本(身shen)就具备极敏锐的警惕防御能力,从来都不会(允yun)许任何陌生人靠近他们,就连睡觉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那么,这就有力证明了,这个正面刺杀他们的凶杀,是一个(身shen)手相当牛比的人。

    昨天省厅刚下发通知,说是有杀手潜入了青山市,准备伺机做案,今天就有两个杀手死在了这儿,是谁杀了他们,他们来青山市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就在张局盯着两具死不瞑目的尸体皱眉沉思时,刑警队长老马走过来,低声说:局座,我好像猜到是谁干掉他们的了。

    谁?

    局座可没因为老马用‘猜到’这个词就不满,因为警方在找到有力证据之前,基本都是靠猜的,猜对了立功受奖,猜错了下次多动动脑子——

    老马附在局座耳边,轻声说了个名字。

    局座虎躯一震,失声叫道:是他?你,你能确定?

    都说是猜的了不是,如果能确定就不用这个词了。

    老马心里肯定这样腹谤局座,表面上当然不敢,轻声说:如果白副队在场的话,应该能基本确定。因为那个人是白副队的偶像,这些年来,她可是总在研究那个人所犯的每一件案子。

    白灵儿?哼,老马,你别变着法的替她说(情qing),这次她能没被开除警察队伍,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就算以后能回刑警队,也得过段时间,好好打磨打磨她的傲气再说。

    局座马上就猜到了老马提到白副队的真实意图,当机立断的否决了。

    不过他也曾经耳闻过,白灵儿确实很崇拜传说中的黑幽灵,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满:你一人民警察,却崇拜国外一个杀神,这算什么事?

    听到轻轻的敲门声传来后,李南方从(床chuang)上爬起来,打着哈欠的走到门口开门:小姨,我想睡会觉,你有啥事赶紧说。

    昨晚,你滚出去后,跑哪儿了?

    岳梓童盯着李南方的眼睛,淡淡地问道。

    我能去哪儿?

    李南方又打了个哈欠,才说:当然是顺着公路瞎遛达了。可怜的,一个人孤魂野鬼般的在路上遛达到凌晨两点,回来后还得替你盖被子,睡到四点就要起来炖猪蹄——哈欠,我活得可真叫累啊。

    歪着脑袋躲开他打哈欠时喷出来的气,岳梓童又问:你昨晚在外面时,没听到对面山坡上传来什么动静?

    李南方双手抱着膀子,倚在门框上,无精打采的说:什么动静啊,大半夜的除了蚊子哼哼,就是两只野狗在那儿办事了。

    有两个外国人,被杀死在了那边山坡上。赶紧去洗把脸,我带你出去玩。

    岳梓童说着转(身shen)走到沙发前坐下,点上一颗香烟,微微摇了摇头,心想:切,我怎么会怀疑是他干的那事?就他那仗着一(身shen)蛮力不要命的样子,在职业杀手面前还真不够看的。

    不过,那两个杀手怎么跑这儿了,不会是冲着我来的吧?

    到底是做过特工的人,在听说(身shen)边出现职业杀手后,岳梓童马上就开始往自己(身shen)上联想了。

    可她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她有什么资格,能招惹那些可怕的杀手来对付她。

    毕竟她在国安当特工时,可没谁知道大名鼎鼎的白牡丹,就是岳梓童的,她的(身shen)份对外人来说,绝对是最高机密。

    吓,死了两个杀手?小姨,他们不会是冲你来的吧?别忘了你以前可是很了不起的特工,在外面得罪超牛的仇家,也是很正常的。

    李南方满脸担心的样子:不行,我得赶紧远离你,免得会被殃及池鱼。

    滚吧,不送。

    岳老板一瞪眼,看到李南方又回来了:怎么不走了?

    我又想了想,觉得就你那连十几个小混混都干不过的小(身shen)手,貌似没资格能招惹职业杀手——小姨,您刚才说要带我去哪儿玩?

    看到岳总有发怒的趋势后,李南方赶紧岔开了话题。

    岳总也懒得跟这种人一般见识,站起(身shen)说:去燕山水库那边。哦,对了,等会儿你上车时,别让那些警察看到,免得人家误会我与你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嘿嘿,咱俩关系本来就不清不楚,若隐若现,似是而非的关系——岳阿姨,给你提个建议,以后别动不动就砸东西,这样会有损你美女总裁的高贵形象。

    李南方接住岳梓童砸过来的一个苹果,吭哧咬了一口看向了外面的天色:嗯,十点种左右,恰好是外出游玩的最佳时机啊。

    东半球这边上午十点钟时,西半球也是这个时间段,不过是在晚上。

    装饰奢华的礼堂大厅内,一群(身shen)穿西装礼服的男女,正随着那优雅的小提琴声,成双成对的翩翩起舞,旁边当然还有围观者,满脸礼貌的微笑。

    这是在美国某著名大学内,参与舞会的人员,有校董教授等,当然大部分都是即将毕业的学生,今晚欢聚一堂的理由也很简单,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顺便为来自东方华夏的贺兰教授践行。

    贺兰教授在学校历史系,担任四年的教授了,深受广大师生们的(爱ai)戴,不但能讲一口相当正宗的英语,能把枯燥的‘往事’讲的妙趣横生,关键是人长的(性xing)感漂亮,又是单(身shen),能不引起雄(性xing)们的关注吗?

    据可靠消息,贺兰教授全名叫做贺兰小新,芳龄三十,(身shen)高一米七三,不但拥有一对让欧美明星都自卑的36e宝贝,还有一双长达一米一五的****,尤其是蜂腰下那两个结实且又浑圆的美(臀tun),再配上她明朗妖媚的面孔,绝对是人们心中的(性xing)感女神

    每当贺兰教授上课时,前去听课的学生绝对会爆满,不过有没有听到心里去就不知道了,因为大家伙的目光,总是在她脸上,(身shen)上滞留,想入非非。

    任何人,不管是头上没有几根毛的老教授,还是刚入学的小青年,都可以在学习之外的时间内,向贺兰教授献花,来表示对她的(爱ai)慕之(情qing)。

    贺兰教授也是来者不拒——每次都是媚媚的笑着,收下献花,也会应邀去学校内的酒吧小饮几杯,吃点东西啥的,但绝不会外出,更不会答应任何人的追求,只说希望大家做个朋友好了。

    四年来,追求她的男人不下百人,但除了礼节(性xing)的握手之外,从没有哪个男人,能获许进一步的动作,拥抱都不行。

    明明生了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女妖形象,却偏偏比英女王还难亲芳泽,实在是让诸位男士沮丧不已。

    但就算是这样,也没谁舍得她离开,却又拦不住,只能希望今晚她能接受现场一位男士的邀请,上场翩翩起舞。

    很多优秀的男士都过去邀请了,没有谁能邀请的动。

    看来,被称为大学有史以来最(性xing)感的美人,却没有在大学内与人共舞过的遗憾,要成为一项纪录,永远的保持下去了。

    美丽的女士,想请你跳支舞,可以吗?

    一个(身shen)材高大风度翩翩的年轻美男子,走到了贺兰小新面前,弯腰伸手提出了邀请。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