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50章 少给我去惹事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滴滴。

    一辆从别墅门前路上经过的车子,在提醒某个牵着贵妇狗遛弯的少妇滚一边去时,轻点了下喇叭的声音,唤醒了熟睡中的岳梓童。

    眼睫毛好像黑蝴蝶那样的忽闪了下,带着清新气息的明媚阳光映入眼帘,让她下意识的再次闭上眼,抬手捂着嘴巴伸了个懒腰,无限慵懒风(情qing)的样子。

    昨晚这一觉睡得太香甜了,连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chuang)的手机闹铃声都没听到,看这大太阳的,现在估计得八点多了吧?

    唉,既然上班已经晚了,那就再睡会儿吧,反正也没谁敢指责老板迟到——岳梓童心中幸福的叹了口气,扯了下盖在(身shen)上的被单,翻了个(身shen)。

    咣当一声,她从(床chuang)上掉在了地上,本能的发出一声轻叫,把睡意全部驱走了。

    霍然睁开眼,岳梓童才发现她哪儿是睡在(床chuang)上啊,摆明了是睡在客厅沙发上嘛,怪不得翻个(身shen)都能掉地上呢。

    咦,我怎么可能是睡在客厅沙发上呢,这(床chuang)军绿色被单又是谁的啊?

    岳梓童满脸茫然的坐起来,过了片刻,回忆的闸门呼地打开,昨晚所经历的一切,就像洪水那样哗的冲了出来:她遭到了李南方的戏弄,她发誓要把那个人渣粉(身shen)碎骨,为此换好衣服拿着臂力器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

    结果等着等着,不知不觉间却睡着了。

    这条军绿色的被单,应该是那个家伙看她睡着后,担心她着凉,才小心给她盖上的——哼哼,你以为,你这点小关心,就能饶恕你昨晚所犯下的致命(性xing)错误吗?

    想到这儿后,岳总腾地一声站起来,抄起案几上的臂力器,快步走向了厨房那边。

    厨房的门关着,但仔细听就能听到里面有做饭的声音。

    咣当一声,岳梓童抬脚就踹开了厨房门。

    李南方果然在里面做饭,依旧戴着那顶纸帽子,系着小花围裙,打扮得像个厨娘那样可笑,正在掀开锅盖察看里面的瘦(肉rou)羹。

    李南方,拿命来!

    岳总(娇jiao)叱一声,高举着臂力器扑了进来。

    李南方却头也没回,摆了摆手:别在厨房动手,等我做好饭,你吃饱喝足后,那样才有力气不是?咱去外面院子里,随便你怎么发疯,都不会打坏东西的。

    高举着的臂力器,再也落不下去了。

    臭人渣貌似没说错啊,揍人可是个体力活,空腹运动其实对(身shen)体没好处的,再说现在煤气炉还呲呲的冒着蓝火苗呢,炒勺里还有菜,如果弄得乱七八糟,搞不好会失火。

    那你赶紧的,别让本小姨等太久!

    岳梓童傻楞了片刻,才冷哼一声跺跺脚,转(身shen)快步走了出去。

    早上起来后,必须得先清洗个人卫生才行,最好是冲个澡,那样才会心(情qing)舒坦,话说揍人也得讲究有个好心(情qing)不是?

    岳总哼着小曲,好像小鹿般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上楼梯时,忽然觉得自己貌似上了那小子的缓兵之计了。

    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岳总吃完李南方亲手做出来的早餐后,还好意思再把他揍得满地找牙吗?

    明白中计了的岳总,回头看了眼厨房那边,有心再回去——可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墨迹半晌只能恨恨骂了句什么,快步走进了卧室。

    等岳总精心洗漱一番,左手扶着栏杆款款走下楼梯时,李南方已经做好了早餐,正准备喊她吃饭呢。

    一盘辣椒疙瘩小三丝,凉调西芹,还有一碟煮黄豆,很清淡的菜系,倒是瘦(肉rou)羹发出的香味,引起了岳梓童的注意。

    岳总,您请。

    李南方又很狗腿的为她拉开了椅子,岳梓童撇撇嘴坐了下来:李南方,你以为你可劲儿的巴结我,我就会饶恕你昨晚所犯下无耻罪行?

    李南方满脸的痛心疾首:小姨您明鉴,我有罪,我该死,我从没奢望能逃过您的惩罚。

    那你最好是多吃点,等会儿也抗揍。

    岳梓童淡淡说了句,把手里拎着的臂力器,砰地一声放在了旁边椅子上,吓得李南方(身shen)子哆嗦了下,赶紧低头用餐。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厨艺确实高超,就说这盘煮黄豆吧,我以前就从没吃过如此美味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出来的。

    看到岳总刻意关照那盘煮黄豆后,李南方连忙介绍道:小姨,您可别小看这盘豆子,它可是用四只猪蹄熬出来的,吸取了猪蹄的全部精华,所以才会如此的味美无比。

    哼,当我没吃过吗?

    岳梓童翻了下白眼,问道:怎么没看到猪蹄?是你吃了吧?

    小的清晨四点就起来炖猪蹄,饿得不行,所以就先把那些被吸取掉全部精华的猪蹄都吃了。

    李南方的语气中,带着满满地实在难以下咽的样子,不过岳总猜测猪蹄肯定很好吃,只是被这小子吃了独食,故意装出这样子来糊弄她罢了。

    但(身shen)份高贵的岳总,可不好采着这家伙衣领子,训斥他为什么不给她留下一个猪蹄尝尝。

    嘿嘿,等会儿把这笔吃独食的账,一起算到昨晚那件事中就是了。

    很快,温馨的早餐结束了,李南方破天荒的站起来:小姨请去外面小坐片刻,我去刷锅洗碗。

    等着。

    岳梓童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嗤笑道:切,你以为主动去刷锅洗碗,就能平息我昨晚的雷霆之怒?

    那您的意思?

    我说过,我是不会占你便宜的,就算你要去刷锅洗碗,那也得让你干的心服口服。

    岳总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硬币,拇指用力一弹,低声喝道:我要字面!

    为了照顾岳总在公司苦练抛硬币本事,结果还是输了的颜面,李南方很自觉的没有坐在沙发上装大爷,因为他可不敢保证这气急败坏的妞儿,会不会真把盘子砸他脑袋上,最好还是到院子里走走,呼吸下早上的清新空气,有利于(身shen)体健康啊。

    远处,隐隐传来了凄厉的警笛声响,站在门口就能看到别墅区算到保安,正急匆匆的向那边小山坡那边跑。

    总算是有人发现那两个倒霉杀手的尸体了,这才打电话报警。

    幸好别墅区不像普通小区那样,两条狗藏在花丛里秀恩(爱ai),也会引起很多人的旁观,到底是有钱,素质又高的人,明知道那边可能出事了,也只是淡漠的看几眼,继续做自己的事(情qing)去了。

    双手抱头,蹲下!

    就在李南方盯着那边看时,岳梓童(阴yin)森森的声音,从背后门口传来。

    他马上就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这是他十五岁之前经常做得动作,已经七八年没做了,没想到现在做起来还是这样娴熟。

    怪不得老人们常说,用心学会的手艺,到死都不会忘记啊。

    岳梓童倒没想到这小子的认罪态度这样好,稍稍有些惊讶,围着他缓缓转了几个圈子,才用臂力器挑起了他的下巴,动作轻佻,像极了欺负良家少妇的恶少:不反抗?

    不反抗。

    有没有什么怨言?

    心服口服。

    行,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是男人,等会儿就别叫唤。

    岳梓童(阴yin)森森的笑着,拎着棍子转到了他背后:做好准备,我数一二三,就会开揍。一,二,三!

    就在李南方一缩脖子,等着棍子落下来时,岳总却抬脚就踢在了他(屁pi)股上,把他踹倒在了地上。

    李南方回头看去,看到她转(身shen)走向门口,忍不住地问:这就完了?

    你希望我最好是真虐你一顿,才会舒服?

    岳梓童回头,满脸鄙夷轻声骂了句:((贱jian)jian)人。

    靠,如果不是因为师母,我脑子进水了才装((贱jian)jian)人!

    李南方从地上爬起来,心里愤愤不平的骂出这句话时,警笛的叫声迅速接近别墅。

    怎么回事?

    正要进屋的岳梓童,这才发现对面山坡远处,站了好多别墅保安。

    不知道,我也是刚看到那边有人,可能是一对私奔的((贱jian)jian)人被抓住了吧?

    李南方满脸兴奋的样子:要不要去现场看看?

    少给我去惹事!

    岳梓童训斥了一句,客厅案几上的手机叮铃铃响了起来。

    是闵柔打来的,这都九点多了,岳总怎么还没有去公司呢?

    找了个(身shen)体不舒服的借口,搪塞了下闵柔后,岳梓童又嘱咐她去通知齐副总等人,如果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别再给她打电话了,她今天想休息一下。

    当然了,今天风和(日ri)丽的天气这么好,她可不想憋在家里,倒不如带着某个没见过世面的臭人渣,去南部山区游玩一天,算是对他好生伺候本小姨的奖励了吧。

    再说了,臭人渣还穿着昨天那(身shen)破衣服呢,满是血污的,也唯有岳总这么宽宏大量的人,才肯吃穿这衣服的人做出来的早餐。

    岳梓童越想,越觉得自己对李南方是不是太客气了,以后可不能总这样,免得不好管教了。

    等岳总重新换上一(身shen)干脆利索的衣服,背着个行囊从客厅里走出来时,李南方已经不在院子里了,有几个警察站在别墅铁栅栏前,其中一个竟然是青山市局的老大。

    还算这小子机灵,知道熟人来了后赶紧藏起来,免得给我丢人现眼。

    看了眼关着的客房门口,岳总满意的点了点头,放下行囊快步走了出去。

    岳总,原来你也住在这个别墅区啊。

    正准备按门铃的张局,看到岳梓童走过来后,连忙亲和的笑着打招呼。

    是。张局,出什么大事了,让你都亲自出马赶来了?

    岳梓童淡淡笑了下,用遥控打开了铁栅栏。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