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49章 因为,我是个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你你们不会杀我?

    李南方声音发涩的问出这句话时,被杰西一把抓住个胳膊,连拖带拽的向那边快步走去,不耐烦的说道:快点走,不杀你,只是问你几个问题!

    听他这样说后,李南方心里叹了口气。

    如果他刚才没有回头,这俩人也许真不会杀他。

    但他既然已经回头了,而且人家也明说要问他几个问题了,那么就证明他们必须要灭口了。

    李南方不想杀人,大家伙好好的过(日ri)子不好吗,想挣钱去杀别的猎物啊,有必要为了区区二十万美金,就把自己小命给搭上?

    我希望,你能据实回答我问出的每一个问题,千万不要耍花样,因为这关系着你的生死。

    把李南方拽到那棵大树后面后,弗兰克那张带有温和笑容的脸,在月光下看得很清晰。

    李南方用力点头:好好,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们!

    你与目标,就是开皇集团的岳梓童,是什么关系?

    杰西问出了他的第一个问题:前几天,我们可从没见过你。

    我前几天才来开皇集团工作。

    李南方不敢与杰克对视,看向旁边低声回答:她是我的老板,我是替她开车的专车司机。

    还有呢?

    弗兰克脸上的温和笑容,变得龌龊起来:刚才,我们可是亲眼看到,岳梓童只穿着一(身shen)扯烂了的睡衣,从窗口爬出来把你抱起来的,呵呵。那娘们的腿子很白啊,(屁pi)股也很丰满,摸上去是不是特舒服?

    你死定了,朋友。

    就凭你说的这些话,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李南方有些羞涩的笑了下,低下头小声说:那个啥,我除了给她开车之外,还要跟她保持,保持那种关系。

    是(情qing)人吧?

    杰西插口说道:嘿,我就知道你们是这层关系。表面上看起来,那娘们很正经的样子,其实骨子里也是个(骚sao)不啦唧的货。特么的,可惜了。

    你们,你们要杀她?

    李南方抬起头,满脸都是惊讶的样子。

    弗兰克慢悠悠的回答:不是我们要杀她,是有人出钱让我们来杀她。

    李南方忽然快速的问道:你们总共几个人?

    就我们两个。

    弗兰克脱口说出这句话后,才意识到李南方这是在(套tao)问他们,脸色一变冷笑道:呵呵,朋友,我很佩服你啊,这时候你还有心思——呃!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左肋下猛地剧痛,心脏砰地一声大跳,双眼猛地睁大,缓缓低头看了下去。

    一把黑色的军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李南方手中,从他左肋第三根肋骨下斜插进去,足足一半还多,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鲜血顺着军刺血槽呲呲向外窜了出来,洒落在脚下草地上。

    这是弗兰克临死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好像也听到了杰西嘎然而止的惊声喝问:你是谁——

    刚才还唯唯诺诺满脸惧意的李南方,此时脸色平静的吓人,丝毫没因为在瞬间刺杀弗兰克后,又一刺戳进了杰西心口,就有任何的波动。

    松开软软跪倒在地上杰西的嘴巴,李南方拔出了军刺,在他眼前晃了下,轻声问道:看你很像在道上混了几年的样子,那你应该听说过黑幽灵的名字吧?

    黑黑幽灵,你是黑幽灵!?

    瞳孔迅速扩散的杰西,双眼忽然猛地放光,拼尽全力的嘶声吼道。

    他在吼出这句话时,却是拼尽了全力,但他的声音,不会比旁边飞舞的蚊子声音更大。

    死在黑幽灵手里,也算是你的荣幸。

    李南方淡淡地说了句,从他衣服口袋里拿出做案用的黑色头(套tao),擦拭了下军刺,随手扔在了杰西脸上。

    仰面躺在草地上的杰西,并没觉得李南方这句话有丝毫的过分,因为他很清楚这是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他要刺杀岳梓童,就算他拿出全部的(身shen)家,跪在地上求着传说中的黑幽灵干掉他,黑幽灵也是毫不理睬的。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被黑幽灵干掉的。

    江湖传说,黑幽灵本来就不是尘世间人,他是一个在黄泉路上徘徊的孤魂野鬼,已有千年,只为寻找他曾经的(爱ai)人,才拒绝走上奈何桥,进入酆都城内轮回转世,每逢月圆之夜,无家可归的他,就会化成人形来到世上,杀人来发泄他的怨气。

    所有的传说,都是被夸大不知多少倍的,但所有听说过黑幽灵凶名的人,却都固执的以为,他本来就该来自那个地方。

    尘世间,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可怕的人?

    每一个刚入门的杀手,都异常渴望能见到黑幽灵,亲口向他吐诉对他的敬畏之(情qing)——就像纯洁的少女,渴望夜半醒来后,她心仪的白马王子能忽然出现在窗外,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她。

    杰西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但也仅仅是想想而已,从没奢望有一天会碰到黑幽灵,今晚,在这个月圆之夜,黑幽灵却出现了他面前。

    彻底陷进冰冷的黑暗中时,杰西都没对杀了他的黑幽灵有丝毫的怨恨,唯有说不出的遗憾:原来,价值区区二十万美金花红的目标,竟然有黑幽灵贴(身shen)保护。呵呵,谁能杀得了她?

    无论这两个试图刺杀并亵渎岳梓童的杀手有多么该死,李南方在杀人后的心(情qing),也会无比的糟糕,但全(身shen)的血液却在沸腾,(身shen)躯内那个恶魔复活了。

    去,继续去杀人,去放火,去强(奸jian)那个总是试图耍弄你的臭女人!

    李南方慢慢闭上了眼,听到了恶魔愤怒的咆哮:先(奸jian)后杀,喝光她的血,把她雪白粉嫩的(身shen)子撕成碎片,一口口的吞咽下去!

    不,不!

    李南方猛地睁开眼,双眼已经血红,透着骇人的邪(性xing),就仿佛随时都会有两只嗜血的恶魔,从里面飞出来那样,抬手在自己的(胸xiong)膛上狠狠捶打了两拳,声音嘶哑的低吼道:我我不能杀她,我不能——她是师母的小妹,是我的,小姨!我我不能!

    狗(屁pi)的小姨,你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恶魔又在拼命的蛊惑李南方:去,只要你去杀了她,把她撕烂,我保管你会无比痛快,强大!

    我我不去

    李南方抬手掐住了自己的喉咙,额头有冷汗冒出,双眼中血光更盛,脸色扭曲的无比吓人,哑声说着,双脚却在艰难的向前迈动。

    去杀了她,去,这就去!

    恶魔用更大的力气咆哮着,冲撞着囚(禁jin)着它的这具躯体:废物,一个臭女人有什么?只要你能能无比强大了,以后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去!

    砰!

    李南方抬手,在自己左边太阳(穴xue)上狠狠砸了一拳。

    竟然把他自己打飞了出去,后脑重重撞在了那棵大树上,瘫倒在地上,再也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月光下,他的眼神开始慢慢清澈了起来,就像天上最亮的那两颗星星。

    被他死死囚(禁jin)在躯体内的恶魔,已经随着他把自己打昏,无奈的安份了下来,被他的人(性xing)死死压在心底最深处,但仍然能隐隐听到它在咆哮:为什么,你举手之劳就能做到的,却不去做,让我们两个都这样痛苦?

    因为,我是个人。

    李南方低低的说了句,双手撑着地,艰难的坐了起来,倚在了树干上,接连几个深呼吸。

    几个深呼吸后,他终于听不到蛊惑他的恶魔声音了,但全(身shen)却像脱力了那样,只想躺在草地上睡到天亮。

    现在暂时还不能睡,(身shen)边还有两具死尸呢,万一有人没事半夜跑来梦游,事(情qing)可就闹大了。

    就算是睡,也得回家去睡。

    李南方抬起头,看向了山坡下远处的别墅,客厅里的灯还亮着,这证明岳梓童还在气咻咻的等着他回去,要对他大发雌威。

    想到刚才岳梓童穿的那样(性xing)感(诱you)人,却满脸害怕的样子,李先生心(情qing)好了许多。

    很多时候,他都不想杀人,但却又不能不杀。

    很快,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该怎么讨好岳梓童这上面了。

    并开始反省:他今晚做得可能分了些,就算猜到岳梓童会忍不住的下来偷吃,也没必要跑出来笑话她啊,不知道漂亮女孩子都特别(爱ai)面子的吗?

    问题是,李南方不这样做,又怎么能引出这两个杀手来呢?

    如果老天爷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还是会这样做,不但暂时解决了藏在暗中的杀手,关键是还享受到了岳总发自内心的关怀。

    当然了,也有要把他粉(身shen)碎骨的恨意——这正是他脑袋疼的主要原因。

    为了她杀人这种事还不能说,真特么的别扭。

    抬手搓了搓额头上的汗渍,李南方站起(身shen)拍了拍(屁pi)股上的土,怀着一颗视死如归的心,满脸慷慨就义的决然神色,昂首(挺ting)(胸xiong)走向了别墅那边。

    至于躺在大树下的那两具尸体,他没管。

    他是故意没有掩埋尸体的。

    目的就是希望警方发现尸体后,能从他们的致命伤处,判断出是谁杀了他们,并把这个消息传出去,来警告那些垂涎二十万花红的杀手们:想来杀岳梓童可以,但最好是先考虑下,能不能干掉她(身shen)边的黑幽灵。

    凶名昭著的黑幽灵,竟然屈尊暗中保护区区一个价值二十万美金的小目标,这对整个杀手界来说,都是一个无法忍受的耻辱。

    幸好李先生从来不在意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只是心中默念着‘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昂首阔步走进了别墅。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