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48章 去洗洗睡吧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李南方手持一根棒球棍,做出要扑上来的架势,满脸惊讶的表(情qing),只是他眼里促狭的笑意出卖了他:我早就知道你会趁我睡着了时,忍不住的下来偷吃。

    这就要死了,岳梓童从没有感觉如此丢人过。

    她今晚穿着的一(身shen)真丝露肩小睡衣,下摆只勉强遮住大腿根,露着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因为刚才吃东西时觉得不方便,还特意往下拉了拉衣领,大半个雪峰冒了出来,本来很(性xing)感香艳的样子,此时上面却溅满了鸡汤。

    那个啥,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小贼进来了呢,原来是你——小姨啊,你慢慢吃啊,慢慢吃,我回去睡觉。

    李南方盯着发愣的岳梓童,看了足足半分钟后,才很恶心的咽了口口水,讪笑着干咳了声,转(身shen)向客房内走去。

    快要走到门口时,这家伙就兔子般猛地向前一窜,抬手关门,半只鸡挂着风声的砸了过来,重重砸在了门板上。

    岳梓童羞愤(欲yu)绝的尖叫声,刺破了深夜:人渣,我要杀了你!

    明显感觉被耍了的岳梓童,顾不上现在穿的很没脸见人了,更不在意右脚还有些疼,顺手抄起案几果盘中的水果刀,尖叫着扑向了客房。

    羞愤的怒火,让岳总彻底失去了理智,力气也大的吓人,一脚就把刚被反锁上的房门给踹开了,红着眼的扑了进去。

    李南方肯定早就料到这妞儿发疯时的威力有多么可怕了,跑进屋子后没有片刻的停留,立即狸猫般的蹿上了窗台,刚要往外跳,水果刀就咻咻厉啸着刺向了他后心。

    卧槽,你要谋杀亲夫——啊!

    李南方大骂声中,忽然发出一声惨叫,摔向了窗户外面。

    他的惨叫声,就像一盆冷水当头浇在了岳梓童头上,让她猛地打了个激灵,羞愤的怒火登时扑灭:啊,我我刺中他了?

    再也顾不上被耍了,她慌忙一个箭步扑到了窗前,探头向外看去:李南方,你怎么样了你?

    李南方脸朝下的趴在窗台外面的地上,一动不动,借着水银般的月色,岳梓童能清晰看到那把水果刀,就刺在他后心位置。

    岳梓童呆住,大睁的双眸中,全是不可置信的恐惧神色。

    (身shen)为特工,她当然很清楚人处在狂怒状态下,力气会大的吓人,甩出去的水果刀能刺进人(身shen)体也是很正常的,只是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的力气竟然这样大,刺在李南方后心的刀子,只有刀柄还露在蓝色衬衣外面了。

    我我杀了他?

    扶着窗台的岳梓童(身shen)子晃了晃,双膝一软慢慢瘫到在了地上,眼神呆滞的望着屋顶,一个劲的喃喃:我我竟然杀了他,他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的。我不想杀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杀他,我只想教训他来着。

    只是现实在这儿活生生的摆着,深没至柄的水果刀,肯定已经把李南方心脏给贯穿了,就算现在马上送上手术台,也无法救活了。

    对,对,要马上送他去医院,马上!

    想到手术台后,岳梓童猛地清醒了过来,抬手掰住窗台站起,都忘了走房门了,抬脚就迈上窗台,刚要跳下去抱起李南方用最快的速度送到医院,真丝小睡衣却被什么东西给挂了下,让她往下跳的动作猛地向回一顿,接着刺啦一声响。

    睡衣被撕破,失去重心的岳梓童,结结实实的跌落在了地上,也是脸朝下,摔的那叫一个实在,幸好窗台外是草坪,最多也就是啃一嘴的泥。

    顾不得这些了,更没意识到小睡衣已经变成了两半,大半个白花花的(身shen)子,黑色蕾丝小丁字裤都露了出来,翻(身shen)跪起吐出了嘴里的草叶,弯腰抄起了李南方。

    月光下的李南方双眼紧闭,在被岳梓童抱着站起来后,左手无力出垂了下去,随着她急步跑向车前,一((荡dang)dang)一((荡dang)dang)的蹭着她的腿。

    别别死,李南方,你要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我马上就会送你去医院,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岳梓童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她在极度惶恐中都带有哭腔了,打开车门正要把他放进去时,却听到他小声问道:你就穿这(身shen)衣服,送我去医院啊?

    啊?

    快要急哭了的岳梓童再次呆愣,低头看去就看到怀里的李南方,竟然睁开了眼睛,脸上也带着诡计得逞后的得意。

    艰难的抿了下嘴角,岳梓童喃喃问道:你你没事?

    嘿,嘿嘿,我怎么会有事?

    李南方嘿嘿笑着,左手一翻,那把水果刀被他远远的扔了出去:这可是危险品,等会儿岳总发疯时舞扎起来,无论是伤了谁都不好的。

    你你怎么会没事?

    岳梓童恍若做梦般的问道:刚才,我明明看到刀子已经刺进你后心了,就剩下刀柄在外面了。

    嚯嚯,刀子只是刺穿了我的衬衣,你可没注意到我左手在衣服里藏着,只是把衬衣撑了起来,看上去很像刺进(身shen)体的样子,其实(屁pi)事也没有的。

    李南方无比得意的说完后,趁着岳梓童还在发懵时,赶紧从她怀中挣到了地上,拍了拍手说:好了,时候不早了,估计你也吃饱了,是该洗洗睡了。

    哦,洗洗睡,洗洗睡——

    岳梓童还像没回过神来那样,喃喃重复着李南方的话,嘴角却浮上了凶残的冷笑,李南方见势不妙,拔腿就向别墅门口那边狂窜。

    一块拳头大小的鹅卵石,擦着李南方头皮重重砸在了铁栅栏上,发出咣当一声巨响,传出老远。

    这块鹅卵石,是车子旁边小花坛里的点缀物,被当做暗器用起来时无比的顺手,幸亏李南方躲避及时,要不然这要是被砸结实了,他不死也得被砸成白痴。

    接连两次被他戏弄的岳梓童,这次是真动了杀心。

    千万不要跟失去理智的女人试图讲道理,尤其是具备一定武力值的,在你没有下狠心干掉她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学李先生,狗急跳墙般的翻过半人高的铁栅栏,毫不理会她在后面大叫‘你站住,我保证不打死你’,头也不回的蹿过公路,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路对面的绿化带后面。

    有本事,以后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如果不是赤着脚,真丝小睡衣早就撕成了两半,实在不方便追出去,岳梓童肯定会穷追不舍,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也得把那个人渣撕碎了,才能平息心中那口恶气。

    手扶着铁栅栏,双眸冒火,望着路对面绿化带后面咬了会牙齿后,岳总才悻悻的冷哼一声,转(身shen)走向了客厅,一瘸一拐的。

    刚才这番折腾,又触动了她的脚踝伤处,看来明天是没法上班了,幸亏岳总不去上班,也没谁敢扣她奖金,最多也就是每天早上给闵柔打个电话,说一声罢了。

    回到卧室后,岳梓童也没洗澡,又换上那(身shen)干脆利索的运动衣,从衣柜下面翻出一根臂力器,在手里掂量了几下,拎着走下了楼梯,坐在了沙发上。

    反正明天不去上班了,今晚她发狠与那人渣靠上了,不把他揍得大姐两口子认不出来,她实在无法平息心中这口恶气。

    靠,傻瓜今晚才回去。特么的,跟这么个泼辣是女人在一起,能活过三十岁去,就已经是走大运了。不行,明天老子说什么也得卷铺盖走人。你再怎么(性xing)感迷人,但终究比不上老子小命重要啊。

    藏在楼对面绿化带黑暗中的李南方,不需要太费力,就能通过敞开着别墅房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岳梓童,不屑的撇了撇嘴时,就听背后传来男人的轻笑声:呵呵,这位兄弟说的很不错,美人再迷人,也没小命重要啊。

    毫无防备的李南方,(身shen)子明显哆嗦了下,正要转(身shen)时,就觉得后脑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给顶住了,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朋友,别动,要不然打爆你的脑袋。

    你你是谁?

    就像压根不知道自己被枪口点住后脑那样,李南方还是猛地转过了(身shen)子,然后就看到了两个黑影。

    今晚月光很亮,不过这俩人却是背着月光的,所以李南方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但他们却能看到他满脸的惊讶。

    到底是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小白脸,如果换成目标的话,刚才杰克用手枪点住他后脑时,绝对不敢乱动的——站在旁边的弗兰克,淡淡地笑了下,右手抬起,一把银色的勃朗宁手枪在月光下显得相当刺眼:朋友,认识这东西吗?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枪口已经对准了李南方的鼻子。

    这是手枪!

    李南方总算意识到什么了,全(身shen)打摆子似的哆嗦着,更是慢慢举起了双手,牙齿咯咯作响:别别杀我。

    乖乖听话,是不会杀你的。呵呵,杀你,也没人给钱。

    弗兰克与杰西对望了一眼,笑着摆了摆下手枪,示意李南方向南走。

    你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李南方哆嗦着,却不敢违背弗兰克的指令,脚步僵硬的向前走去。

    看到前面那棵大树了没有?

    弗兰克指着不远处那棵大树说道:我们只想你去那边好好睡一觉,等明天醒来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