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45章 你的思想很龌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唉,现在没机会了,走吧。

    看了眼警车呼啸而来的方向,弗兰克叹了口气,放下望远镜启动了车子,以正常速度向前驶去。

    他们的车子后面,还跟着两辆农用车。

    很明显,大家是因为看到前方有人混战,生怕被殃及这才靠边的,现在混混们已经狼狈败退,精彩的街头混战结束了,大家就该干嘛就干嘛去了。

    弗兰克驱车从李南方(身shen)边驶过时,他还是有机会把一瘸一拐走过来的岳梓童,一枪击毙的,不过他们没有那样做。

    任何人在结下of平台的任务干掉目标后,都得在被杀者(身shen)上割下个耳朵啊,小手指头啥的带走,这是要进行基因验证,来证明目标确实被干掉了。

    以前没这么麻烦,只要杀人后拍照就是了,不过后来随着华夏的ps技术高速发展,照片已经不再被相信了,这才转为了基因验证。

    唯有这样,他们才能拿到该得的花红,要不然就是白忙活一场。

    of杀手平台的严格规矩,也是他们悬赏花红比别家高几倍的主要原因。

    很明显,现在不是刺杀岳梓童的最佳时机,所以弗兰克在驱车经过李南方(身shen)边时,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反倒是李南方好像有什么察觉,下意识回头看向了过来。

    从十四岁开始就在死亡边缘线上跳舞的李南方,对危险有着一种科学都无法解释的直觉,就像现在,当弗兰克驱车从他(身shen)边经过时,他立即察觉出了周遭气场的微弱变化。

    不过正像弗兰克忌惮某些原因,不敢擅自对岳梓童动手那样,李南方当前也不会因为某些直觉,就会爬起来追上去。

    区区不入流杀手带来的威胁,还远远比不上趴在岳总那温暖的怀抱中重要——终于从疯狂中清醒过来的李南方,意识到他刚才做了什么,全(身shen)发抖,缩着脖子牙齿格格打颤,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

    根本不用他求安慰,岳梓童就把他抱在了怀中,拿手拍着他腮帮子轻声叫道:李南方,醒醒,醒醒。

    李南方趁势一把抱住了人家的小蛮腰,为了证明自己现在好后怕,好后怕哦,还张嘴咬住了岳梓童的胳膊。

    这是正常人在受惊吓过度,被人抱在怀里后的正常表现,籍此来渴望得到安全感。

    他本想咬住岳梓童的(胸xiong)——还是算了,他真怕这女人会害羞,而忘记他是一个需要安抚的弱者把他推开,那样就连抱着她的机会也会失去的。

    其实,装傻卖呆趁机占便宜,这谈不上什么卑鄙不卑鄙,话说俩人曾经发生过‘半截夫妻’的事实关系,李先生这样做时,不用有丝毫心理负担。

    自诩为华夏最顶级特工的岳总,当然也知道正常人在惊恐之际过后,会有这种极度渴望安全的表现,所以哪怕胳膊被他咬得很疼,还是尽可能用最温柔的语气,轻轻拍打着他后背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你刚才,表现的——很勇敢。

    最后这三个字,可是岳总的心里话。

    就在刚才,她快要绝望时,做梦也没想到李南方会有这么出色的表现。

    那一刻,卑鄙无牙的李南方不见了,他变成了个恶魔。

    岳总可是亲眼看到,他是怎么一竹竿刺伤小麻子的,某小混混又是怎么一钢管砸在他脑袋上,把他砸的头破血流却丝毫不顾,夺过钢管把人手腕打碎的。

    尤其是他在打碎金少两根腿的膝盖时,所爆发出的疯狂暴戾,更是让任何一个正常人看了胆寒,如果不是岳梓童及时出口阻拦,估计金少的脑袋会被他砸烂。

    岳总很清楚,李南方能被一女警给收拾的尿了裤子,这就有力证明这厮的抗击打能力有多差劲了,可现在他面对一群混混,都被揍得头破血流了,却仍然浴血拼杀——这都是因为她的缘故。

    是她是她就是她,才激起了他男人该有的血(性xing),宁死也要保护她。

    紧紧抱着李南方的岳总,心中升起了一股子自豪:喏,我能让一个懦夫变成猛虎,这就足够证明我的魅力有多大了。

    此时假如李南方提出晚上能不能一起滚(床chuang)单的要求,估计岳梓童也会一口答应。

    但答应过后会不会反悔——就说不定了,话说女孩子有几个说话算话的?

    是是吗?

    李南方松开咬着人家胳膊的臭嘴,又紧了紧抱着人家小蛮腰的双手,舒服的向人家怀里钻了钻,清晰感受着那两团高傲的温暖,心底惬意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后扪心自问:老子这样做,是不是太卑鄙了些?

    哼,这小子也太卑鄙了些,我明明说的很清楚了,只要他对梓童好,梓童这辈子绝不会负他,他怎么还抓住机会就占我孙女便宜?

    开玩笑,堂堂的黑幽灵在一帮小混混面前会发疯,会在发疯过后趴在我孙女怀中寻找安全?

    某个老头脸色(阴yin)晴不定的过了片刻,才沉声问道:有没有在现场发现可疑者?

    电话那边的男人声音再次响起,带着绝对的恭敬:暂时还没有,不过我估计那些杀手肯定躲在某处,密切注视着大小姐的一举一动,只因没找到最好的机会,才没有出现。

    顿了顿,男人又低声请示道:老爷子,还是派专人保护大小姐的安全吧。还有那个李南方,最好是也让她暂时离开大小姐最好,免得他被殃及。

    他会被殃及?

    嘿嘿,梓童是他媳妇,他不被殃及谁被殃及啊?

    我知道你们其实都想把他弄走,以免分心去保护他,可如果你们知道那小子就是黑幽灵的话,肯定不会这样想了。

    老头得意的笑了下,淡淡地说:不行。你们是国家派给我的警卫人员,我的家人无权享受这个待遇。说实话,让你们赶去青山市,暗中关注梓童的安全,已经是我在以权谋私了,哪儿还能再派你们对她提供贴(身shen)保护?

    至于李南方,你们不用管他。

    老头说到这儿时,那双从来都很古板的老眼里,浮上了明显的促狭之色:他如果不幸出事了,那也是他的命。

    是,老爷子,我明白了。

    自以为明白了什么的男人,恭候片刻没有再得到指示后,才扣掉了电话。

    老头放下话筒,抬头看着窗外天空的天际,又得意的笑了下,喃喃说道:小兔崽子,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却总扮猪吃老虎占我孙女便宜,这算什么呢?

    有便宜不占,这可不是李南方的作风。

    就是那些破警察很烦人,没事来这么快干嘛,怎么没在路上爆胎呢,还唧唧歪歪的说要现场调查,害的他不得不离开这温暖的怀抱。

    接到报警电话就飞速赶来的某派出所民警,看到一地棍棒,岳梓童怀中满脸是血的李南方后,并没有像普通人那样被吓一跳。

    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不就是混混闹事嘛,算不得多大事,反正人都已经逃跑了,大家伙只需走个过场,拍几张照片,把受害人送到医院,再立案侦查就是了。

    至于啥时候抓住那帮逃走的混混,这得看运气了,毕竟大家伙现在还有更重要也更危险的任务在(身shen)呢。

    省厅刚下达的秘密通知,近期有一帮国际杀手潜入青山市,预谋作案,希望各单位都打起精神,擦亮眼睛,务须在他们作案之前,把他们绳之以法。

    因为事(情qing)牵扯到金叔叔,岳梓童也不想把事闹大,在婉拒警方送他们去医院后,只说她也不知道那些混混的来头,猜测可能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针对开皇集团使出的打击报复行为。

    牵扯到商战,这事就更复杂了,不是派出所能玩得转的了,在岳梓童表现出明显的‘不想往深处追究’的意思后,当地民警如果再不借机抽(身shen),那可就是傻瓜了。

    警方来得快,走的更快,眨眼间爆闪就消失在了暮色中。

    天黑了,起风了。

    岳梓童一瘸一拐的走到车前,拉开车门回头说:上车吧,咱们去医院。

    被岳总那温暖的怀抱安抚过后,李南方精神明显正常了很多:我不要紧,就是被敲了满头包,一点皮(肉rou)之伤而已,随便粘个创可贴就行了。倒是你的脚——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跟人学过跌打推拿之术。信得过我不?如果信得过,那就让我给你看看。

    估计是脱臼了,你能搞定?

    岳梓童慢慢晃了下右脚,上下打量着李南方,忽然脱口说到:小子,你不会是想借着关心我的机会,想玩玩我的——咳,有些冷了,上车。

    岳阿姨,我发现你的思想很龌龊啊。

    李南方绕过车头,坐在副驾驶上后打开了上面的灯,满眼里都是不满:一个臭猪蹄有什么好玩的,我又不是那种心理变态的恋足患者。哼,再说了,我都已经——

    闭嘴!

    岳梓童小脸羞红的冷叱一声,瞪眼抬拳威胁道:要不是看在你刚才表现良好的份上,我就打掉你满嘴的牙!

    好,我闭嘴还不行吗?

    李南方不屑的耸耸肩,才不会闭嘴:走吧,去医院,让那些陌生男人去碰你的臭猪蹄吧,恰好省下哥们动手。

    我决定了,就你了。

    岳梓童说着,抬起右脚搁在了李南方膝盖上。

    你不怕我会趁机玩你?

    我以后可能真会成为你老婆,本来就肩负着被你玩的义务。

    岳梓童淡淡地说。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