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42章 你把我卖了吧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李南方最讨厌跟人借钱时,别人唧唧歪歪的问他借钱做什么了。

    借钱就是借钱呗,至于做什么管你什么事,你只说借不借就是了。

    不过他可不好意思用这态度来对闵柔,话说这孩子可能真把他当朋友了,要不然刚才在餐厅时,也不会出头训斥孙大明了。

    人以朋友待我,我自以朋友相待。

    这是李南方为人处事的大原则,想了想说道:说谎话呢,就是借钱来买点生活用品。说实话呢,就是借钱去赌博。不用太多,给个三五百的就成,保管下班之前连本带利的都还给你。如果这也算投资的话,咱们可以三七分成,你三我七——闵秘书,你手指头很好看啊,就跟(春chun)葱似的。只是在下不明白,你满脸怒气的指着门口,是个啥意思?

    你你给我出去!

    闵柔一着急,一生气,就会小脸涨红,说话开始结巴,小模样相当可(爱ai)。

    李南方不解的问道:说的正好好的,怎么就要赶我走呢?

    出去!

    闵柔噌地一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吓得李南方赶紧跳下桌子,讪笑道:闵秘书,你这是反对我赌博呢。嘿嘿,那个啥,其实赌博也是发家致富的一条康庄大道——

    出出去!

    闵柔又开始结巴,还做出了要拿东西砸李南方的动作。

    李南方不敢再招惹她了,只是后悔不该跟她说实话:这孩子,怎么就不相信我的真心话呢?

    你要干什么?

    看到李南方走出屋子,就去对面总裁办公室门口要推门,闵柔连忙问:要找岳总借钱?

    李南方回头说:是啊,上午我可是输了足足四千块,不借点本钱本带利的捞回来,这(日ri)子还咋过?

    算了,你别去打搅岳总了。我借钱给你,我借给你行不行?

    闵柔真是被李南方给打败了,还敢去找岳总借钱,岳总正在为他赚了个尿裤大侠而生气呢,真要进去了,铁定会被骂出来。

    说着,闵柔把小包里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重重拍在了桌子上。

    九百块,这是闵秘书当前的全部家产了。

    就像没看到闵秘书满脸失望的神色那样,李南方走回来拿起钞票点了一遍:总共九百块。嗯,看在你很支持我的份上,我决定与你五五分成。

    快走吧,李大爷,我求您快点走,成不?记得把门关上。

    闵柔颓然坐在了椅子上,小脑袋趴在胳膊上,实在不愿意再看他一眼了。

    看到女孩子这样后,李南方有些愧疚,立即赌咒发誓说什么不破楼兰终不还,如果不为闵秘书挣到两千块钱以上的利润,他将提头来见——气得闵柔连温柔可人的风度都不要了,狠狠给了他一脚。

    男人就是这么((贱jian)jian),被美女踢一脚后不但不会生气,还会心(情qing)更好,李南方是吹着口哨回到小车值班室的,张威等人正在等他。

    正如李南方所料,在他走后,孙大明等人就旁敲侧击的,询问张班会不会把赢得那些钱均分,结果不怎么如人意,张威只同意拿出一千块,还说他中午请客了,可是又花了好几百的。

    张威的不仗义,让孙大明等人很伤心决定再也不听他招呼了,下午再开盘时要各自为战,管他妗子娘舅的呢,赢了就是自己的。

    张威也不在乎,反正他现在又找回大杀四方的手感了,火拼就火拼啊,谁怕谁?

    没说的,李南方进门后赌局马上就开始了,十几号人全部参与,大呼小叫的,骂娘的,哈哈大笑的,眼珠子通红咬嘴唇的,啥形象都有,唯有‘死战不退’的精神是一致的。

    上午时大杀四方的张威,今天下午彻底玩完,不但把上午赢来的钱都折进去,还搭上了一千多块钱。

    其他人也是有赢有输,赢得最多的是孙大明,差不多七八千的样子。

    李南方自然也赢了,不过屈居第二,刚好六千块。

    不来了!

    张威把牌一扔,退出了战团。

    眼看快要下班了,雨也停了,大家伙都得外出打扫卫生,就这么散了,各自却都憋着一股子气,准备明天再战。

    李南方对此当然不会有任何异议,别人在打扫卫生时,他又来了秘书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开着,闵柔正在里面边收拾东西,边后悔:我干嘛要把钱都给那家伙啊,晚饭去哪儿吃?总不能老是去财务处借钱吧?

    闵秘书,准备下班呢?

    李南方走进来,脸上带着近乎于谄媚的笑。

    看到他这样笑后,闵柔叹了口气:唉,是不是都输光了?

    高,闵秘书,您真是诸葛亮转世啊。

    李南方又翘起右手大拇指,满脸的惊讶:是不是学过八卦,易经之类的?嗯,肯定学过,要不然也不会一说一个准。

    我学你个头。

    闵柔现在连气都懒得生了,无精打采的问:还想借钱?

    我们准备挑灯夜战!

    李南方杀气腾腾的说:闵秘书,你再借给我一千块,我保证会把那些大羊牯杀的连裤子都没有了。我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实力!

    闵柔没说话,只是拿过一张纸,提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递给了李南方。

    啥意思?

    李南方接过来,看到上面写了‘一千元’三个字,有些不解的问道:闵秘书,你以为你写的这个白条,就值一千块?

    闵柔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脑袋,说:贴这儿,然后把我带到农贸市场。再想办法让我开心些,估计一千块还是很好出手的。

    哈!

    李南方还真没想到,这么温柔可人的女孩子,还有如此高水准的幽默细胞,再也不忍继续逗她了,拿出一叠钞票拍在了桌子上:今天下午哥们大展神威,赢了刚好六千块,按照咱们先前约定的五五分成,加上你的本钱,总共是三千九百块,还请您过目。

    闵柔楞了:你你赢钱了?

    那是自然,就算哥们闭着眼,那群羊牯也会乖乖把钱送到手的,要不是看他们都有妻儿老小的要孝顺,我非得把他们压箱底的钱也赢来。

    李南方满脸的傲然之色,随即话锋一转:当然了,如果闵秘书觉得这些钱来路不正,可以只收回你的本钱。我这人是无所谓的,只要是钱就能花——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闵柔一把就把钱抢了过去,嚷道:切,凭什么不要啊?你说过赢钱后咱们是五五分成的,这是我应得的,不要才傻瓜呢。

    这样就好。

    视金钱如粪土的女孩子,早晚都是个败家娘们,会被未来老公嫌弃的,这辈子都别想开心快乐了。

    看到小脸放光,倚在桌子上点钱的闵柔,李南方笑了下,转(身shen)走了,留给她一个潇洒的背影还不算,嘴里还曼声吟着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事实证明,不要脸的人总是会过的特别开心。

    别的小车班司机都很狗腿的站在车前,等候主子出现,没有驾照却很(热re)(爱ai)司机工作的李南方,已经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顺着人行道慢悠悠的走过了路口。

    雨过天晴,晚霞如火。

    这才是最让李南方心醉的华夏盛世景象,尤其是大街上那些穿短裙的美女,白花花的大长腿,更是盛世年华最迷人的风景,害的李先生几次差点撞在街灯杆子上。

    那娘们的(屁pi)股真大,好像磨盘似的,很羡慕她男人在推磨时的快乐啊——就在李南方盯着某美少妇的背影咽吐沫时,耳边传来了一声滴滴喇叭声。

    回头一看,粗牢笨壮的黑色大奔贴边行来,车里一个戴着墨镜的美女,正面无表(情qing)的看着他。

    刚好是在公交车车牌下面,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车里那个美女,有满脸贪婪的,有咽口水的,还有害羞不敢看却拿眼角余光直勾勾的,就没有谁敢凑上去搭讪。

    能开这种两百多万豪车的妞儿,还不是挤公交一族敢随便搭讪的——有人敢啊,大家伙亲眼看到一个家伙,竟然腆着脸的走过去,左手扶着车顶,右脚脚后跟抬起,拿捏出一副很恶心的帅样子,问:美女,打个顺风车,可否?

    众目睽睽下,美女冷冷地说:愿上车就赶紧的,不想上来就滚。

    我靠,就这样也行?

    看到那小子忙不迭的上车后,众多旁观者眼珠子掉了一地:那小子还不如我帅,我怎么就没有要求打顺风车的勇气?

    那些傻比肯定在羡慕我走了桃花运,正在后悔不迭。

    李南方得意的嘻嘻笑着,回头看了眼说。

    还会骂我不正经。

    岳梓童淡淡地说。

    你很正经的,谁要是敢当着我面,说你不正经,或者造谣你敢主动去男人浴缸内,我非得把他——欧克,欧克,我闭嘴还不行?

    李南方举起双手:我算怕你这俩眼珠子了,就跟刀子似的那样吓人。

    短短几天内,岳梓童就总结出了如下经验:千万别跟不要脸的斗嘴,这就好比在跟恶狗抢(肉rou)骨头,抢到了也得被咬几口的。

    尿裤大侠,这名字很好听,很威风是吧?

    马马虎虎,一般(情qing)况吧。

    李南方,你能不能要点脸?

    岳梓童实在无法忍耐了,抬手用力拍了下方向盘。

    只要能吃饱肚子,能活的开心快乐,要脸不要脸的无所谓。

    李南方淡淡笑了下,看向了后视镜内。

    两辆车后面,是辆黑色的雪佛兰越野车。

    李南方之所以关心这辆车,是因为刚才他回头鄙视那些打工狗时,发现这辆车不对劲了。

    仅凭直觉,不过李南方就猜到被跟踪了,笑容一收:从前面路口右拐。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