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41章 随他折腾吧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在开皇集团全体员工的心目中,闵柔闵秘书绝对是人美心更美的代言人,从没仗着她是岳总的嫡系心腹,就狐假虎威的看不起谁。

    哪怕是搞清洁工作的大嫂,与她走个迎面时,她也会主动微笑着点头打招呼。

    开皇集团有三大美女,高高在上的岳总,自然是大家伙的梦中(情qing)人,只可仰视不敢亵渎;前台小妹隋月月呢,则是软硬不吃,任何抱着勾引心思的人,都会碰个软钉子;唯有闵秘书,总是那样的平易近人不说,待人还特诚恳,让人对她生不出丁点的龌龊想法。

    三大美女中,闵柔的人缘最好。

    在大家伙的印象中,闵秘书从没对谁发过脾气——但现在,她却用几乎要吃人的目光,恶狠狠的瞪着孙大明,所有的欢声笑语,一下子都寂静无声了。

    闵闵秘书,我我就是开玩笑的。

    孙大明呆愣一下后,才猛地想到张威曾经说过,李南方来开皇集团当司机,是走闵柔的关系进来的,就连齐副总都得给她几分面子,现在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李南方大加讽刺,闵秘书不发怒才怪。

    他孙大明背景再大,可也招惹不起连齐副总都惹不起的人啊,脸一下就白了。

    呵呵,闵秘书。

    张威不愧是小车班的最高领导,看到孙大明额头开始冒冷汗后,马上就站出来了:小孙也就是跟李南方开个玩笑,没别的意——

    就这样开玩笑的吗?

    闵柔冷冷打断了张威的话,伸手就抓起李南方的胳膊:走。

    去哪儿?

    李南方挣开了她的小手,标准的傻乎乎模样:我还要吃饭呢,今天张班请客。

    闵柔大怒,质问道:你还有脸在这儿吃饭?

    咦,闵秘书,你这话说的好没道理啊。

    李南方满脸的不解:难道就因为同事们跟我开个玩笑,我就不能在这儿吃饭了?

    就是,就是,闵秘书,我们就是开玩笑的。

    张威再次适时站出来打圆场:请闵秘书放心,我保证所有人不再开李南方的玩笑了。

    也用不着孙大明再到处宣扬了,张威敢保证午饭还没有吃完,李南方尿裤大侠的美名,就会传遍开皇集团的每一个角落。

    你——你就在这儿吃吧你,真是气死我了!

    见李南方如此的愚蠢,闵柔气得说话都开始结巴了,恨恨地一跺脚,转(身shen)走了。

    孙大明,愣着干嘛呢,还不赶紧去打饭?没听到南方要说吃猪蹄了?

    张威心(情qing)愉悦之下,都开始亲切的称呼李南方为南方了。

    南方,南方,你最好是改个名字叫蠢猪!

    听到张威这样称呼李南方后,已经走到餐厅门口的闵柔,心中暗暗地骂了句,高跟鞋落地的声音更加急促了。

    她觉得,必须得把这件事向岳总汇报。

    李南方终究是岳总的外甥,再不怎么受待见,也不能任由本公司员工欺负他。

    闵柔敲开总裁办公室的房门时,岳梓童正在打电话,脸上带着罕见的亲切笑容,声音比平时‘放肆’了太多:警告你啊,赶紧快马加鞭的回来帮我啊,我正准备在商场大展(身shen)手,没有你帮忙,怎么能让开皇集团分公司开遍全世界?

    闵柔犹豫了下,正准备暂且退出去时,岳梓童扣掉了电话,脸上的笑容收敛:我一个在国外发展的姐姐——今天食堂有什么好吃的?

    岳总如果没有必要的应酬外出吃饭时,都是闵柔替她从食堂打饭回来的。

    是您特意嘱咐过的,西红柿炒鸡蛋,清炒山药。

    闵柔把托盘放在待客区的案几上,岳梓童洗了下手走过来,掀开饭盒盖拿起筷子夹了一片山药,嚼了几下摇摇头说:不怎么好吃。

    您以前还夸老董炒出来的菜,是最好吃的了,怎么现在又不好吃了?

    闵柔有些奇怪,不过自然不会问出来,帮岳总把饭盒摆好时,看似漫不经心的说:刚才我去餐厅打饭时,遇到李南方了。

    嗯,他非得今天来上班,我——哦,我那天不是准了他三天假期的吗?今早他给我打电话,说一个人在酒店闲的无聊,非得来上班的。

    岳梓童差点说漏嘴,连忙故作不屑的耸耸肩:切,到底是干活的命,说什么呆在旅店里太闷。

    闵柔可没听出岳总在掩饰什么,只是等她说完后,才小声说:我听小车班那些司机,在餐厅内就叫他为尿尿裤大侠。

    什么?

    坐下来准备用餐的岳梓童,秀眉皱了起来。

    闵柔低声说:前晚他在市局的遭遇,也不知道就怎么传到小车班去了。他在前天时,不是与人家打过架吗?那些人这是在故意报复他,四处宣扬他被一女警收拾到尿了裤子这件事呢。

    胡闹!

    岳梓童冷着脸,抬手在案几上拍了一巴掌:具体是谁在胡说八道?

    她再怎么看不起李南方,但连她都没察觉出的潜意识内,早就把那小子当做‘自己人’了,现在听到有人在诋毁自己人后,能不生气吗?

    必须得立场坚定的,把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胡说八道的某人,立即开除,来维护那个家伙的名誉。

    闵柔看出岳总是怎么想的了,犹豫了下才低声说:所有人,小车班的所有人。而且——

    听说是整个小车班的人,都参与胡说八道中后,岳梓童也很头疼。

    都说小车班众司机都是‘皇亲国戚’了,她再怎么强势,可也不能因此把所有人都开除吧,那样会得罪他们背后的公司高层人员,为智者不取。

    更何况,闵柔还有个而且。

    在岳总征询的目光注视下,闵柔继续说:而且,李南方不但没生气,好像还很得意的样子。我想拉他离开,他都不走。

    这个臭不要脸的!

    岳梓童心中哀嚎一声,抬手用力搓了搓小脸,真不知道该怎办了。

    那小子都恬不知耻的了,就算她再怎么想为他撑腰,维护他男人形象也白搭啊。

    算了,随他折腾吧,(爱ai)怎么地就怎么地。

    有些沮丧的挥了挥手,岳梓童重新拿起了筷子:吃饭!

    在别人请客吃饭时,李南方总是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毫不忌讳人家用看饭桶的眼神看着他,再说餐厅做得红烧猪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没看到他一连吃了五个,还兴犹未尽的样子,埋怨总是骨头没有(肉rou)了?

    刚才满世界嚷嚷李南方是尿裤大侠的孙大明,这会儿也意识到那是会得罪人的,所以等他刚推开盘子,马上就敬上了一支香烟。

    吐了个烟圈,趁着张威去小餐厅那边结账,李南方很感慨的说:唉,张班上午是大展神威啊,我一个人就输了足足四千块,相信诸位也输不少吧?啧啧,上万块的收入,足够他带着老婆孩子周末时,来一次短程旅游了。不过人家可不会因此就承咱们的(情qing),只会笑话咱们是散财童子啊。

    李南方觉得,这些大羊牯合伙算计他不假,但不一定商量出确凿的‘分赃计划’,毕竟这玩意还是得凭手气的,恰好张威今天的手气好到爆棚,就算不合伙也会大杀四方——在李南方没耍老千的前提下。

    在这种(情qing)况下,他可不相信平时在小车班作威作福惯了的张威,会把赢到手的钱,再吐出来分给孙大明等人。

    要想长久的在这帮大羊牯(身shen)上剪羊毛,当然得先用利益来打破他们的同盟。

    果然,听李南方这样说后,孙大明等人的脸上,都浮上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下午还玩不?

    李南方站了起来:如果还玩,我就去借钱,不玩就算了。

    马上就有人响应:当然得玩,今天下大雨,领导不出车,不玩牌闲着干嘛?

    好,那我去借钱,咱们接着干!

    尿裤大侠满脸杀气腾腾的样子,拍了下桌子转(身shen)快步走出了餐厅。

    唯有他暂时闪人,孙大明等人才有机会与张威商量分赃的事。

    不过李南方敢保证,就算张威肯吐出来一些,也达不到孙大明等人的满意。

    要借钱,找闵柔。

    短短两三天内,这想法就植入了李南方的脑海中。

    吱呀一声,李南方推开了秘书办公室的门,闵柔正下巴枕在胳膊上,盯着笔记本屏幕发呆,听到开门声后才连忙抬起了头。

    扫瑞,扫瑞,我又忘记敲门了。

    李南方讪笑一声:下不为例,还请闵秘书谅解。

    你来干什么?

    正在生他闷气的闵柔,真想这样冷冷地问他,不过马上就想到了他的好,心中叹了口气,说:算了,别假惺惺的了。怎么,吃饱了?应该吃了很多吧,看你满嘴都是油光了。

    闵秘书明鉴,嘿嘿,一顿饭吃了他们五个猪蹄,四根鸡腿,外加一碗红烧(肉rou)。

    李南方得意的笑着,走到桌前,很自然的抬腿坐在了桌角上。

    其实闵柔对面就有椅子,但男人在美女面前坐椅子,哪有做桌角的样子潇洒,霸道?

    哦,要不是你亲口说是你吃的,我还以为这是在喂猪呢。

    闵柔皱了下小眉头,也懒得说他了。

    你还指望一个被人在大庭广之下宣扬他是个尿裤大侠时都不在乎,还得意洋洋的家伙,会在意你指责他坐没坐相吗?

    说吧,找我做什么?

    闵柔收拾着桌子上的文件,随口问道:不会是又要借钱吧?

    闵秘书,你是诸葛亮转世的?佩服,佩服,在下佩服的是五体投地啊。

    李南方一脸惊讶的恶心样子,估计连奥斯卡奖得主都得甘拜下风。

    他如此精湛的演出,却被闵柔直接无视掉了:借钱做什么?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