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40章 尿裤大侠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幸好过了这个路口向前走也就是五百米,就是开皇集团了。

    李南方被推下车后的眨眼工夫,全(身shen)衣服都被淋透了,也失去了避雨的必要,索(性xing)双手抄在口袋里,昂首(挺ting)(胸xiong)潇洒异常的冒雨前行,无视旁边那些打着伞的行人,好像看傻比似的目光。

    他们懂个毛啊,老子这叫雨中漫步,懂(情qing)调。

    看了眼停在距离总部大厅门口最近的那辆奔驰车,李南方撇了撇嘴,抬手对站在门口的王德发打了个招呼,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不过从他满脸的猥琐笑容来看,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

    抬脚踢开小车班值班室的房门时,里面还是很(热re)闹的,这些司机的小(日ri)子简直是太滋润了,趁着下大雨没有哪位领导用车,刚上班就已经开赌了。

    前天大家伙被姓李的给剃了羊毛,貌似这家伙又惹不起,只能把不满装在心里,下班后张威领头去了某饭馆,众人仔细商议了老半天,商量出了个能找回场子的办法。

    既然李南方是闵秘书的人,又是个能打的人渣,可大家伙都是文明人啊,要想找回场子当然不会去考虑动粗,唯有在赌桌上找回来。

    在赌桌上,十几号人联合起来算计一个人,如果还不能让他输的连裤子都当掉,那大家伙以后干脆就别玩儿了。

    都说赌博怡(情qing),可总是给人送钱,那又算咋回事?

    所以昨天上班后,张威等人就憋了一口气,发誓要让李南方连本带利的都吐出来,除非他不敢上桌子!

    摩拳擦掌的张威等人,等了老半天,也没等到李南方来上班,却等来了他前天晚上被女人给揍得尿了裤子的消息。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岳梓童闵柔俩人都不会在公司说那件事,但架不住某保安的表哥,是市局刑警队的韩军啊,昨天俩人有事通电话时,韩军特意提到了这件事。

    自然是当作笑话来说的,就说你们开皇集团一个叫李南方的小子,昨晚在我们这儿可被整惨了,被白副队给扁的连裤子都尿了云云。

    啥,那小子被一个女的,给揍得都尿裤子了?

    怪不得今天没来上班呢,这还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让你再特么的得瑟,真以为仗着能打就能天下无敌了啊?

    该,活该,今儿得好好庆祝一下,中午我请客——中午时,张班在食堂小餐厅摆了一桌,以茶当酒,来庆祝李南方遭扁,并给他起了个外号:尿裤大侠!

    有人替大家伙把李南方揍尿裤了,张威等人也就不觉得被他痛扁是多大事了,话说众好汉前天被扁时,可没谁尿裤子。

    不过也不能就因此放过他,哪怕他把裤子尿了,也得把被赢走的钱扳回来。

    哟,尿裤大侠来了!

    李南方刚进门,一个叫孙大明的就嚷嚷了起来:大家鼓掌!

    哗,哗的掌声响起,奔放而又(热re)烈,就像是在迎接迎接下来视察的领导那样,还异口同声的嚷道:欢迎欢迎,(热re)烈欢迎尿裤大侠!

    卧槽,这些大羊牯的消息很灵通啊,竟然知道老子被整尿裤子的事,不过你们以后最好当着那小辣椒的面这样吆喝,老子保证她不会把你打死。

    李南方稍稍楞了下,随即恍然大悟,脸上浮上了受之有愧的笑容,还歪着头的拱手回礼,一副大家伙的好意我心领了的觉悟。

    这家伙还真不要脸啊,大家伙这么讽刺他,愣是跟没事人似的,我喜欢——孙大明等人对视了一眼,对前天被痛扁一顿的怨气,小了很多。

    真男人嘛,就该宽宏大量点,再说前天大家伙在输光后一拥而上的行为,也确实有损一个赌徒的职业精神,现在人家都不在意咱们的讽刺了,如果再斤斤计较那天的事,岂不是很不爷们啊?

    他们哪里知道,李先生之所以这样宽宏大量,这都是因为看在他们钱包的份上。

    如果跟大家伙翻脸了,闹得关系很僵,人家还会跟你对赌吗?

    为了一点不当吃穿的面子,就自决财源,那是傻瓜才会干的事。

    李南方,能不能给我们说说,前天晚上你是怎么与市局白副队大战三百回合的英勇事迹?哈,哈哈!

    李南方不要脸的忍让,大大助长了孙大明等人的(淫yin)威:刑满释放人员怎么了,还不是也害怕为人民服务的警察?

    众人起哄:对,对,快说说,毕竟哥们活这么大了,还从来没遇到这种事,很向往那种被女人揍得尿裤子的香艳啊。

    望着大羊牯们那一张张纯真的笑脸,李南方脸上惭愧之色更浓,重重叹了口气:唉,伤心事不提也罢。各位好汉难道不觉得,如此星辰如此夜,正是我辈赌桌上大显(身shen)手的好机会吗?

    张威正琢磨着该怎么让李南方上桌赌呢,没想到他主动提出来了,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马上就一拍桌子:都别嚷嚷了,被女人揍尿了裤子也不是多光彩的事,希望大家伙能给尿裤大侠留点尊严。来,开赌,开赌了!

    好,开赌!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轰然叫好,都围在了桌前。

    一张桌子不够,两张桌子拼凑,又请今天势必会被痛宰的李南方,占据了‘要想赢钱坐北朝南’的好位置,五块十块的钞票,下雨般的纷纷落在了桌子上。

    全(身shen)都被大雨浇透了的李南方,钞票也都间水了,不过张威等人当然不会嫌弃。

    搬牌开大小,确定谁是庄家后开始发牌。

    很巧,又是张威发牌,李南方第一个说话。

    就像那天一样,李南方开门黑二十,下家马上跟着黑——十几号人,竟然整整黑了一圈,又轮到他说话了。

    李南方没有继续黑,拿起牌来慢慢打开,跟了五十块。

    接下来,有黑的,有明的,更有几个走的。

    在场的都是有经验的赌棍了,在合伙算计一个人时,当然懂得该怎么做,才不能让那个人起疑心。

    很快,随着孙大明黑四十,又有两个人骂骂咧咧的扔牌,牌桌上就剩下六个人了,都开始跟一百。

    李南方当然知道,这些孙子在合起伙来算计他,不过就装看不出来,眉头紧皱的又跟了几圈,在张威把筹码提到两百后,果断弃牌。

    今天上午李南方的手气很臭,一上午过去后抓到最好的牌,也就是个同花顺,就这还恰好遭遇了张威的豹子二,一把牌就折进了上千块。

    临近中午饭时,李南方都开始冒冷汗了,四千多块钱输得只有五六百。

    特么的,不玩了!

    一对小五被张威等人联手挤走后,李南方咒骂着扔掉了牌,拿起仅存的三张钞票,满脸都是灰败的神色。

    要想长久的在这群羊牯(身shen)上剪羊毛,唯有傻瓜才会次次把他们赢个底掉,那样人家谁还跟他来啊?

    李南方都认怂了,张威还不放过他:最后三把,三把完事后去吃饭,哥们请客!

    众人自然又是轰然答应。

    听说有人请客后,李南方这才犹豫了会,一咬牙:好,小心老子三把之内翻本!

    人家是不会给他翻本机会的,三把牌下来后,李南方最后的三百块钱,只剩下了二十块,额头汗水更是哗哗地往下流。

    张威心里无比的爽,哈哈大笑着收起钱:走,走,去吃饭,吃饭!

    这些傻瓜,自以为把李南方给剃了个干净,可没想过他们那天足足贡献了五千块,其中数百块已经被李南方买菜花掉了,心(情qing)无比愉悦之下,看他也顺眼了许多,在前往二楼食堂时,众星捧月般的把他簇拥在中间。

    大输家嘛,当然得享受这种大爷般的待遇。

    李南方自然会欣然受之,一副我视金钱如粪土的超俗模样,迈步走进了食堂餐厅。

    小车班众人进来时,闵柔刚好从一号窗口打好饭,看到李南方来了后,眼眸一亮,正要打招呼时才觉得不妥。

    然后,她就听到有人喊:尿裤大侠,来,来来,这边坐,这边坐。

    再然后,她就看到李南方走了过去,孙大明还很狗腿的用衣袖替他擦了擦椅子。

    尿裤大侠?

    看到小车班众司机围着李南方,左一个尿裤大侠,又一个尿裤大侠后,闵柔立即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顿时就怒了。

    可让她不可思议的是,李南方对此竟然没有丝毫的羞耻之心,还笑嘻嘻一脸得意的样子,就仿佛这个外号多光彩似的。

    有别的科室人员就问了:孙大明,尿裤大侠是啥意思啊?

    这哥们被市局一女警给揍尿裤子了,哈哈。

    李南方的一再装比,让孙大明等人彻底忘记前天他有多凶悍的了,嘻嘻哈哈的拍着他肩膀,一副我们是哥们的亲(热re)样子。

    毫无疑问,人们最喜欢类似的八卦了,马上就有大批员工围了上来,怀着浓厚的求知(欲yu),询问更具体的原因。

    在张班殷切目光的鼓励下,明显缺根筋的孙大明,自然是唾沫星子乱飞,连说带比划,添油加醋的,把他表哥告诉他的那些说了起来。

    闵柔惊讶的发现,比被人拿大脚在脸上狠踩还要难以忍受的羞辱,竟然没有在李南方脸上找到,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还说他最喜欢吃猪蹄了,能不能多要两个。

    我表哥说了,那个白警官可是市局第一美女,人称霸王花。咱们的尿裤大侠能够被她痛扁,那绝对是——

    孙大明正在兴高采烈的演讲着,就听有人一拍桌子,(娇jiao)声叱喝:够了!

    靠,谁啊,吓我一跳!

    孙大明被吓得一哆嗦,抬头看去,就看到小脸通红的闵秘书,正银牙紧咬恶狠狠的瞪着他。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