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39章 目标养了个小白脸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好像昨天那样,洗漱完毕的岳梓童,双手环抱在(胸xiong)前,倚在厨房门框上看李南方忙活早餐。

    李南方回头看了眼,有些惊讶:咦,今早没有黑眼圈,难道你想到了对付老头子的好办法?

    那是,这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

    你继续吹,我做饭。

    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收留你了吧?

    岳梓童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李南方头也不回的说:不知道能行吗?你家老爷子谈兴很浓,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这么大年纪了,嘴上也没个把门的。

    岳梓童看着他的眼神,又犀利了起来:那,你是怎么想的?

    你是怎么想的,我就是怎么想的。

    想不想,真和我生活在一起?

    岳梓童在问出这个问题时,语气故意淡然的要命,仿佛谈论的不是她终(身shen)大事,而是问今早做得什么好吃的那样。

    李南方打了个激灵:你还是杀了我吧。

    混蛋,我怕脏了手。

    岳梓童骂了句,又说:我昨晚想好了,等我妈来了后,咱们就住在我卧室内——

    你还是杀了我吧。

    先听我说完!

    岳梓童生气了,要不是看他正在做饭,肯定会脱下鞋子砸过去。

    岳总费尽脑汁想出来的主意,其实也是老掉牙了,不过越老的主意,一般来说就越奏效,这就好比古董年代越久,就越值钱那样。

    在岳母来了后,李南方晚上可以睡在岳梓童卧室内,不过想与岳总睡在那张宽大的(床chuang)上是别想了,他只能打地铺。

    唉,其实我也没办法,才出此下策。因为我妈那个人,特胆小,如果让她看出我们在逢场作戏,她就会怕得不行。

    岳梓童叹了口气,继续说:所以只能这样。对你来说呢,也是好事,不用住在没有空调的屋子里了,可谓是一举两得。当然了,如果你还不甘心,想趁着我熟睡时要非礼我,你尽管去做,我保证不会把你变成太监。

    对岳梓童这个一举两得的办法,李南方自然是双手赞同。

    不过,他也提出了个问题,那就是像岳总这种明显缺根筋的人,都能想得出这个办法了,她家老头子能想不到吗?

    说不定,老岳还会特意嘱咐岳母,在某个夜晚在门外听个墙根之类的——这话说起来是个笑话,却极有可能会出现。

    岳梓童倒没有想到这点,眉头皱起:你有没有应付的办法?

    至少得有八百个办法,能让别人知道咱俩是真刀实枪的两口子。

    李南方的口气很大:比方故意把房门敞开一条缝,比方在咱们卧室内安装个监控头,比方咱们年轻气盛之下忍不住就在客厅沙发上,后面游泳池里胡天胡地——哎哟,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乱扔鞋子的臭毛病?

    岳梓童咬着牙,语气(阴yin)森的说:再敢胡说八道,下次飞过去的就是菜刀了。

    开个玩笑而已,有必要这样认真吗?怪不得你都八十多岁了,还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处女。

    抢在岳梓童发怒之前,李南方连忙说: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咱们配合着来一曲小夜曲。小夜曲懂吗?看你大眼忽闪着忽闪的,就透着无知了。

    岳梓童冷笑着撇撇嘴:切,不就是学着岛国小电影里那些女人,哦哦啊啊的叫啊?

    李南方立即来精神了:哟呵,还是同道中人啊。说说,你最喜欢看谁主演的,是波多野结衣,还是小泽玛利亚?我个人比较喜欢后者,因为她的(奶nai)——靠,都说别乱扔鞋子了,还这样,信不信我现在就发脾气撂挑子走人,让你独自承受老爷子的怒火?

    岳梓童还真不敢把这厮((逼))的跑路了,无法承受老爷子的怒火还在其次,关键是以后就再也没有谁能给她做饭了,话说以前她可是找保姆来着,只是做出来的饭菜都不合口味,还不如清水里煮面条呢。

    李南方就具备那高超的厨艺——这件事可不能提醒他,免得这小子真去干大厨了,要想留住一个免费的奴才,必须得时刻给他灌输他很没用要不是可怜他早就撵他滚蛋的思想,这样才能让他感恩戴德,把他最后一滴油水也榨取出来。

    李南方可不知道岳总心中这些灰暗的想法,端上他忙活一早上的劳动成果时,还得意洋洋的吹嘘了好几分钟。

    岳总自然是适当的螓首微点,算是嘉奖。

    得到岳总的肯定后,李南方更高兴了。

    都说是人欢无好事,李南方在早餐后的抛硬币中,马上就得到了相应的惩罚。

    总算是扳回一局的岳梓童,毫无淑女形象的仰天哈哈狂笑着,坐在李南方坐过的沙发上,两只小脚搁在案几上,点上一颗烟看他忙活。

    还端出一副地主婆的嘴脸,不时提醒他要洗干净,等会儿她要检查,如果不合格就会让他无限次的返工云云。

    总之,岳总很开心,更在暗中发誓上班空闲时,要苦练抛硬币的本事,力争做到让硬币每次落下去时,都会是字面。

    她算是真切感受到伟人曾经说过一句话中的内涵了:与天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小子,站这儿看什么呢?

    岳总拿着小包走出客厅时,才发现李南方站在车前,正向别墅前方远处的小山坡眺望。

    去公司上班啊。

    李南方回头,说道:顺道打个顺风车。

    我不是准了你三天假期吗?

    岳梓童有些奇怪,上下打量着他:你会主动提前要求去上班,说,有什么(阴yin)谋诡计?

    (屁pi)的(阴yin)谋诡计,就是忙惯了一个人在家无聊。

    李南方骂了句:还不如去上班充实呢,当然了,如果你(允yun)许我在家时能去二楼转转——

    你在做梦呢。

    岳梓童毫不客气的打断他,想了想说:嗯,一个人在家看电视是没意思,那就去上班吧。看在你表现还不错的份上,我可以把你从小车班调到销售部。虽说你不学无术,不过我发现你嘴皮子还算利索,出去忽悠人应该有一(套tao)。

    李南方很干脆的说:不去。

    真不去?销售处的工资奖金都比小车班高。

    不去,我就喜欢在小车班,我喜欢那些质朴的司机们。

    李南方说到那些司机们时,脸上浮上了温柔的神色,远在青山市各地准备上班的司机们,都齐刷刷的打了个冷颤,潜意识内开始担心自己钱包里的钞票了。

    既然这家伙不识抬举,岳梓童也懒得再劝说什么,把车钥匙扔了过去。

    我没驾照,能开车吗?

    李南方借助车钥匙,有些担心的问道。

    什么?

    岳梓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你你没有驾照?

    李南方满脸的奇怪:没驾照很奇怪吗?

    那你还去小车班!

    是你安排我去那儿的,当时冷冰冰很吓人的样子,我敢说不去吗?

    你你真气死我了!

    岳梓童轻轻一跺脚,怒冲冲的问:废物,连车都不会开,你还能干什么啊?

    李南方一本正经的说:我会做饭,还能吃饭。

    老天爷,你怎么打个霹雳,把这不要脸的收走呢?

    岳梓童哀嚎了声,夺过钥匙开门。

    嘿嘿,老天爷是不会打雷的——

    李南方的话音未落,(阴yin)沉沉的天上忽然喀嚓一声,惊雷轰隆隆的从头顶滚过,吓得他连忙兔子般蹿上车,满脸心悸的望着苍天无语。

    雨水洒落了下来,就像从天而降的细珠帘,密密麻麻的砸在地上,腾起一层层的水雾,随风来回的飘((荡dang)dang)。

    弗兰克放下了举着的望远镜,回头对为他打伞的杰西说:目标资料库里,好像没说她(身shen)边还有个男人吧?

    杰西用肯定的语气回答:没有。前天晚上咱们去别墅时,我没有看到有任何男人在她家居住过的痕迹。

    那你看,他们俩人是什么关系?

    可能是目标养的小白脸吧。

    杰西龌龊的笑了下:刚才你也从望远镜里看到了,那小子还算是个帅哥。女人独居久了,未免有些空虚,包养个男人来乐和乐和也是很正常的。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

    弗兰克也心神领会的笑了:如果没有必要,就放那小子一马吧,能活这么大也不容易,因此而丢了(性xing)命,有些亏。

    李南方如果听到他们的对话,肯定会大点其头,连声说是啊,是啊,世界这么好,你看下这么大雨,街上还有好多穿裙子的美女,风吹过时撩起裙摆连小裤裤都露出来了,如果就这样死去,岂不是可惜?

    吓,停车!

    岳梓童正在专心开车,准备过路口时,李南方忽然低声叫道。

    她连忙一脚踩下了刹车,问:怎么了?

    李南方整张脸都几乎贴在窗户上了,望着外面喃喃地说:刚才那个女的,好像没穿小裤裤哦。

    李南方!

    到!

    李南方这才意识到岳梓童就在(身shen)边,实在不该把刚才的发现说出来,赶紧讪笑着解释:咳,小姨啊,我就是担心她会着凉——

    滚下去!

    外面下着雨呢。

    我再说最后一次,滚下去。

    借把伞,总可以吧?

    李南方刚要伸手去后面拿伞,岳梓童就伸手过来打开车门,一把把他推了下去,接着砰地关上车门,踩油门呼啸着冲过了路口。

    岳梓童,你有什么权利干涉我发现美欣赏美的自由?吃醋了?哈,那你也这样穿啊,我保证不会再看别人一眼!

    如注大雨中,瞬间就被淋成落汤鸡的李南方,跳着脚的指着车子大骂。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