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38章 真从了他?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是吗?您今年都八十多岁了还这样年轻漂亮,看来平时总吃猪蹄吧,那玩意的胶原蛋白高啊,有美容效果。

    李南方在说这话时,低头去看岳梓童的小脚,却被她抬脚在腿上重重来了一下。

    他也不在乎,嘻嘻笑着坐在岳总对面,殷勤的为她满上酒,举杯:还配博思得涂有——请收下我这迟来的祝福。

    没有生(日ri)礼物吗?

    岳梓童举杯,与他轻轻碰了下,叮当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清脆悦耳。

    你给点钱,我去买。

    哼,用我的钱去给我买礼物,你还真想得出来。

    岳梓童浅浅抿了口红酒,轻哼一声说:不过算了,看你穷哈哈的不容易,还有能做饭这点小本事,这次就原谅你了。

    多谢小姨您的大人大量,李南方是感激莫名,恨不得立即涕泪横流,最好是能流到盘子里,才能表示我对您的——

    打住,打住,再说恶心话,小心我翻脸。

    欧克,吃饭。

    李南方从善如流,给自己捞了块大红烧(肉rou),塞进嘴里大嚼起来,边吃还边赞叹不绝:唉,也不知是谁做的饭,怎么就这么好吃呢,几乎连舌头都要吞下去了。

    与李南方正儿八经相处了才一天,岳梓童竟然就适应了他自卖自夸的厚脸皮行为,试着也夹了块瘦(肉rou)——没吃出啥味来,必须得多吃几块才行。

    这些年来,你在外面都做了些什么?

    与李南方又轻轻碰了下酒杯后,岳梓童问道:在哪儿读书的,大学毕业后,又做什么工作了?

    大学?

    李南方自嘲的笑了下,眼帘垂下淡淡地反问:你以为,像我这种人,还会有学上?

    岳梓童愣了下:那那你都做什么了?

    十五岁去街头给人擦皮鞋,当搓澡工,要不就去工地上当小工,就是你们所说的那些臭民工。十七岁时呢,去餐馆当洗碗工,现在会做饭就是从那时候学会的,一直干到二十岁,因人丑,吃得又多吃被开除,只好去码头上扛包。

    李南方脸色黯淡了下来,双眼中甚至还有水雾在流动,更是不时的咬下嘴唇,来证明他那段(日ri)子是多么的悲苦:吃不饱就去偷啊,去抢。挨过的拳脚加起来换算成猪蹄炖出来,足够青山市数百万市民吃一年。

    如果叶小刀在场的话,肯定会笑下大牙来,点着他鼻子问他怎么可以比刀爷还能撒谎,不要脸呢?

    这些年来,李南方是吃过苦,而且他现在所说的这些苦,与他亲(身shen)所经历的那些相比起来,压根不算受苦,甚至说是在享福也不为过。

    毕竟给人搓澡洗盘子啥的是没生命危险的,不用被关进小黑屋内,徒手杀死一只美洲豹后才能出来。

    但在岳梓童看来,却是无法现象的苦(日ri)子,甚至还有些内疚:当初洗澡发现被他偷看时,真不该大声叫嚷的。

    看出岳梓童脸上浮上内疚神色后,李南方抬手擦了下鼻子,故作爽朗的笑了下:哈,不过后来就好多了,在美国找了份工作,直到那天遇到了你。唉,没办法啊,那天被你挑的火大了,就想——

    不提那天的事!

    岳梓童果断结束了询问李南方以往的兴趣,举着酒杯说:这样吧,看在你以往过的很惨淡的份上,我提拔你为小车班的班长。另外,为奖励你在家务方面的出色表现,额外再给你八千块钱的经济补助。

    李南方翻了个白眼,反驳道:你就干脆说是咱俩的伙食费就好,还说的这样冠冕堂皇,不愧是(奸jian)商。

    我就这样说,你管得着?

    岳梓童一瞪眼。

    李南方马上软了:行,行行,随你怎么说。来,喝酒。

    本来,岳梓童还希望他能提出給他‘装修’一下房子的意见,她只需假装沉吟片刻,就会在他紧张的等待中,勉为其难的点头同意,顺便再敲打敲打他以后做饭别偷懒,必须得变着花样才行,不知道女孩子都是嘴刁的动物吗?

    可这小子没说,岳总当然不会腆着脸的主动給他好处了。

    他愿意被蚊子咬就咬,不嫌闷(热re)都随他吧,反正她又不受罪。

    很快,在李南方再次还配博思得涂有的祝福声中,温馨的烛光晚餐结束了,等他合上电闸后,岳总姿势优雅的擦了擦嘴,正要站起来时,这厮又伸出了右手。

    掌心里,放着那枚一块钱的硬币。

    岳梓童怒了:今天,是我生(日ri)!

    早就过了,这是补上的。

    我决定了,以后每年的今天,才是我生(日ri)!

    就算今天真是你生(日ri)也不行,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总享受却不付出——算了,别翻脸,不就是刷锅洗碗吗,多大的事啊。

    这小子又拿早上那句话来激将了。

    我会占你便宜?哼!

    岳梓童也用同样的话回答,又把抢过硬币,拇指一弹,硬币翻着花的飞起来时,她才低声喝道:我要字面!

    在两双眼睛的密切注视下,那枚硬币落在桌子上,打摆子般的哆嗦了几下停住了。

    李南方也站了起来,仰天狂笑:哈,哈哈,早上我就说了嘛,今天,我是大爷!

    今天,是我生(日ri),今天真是我生(日ri)啊!

    岳梓童(欲yu)哭无泪的喃喃着,费力的清洗着盘子碗的,几次恨不得摔地上去,但那样会让躺在外面沙发上看电视装大爷的人渣,更开心的。

    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打死岳总都不会去做的,唯有在满腔幽怨中,乖乖刷锅洗碗,忙活了老大会儿,才反手捶打着后腰走出来,如释重负般的坐在了旁边沙发上。

    电视里正在播放猫和老鼠,岳总平时最喜欢看的节目了,鬼知道这家伙竟然也(爱ai)看,还不时笑得前仰后合,一副恶心的童真样子。

    哪像岳总在看到杰克吃瘪后,最多只是会心一笑,小模样优雅内涵,又迷人?

    跟你说个事。

    就在昨晚没休息好的岳总,抬手捂着小嘴打哈欠要去觉觉时,李南方说话了。

    赶紧说,别磨蹭,耽误我休息。

    岳总懒洋洋的说着,脚尖挑起了小拖鞋时,才想起她也有事要说:哦,对了,我先说。下午时,市局的张局去找我了,就昨晚你被人虐的尿裤子那件事,给了个明确的说法。

    想到李南方竟然被女人给揍得尿裤子那一幕,岳梓童又开心了起来,尽管她也知道有这(情qing)绪是不对的,毕竟这家伙现在与她关系不一般,他被虐了,她脸上也无光不是?

    只是她忍不住的要开心,谁管得着啊?

    谁又敢管——试试,真以为华夏曾经的‘最顶级’特工代号白玫瑰的岳大小姐,只会拿眼睛瞪人,不能把人揍成猪头?

    哼哼,昨晚李南方就是个榜样,吓得都使出那么卑鄙的手段,才总算是逃过一劫!

    说实话,李南方对白灵儿遭到什么样的处罚,还真不怎么关心。

    他是趁机那个啥了人家,可那母老虎也太不是个脾气了,没搞清楚咋回事就敢对他滥用私刑,这岂不是让见义勇为的英雄们胆寒?

    我这样处理,你还满意吧?

    简单说了一遍后,岳梓童最后才问道。

    不满意能行吗?你都替我做主了,我如果再提出更高要求,岂不是会让岳总很没面子?

    李南方很有觉悟的说道:我受点委屈吃点疼的不要紧,却万万不能让您老人家面子受损。

    这还差不多,不过我觉得她赔偿你的经济损失应该很可观,你也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正所谓做人留一线,(日ri)后好相见就是这个意思了。

    岳老人家语重心长的教导了李南方几句,才问:你想说什么事?

    要不,明天再说吧。

    李南方开始犹豫了:今晚看你心(情qing)(挺ting)不错的,怕你听了后睡不着觉。

    赶紧的,别啰嗦。

    岳梓童不耐烦了。

    早上你去上班没多久,你家老头子就打电话来了。

    听李南方这样说后,岳总秀眉微微一挑,眼神犀利无比了:你是不是跟我爷爷告状了,说我把你安排在了小车班,又住的不怎么如意?

    唉,你总算认识到我住的不怎么如意了。

    李南方叹了口气:我怎么可能会说这些?我说,我现在过的很好。在你(身shen)上,我感受到了母亲般的关怀。

    你会这样大度?

    岳梓童双眸中闪过明显的不相信神色,问:那你对我爷爷,说什么了?

    当然是怎么对你有利,我怎么说了,我现在可是指望你罩着呢,敢得罪你吗?

    李南方先给岳大小姐戴了顶高帽子,就在她要得意的笑起来时,又漫不经心的说:不过,老爷子说,过几天后,你母亲就会来青山市,与咱们生活在一起。

    岳梓童一下子愣住。

    带母亲脱离京华岳家,是岳梓童最大的愿望,为此她才答应要嫁给李南方的。

    可是,她压根没打算真跟这个人渣成为夫妻啊,就想逢场作戏而已。

    但岳老爷子却不会这样想,只会按照承诺过她的那些,要送母亲来青山市,与他们‘小夫妻’一起过。

    母亲来了后,肯定能从她给李南方的‘待遇’后,看出什么。

    依着母亲的怯懦(性xing)子,发现岳梓童在‘耍’老岳后,肯定会害怕的,继而劝她真从了李南方。

    要不,真从了他?

    心乱如麻的岳梓童,直勾勾看着李南方那张欠揍的脸,就想发疯。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