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37章 温馨的烛光晚餐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阴yin)天下雨时,受天气影响,人们心(情qing)一般都不会怎么样。

    尤其是岳梓童这种下班后也不去夜总会找乐子的单(身shen)女青年,只能意兴阑珊的回家,蜷缩在沙发上看着外面大雨如注的发呆,(情qing)不自(禁jin)就开始回想某些不愉快的事,搞得心(情qing)越加低沉,消极了。

    今天不一样,岳总竟然是哼着小曲驱车回家的,看到被车轮碾过溅起的水花后,还觉得特别美,就连以往那些刺耳的车喇叭声,听上去也那样的悦耳。

    直到车子驶进别墅院子里后,她才蓦然发觉自己好像很不正常啊。

    太不正常了,她凭什么这样高兴,下班后满心思的就是快点回家,就像小朋友盼着过新年那样。

    难道说,就因为家里多了个人?

    切,怎么可能啊,本小姨心(情qing)好,那都是因为天下雨了,不知道农民伯伯的玉米需要浇灌吗,这场迟来的倾盆大雨,足够让干渴的土地喝个够啊。

    本小姨这是忧国忧民呢——话说,那个臭不要脸的人渣,看到本小姨座驾驶进院子里后,怎么还没有赶紧拿着雨伞迎出来,一副很狗腿的模样?

    等了片刻没等到人渣很狗腿的打着伞跑出来迎驾后,某总有些生气,冷哼一声后才想到车子后座就有雨伞。

    别让我看到你在客厅沙发上睡觉,我保证打不死你。

    岳梓童板着脸的走进了客厅,甩了下伞上的雨水收好放在门前,推门走进了客厅内。

    人渣不在客厅内,也不在厨房,东边客房的房门也虚掩着,一眼就能看到那个很干净的木板(床chuang)——咦,他的人呢?

    岳梓童敢肯定在没有她的许可下,是绝不敢擅自上二楼的,毕竟她在驱车驶进院子里时,曾经轻轻点了下喇叭,假如他真敢私自去她的领地做‘坏事’,也早就手忙脚乱的跑下来了。

    确定人渣先生没有藏起来,试图吓她一跳后,岳梓童忽然就莫名的烦躁起来:难道说,他受不了跟我在一起,趁着我上班时滚蛋了?

    哼,滚蛋了正好!

    抬脚在门板上踢了一下,岳总又踢蹬了两下,那双细高跟(性xing)感小皮鞋,就胡乱飞了出去,就像被负心汉始乱终弃的小良家那样,哀哀的躺在地板上。

    滚蛋了正好,滚蛋了正好,这下省下我费尽心机的去撵了。

    岳梓童喃喃地说着,走到酒柜前拿杯子倒了杯红酒,就像往常那样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两只白生生的小脚搁在案几上,拿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正在播放球赛,国足对阵灾民哀嚎的中东某国,还是主场作战,一比蛋——落后,急得看台上那些(爱ai)你不悔的球迷们,都开始骂娘了。

    可能是受职业的影响,岳梓童也喜欢这类力量型的运动,也勉强算是个伪球迷了吧,以往也没少在腮帮子上贴上国旗,去现场给那帮本事不大脾气不小的球员加油助威,希望他们能像个男人那样——死得悲惨壮烈一些。

    现在再看,她就想骂娘!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国足表现的再差劲,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吐出一连串的废物啊,痴呆啊等侮辱词,来有损她天之骄女的高贵形象,更恨不得想把电视砸了。

    都特么的去死吧,废物!

    就在岳总举起遥控器,正准备砸在电视上时,客厅门开了,有人大惊小怪的嚷道:我靠,你也太没良心了吧?下这么大雨,为了你能吃得舒服一点,我才冒雨去给你采购,你却让我去死!

    咦,国足怎么忽然一下子踢得漂亮起来了?

    啧,啧啧,你看那个九号,倒地飞铲的动作多漂亮啊?

    对,对,就这么踢!

    把这些国内难民连饭都吃不上还有脸踢球的家伙都放倒——本小姨的心(情qing),一下子就好了起来,恨不得跳到电视里,拿脚猛踹某国球员,表面上却依旧淡淡然的,放下举起的遥控器抬头看向了门口。

    李南方全(身shen)都淋透了,双手里拎着几个塑料袋,里面装满了蔬菜(肉rou)食调料品,左腋窝下还夹着个塑料袋,有新鲜青翠的野菜冒了出来。

    原来他是去采购了,没有不声不响的滚蛋。

    岳梓童眉梢微微扬了下,淡淡解释道:我不是说你,是在骂那些踢球的。

    哦,我就说你不可能这么没良心。骂吧,你继续骂,顺便也替我骂几句,我去做饭。那个啥,你今天运气好啊,我竟然在回来的路边,发现了一些新鲜的荠菜。这可是好东西,绿色环保有营养,磕上鸡蛋用电饼铛一烙,那滋味能把神仙馋的口水滴答啊。

    李南方换上脱鞋,走向厨房经过一只高跟鞋时,随意抬脚踢到了沙发前,嘴里唧唧歪歪着:以后请尊重我的劳动成果,不要把鞋子乱扔,不雅还又弄脏了地面。

    岳梓童这才发现,她住进来已经两年了,就那晚给李南方收拾屋子时才拖了一下的地板,比她早上走时要干净了很多。

    她当然不会承认错误,撇撇小嘴:切,这是我家好不好?我(爱ai)怎么地就怎么地,你能管得着?

    李南方没理她。

    真正聪明的男人,绝不会在这种事上与女人斗嘴,因为她们能找出一万个理由,来解释她们实在没必要珍惜别人的劳动成果。

    倒不如省点力气,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自己,话说李先生可是个(肉rou)食动物,适合岳梓童吃的那些清淡菜,不管吃多少,也都会在一个小时后化作那个啥消失了。

    当然了,李先生还没有傻到快下雨时才出去采购的地步,他是卡着岳梓童下班时间,才打车出去的,先买好东西后,就躲在车里等着她下班。

    无论他对岳梓童有啥意见,他现在都必须得时刻为她提供暗中保护——没办法,假如这妞儿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他没法向师母交代。

    尾随岳梓童的车子安全驶进别墅内后,李南方才有心思欣赏雨天的风景,发现了旁边绿化带后面土坡上竟然长满了荠菜。

    哼着妹妹想哥泪花流的小曲,李南方飞快的拾掇着野菜,还不住的咽口水。

    他从来都以为,做饭其实就像杀人那样,都值得他全(身shen)心的去对待,看做是一种艺术。

    严格说起来,做饭要比杀人更重要些。

    唯有那些自以为是的大老爷们儿,才把做饭当作有损男人尊严的琐事,他们怎么能体会到亲手做出一顿好饭时,心中的那种满足感?

    让岳梓童去做?

    我靠,别逗了,谁会指望厨房里只有面条的女人,能做出可口的饭菜,那肯定是脑袋被驴子给踢了,要不就是下雨进水了。

    要不要,我帮你?

    听到岳梓童的声音,从厨房门口传来后,蹲在地上择菜的李南方回头,就看到了一双白生生的小脚,(套tao)在一双红色水晶小拖鞋内,红白相映煞是(诱you)人,接着抬手猛地拍了自己大腿一下:哎呀,忘了!

    忘什么了?

    岳梓童被一惊一乍的李南方吓了一跳,连忙关心的问道。

    忘了买两个猪蹄了。文火慢熬猪蹄黄豆,那绝对是人间美味——哎,你发什么疯呢,干嘛拿臭鞋砸我?

    李南方脑袋一歪,被岳梓童踢过来的那只水晶小拖鞋,砸在了他肩膀上,随手拿住扔了回去,吼道:不想吃饭就明说,少发神经——真臭,你几年没洗脚了?

    岳梓童侧(身shen)避开飞出来的小拖鞋,冷哼一声单脚跳着,好像超级玛丽那样蹦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要不是看人渣在做饭,她绝不会这样轻易罢手,谁让他色眯眯盯着她小脚,说猪蹄了,真以为岳总缺根筋,听不出他在讽刺她呢?

    有眼无珠的混蛋,谁家猪蹄能有这么白嫩秀气还好看?

    岳梓童想了想,从沙发上站起来快步走上了楼梯。

    她可不想再让这家伙占她便宜了,得穿上袜子,那种厚袜子。

    等岳总顺便洗了个澡,坐在(床chuang)前拿着笔记本总结了下公司的某个提案,换上一(身shen)宽松家居服走下来时,李南方也把晚餐摆桌子上了。

    一大盘鸡蛋烙荠菜,白米干饭,半盆能把猪撑死的红烧(肉rou)散发着喷香,绿油油的海米爬油菜,浇上麻油后看着就爽眼,外加一盘刀工很棒的姜汁藕。

    岳大老板,您看小的准备的晚膳,还满意不?

    肯定早就吃了几块红烧(肉rou)的李南方,擦了擦油光发亮的嘴唇,很狗腿的为她拉开了椅子。

    也就那么回事吧,凑合着。

    岳梓童款款坐了下来,连她自己也纳闷,怎么在接受这家伙的殷勤服务时,会这样心安理得啊,别忘了今早才一起吃饭的,昨晚更是差点闹出人命——

    李南方也没指望岳梓童能夸他几句,大度的笑了下问:要不要喝点?

    岳梓童倒是不反对,晚餐时来点红酒,据说那玩意能美容,但估计这是那些卖酒的瞎说,为了哄女人习惯喝酒必须得喝红酒的商业手段而已。

    李南方去拿酒时,灯忽然灭了,黑暗瞬间就把岳梓童包围了起来。

    下雨天可能会停电,这也没啥稀奇的,不过岳梓童家里可没准备应急灯啥的,看来得指望手机自带的手电筒了。

    她刚拿出手机,背后就有红色的暖光亮起,回头看去,就看到李南方端着个烛台走了进来,上面两根红蜡烛突突的冒着火焰。

    听说前几天是你四十八岁的生(日ri),我也不知道,今晚就送岳阿姨一个温馨的烛光晚餐,算是给你补上了。

    李南方嘻嘻笑着走过来,把烛台放在了餐桌中间。

    岳梓童嘴角一撇:你说错了,我今年八十八了,你得喊我(奶nai)(奶nai)。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