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36章 岳总今天心情好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闵柔很奇怪,今天岳总的心(情qing)特别好。

    怎么个好法呢?

    齐副总来汇报那桩消费者使用化妆品过敏案件调查结果,确定是那批产品出了问题,是配料程序粗心大意导致产品某些微量元素严重超标,这才给顾客造成了伤害,他在进来时可是有些战战兢兢的,做好了岳总大发雷霆的准备。

    岳总黛眉微皱,听他汇报完毕后做出了如下指示:尽可能满足顾客提出的一切要求,对相关犯错人员处于扣罚本月奖金的决定,下不为例。

    齐副总怀疑自己耳朵不管用了,张着嘴瞪着眼看向了旁边的闵柔,意思是在问他没有听错吧,岳总不但没有对他厉声训斥,更没有把某粗心大意的员工开除,只扣罚本月奖金,这就完了?

    闵柔也惊讶不已,在齐副总近乎于哀求的求证目光中,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确实没听错,还不赶紧谢主隆恩,傻站在这儿干嘛呢?

    齐副总这才如蒙大赦,连连点头说他马上遵照岳总指示办理,务须得让消费者满意严抓生产质量等云云,这才擦着额头冷汗的退了出去。

    岳总如此的宽宏大量还不算,闵柔还发现她在工作时,嘴角竟然浮上了幸福的笑容——对,就是幸福的笑容,这让岳总整个人比以往明媚了许多。

    闵柔跟随她两年了,可从没看到过她在工作状态下,能有这种‘癔症’表现。

    岳总遇到了什么好事,才这样开心?

    闵柔就开始琢磨,老半天后才明白过味儿来:肯定是因为李南方!

    岳总有多么憎恶李南方,闵柔是全公司最知(情qing)的人,短短几天内,可不是一次听她说要把那个混蛋的腿子打断了,昨晚市局的白警官把他虐的那样惨,连裤子都尿了——那可是相当符合岳总心意的,就像解开了她心中一个疙瘩,能不高兴吗?

    闵柔有些黯然。

    她现在对李南方有了不小的好感,虽说确定对他没有男女之间那种感(情qing),但真把他当朋友对待了。

    一个在女孩子被坏人欺负到绝望时忽然神兵天将般出现,把坏人痛扁后自(身shen)又被警方差点虐死的男人,如果还不能被当作朋友,那么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朋友?

    早上刚上班不久,闵柔就打着要派车的幌子去了一趟小车班,在没发现李南方上班后,心里就始终担心他,大半天都闷闷不乐,现在看到岳总如此的‘幸灾乐祸’,她却偏偏不能说什么,这滋味真有些小痛苦啊。

    小柔。

    就在闵柔站在饮水机前发愣时,岳梓童的声音响起。

    啊,岳总,怎么了?

    闵柔稍稍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后才听到电话铃在叮铃铃的响,立即意识到自己有些神魂不舍了,小脸红了下赶紧快步走过去,拿起了话筒。

    电话是前台隋月月打来的,说是市局的张局要拜访岳总。

    张局这是就白灵儿对李南方滥用私刑一事来给个说法了,要不然凭着他堂堂市局局长之尊,也不会如此屈尊前来开皇集团,用‘拜访’这个词来表明他的态度了。

    隋月月,请张局稍后,我这就下去迎接他!

    这种事不用请示岳总,闵柔也知道该怎么办理的。

    等她带着张局从电梯内走出来时,岳梓童已经站在门口等候了。

    哎呀呀,岳总你也太客气了,呵呵。

    看到岳家大小姐亲自在门口候着,局座满脸都是受宠若惊的笑容,脚步加快老远就伸出了手。

    轻轻握了下手,岳总有请局座进屋入座,特意嘱咐闵柔泡茶,要泡好茶,以表示对局座的尊敬。

    如果是在京华,依着岳梓童岳家大小姐的显贵(身shen)份,自然没必要对一地方局座这样客气,不过她现在是独自在青山市发展,当然不能再摆她尊贵的架子了。

    俩人寒暄了几句,张局开始说正事了,鉴于原市局刑警队副队长白灵儿,在处理郝连庆酒后非礼闵柔一案中,有意气用事滥用私刑的不理智表现,经过局里研究,一致决定把她开除警察队伍,以儆效尤。

    岳梓童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这件事没有牵扯到她,市局对白灵儿的处罚绝不会这样严厉——警察在办案时,私下里对某混混拳打脚踢,这也是很正常的事。

    真要闹大了,混混不依不饶的,最多也就是个停职查办了不起,也不能把白灵儿干脆的踢出警察队伍,彻底毁掉她的前途了。

    依着岳梓童的聪明,她也不难看出张洪刚这样做也有请她高抬贵手的暗示:市局认错的诚意够真了吧,您就发发慈悲放那可怜孩子一马吧。

    当然了,如果岳梓童非得发狠脱下白灵儿那(身shen)虎皮,市局也会满足她,毕竟这件事市局理亏,但真要那样,开皇集团与市局就算结下梁子了。

    岳梓童(身shen)份是不容小视,但别忘了县官不如现管啊,人家明着不敢把你怎么样,暗地里给你下绊子,总能让你有苦说不出的。

    张局,你请吸烟。

    岳梓童脸色淡然的沉吟片刻,把烟盒往局座面前推了下,说:说实话,昨晚看到白警官用那种野蛮方式来对待我开皇集团员工时,我还是很气愤的,毕竟她在没把事(情qing)搞清楚之前,只因为被当时正在见义勇为的李南方误打了下,就——怎么说呢,总之我觉得她做的太过了,把她从警察队伍序列中开除,也算罪有应得。

    局座立即连连点头,表示附和:是,是,她这种不理智的野蛮行为,就是在给整个青山市警方摸黑,让见义勇为者胆寒,确实该遭受最严厉的处罚。

    不过,老话说的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岳梓童话锋一转:白警官年轻轻的能成为刑警队副队长,这也足够说明她对国家做出了很大贡献,在偶尔发挥失常犯错后,也不能就此抹掉她以往的功绩,把她一棍子打死。

    对,对,岳总你说的很对。

    局座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再次连连点头。

    这样吧,让她向李南方当面道歉,再适当赔偿一点精神上的损失,我这边就不追究了。

    岳梓童双手十指交叉放在小腹上,姿势优雅的翘起左腿,淡淡地说:至于市局该怎么处理这件事,那就算是市局的家务事了。

    看在局座姿态放得很低的份上,岳梓童不再揪着白灵儿不依不饶了,可也不能真这样算了,要不然她也不会说后面这番话了。

    可以预见的是,白灵儿这刑警队副队长是别想干了。

    张局当然明白岳梓童为什么这样说,也很满意。

    因为不用岳总暗示什么,局里就此事开过紧急会议后,也一致决定白灵儿不适合担任刑警队副队长了。

    至于让白灵儿给李南方当面道歉,并赔偿一定的经济损失,这更是在(情qing)理之中了,把人家孩子揍得那样惨,都尿裤子了,不掏点真金白银的意思意思,张局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啊。

    那是自然。

    张局一口答应,接着问道:不知道李南方先生是住院了,还是上班了?如果他今天上班的话——呵呵,白灵儿就在外面等着呢。

    岳梓童笑了下:李南方没有住院,也没有上班,我给他放了三天的假期。

    行,那我就让白灵儿三天后再来公司给李先生赔礼道歉。

    张局站了起来,提出了告辞。

    他在来时,心里还是有些小忐忑的,生怕岳梓童会不依不饶,真要那样,未免就不愉快了,毕竟他也不愿意更不敢与京华岳家因公发生矛盾的。

    走时,张局则是如卸重担,心(情qing)轻松,连声让作势要送下来的岳梓童留步。

    闵柔自然得替岳总送张局下来,等他上车后才挥手告别,转(身shen)走进了大厅。

    俩人都没有提那个郝老板的事,因为那就根本不算事,理亏的郝老板这次别看被揍得这样惨,还得大出血来让闵柔消气。

    局座那辆专车内副驾驶上,端坐着戴着墨镜的白灵儿。

    昨晚她回去后可是哭了大半夜,眼睛都哭肿了没脸见人——骑在李南方(身shen)上揍了一顿,本以为很爽呢,没想到真正爽的却是那个人渣,偏偏有苦还说不出来,她能不伤心吗?

    唉,总算把事(情qing)摆平了。

    车子驶出开皇集团的停车场后,张局才叹了口气,对白灵儿说:幸好,人家很通(情qing)达理,原谅了你,只让你三天后给李南方赔礼道歉,再适当赔偿点经济损失

    我凭什么給他赔礼道歉?

    局座的话还没有说完呢,白灵儿就像被马蜂给蛰了一下,猛地转(身shen)尖声叫道:那就是个有前科的人渣——

    就凭你对他滥用私刑!

    张局可没想到白灵儿会这样激动,不但不知错就改,还一副她吃亏了的样子,顿时怒了,被喷在脸上的唾沫星子都顾不上擦,梗着脖子就吼了回去:就凭你给整个青山市警察队伍脸上摸黑了!白灵儿,你别跟我嚷嚷,现在我宣布,从明天开始,你就一片警了。愿干就干,不愿干滚蛋!

    看到局座真生气后,白灵儿立即哑火了,开始拿出小姑娘惯用的手段,就是默不作声了,牛皮糖似的,无论你怎么训她,她都耷拉着个脑袋的没反应。

    可她紧攥双拳的手指甲,却几乎把掌心刺破了:李南方,我就是拼着让张局对我彻底失望,我不干这个警察了,我也饶不了你!

    咔嚓!

    一个炸雷从上空忽然响起,从下午就开始(阴yin)着个脸的老天爷,终于忍不住的泪流满面了,仿佛在为某人哀悼即将迎来的沉痛打击。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