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34章 我很容易知足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唐朝诗人刘希夷的《公子行》里曾说:十指不沾阳(春chun)水,今来为君做羹汤。

    岳梓童的葱白十指,如果给她喜欢的男人做饭,相信肯定会有诗词里所说的那种意境,就算没有哪个男人配得上这双小手来做饭,但也该用来捉笔提枪,哪怕是杀人放火都可以,可用来刷锅洗碗算咋回事呢?

    盘子碗的滑腻滑腻的,几次差点从小手中溜走,摔在地上让那个人渣看(热re)闹。

    他果真坐在她平时坐过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装大爷,嘴上叼着她的香烟,鼻子里还哼着一曲陈词滥调,就像看戏那样,满脸玩味的神色,看着汗水从岳总光洁的额头上冒出来。

    岳总真想转(身shen)抬手,把盘子撇她脑袋上。

    不过她不会那样做,正所谓愿赌服输,岳梓童可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不就是刷锅洗碗吗,还能比割麦子拔草更难伺候?

    还得洗干净了,这点倒是不用李南方提醒,岳梓童也会坚定不移的去执行,毕竟她以后吃饭还得用这些餐具。

    终于,所有锅碗瓢盆都被洗干净了,岳梓童在长松一口气抬胳膊擦了擦汗水时,心里竟然生出了一种自豪感,仿佛刚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那样。

    啪,啪。

    单调的掌声从客厅里传来。

    谁还稀罕你的夸奖吗?

    岳梓童暗中冷笑了下,理都没理那个家伙,快步走上了楼梯。

    眼看就要到上班的点了,虽说岳总就算迟到了,也没谁敢扣她奖金,不过她不想那样做,要以(身shen)作则给众手下做个榜样。

    三天内,李南方不用去上班,可以在家里养伤——这是岳梓童答应了他的,尽管现在她已经看出这厮活蹦乱跳的(屁pi)事都没有了,她还是不想食言而肥。

    再说了,他不去公司给她添麻烦,她也清净些,免得齐副总又找到她,说李南方又在小车班打架了,害得她还得说这厮是闵柔的关系,来自乡下的穷亲戚,没见过世面,让小车班众员工多多包涵一下吧。

    能不能把空调弄好?晚上太(热re)了,有些受不了。

    等换上一(身shen)白色小(套tao)裙的岳梓童,踩着高跟鞋从楼梯上款款走下来后,坐在沙发上的李南方欠了欠(屁pi)股问道,满脸希望的神色。

    岳梓童用眼角看着他,淡淡地问:还想要什么?

    李南方精神一振,连忙说:也不用太多,除了空调外,再换张大(床chuang),弄个冰箱,墙上挂个电视机就行。哦,最好是再搞个台式电脑,晚上没事时可以玩玩游戏。

    还有别的要求吗?

    没有了,我这人很容易知足的。

    你是很知足。不过——不行。

    在说出最后这两个字后,岳梓童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好美哦,天是那么的蓝,云彩是那样的白,花红柳绿,空气中都充斥着欢乐的分子。

    尤其是李南方那张被憋住的臭脸,更让岳梓童想到了李白的一句诗词:仰天大笑出门去!

    可不能那样,会有损岳总冰美人形象的,想笑也行——车子驶出别墅向前飞驰时,岳梓童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一串银铃般的(娇jiao)笑,听着就舒服。

    让美女在伺候完大爷后,还能保持良好的心(情qing),绝对是每一个男人应尽的义务,李南方对这句话是深以为然,顺便蔑视下岳梓童:你还是特工呢,都不懂得优越的生活环境,才是特工的坟墓这个道理。

    这就好比温柔乡里英雄冢那样。

    再怎么凶猛的狮子,一旦被关进动物园里后,它在野外那些让百兽颤栗的本能,就会逐渐被安逸消磨殆尽。

    唯有时刻都处在恶劣的环境内,才能始终保持多年苦练的成果。

    慢说岳梓童故意把李南方房间里的空调搞坏,电视搬走,就算是有,他也不会开空调,看电视,至于台式电脑——在这个智能手机越来越先进的年代里,电脑早晚都会被淘汰掉的。

    李南方故意向岳梓童提出那些要求,就是希望她今天能保持一个好心(情qing)罢了,再怎么说她也是小姨不是?

    唉,话说一个人躺在太阳下的藤椅上美美睡到自然醒,就是给个皇帝也不换啊。

    李南方幸福的叹了口气时,墙角柜子上的电话,叮铃铃的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京华那边打来的。

    本来他不想管,但又忽然想起岳梓童为啥着一再忍让他了,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电话应该是岳家打来的电话。

    喂,您好,请问哪位?

    老天爷敢保证,这是李南方第一次在接人电话时,用这么客气的口气。

    一个苍老间夹着威严的老人声音,从话筒中传来:李南方?

    是,我就是李南方。

    李南方语气更加恭敬了:请问,您是哪位?

    呵呵,我是梓童的爷爷。

    那边的老人笑了,如果岳梓童在场的话,肯定会郁闷的要死:你以前给我打过那么多电话,好像都没这样和蔼过!

    梓童的爷爷?

    李南方假装愣了下,随即恍然大悟:哦,爷老爷子您好!我小姨刚去上班,要不要我打电话让她回来?

    不用了,我就是找你的。

    找我?

    李南方假装不明白:老爷子,您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小子,别装了。

    老岳在那边淡淡地说:如果没有我的同意,你会去梓童(身shen)边?

    呵呵。

    李南方笑了下,没说话。

    你老岳同意后,我才能来岳梓童(身shen)边?

    靠,如果这不是师母的意思,你老岳又算哪根葱,能驱使我来贴(身shen)保护她!

    你是不是在想,别看我是你师母的父亲,如果不是她派你保护梓童,我又算哪根葱,能对凶名昭著的黑幽灵指手画脚?

    老爷子,我觉得你最好把凶名,换成威名更顺耳些。

    李南方笑着纠正了下老岳话中的病词,却没说别的,这就承认他说得不错。

    至于老岳知道他就是黑幽灵,李南方才不会觉得奇怪:师母嫁的那个老头子,就是老岳的大女婿,为了巴结老丈人,他就没什么不能说,不能做的。

    人老成精的老岳,怎么可能听不出李南方这样说的意思,语气冷淡了起来:李南方,你以为如果不是你师母苦苦哀求,哀求我同意把梓童嫁给你,她会有胆子派你去接近梓童?

    什么?

    李南方愣住。

    在酒吧‘英雄救美’的那个晚上,老头在给他打电话时,也曾经说过师母希望他将来能迎娶岳梓童,这才派他来保护她的话。

    当时,李南方以为师母有那想法,是像天下所有为儿子着想的母亲那样,在看到漂亮女孩子就想收为儿媳妇的自私心在作怪,尽管岳梓童是她的小妹,但两者之间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牵扯,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际上,都具备肯定的((操cao)cao)作(性xing),所以也不算有啥奇怪的。

    他以为,那仅仅是师母一厢(情qing)愿的想法而已,为了哄师母开心,他可以假装向这方面努力。

    但现在看来,事(情qing)远远不是李南方所想的那样简单,师母竟然是为了撮合他与岳梓童,苦苦哀求老岳,在得到同意后,才让他赶来青山市的。

    老岳又说话了:知道我为什么同意吗?岳家家规的第四条规定,岳家女儿一旦被男人看到(身shen)子,就必须得嫁给他。无论那个男人是老头,还是个怪物——当年,你师父能够娶走你师母,就采用了这种卑鄙的手段。

    李南方明白了,低声问:老爷子,您也这样要求小姨的?

    是。

    老岳很干脆的承认:她是岳家的女儿,就得遵照岳家的规矩,这个没有任何的可改变(性xing)。说实话,当年我想到你的丑陋样子,还是很不甘心的。不过,幸好你逆生长完美,变成了正常人,你师母才敢大着胆子替你求亲。

    李南方苦笑:我小姨,肯定不会同意吧?她的脾气,可不怎么样。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老岳说:为了她母亲能够离开岳家跟随她另过,她也得同意嫁给你。

    老岳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还带有些许哀伤:李南方,好好对待梓童。她从小就没了父亲——你该从电视里看到过,任何一个豪门世家内,都不缺少勾心斗角的(阴yin)晦斗争。她母亲生(性xing)懦弱,那么她刁蛮跋扈了些,也是很正常的。

    可她貌似,一点都不喜欢我。

    李南方沉默很久,才说:关键是,我也不喜欢她。您该知道,两个相互没有好感的年轻人,要想走在一起,很难。老爷子,跟你商量个事。

    老岳问:你是不是想让我做做你师母的思想工作,让她别再撮合你们两个?

    是。

    李南方咬了下牙,低声说:不瞒您说,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但是,我一直不敢告诉师母——

    老岳打断了他的话:为什么?

    我曾经答应过师母,在二十三岁之前,是不可以与任何女人来往的。

    二十三岁之前,李南方还处在逆生长的关键时期,师母担心他过早的接触女人,会影响他的‘发育’,所以才给他下了严令,要想找女人,也得过了二十三岁生(日ri)再说。

    李南方也答应了师母。

    可是后来,对师母从来都是绝对俯首帖耳的李南方,在二十二岁那年,扛不住他(身shen)躯内藏着的那个恶魔,与某个女人那个啥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结果导致每当他看到漂亮女人,就会有那种想法。

    我不管,这件事你自己告诉她。

    听李南方说完后,老岳在那边冷笑一声:反正我已经答应你师母的请求了,也严令梓童必须得嫁给你了。过不了多久,她母亲就会跟你们一起住。至于你该怎么处理,那就是你的事了。

    李南方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over>
小说推荐